美术教授伪造耶鲁学历:韩假学历砸到了一干名流

shmily8144 收藏 0 279
导读:今年7月,韩国东国大学美术史副教授申正娥犹如多米诺骨牌的头牌,她伪造学历的消息一经传出,不少韩国名流随后也纷纷承认伪造学历,同时申正娥与青瓦台政策室室长卞良均的上百封情书,不仅抖出了政府官员参与伪造学历,而且还引起了政府的重视,誓言要彻查6.3万公务员。不过,韩国媒体指出,只有整个社会的风气发生转变,不再过于强调学历,而是更看重知识和能力。   2007年7月,媒体披露韩国东国大学美术史副教授申正娥伪造了全部学历。这件事仿佛一个超级引擎,触发了韩国的“学历门”按钮,多名社会各界名流应声落马,纷纷承认伪

今年7月,韩国东国大学美术史副教授申正娥犹如多米诺骨牌的头牌,她伪造学历的消息一经传出,不少韩国名流随后也纷纷承认伪造学历,同时申正娥与青瓦台政策室室长卞良均的上百封情书,不仅抖出了政府官员参与伪造学历,而且还引起了政府的重视,誓言要彻查6.3万公务员。不过,韩国媒体指出,只有整个社会的风气发生转变,不再过于强调学历,而是更看重知识和能力。


2007年7月,媒体披露韩国东国大学美术史副教授申正娥伪造了全部学历。这件事仿佛一个超级引擎,触发了韩国的“学历门”按钮,多名社会各界名流应声落马,纷纷承认伪造学历,韩国社会深受震动。这一张张“克莱登大学”文凭,为什么在现代的韩国成了香饽饽?伪造学历者又是如何平步青云的呢?


【导火索】 美术教授伪造耶鲁学历


韩国东国大学美术史副教授申正娥,年轻漂亮,一直被称为美术界的“灰姑娘”,被视为韩国艺术界一颗正在升起的新星。她只有高中学历,但是却自称1994 年在堪萨斯大学攻读西洋画和版画获得学士学位和工商管理硕士学位(MBA), 2005年获得了耶鲁大学美术博士学位。她凭借这些伪造的学历,三十多岁就成了东国大学副教授。今年她又被选为2008光州双年展的艺术总监,光州双年展是韩国最盛大的艺术展览。


但是,东国大学董事会的一名成员最终对申正娥的学历产生怀疑,此后还引起了媒体的注意。最终的调查证明,申正娥所有的学历都属伪造。耶鲁大学表示,申正娥从未在耶鲁学习过,而堪萨斯大学证实说,申正娥确实在堪萨斯大学学习过3年,但是并没有毕业。


随后,东国大学解聘了申正娥,但是沸沸扬扬的“学位门”事件并未就此告一段落。韩国检察机关在调查中发现,青瓦台(总统府)政策室室长卞良均与申正娥关系密切。起初卞良均坚决否认与此事有关,但是检方发现了两人互发的上百封电子邮件情书。卞良均不得不承认了他与申正娥学历造假事件有关,并向政府递交了辞呈。


在这起学历造假事件披露以前,韩国对于学历造假现象只是有所怀疑而没有正视。这一事件的披露,除了让韩国人震惊外,也引起了韩国企业、政府的警惕。韩国检察机关、警方、教育部和各地的教育机构都相继宣布将采取措施应对学历造假行为。韩国议员呼吁通过法案,建立学历验证系统。


【多米诺骨牌】 战后精英编造谎言


申正娥伪造学历的事情披露之后,韩国又一连串地挖出不少假学历制造者,而他们大部分都是战后出生的中年社会精英。在他们关于学历的谎言曝光之前,他们都在各自的领域光鲜亮丽,颇富声望。这种“多米诺”骨牌效应是人们不愿看到,也始料未及的。


被称为“韩国梅丽尔·斯特里普”的51岁的韩国著名女演员尹石花,在此次申正娥学历造假风波后,也公开承认了自己的学历造假行为。她说:“当我年轻时,我靠唱商业歌曲为生,我在学历问题上撒了谎,在之后的这30年里,这个谎言一直折磨着我的良心。”她在之前公开的个人简历中曾声称自己毕业于著名的梨花女子大学。这个谎言在她成名后被人们所接受,她还曾应邀去梨花女子大学做演讲,并在演讲中编造了有关大学生活的回忆。


高学历的诱惑,甚至出家人也难以抵挡。57岁的智光和尚在汉城市的一个上流社区主持着一家禅修中心,他自称是韩国国立汉城大学学生,这一谎言最近被揭露。上世纪70 年代,还没有出家的智光为应聘一份报纸招工广告,捏造了自己的学历。他承认说:“我认为汉城国立大学的名头多少在宣传方面有帮助。人们蜂拥而至,因为他们听说有个曾经读过著名大学的和尚会用英文讲经说法。”他的禅修中心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张,最初只有10多名学员,到现在已经猛增到了25万名。


分析人士认为,这些功成名就的中年人被披露出学历造假,实际上是社会和历史变迁的产物。今天的韩国是世界第11大经济体,过去几十年来,随着经济的发展和全球化影响,韩国传统的社会结构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传统和现代、东方文化与西方文化的碰撞中,韩国人对于自我价值的认知有所迷茫,学历和文凭成为了衡量个人价值的首要标准。


汉城Sung kyun kwan大学教授钟金秀(音译)认为,通过这次的学历造假丑闻,韩国人应该学会更加注重人的价值本身。他说:“我们需要一套公平的游戏规则,以防止继续把学历、文凭作为唯一判断标准。韩国社会流行的虚荣导致了个人夸大他们的学历文凭,这种情况必须停下来了。”


【民众反应】 蜂拥前去查询学历


目前,学历造假在韩国已经引起了人们的普遍重视。由于最近接连爆出文艺名人和著名人士伪造学历的事实,很多人都纷纷前往各大学要求查询学历。据报道,梨花女子大学在一天内接到11个电话查询学历。从7月份第一周到8月第三周的约50天里,共接到了361个查询学历的电话。这与去年同期的166个相比,增加了1倍多。


高丽大学的情况也与此相似。高丽大学学历科相关人士表示:“一般一个月会有大约200人来查询学历,但最近增至约400人。”他还诉苦说:“最近因为不断打来查询学历真伪的电话,在工作时间话机几乎离不开耳朵。”


要求查询学历的原因多种多样。其中,查询结婚对象的学历最多。这从侧面还是反映出了人们对学历的片面追求。也有一些是家长查询补习班讲师和辅导教师学历。一名家长说:“如果我不亲自确认,无法安心将孩子托付给他人教育。”


延世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金皓起表示:“学历查询不断增加,意味着韩国社会的互不信任风潮正在扩散。但希望此次的假学历风波能够成为消除这种互不信任风潮的契机。”


【政府反应】 彻查6.3万公务员学历


面对“学位门”事件,韩国政府也没能将自己完全撇清。据报道,仅仅在目前韩国大学的6万多教员中,大约每30人中就有1人拥有非认可学历。为此,韩国教育部门和政府机构都分别采取措施,开始进行学历查验工作。


韩国公共服务委员会8月底已经表示,鉴于近日爆出的学位造假丑闻,该机构决定对6.3万名韩国公务员的学历背景进行调查。该委员会发言人说,这一调查的目的是检验所有公务员学位的真实性。该机构管理着6.3万名韩国公务员,负责对公务员进行提升和任命。


这名发言人说,关于公务员学历背景的调查将在今年底以前完成,之后该委员会将引入电子人事管理系统,在调查中被发现有学历造假行为的公务员会受到惩罚。


而经历申正娥事件的东国大学和另一所也发现了教员学历造假事件的檀国大学也表示,将验证所有教职员工的学历。其他大学也应该借此机会对存在疑惑的学位进行确认。必须让持有假学历、非认可学历的人无法在大学立足,这样才能防止大学形象和学生受到损害。


【社会因素】 全社会为“学历”疯狂


韩国是一个竞争激烈的社会,长期以来,韩国社会对学历、文凭等非常重视,韩国的孩子从小就有读好大学的压力。


在韩国,如果一个人获得了韩国几所顶尖大学之一所颁发的学位或者一些美国著名大学的学位,那么此人从就业到结婚都可能会顺利一些。顶尖大学的学历和文凭意味着更好的工作机会,甚至更好的结婚对象。


为了实现读大学、读好大学的目标,韩国的孩子们经常是白天上普通的学校,晚上还要去私人补习学校。小学生经常都要到晚上10点才能回家,马上就要高考的高中生就更辛苦了。韩国国立教育大学教育政策和管理学员教授张秀明(音译)说:“韩国是一个太过强调教育背景的社会,这种情况可能比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严重。”


通常高中学生每天要学习14到16个小时,以便高考取得好成绩,进入韩国最好的大学。在韩国的高中生中有种说法:“如果你每天睡觉超过5小时,你就很难通过你的考试。如果把睡觉时间缩短到4小时,你就能考过了。”


汉城延世大学心理学教授黄昌民(音译)解释说:“在韩国,即使你已经功成名就,人们也会经常打听你的大学学历是什么。除非你读完了大学,否则你在这个社会算不上是一个真正体面的人。对演员和歌手来说也一样。”


另外,有关分析指出,虽然学历造假行为一直都在韩国存在,不过最近10年显著增加。主要原因可能是韩国经济自亚洲金融危机后受到打击,亚洲邻国,如以高科技为优势的日本和以低成本为优势的中国,对韩国经济形成了竞争压力,韩国企业在这种背景下为了压缩成本经常裁员。


一家韩国著名猎头公司的经理李民旭(音译)解释说:“在上世纪90年代亚洲金融危机以前,韩国有足够的工作机会提供给每一个人,一流大学的学生可以获得一流工作,二流大学的学生也可以做稍微没那么好的工作。但是今天没有那么多工作机会了。”


虽然一些企业也会进行能力测试来考察应征者,但是对学历的依赖仍然是主流。韩国的企业在招聘员工时,对应征者的评估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们的学历和文凭。韩国在线演出票务公司Maxmovie的总裁无奈地表示他没有其他选择。他说:“没有其他的办法来检验一个人的竞争力。给应征者的前任雇主或教授打电话,让他们对应征者进行评价,或者参考推荐信,这些都没什么用,因为他们要么根本不予评价,要么就是光说赞扬的话。”(马晶)


原因:韩国没有文凭检验系统


尽管如此依赖学历和文凭来判断应征者的能力,但是韩国没有专门的学历认证体系。按照有关规定,在外国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的人必须到韩国学术振兴机构申告,但学术振兴机构却不具备确认其学位质量的体系。这为伪造学历留下了漏洞。


事实上,伪造国外学历似乎更难被人发觉。韩国著名的电台学英语节目“早上好, pops”主持人李智英就是这样一个例子。李智英在7年前受雇于韩国KBS公司,当时她声称自己获得了英国布莱顿大学的学位,KBS没有对李智英的学历背景进行验证。李智英变得越来越大胆,除了主持电台英语节目,她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和出版的自传中都渲染自己的学历背景。在有人匿名致电记者后,她的学历造假行为才被识破。


李智英被迫辞职后,在KBS广播节目的网页上写了一封道歉信,她承认说,她从故乡的农村来到汉城后曾经尝试考大学,但是没有成功。她1990年前往英国,在位于伦敦东南部的小城市霍夫的语言学院学习了一年,此后又到布莱顿市在技术专业学校学习了一年,她实际上没有上过大学。


就学历撒谎获得了广播电台的工作后,李智英也曾经苦恼过,然而这样的谎一旦说出口就很难挽回。“我曾经想停止,”她说,“但是在那之前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


韩国媒体指出,那些付诸于伪造学历的人必须为他们缺少道德标准而负责,与此同时,韩国社会也应当为根据学历划分人的等级而受到谴责。有相当数量有天赋也有上进心的韩国人无法进入好大学就读,为了在这个为学历、文凭疯狂的文化中获得一席之地,他们编造了自己的学历背景。(马晶)


美国“文凭工厂”受青睐


假学历并非新事物,然而近年来,随着网络和技术的发展,假学历也有了新面貌。这些假学历、假文凭在外型上更加逼真,并且通过互联网蔓延至世界各地。由于美国的高等教育非常发达,美国大学的假文凭也备受造假者和购买假文凭者的青睐。


硕士文凭只要89美元


据报道,现在的假学历不仅包括假文凭,还包括了一整套假的成绩单、推荐信,以及“验证服务”,甚至连假的文凭验证机构都已经出炉。


在一些专门制作贩卖美国大学假文凭的网站上,一份硕士学位的文凭只需要花费89美元,如果需要成绩单,则要额外加收80美元,假如你想要在成绩单上写上“优等”,就还要再多付20美元。


伪造那些真正大学的学历已经不新鲜了,“文凭工厂”近年来也日益繁荣,也就是一些专门提供文凭的不合格大学和机构。


例如,美国曾有一个叫做莱克星顿大学的机构就是比较知名的“文凭工厂”之一。这个子虚乌有的大学实际上是一名被剥夺了职业资格的律师在他拉斯韦加斯的家中开设的。在所谓莱克星顿大学提供的全套学历材料上甚至还包括了一个验证学历的电话,任何人拨打电话询问学历的真伪都会得到回答说学历是真的。现在,这个 “文凭工厂”已被查处。


学历造假网站达数百个


专门研究“文凭工厂”和学历造假的美国专家约翰·拜尔的不完全统计发现,10年前,国际互联网上的学历造假网站还不到10个,而现在学历造假网站已经有数百个,这个学历造假”产业”在过去几年中翻了一番,产值估计达到了5亿美元。


曾经调查过“文凭工厂”的前FBI特工艾伦·埃泽尔说,以前的学历造假还需要时间和经费来进行广告宣传,现在他们只需要建立一个网站,想要获得假学历的人自然而然就能看到了,造假分子可以吸引更多的人,同时又不需要管理费用。


他认为,虽然目前多数学历造假还是小打小闹的作坊,但是也有一些形成了规模。 2004年4月由于提供假学历而在美国洛杉矶受审的罗纳德·佩拉尔就被指控通过学历造假获利1000万美元,他所制造的假文凭多数是哥伦比亚州立大学的,以每份1000到4000美元的价格出售给了数千人,其中还包括医学文凭。


美国俄勒冈州学位授予办公室主任阿兰·康特里拉斯说:“人们总是问‘为什么政府不关闭这些文凭工厂和造假网站呢?’”问题就在于,“我们根本找不到他们,我们没有资源和经费”。(马晶)


他们曾被“假学历”绊倒


事实上,制造假学历是一个全球性现象,很多政界高官和社会名流都曾经伪造过学历,试图往自己脸上“贴金”。


1.今年7月,葡萄牙总理苏格拉底的竞争对手在博客上发表文章,称苏格拉底没有完成获得学位所需的课程论文,因此其学历存在水分。报道称,葡萄牙政府网站今年已经对苏格拉底的简历进行了修改,把原来的“土木工程师”降为“土木工程文凭”。


2.今年5月,美国著名学府麻省理工学院招生办负责人玛丽莉·琼斯被曝3份学历均系假造。琼斯随后在网站上发表声明,坦白自己大学都没有毕业。


3.2006年,调查人员查出美国白宫至少135名工作人员在网上买假文凭。不仅如此,这些人还利用政府部门的合法福利待遇,将买假文凭的费用报销。


4.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2004年被查出其在伦敦大学留学2年的经历不实。


5.今年4月13日,俄罗斯滨海边疆区达里尼格尔斯克市前副市长亚历山大·杰列比洛夫,因使用假文凭被送上了法庭。


6.今年,以色列旅游部长埃斯特里娜·塔特曼被发现谎称自己有以色列著名大学希伯伦大学的研究生学历,还伪造了特拉维夫另一所大学的学历。(宗禾)


国际漫谈


自今年7月以来,韩国被一股“假文凭风暴”所席卷,一些知名人士频繁爆出文凭造假丑闻,几乎所有行业都未能幸免。这股风暴的起源虽属偶然,但仔细推究,在韩国,伪造文凭其实有深刻的社会根源,由来已久,涉人亦广,大规模揭发查处只是早晚的问题。


这些造假新闻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韩国“克隆之父”黄禹锡造假案,他领导的科研小组编造了假数据并发表了假论文。支持黄禹锡的人可以辩称他是因为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和压力才导致这样过分的行为,但是假造文凭和学历者却很难摆脱道德的谴责。在韩国这样一个讲求名誉和伦理的社会里,究竟为什么这么多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而伪造学历呢?


最重要的原因就是韩国社会过度重视学历背景,甚至达到了迷信的程度。一个人的毕业学校就是需要终身背负的光环或十字架,同一学校出身的人会形成一个圈子,互相提携、帮助。从工作机会来讲,大公司在招聘时也非常看重教育背景,拥有英美等国名校学历的学生更容易找到体面的工作。


由于韩国与中国相似的文化环境,作为中国人,特别能够理解韩国人对文凭的重视。因为中国也曾经有过那么一个时期,对于出国留学不叫留学,而叫“镀金”。据2006年的统计数字,在留美学生中,韩国学生占到13.5%,超过了原先居首位的印度,名列榜首。在这样的氛围中,如果没有一纸名贵的文凭,日子可想而知,造假也就有了强大的动力。


当然,在韩国,伪造学历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学历问题也是韩国政治斗争中常用的“武器”,不少议员和官员也因此“落马”。不过,对其他领域的文凭造假,法律规定则没有那么严格,也缺少有效的检验证实措施,为假学历的滋生和泛滥留有了空间。


说到底,如果一个社会缺少尊重真才实学的氛围和环境,而仅靠一纸文凭定乾坤,有了名校文凭就可以平步青云,没有这个文凭就只能落魄度日,那么从某种意义上说,那些造假的人其实也是受害者。据说李智英在假文凭事件之前是非常受欢迎的电视台主持人,这说明她具有一定的才识和能力,而不仅仅是靠假文凭赋予她受欢迎的地位。而黄禹锡事件则是更大的悲剧,韩国人对英雄人物的追捧,急功近利的文化氛围,葬送了一个本可以作出更大贡献的天才人物。


不过具体到申正娥教授的假学历事件,问题就不那么简单了。青瓦台的一些高官,包括前政策室室长卞良均也被牵扯在内,甚至还涉及不正当关系以及渎职等行为。权色交易,权钱交易在任何一个政坛出现都不稀奇,不过如果考虑到卞良均还是卢总统的亲信,再考虑到总统大选近在年底,因此在舆论的谴责声音和检察机关的雷厉风行背后,还隐隐可以看到政治斗争的刀光剑影。 (于迎丽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