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河传说-序章二 天下帝国的梦

烈鹰少校 收藏 0 44
导读:风灵族是生活在星河大陆和宁武大陆交界处的庞大游牧民族群中最强大的一支,凭借武力一统草原,让其他游牧民族附手称臣。游牧民族崇敬大自然的一切,天空,草原,河流,他们认为这是天赐予他们的礼物,而养育他们的天河更被他们看成“圣河”,再加上天河源头遗迹的传说,于是沿着天河逆流而上,寻找天河的源头。夏帝国历203年,东进的风灵族人遇上了正在西进的夏帝国军队,双方直接展开了激战,都损失惨重,本来以为凭借轻骑兵快速冲锋就能取胜的风灵族人遭到了夏帝国军营寨加弓弩的猛烈打击,死伤惨重,而夏帝国军面对对手的快速突击和高机动力也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风灵族是生活在星河大陆和宁武大陆交界处的庞大游牧民族群中最强大的一支,凭借武力一统草原,让其他游牧民族附手称臣。游牧民族崇敬大自然的一切,天空,草原,河流,他们认为这是天赐予他们的礼物,而养育他们的天河更被他们看成“圣河”,再加上天河源头遗迹的传说,于是沿着天河逆流而上,寻找天河的源头。夏帝国历203年,东进的风灵族人遇上了正在西进的夏帝国军队,双方直接展开了激战,都损失惨重,本来以为凭借轻骑兵快速冲锋就能取胜的风灵族人遭到了夏帝国军营寨加弓弩的猛烈打击,死伤惨重,而夏帝国军面对对手的快速突击和高机动力也无计可施,于是,夏帝国和风灵族的战斗由此拉开了序幕。虽然凭借夏帝国军的出色战术和强大的弓弩输少赢多,但是帝国军始终不能出北凉城,毕竟弓弩的补给需求很高,而对方则可以很轻易的切断夏帝国军的补给。

星河大陆虽然富饶,但是缺少马匹,军队以步兵见长,北凉王夏武杰一早就看上了北凉城外的草原和草原上的马群,一旦能够控制这片草原,北凉帝国将建立起一支强大的骑兵,所以在3年前,夏武杰亲自考察了这一带并且制定了完备的计划,准备了足足3年的时间。

12月的风不仅是寒冷,更像冰刀一样割在夏武杰脸上的伤口上,他不会忘记给他这道伤疤的人,2年前在他侦察的时候遇上了风灵族的小股骑兵,一个敌人在马上从下而上挑的一枪给他留下了永久性的伤痕,最可恶的是伤到他的敌人最后居然能全身而返,马不如人,夏武杰也没有办法,不过决定性的行动就在今天晚上。

水师提督周烈上前行礼,“王爷,到了。” 夏武杰点了点头,看着岸上,一个骑兵正拿着灯笼在岸边挥舞,“暗骑营的人已经得手,开始行动。”“是。” 周烈一挥手,水师的船向岸边靠去,士兵们把圆木头在岸边铺好,接着把船拖着的巨大长方形石块从水里拖上来,这种特制的巨大石头运用得当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组成坚固的城墙,但是由于体型巨大只有大船才能装载,所以夏武杰在这些石块周围绑上圆形的木头,然后沉到水里,用粗绳连接在多条船上,这样即使是小船也能够运输。抵达目的地后将圆木铺在岸边,利用水的浮力将石头拉到圆木上,再利用圆形的木头的滚动将石块拖到目的地,船上装载的主要是负责修筑的士兵和工匠以及其他物资,船一靠岸,这些人就开始上岸挖地基,修筑城墙。

“动作快。” 周烈几乎是把船上的人扔下去,人员和物资搬运完毕后,他必须逆流而归,搭载第2批部队来这里协助防御。目前第一批搭载的大部分是工程人员而不是战斗人员,这一代唯一的战斗部队就是暗骑营的3000人马,暗骑营擅长侦察,偷袭,伪装,收集情报,而且是北凉军中唯一的骑兵队伍,但是论正面交战,他们不是风灵族骑兵的对手,只有第2营的弓弩兵部队抵达,凭借城墙,才能保证安全。

北凉军行动的同时,夏都也不平静,天河王夏武斌前脚进入管驿,后脚就有5000名御林军士兵将管驿围的水泄不通。夏武斌平静的看着外面的御林军士兵,脸上露出了笑容。

显然,此时着急的并不是天河王夏武斌,而真正陷入不知所措的却是夏帝国的新皇帝夏武宁。“陛下,天河王羊入虎口,为避免夜长梦多,应该立即杀之以决后患。”蔡正高建议。“他好歹是朕的弟弟啊,只要先软禁就可以了,反正作为内应的慕容家已经被满门抄斩,内应已除量他那百人也无法做出什么来。” 夏武宁此时反而犹豫了,“陛下,此时不可妇人之仁啊。”“陛下,若杀天河王,恐怕其他诸王不服,会立即造反啊,即使没有天河军,其余诸王兵力也有8,9万,不可小视。”丞相李芝路急忙说。“陛下,如果他们势必造反,那先解决天河军我军压力必然减少。”宋坚建议,“先杀天河王,然后我先下手消灭天河军,震撼其他王爷。”“若不能立即消灭天河军,反让御林军主力尽出,夏都的安全谁负责?”群臣开始争吵,而夏武宁也一筹莫展。“陛下,不如让我先去探探天河王的口风。”宋坚说……

御林军龙卫营统领长水校尉于千山是负责包围馆绎的,同夏帝国其他军队的编制不同,一般的夏帝国军5人为一伍,设伍长,10人为一什,设什长,100人为一队,设队长,500人为一卫,设卫官,1000人为一司,设司马,3000人为一营,设统领,15000人为一军,设督统。但是御林军则是以5000人为一营,总兵力为6营3司33000余人。于千山知道自己的任务很重,所以不敢怠慢,宋坚给他的任务是天塌下来也要看好里面的人。

一队人马快步走了过来,于千山急忙迎接,来人是宋坚的弟弟,御林军副督统宋强。“宋大人深夜来访,不知道……”没等于千山说完,宋强就亮出了一张令牌,“我奉陛下和督统大人的命令前来试探天河王,不许多问。”“是。”于千山急忙命令手下让开,宋强带着10几个随从走进了馆译。少倾,宋强等人走了出来,“于大人。”“末将在。”“里面是什么人你清楚吗?”“末将清楚。”“那就好,听好了,不管出现什么情况,给我牢牢的守住这里,不许任何人出入,任何人不许擅离职守,就是城里着火也不许离开。”“是。”宋强满意的离开了。于千山可紧张了,正副督统反复强调,要是自己有任何闪失,肯定没活路了,现在天塌下来也不能离开。

宋强的人马走过了一个拐角,停了下来,“宋大人,干的好。”一个“随从”拿掉了自己的头盔,天河王夏武斌的脸露了出来。“多谢王爷夸奖。”宋强急忙下马行礼。“宫里情况怎么样?”“一切如王爷所料。御林军6营有4个在城门防守,一个在看着馆译,另一个在攻打慕容家的时候损近千人人,其他各部队在城里分散部署,目前防御皇宫的不到3司人马,其中还有不少我的人。”“好,事成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夏武斌满意的说。“谁?”一个随从猛的拔出剑来。“王爷,末将袁平。”一个穿平民服装的人闪了出来,“部署的怎么样?”“一切就绪,就等王爷一声令下了。” 夏武斌点了点头,袁平立即消失在黑夜中。

“什么人?”在漆黑夜晚的皇宫中突然响起这种声音,让正在商讨的皇帝和大臣都吃了一惊,接着喊杀声四起,宫内多处起火。“出什么事情了?”宋坚大步走到门口,拉开门,一个身上中箭的御林军士兵一下子倒了进来,“大人……,敌袭……兵力不知多少……有内应……”士兵断断续续的说完就死了。“陛下,快走,老臣来掩护。”宋坚脸上发烧,让敌人能够潜入皇宫,自己这个御林军督统是没脸干下去了。但是在这个紧要关头夏武宁却惊呆了,一脸的不知所措。“大哥。”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从外面撞了进来。“是你,外面怎么回事?”宋坚一把拉住弟弟,“宫里有内应,敌人不但对宫里的地形了如指掌,而且内应给他们开了门……”宋坚只觉得胸口猛的被什么刺穿,急忙一把推开弟弟,宋强的脸上已经布满了得意的笑容。“你,你。”宋坚已经说不出话了。“没错,我就是内应,大哥你一路走好,我可没必要为你和你的皇帝殉葬,人要识时务。”宋坚猛的喷出一口鲜血,目光渐渐消失了。几个武官想冲上来,但是无奈手里根本没有武器。丞相李芝路破口大骂“你这个大逆不道的逆臣,不但叛乱,而且弑兄。”“说的好。”天河王夏武斌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身边跟着无数拿着武器穿着老百姓衣服的人。“王爷。”宋强刚一回头,一把宝剑猛的刺穿了他的身体。“王爷……”宋强到死也没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被夏武斌杀死。“你能背叛你的哥哥,你的皇帝,背叛我也是很正常的,更何况你还是御林军的副督统,有能够威胁我的军力。” 夏武斌拿出手巾擦拭着自己的宝剑。“乱臣贼子。” 李芝路大骂,夏武宁面无表情的坐在宝座上一言不发。“皇兄,其实我的兵力想拿下你的皇城易如反掌,你也不要幻想北凉军能有足够的时间来救援,但是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亲自来吗?” 夏武宁摇了摇头。“一开始在父皇归天前,我就秘密让自己的部队化装成百姓,在慕容家的帮助下顺利潜入城内,一共有6000多人分别隐藏在各处,对敌人最有伤害的部队是在敌人内部的部队,当然不仅慕容家我还收买了很多夏都里的官员来协助我保证这只部队不被发现,所以即使慕容家被满门抄斩,也不会影响我的计划,然后我假装羊入虎口,成功的分散了御林军的兵力,同时吸引了朝廷的主要官员都在皇宫里,我的目的……” 夏武斌得意的看了看蔡正高,“蔡大人清楚吗?” 蔡正高怒容满面,咬了咬牙,“你想知道神之遗迹的事情。”

天已经快亮了,夏武杰站在即将完工的城墙上面,看着手下把水从城墙顶倒了下去,12月的天气寒冷异常,尤其是在草原上,水从城墙上缓缓流下,到了城下就凝结成了冰,在已经很坚固的石头城墙外围,又增加了一层冰墙。

“王爷,10里外发现敌人骑兵,大约一千人。”暗骑营的报告火急火撩的送了过来。夏武杰站在城墙上不为所动。一向冷静的暗骑营统领欧扬也开始着急了,“王爷,水师尚未抵达,目前城内除了末将的暗骑营外再无战力,敌人不消半个时辰就可以抵达,我已经精选2队骑兵护送王爷先回北凉,末将带人在此抵挡。” 夏武杰看了一眼他,“你带领所有的骑兵到那个土坡之后埋伏,等敌人出现混乱一举杀出。”“王爷。” 夏武杰用那只拖着长长伤疤的眼睛看了他一眼,欧扬顿时不寒而栗,一抱拳退了下去。

太阳升了起来,风灵族的骑兵快速奔了过来,他们得到的消息只是有少量北凉的骑兵在这一带活动,但是,当地平线逐渐逼近,一个巨大的建筑物展现在他们眼前。城墙表面的冰在太阳的照射下闪闪发光的映衬着草原的骑兵们。骑兵们情不自禁的向前方走去,这一切也同样映在城墙上的夏武杰的眼中。他冷笑一声,猛的拉开弓,一箭射过去,走在最前面的骑兵立即从马上摔了下来。几乎同一时间,夏武杰带来的近卫500人同时站起身来开弓射箭,骑兵队伍中立即有近百人落马。风灵族骑兵也是经验丰富的,尤其是对夏帝国的弓弩非常了解,损失了近百人后,剩下的人立即向后跑去,在了解敌人的虚实前,他们必须跑出敌人弓箭的射程。但是,当他们乱哄哄的撤退时,欧扬的暗骑营看准了时机,一片喊杀声的冲了出来,暗骑营士兵先拉开弓箭,一齐射去,风灵族骑兵顿时阵脚大乱,暗骑营随即扔掉弓箭冲了上去,混战在一起,顿时血肉横飞……

夏武杰依然站在城墙上欣赏着日出的美景,“王爷。”欧扬快步跑上了城墙,“我军大胜,杀敌600余人,其余逃散,追击不及,我军伤亡200余人。”“知道了。” 夏武杰点了点头,仿佛只是很平常的事情,“王爷,这股敌人恐怕只是先头部队,大部队还在后面,安全起见,王爷还是先回城去,这里末将指挥。”“欧扬啊。” 夏武杰拉起欧扬,“这里,10年,10年时间,我们将在这里建造一道长长的城墙,完全把我们和宁武大陆隔绝开,为我们取得一块最好的草原,同时积蓄力量,凭借城墙消耗敌人,再过一个10年,我们的骑兵将不会输给草原上任何一个游牧民族的骑兵,那就是我们进攻宁武大陆的开始,我们将延天河建造城池,步骑并进,然后逐步推进,不断圈地,把敌人的机动力缩减到最小,然后消灭,消灭草原上各民族的同时建立起一支天下最强大的骑兵,继续前进,宁武大陆之后我们还会发现新的土地,我们还将发现新的民族,但是我们的步兵,骑兵,水师会一直战斗下去,直到大夏帝国成为真正的天下帝国。”欧扬看着北凉王陶醉的自述,一时竟然忘记了自己要说什么。“你认为为什么我的先组能够找到神之遗迹?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他并不是想让我们夏族人仅仅丰衣足食,他传授给我们格斗用的武术,教我们用铜铁制造各种武器,教我们忠于国家,忠于皇上,为国家,为皇上而战,告诉我们‘谱天之下,莫非王土’‘大夏帝国,江山万里’。”“王爷,敌人骑兵约万人正在向我们赶来。”骑兵的报告让欧扬一震,“王爷,趁敌人还没赶到,您先撤退吧。”“撤退?我正打算在这里痛击风灵族人呢。”“可是我们的弓弩兵……”“王爷,王爷,船,船。”一个年轻的士兵兴奋的叫出来了,只见河面上数百条大小船只浩浩荡荡的驶了过来,欧扬悬着底心终于放下了,3个弓弩营9000人再加上最擅长防御作战的神盾营3000人以及自己的3000骑兵,这是一个特混军,凭借坚固的城防,没有攻城器具的风灵族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突破的。夏武杰始终保持着同一种姿势看着前方,仿佛看着自己的未来。

与此同时,在夏都的皇宫里,另一场较量还在进行着。

“你很明白嘛。” 夏武斌说,“神之遗迹自从先祖开启后,他的秘密就代代相传,但是只是在皇帝架崩前口述告诉继位的太子,我们夏家虽然号称是天河之神庇佑的王族,但是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个秘密,甚至连位置也不清楚,天河山在我的管辖范围内,我不止一次派人搜索,但是都没有找到,所以我只能来问你了,天河神之遗迹的秘密,同时我还得到一个情报,父皇在死前并没有来得及见到皇兄,所以为了这个秘密不至于失传,他一定告诉了他最亲近的人。” 夏武斌的目光盯着蔡正高。蔡正高怒目而视,“没错,老臣确实知道。”“那麻烦你告诉我。”“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蔡正高提高了声调问,“如果情况倒过来,在馆译内的是当今圣上,而你却控制着他的生死,你会怎么样?” 夏武斌微微一笑,“当然立即杀掉,以免夜长梦多。”“多谢王爷。” 蔡正高抱拳行了个礼,“先祖有遗训,此秘密只有有德者方可知晓,而天河王犯上作乱,此为不忠,无视先皇,此为不孝,毫无顾忌的弑兄,此为不仁,残杀同伴,此为不义,如此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者,安可得此秘密呼?” 夏武斌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所谓王者就应该抛弃这些所谓的道德,不然如何王天下,否则,只能沦落到皇兄的地步。”蔡正高摇了摇头,反而笑了,“真正的王者不会抛弃情感,无情者并非真正的王者,也不会抛弃道德,无德者最终必然玩火自焚。”他突然口吐鲜血倒在地上,几个大臣急忙跑过来,“陛下,蔡大人咬舌自尽了。”一直沉默不语的夏武宁突然站了起来大笑,“蔡大人不愧为先皇心腹,二弟,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吧。” 夏武斌的脸上发黑,他咬着牙说,“皇兄现在是唯一知道神之遗迹秘密的人了,你总不会将我皇族最宝贵的秘密带进棺材吧。”“你恐怕不知道夏家自从太祖起就秘密流传的规则吧,即使让这个秘密失传,也不能落入不法之徒手里贻害天下,你或许能够夺取这个国家,但是永远别想获得这个秘密。” 夏武宁猛的从宝座底下抽出倚天宝剑向自己脖子的动脉砍去,几个大臣想拦住他,但是他的动作太快,以至于他们反而被溅了一身的血。

夏武斌看这大殿上的几具尸体,脸已经扭曲的变了形。“王爷,皇城已经被我们控制,城外的战斗也已经打响,但是一些增援的御林军正向我们赶来。”袁平进来报告。“屋子里的人,一个也别剩下。” 夏武斌恶狠狠的抛下这句话就出去了,身后的大殿瞬间被鲜血染红……

夏都笼罩在一片喊杀声中,御林军在北门死战抵挡要冲进来的东郡王部,但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背后居然会出现敌人,天河军突然出现在他们背后,杀上城墙,打开大门,东郡军蜂拥而入。夏武平一马当先的冲了进来,夏武斌迎了上来。“二哥,皇城那边怎么样了?”夏武斌一扬手里的倚天剑,“该死的蔡正高和夏武宁,死也不肯告诉我们秘密,不过我相信皇城内部可能藏有什么记载,要不是御林军进攻的太急。” 夏武斌叹了口气,“三弟,咱们合兵一处,现在就把皇城夺回来。” 夏武平的脸上出现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二哥,话虽如此,说不定你已经知道了秘密想独享,瞒着我们吧,反正天河山在你的管辖范围内,我们就算知道了秘密也难以去天河山寻找,而且恐怕你早已经计划好了,一旦你得了天下,就趁我们不备,把我们一网打尽吧。”“你什么意思?” 夏武斌察觉到了问题,下意识的握紧了宝剑。“我的意思就是,二哥勾结慕容家弑杀皇兄,诸王共愤,所以来讨伐二哥。”“讨伐我?凭你们?”“二哥真是心思缜密啊,安排了那么多慕容家的人在我们身边,幸好皇宫内传出了诛杀慕容家的消息,而且公布了慕容家的名单,看来你是打算夺得皇位后利用慕容家顺势把我们都消灭,所以我们先下手为强,不用再等你城外的军队了,慕容家的人伏法后我们几个把你的部队消灭了,他们一点防备都没有,你的兵力也就手头这几千号人了。”“你们串通好的。” 夏武斌勃然大怒,“天河山在你的管辖范围,消灭你是迟早的事情,现在机会难得。”袁平大叫一声,“王爷快走。”挺枪冲了上去,夏武平一声冷笑,身后无数箭飞了出来,袁平连人带马立即成了刺猬,看着自己最忠实的部下惨死,夏武斌不为所动,“袁平啊,我往哪里走啊?御林军,各反王军都在找我,我逼死皇兄,这是报应吧。”他愤然拔出丰城宝剑向自己的脖子砍去……

“这,这……”北凉王夏武杰在疾风口要塞接到了夏都的报告,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王爷,夏都已经乱了,据报告,各个王爷都盘踞着一块地方,相互开战,太子夏武宁,天河王夏武斌都死了,现在有的王爷已经率军撤回自己的领地,有的还为抢夺皇城而战。”梁成平面无表情的报告。“早知如此,我即使不要疾风口,也要星夜回师啊。” 夏武杰猛的一拍桌子,木制的桌子立即变成了碎片。“命令各部,做好回京的准备。”“王爷,现在我们的防线正在关键时期,即将开始扩展,一旦回去将功亏一篑,再想建立防线就不容易了。”“我们有多少可以用于机动作战的部队?”“只有第8军可以,但是第8军是我们唯一的预备队和机动部队,如果派了回去,这里依然很危险。” 夏武杰低下了头。“王爷。”“我不管了,反正修好了防线我们就不用担心风灵族人进攻大陆了。” 夏武杰抬起头,苦笑了一下,“我果然只是个军人,只会用军人的思维来思考,永远不可能成为王者的。”“那王爷打算?”“我会用10年时间完成整条防线,然后再考虑其他的事情,想安内必先攘外啊,对了,派第8军立即出动,暗骑营作为先导,把慕容家在北凉的势力一举铲除,一个不留。” 夏武杰恶狠狠的说,“我早就说过慕容家权势过大,必须小心,现在总算应验了,他们必须为背叛陛下付出代价。”“是。”夏武杰的脸恢复了平静,他看着远方,那里依然有着自己的未来,但是也却无法再看见一个天下帝国。

夏帝国历256年12月13日,夏都在进行了连续6天的混战后,各路军队都撤退回了自己的管辖地,夏都被战火烧毁,不可一世的夏帝国在内乱中解体,变成诸侯割据国家。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