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遍地八路 拜访115师

linxiumu 收藏 14 2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size][/URL] “总算到了!” 郝振林心里长出一口气。本来以为春游一样的旅程没想到这一路被韩光武折腾得快爬不起来了。这样韩光武还一个劲儿说“这点苦算什么,这比红军长征的时候差远了。” “娘哎,再不到地方俺就要趴下了。”郝振林心里想。 韩光武被领进115师师部,一个年青的军官从铺在桌子上的地图上直起身来。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总算到了!” 郝振林心里长出一口气。本来以为春游一样的旅程没想到这一路被韩光武折腾得快爬不起来了。这样韩光武还一个劲儿说“这点苦算什么,这比红军长征的时候差远了。”

“娘哎,再不到地方俺就要趴下了。”郝振林心里想。

韩光武被领进115师师部,一个年青的军官从铺在桌子上的地图上直起身来。领路的人敬了个礼“肖主任,这是邻莒根据地的韩光武同志。”(搞不清楚他当时的头衔只好限这样称呼了。)

“肖主任?人称娃娃将军的肖华?”韩光武一边心里猜测着一边紧走几步伸出双手“肖主任,我是韩光武。久闻115师大名现在来学艺来了。”

八路这帮人都是死人堆里爬出来的,谁也不怵,在他们面前还是谦虚点好。

年轻军官也伸出手握住韩光武的手“我是肖华。哎呀,早就听说你韩光武了,你们在胶济线上搞出那么大动静,全国瞩目啊。”俩人互相吹捧起来。

里屋帘子一掀走出来一个人肖华急忙介绍“师长,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韩光武同志。”

“不敢不敢,”韩光武一边嘴里谦虚着一边脑子飞速的转着“师长?师长不是林彪吗?怎么又出来个师长?”

韩光五对这一段115师的历史不是很熟所以很纳闷。

好在那人立刻自我介绍“我是陈光。见到你太好了。这次反扫荡多亏你们这几个根据地分散敌人兵力呀,对了,在这之前你还来了封电报,真得好好谢谢你。”

“陈光,115师代师长。”韩光武想起来了。

接下来韩光武与两位115师大将把手言欢,并且趁机兜售自己的想法。但是从俩人的谈吐来看着俩人当不了家,决策还得等罗RH。而罗帅今天没在家,两天后才能回来。

这两天里韩光武把郝振林他们拉到训练场上和这些老红军们一起训练并且相互观摩进攻和防御战术。郝振林他们受益匪浅不说,115师上下也不乏识货的主儿,对于韩光武的那一套打法也很惊讶,一帮军官呆在训练场上研究起来。

两天后的下午韩光武正在忙着给115师的一群团营长们搜肠刮肚得讲解连进攻战术,一个参谋跑来给他解了围“韩团长,罗政委回来了要见你。”

韩光武跟着参谋来到司令部见迎门站着一个人,不错正是罗RH,跟照片上一样。两人见面敬礼握手客套已毕韩光武开始汇报自己根据地的工作,看看要吃晚饭了罗帅便说咱们边吃边谈吧。

吃饭的时候谈事情就不那么正式了,韩光武此时体会到酒桌上谈事情的好处,回报完工作韩光武便开始谈他的构想。这几天他曾经对陈光多少透露了一点内容,也算是投石问路,陈光对这个计划还是满感兴趣的。

但是罗总的态度却让韩光武难以推测,他只是听,一句话也没有说。等到韩光武讲完了他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小韩同志,你的这个想法是好的,但是真正实行起来有一定困难。”

韩光武连忙说“困难肯定不小,并且我认为主要的困难是补给,只要我们的军工生产能够达到一定规模还是可以保证部队连续作战能力的。一开始部队规模可以小一点。”

“是啊。”罗总点点头,“可是主要问题是这个想法与中央的精神相悖。你应该看到中央下发的指示了吧,指示要求我们大力发展敌后根据地、扩充部队。你把兵员都消耗光了怎么扩充力量啊。党中央毛主席预测战争将分为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三个阶段,现在也就是刚刚进入相持阶段,敌人的力量还非常强大,这一次鬼子动用了一万人进行扫荡形式就如此严峻如果再把鬼子的注意力全都吸引过来我们的困难会更大,所以一定要有周密的计划。在这种形势下贸然发动进攻可能会使我们的战略计划受到重大损失。但是你提出的建立完整的情报网是一定要尽快实行的。”

接着他话题一转“小韩同志啊,这一次扫荡开始前你来了一封电报就鬼子的扫荡警告我们。当时我们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现在看来你的警告非常准确。你是否有可靠的情报来源啊?”

韩光武一直不太会说谎,所以对这事的谎话从早就开始准备,自己觉得应该能说的过去。“没有具体的情报,是根据我个人的判断。”

罗总和陈光都疑问的看着韩光武那意思大概是“你是说你是诸葛亮?”

韩光武开始解释“我是根据鬼子的思维方式来判断的。到目前为止鬼子一直更重视正规军的威胁,现在咱们山东的正规军就这么几支。GMD的部队连连失败之后还需要恢复时间不会立刻对鬼子构成威胁,所以积极作战的正规军就只有115师了。你们又是新来的,不断扩大地盘,鬼子能不是你们为急需解决的威胁吗?再说我想鬼子也明白咱们山东的部队都看着115师,鬼子是华夏的学生自然也明白擒贼先擒王。至于判断鬼子会多路围攻是因为鬼子很善于总结经验,上次在我哪里吃亏就是因为包围缝隙太大让我跑了,这次他们肯定会吸取教训的。另外此时青纱帐未起,植被不是非常茂密正是鬼子扫荡的好时候。所以我会有以上判断。”

陈、罗两人对望一眼“原来如此。”

接下来罗总问到“你对日本人很了解嘛。我听大家说你部队训练的也很好,你以前学过军事?”

此问一出陈光就走了。韩光武立刻明白过来“这是又要考察我的身份问题了。”

对这个问题其实韩光武已经想过无数次了,想了n多个说法,但是最后都被否定了。因为你可以对某一个人说谎而不被戳穿,但不可能对一个庞大的组织特别是GCD这样无孔不入的组织说谎而不被拆穿,只要他真的想查。当时GCD对于人的可靠与否的考察是毫不含糊的。如果你只是个战士那么也许可以容忍你的历史不清,毕竟为了你不值得花那么大力气,但是像韩光武这样的职务肯定要受到详细的调查。一旦谎言被揭穿那么先不说其他的,但只一条“对党不老实”就足以毁掉韩光武。

如果照实说呢?韩光武也不是没有想过,但是按照他23年来生活和学习的经验推理一下之后他立刻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你说你是从几十年后来到这个时代的,你也能给出一些证据比如说你的预言都应验了,那么也许很幸运的领袖会相信你。那么既然你是从几十年之后来的你自然知道今后会发生的事,那就说说听听吧。等到讲完了,你的作用就降低了。有一句古话“君不秘则失臣,臣不秘则失身”,卓越的领导人是不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的。你比领袖知道的还多那你就成为了一个隐患。你也可能对于一些事情有自己的看法而不认同领袖的做法,那么你就更是个必须除掉的绊脚石。

即使领袖能够放过你,那么你提到的这幕历史剧中的其他人呢?比如说康生,如果他得知韩光武提到几十年后他会被判反革命(这无疑会阻碍她往上爬),他会放过韩光武吗?

政治斗争是残酷的,血淋淋的,这一点华夏的历史、世界的历史总是提醒着人们。

下场惨点包括死韩光武倒不怕,他已经预见到了只要他的身份问题不解决他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但是他知道任何事情都有前因后果,有必然性,很多事情不是一句话就可以改变的。他怕的是他的死不能避免历史悲剧的重演。

最后他想通了,自己要做的就是死咬住失忆(反正现在还需要自己提刀上阵暂时还不会有什么事情),然后努力发展自己的实力,在需要的恰当的时候站在正确的一方。

既然打定主意韩光武便说“我是个工人哪里学过这个?其实打仗也没有什么难的嘛,古人在《三国》、《水浒》还有《二十四史》里都写了嘛。只要多用脑,多琢磨,再加上人多力量大,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办法部就有了?”

罗帅不置可否的一笑“这么说你却是是个爱动脑筋的人呀。不过对于你的身世你还要好好回想一下,想起来可以单独找我谈,要对党坦白,不要有什么包袱。”

韩光五更加明白了“英雄不论出身”原来是指成功之后才不论出身,在此之前出身是很重要的。

不需要罗帅再暗示了“只要能想起来我一定会报告的,我想我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之后俩人又一直谈到半夜,韩光武躺在炕上回想起罗帅反复强调宣传要加强对党的宣传,要发挥有一定理论水平的干部的作用,要加强宣传等地方部门的建设。看来有人告状了。

罗RH也捉摸了半天,这个韩光武却是有些让人摸不透。一个工人,身世不清,象毛主席一样是战争的天才?他在根据地里的宣传上一直强调民族主义为主,多少淡化了党的宣传,这是有意还是无意呢?中央给自己的电报里曾经表示对此人比较感兴趣。该怎么向中央汇报呢?

韩光武又停留了两天并且再次尽力的兜售了自己的计划碰了一鼻子灰。此时他的一个疑团多少

韩光武又呆了几天想看看是否事情会有转机直到他偶然间听几个干部聊起件事来才下定决心打道回府。

这天韩光武又在和几个115师的干部交流作战经验,聊起各人的指挥特点,聊到罗帅的时候有人说起刚来山东地面的时候某人遇到鬼子一个大队,当时就掐上了,一下子就放翻鬼子好几百人。看到形势不错此人想全歼这些鬼子可是兵力不够就跑到师部求援想把特务营拉上去,谁知让罗帅兜头泼了一盆冷水。当时罗帅对此人大喊“你还我的那些老红军来。”自此之后此人再无好勇斗狠之举。

听了这事韩光武忽然明白了当时看关于抗日战争的历史的时候似乎129师忙着在山西钻山沟,120师在河北忙着反扫荡,但就是不知道115师在山东干什么。115师进入山东之后除了最初的樊坝之战被广为宣传,再就是陆房、梁山和留田只战,都是不得不打,没有主动出击的。当时韩光武还很奇怪,现在恍然大糊涂,原来如此。真是怀念林总啊,他在是否会有所作为呢?

那就别在这里耗着了,赶紧回去自己干吧。

第二天韩光武就辞行往回走。刚走出三十里地忽然后面的路上尘头大起,几匹战马飞奔而来。到了跟前为首一人跳下马来“谁是韩光武?”

韩光武韩“我是。”一边打量来人,有些眼熟,但是像不起来是谁。

那人伸出手来和韩光武握手一边报上名来“我是许shiyou ,你来的这几天我不在师部,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要不是我回来的快就见不上了。”

许和尚?韩光武脑子急转,这可是个狠角色,以后还主管胶东军区,没想到他现在就到了山东。连忙说“哎呀,是您啊。您可是大名鼎鼎,我那里的老红军们经常提起您。我实在是不知道您来山东了,不然再急也得和您见一面啊。”

这话许SY听了很高兴,拉着韩光武来到路边树下问寒问暖。韩光武趁机把自己的想法大体上又向许SY说了说。韩光武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推销员。

许SY对这个想法很感兴趣,最后说“好,以后有时间咱们好好聊聊,把这个事情搞起来。”

回来的路上韩光武又去山东纵队总指挥张经武和第四支队司令廖荣标那里盘恒两天拉拉关系。上半年115师承头整理山东军务,第四支队原有四个团,其他三个团缩编为一个团,韩光武的这个团由于实力雄厚被保留下来编为二团。第四支队由于下辖两个团得以保留番号避免缩编为团。以前由于不太搭界所以韩光武和四支队其他部队往来不多,现在莒县的道路已经打通今后肯定要常来常往尽早混个脸熟还是应该的。

小犬大佐也正在研究韩光武,可是他一看桌子上的情报汇总就不由得火冒三丈:竟然不知道这个韩光武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其他的情报也不多,比如说韩光武的嗜好为无不良嗜好,不抽烟不喝酒不搞女人。饮食习惯:安于粗茶淡饭。只是知道此人书不离手而且看书很杂。

“这样的人很难对付。”小犬想到,最后他索性把这些资料一推不再去看。不过他倒不是非常沮丧,因为这几天他的工作有了重大突破,或者说他逮住了一条。这个家伙是前几天在占领区边缘的一个妓院里偶然抓到的,是个软骨头,甚至没有动刑就全招了。然后再威逼利诱之下这家伙同意为皇军服务。不过这家伙能起多大作用还不好说,因为他虽然能够接近游击队上层但是现在已经不被重用了,他供述的情报也大多是陈芝麻兰谷子,有价值的东西不多。但是有总比没有强,小犬已经指示他积极争取游击队领导的信任搜集有价值的情报。

也许可以让这家伙暗杀韩光武?小犬摇了摇头,成功的把握有多大先不说,杀了韩光武真能解决问题吗?现在韩光武的部队遍地开花,很多部队平时只与指挥部保持松散的联系。韩光武更多的是扮演一个播种者的角色。

“不能就这么杀掉他,我要让这个知那人在死之前看到自己的失败。”小犬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