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50.html


针对敌人的频繁炮击,平江军民加强了戒备。马头山及附属海防工程正在加紧施工,该工程以探入海中的马头山为主体,将平江沿海大片地方纳入了工程之中。马头山顶部拟设炮群,山腰及山脚修筑坚固的防御工事。工程竣工后,将扼守当面大片海域,对敌人从海上窜犯起到遏制作用。海防工程所在地正位于张团长防区,安全保卫工作由张团长的守备一团负责,工程事宜张团长也时常参预。

这天上午,张团长刚从马头山工地回到驻地,王参谋就报告说:“团长!好消息!情报部队的人到了!”

“太好了!说曹操,曹操就到。走!看看去!”张团长大喜过望,马上与王参谋驱车向市区西南的西山村赶去。

西山村离马头镇尚有一段距离,位于一座高山之上,当地人称之为“西山”。从西山看周围的山峰仰角较小,附近没有障碍物遮挡,这样的地形有利于无线电侦察。另外西山村相对封闭,人口较少,只在山腰和山脚散落着几户人家,情况不象市区那样复杂,这样的环境有利于保密。

西山驻地是张团长按要求事先为李剑部选定的。到平江之后,李剑对西山的环境很满意,当即让人对山上山下作了勘察。确认安全后,部队驻扎到了山顶废弃的道观里。道观占据西山制高点,俯瞰四周一切,只要在山下布上岗哨,可有效阻止闲杂人员上山,确保部队与外界隔绝。另外,平江解放前道观曾是国军某团团部驻地,李剑等人又对道观作了特殊勘察,见没有异常才放下心来。

道观山门之上题有“道山清境”四个大字,笔力遒劲,仙风道骨,可见题者功力非凡。道观正殿是一座面南背北的雄伟大殿,名为“日月乾坤”,其内供奉一尊高大的老子泥身塑像,正好作监听报房之用。偏殿和其他房间也有数十间,足够各部门使用。李剑将直属定位站设在了道观内,另外三处临时定位站设在了其他隐蔽地点,离西山较远。定位站用来测定敌台大体位置,作用不可小觑。

李剑部来到平江的消息极度保密,连平江守备部队也鲜有人知。对当地居民则声称是新调来的守备部队,是协助张团长保卫平江的,对此西山百姓很欢迎,感觉踏实了许多。

当张团长来到西山道观的时候,李剑等人正在安顿。“可把你们盼来了!平江欢迎你们!”张团长与李剑和刘政委热情握手。

“情况怎么样?”刘政委问。

“敌人的骚扰很猖獗,我们吃了大亏。由于不掌握敌人情报,难以防范和反击。没有海军舰船,陆军拿他们干没辄,有劲使不上。”张团长向两个人介绍了情况。

“马头岛是哪股残匪?”李剑直奔主题,没有一点客套。

张团长说:“是吴连生的部队,凭火力判断,可能是一个一五五口径榴弹炮团,还有少量步兵。我们刚来平江的时候,他们已经在岛上了,所以没正面接触过。有大海阻隔,我们干着急没办法。要是长了翅膀,早就飞过去了,不会让他们盘踞在岛上。”

“噢?是吴连生的部队?这倒是个好消息。”李剑惊喜地瞅了刘政委一眼。

“巧极了,竟然在平江遇到了老朋友,看来任务有希望了。”刘政委也感到意外,脸上露出不易觉察的微笑。

“这,两位领导什么意思?”张团长一头雾水。

“你有所不知,我们对吴连生的部队并不陌生,曾打过多次交道,对他们的电台很熟悉。要不是他们跑得快,早就做了俘虏了。后来由于任务需要,双方脱离了接触。再后来,吴连生的部队逃到了台湾和海上,我们则去了华北驻扎。经过多次交手,我们总结出了一套对付吴连生电台的好办法,实践证明十分有效。在双方的较量中,我们始终占据上风。此次又在平江相遇,可谓冤家路窄,必有一场殊死较量。”李剑作了一番解释,张团长听了恍然大悟。

此时张参谋前来报告说:“处长,政委,准备工作已经就绪,一科已经干上了。”

“向大家通报一下,马头岛是吴连生的部队,让大家注意搜索,发现线索立即攻坚!”李剑果断地下了命令。

“是!”张参谋转身去了。

“看来这第一仗要拿马头岛吴连生的部队开刀了,算他倒霉。”刘政委说。

“没错!柿子先拣软的捏,对付吴连生的电台我们是有把握的。首战必胜,为平江军民鼓舞一下士气。”李剑信心十足。

“好啊!只要你们提供情报,其他的我们全包了,平江军民会感谢你们的!”张团长顿时来了精神。

“这您就见外了,提供情报是我们份内之事,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刘政委谦逊地说。

张团长听了频频点头,又说:“为保证你们的安全,上级让我调派一个警卫连,担负这里的警卫工作。”

“那太好了!感谢你们的支持。说实话,我们的警卫力量太少,只有一个班。有了你这一个连,我们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可以放手开展侦察工作。”守军的安排让李剑很感动。

“咳!刚刚已经说过了,一家人不说两家话。你们是宝贝,要是在我这里出了问题,跟谁都交待不了。以后就看你们的了,其他问题都交给我。”张团长说罢三个人哈哈大笑,将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按照分工,山上山下的警戒工作由张团长调派的警卫连负责,道观内则由李剑的警卫班警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