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四章:熙川之迷 没有洪水的闸门(二)

iji5000 收藏 1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size][/URL] [内容简介] 没有洪水的闸门(二) 山脚下的公路! 扬帆的脑袋上被梁璇用绷带缠了一个严严实实,在公路边痛苦的哼哼着,朴东勋穿着一套上尉军衔的南朝鲜军装,坐在扬帆的身边。一边儿乐一边看着有些闷的喘不过气儿来的扬帆。 “杨干事!你得老实一点儿!你别老扣脑袋上的绷带!露出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没有洪水的闸门(二)

山脚下的公路!

扬帆的脑袋上被梁璇用绷带缠了一个严严实实,在公路边痛苦的哼哼着,朴东勋穿着一套上尉军衔的南朝鲜军装,坐在扬帆的身边。一边儿乐一边看着有些闷的喘不过气儿来的扬帆。

“杨干事!你得老实一点儿!你别老扣脑袋上的绷带!露出脑袋就不好了。”朴东勋乐着抽完最后一口烟屁股,吐出一口烟!抬头先看了看公路的北面,刚刚有几辆敌人的卡车从他们面前经过,因为车上满是全副武装的敌人,朴东勋迟迟没有发出进攻的信号。毕竟自己手里的手枪和扬帆以及李成龙手里的两只冲锋枪的火力有限!所以索性放了过去。

“拉倒吧!”扬帆懊恼的拍了拍满是绷带的脑袋!含糊不清的嘟囔着:“这哪是包扎伤员!啊!这哪是包扎伤员!?这不就在制作木乃伊吗?不就糊弄一下敌人吗?至于包的这么严实吗?”

“呵呵!不错!小梁的手艺真的不错!”朴东勋笑着把烟屁股扔到公路下边儿。“这是没有镜子!要不你自己看看!这包的棱是棱!角是角!特别是那个结儿打的!牛了!”

“你拉倒吧你!”扬帆打断了老朴的话,然后看了看李成龙。

李成龙正哭笑不得的看着区翔用刺刀给自己砍断了一棵小树以后给修理的干干净净的拐棍儿!原来只是让区翔随便砍一根木棍儿就对付对付冒充个有腿伤的掉队士兵就得了!区翔却认真的把一棵小树砍倒以后修理的连个毛茬儿都没有,做了一根儿非常标准儿的拐棍儿!然后坏笑着看着李成龙说头儿做咱就做个好的!下次好再用的!

放下欣赏了一会儿的拐棍儿!李成龙抬头看了看公路的尽头,隐约看见了一辆汽车开了过来。李成龙用望远镜看了看车开来的方向!就一辆落单儿的卡车在行驶。仔细的辨认一下车上车斗里似乎没有敌人晃动的脑袋!更多的是落好的箱子!

“就它了!拿下它!”李成龙把冲锋枪垮在肩膀上,枪身在身上晃荡着枪口冲前。然后拄着拐棍一步一晃的溜达上了公路,迎着卡车开过来的方向,向卡车拼命的摇晃着胳膊。大声的喊着刚刚从老朴嘴里学来的蹩脚朝鲜话,叫车停下。

卡车猛然中急刹车停下,然后车上副驾驶位置跳下一个人,李成龙看出那是一个南朝鲜的上士,连忙脸上堆着笑容从口袋里摸出半包香烟,哆哆嗦嗦的抽出一根递了上去。

从车上跳下来的上士冷着脸看着李成龙,看了看李成龙缠着绷带的腿和手里的拐棍儿。又看了看李成龙的身后。

一个上尉军衔的人居然扶着一个脑袋上满是缠着绷带的家伙,奇怪的是为什么脑袋上满是绷带的那个人只有少尉军衔。一个少尉军官叫上尉军官搀扶着在等级森严的韩国军队里似乎不太正常。

“你们是干什么的?”上士带着满脸的疑惑看着面前这三个叫自己停下来的人。“你们要干什么!?”

“我们是干什么的?”朴东勋的老脸上突然变的愤愤不平起来:“难道你的上级就是这样教育你看到上级不用敬礼的吗?我是*团的连长!这个伤员是我们营的军事顾问卡尔少尉。他受伤了!需要搭车去后方的医院!”

“对不起!长官!”上士被老朴的一声吼给喊蒙了!“我是*团三营的给养员,朴大石!这位是美军的顾问?”

说完!朴大石还特意的走近了几步,仔细的看着脑袋被裹了一个严实合缝儿的扬帆。

扬帆生怕被人把脑袋上的绷带再一条条儿的拆开来看,反正你也看不出我是大鼻子还是小鼻子。干脆!我还骂你得了。

“混蛋!赶紧送我上车!送我去医院!你这头韩国的蠢猪!哦上帝啊!我要疼死了!”

“顾问先生!请忍耐一下!”李成龙用英语在扬帆的耳朵边估计装做安慰的样子,用英语和扬帆交流着,唬的满脸疑惑的朴大石马上消除了顾及,回头向司机招了招手,叫司机下来一起帮忙抬伤员!

原来车上有两个人,加上李成龙他们三个人。驾驶楼里根本不可能坐下五个人,去掉司机。朴大石让朴东勋上了第一台车,然后打算帮李成龙把“受伤的美军顾问抬到车上。”

朴东勋看了一眼,二话没说一抬脚就钻进了驾驶楼,朴大石抱起伤员准备在后边把他抬到车上去。

刚刚把伤员推上了车里,他就感觉到自己的腰眼儿上顶上了一个硬绑绑的东西,低头一看,那个腿受伤的翻译居然用冲锋枪顶住了自己的身体。再一抬头,自己的脑袋上顶上了另外一只冲锋枪的枪口。刚才还呻吟哼哼的伤员居然举着冲锋枪对着自己的脑袋。

李成龙示意朴大石慢慢的举起双手,把枪举起来,扬帆快速的翻身跃下车,从俘虏的手里把举起来的卡宾枪接过来扔进车里,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一截绷带,牢牢的把俘虏的双手倒剪着捆了起来。

朴大石直到自己被捆结实了以后才彻底知道自己是被俘虏了,被李成龙用枪顶着转到车头前的时候,他看见了自己的司机被那个南朝鲜上尉军官用手枪逼迫着双手高举站在路边儿的时候,知道自己是没有什么希望了。头也沮丧着耷拉了下来。

扬帆一声口哨,丁健伟和区翔带着几个人飞快的从路旁的隐蔽处跑了出来,几乎没有停留的把两挺巴祖卡和一箱火箭弹,一挺机枪扔了进去。然后七八个人也跟着同时上了车。朴东勋认真的问了朴大石的番号以后,李成龙和李剑宁一人一枪托把两个倒霉的韩国兵敲迷糊了以后捆在一起扔在了山脚下一个弹坑里。

返回车边,李成龙和朴东勋上了车,丁健伟从车里扔出七八个箱子,小声的冲车下的李剑宁喊着车上全是子弹和手榴弹,可以敞开了打!只要车不被弄炸了子弹就管够儿!

车辆被发动了起来,李成龙从车里探出头,冲车下的李剑宁伸出了大拇指。然后点点头!卡车喘了一口粗气以后,慢慢的开始前进了。

“注意安全!”李剑宁回了一个同样的动作,转身扛起了一箱子子弹,飞快的向山上跑了过去。


半山腰上,能隐蔽的地点都埋伏着小分队的人,数个枪口对着山下公路延伸着的小桥阵地。

田永用望远镜仔细的看着桥面上几个沙袋后敌人的活动,嘴里念念有词的慢慢说着什么。

他身边的小英楠慢慢的探出了三八步枪,眼睛,准星、枪口和沙袋后边那个隐约的机枪手的脑袋渐渐的成了一条直线!慢慢的用手指贴上了冰冷的扳机……


卡车慢慢的接近了桥头,开车的朴东勋低低的声音问李成龙,一但敌人发现了情况不对头怎么办?

“冲过去!距离越近越好,如果混不过去就直接冲!我们必须要拿下这座桥!这是最后一条儿卡住敌人的索道和闸门了。”李成龙把冲锋枪调到连发位置。

老朴恩了一声就狠踩了几脚油门,卡车飞快的靠近了路卡。

一个南朝鲜少尉军官走出沙包工事,挥舞着小旗叫车辆停下检查。老朴慢慢的把车停下,然后下车去和敌人扯淡,发烟。

少尉军官给迎上来的朴东勋敬礼,并看上去相当小心的接过了车上下来的这位上尉军官送过来的香烟,先看了看驾驶楼里正在抱着冲锋枪装打盹儿的李成龙,停顿了一下,又慢慢的走到后边儿的车厢里。

车厢里装满了装弹药的箱子,还有七八个人分散着坐在车的两侧,都在看着少尉军官。坐在最靠近外边的李羽尘甚至悄悄的抽出了刺刀,万一被敌人发现了什么就一飞刀过去先把对方的军官敲掉。

少尉的目光挨个的检阅了车上的每一个人,最后落到了还缠着一脑袋绷带的扬帆身上。用朝鲜语冲他喊了句什么。

车里的人心里都咯噔一下,李羽尘撰紧了手里的刺刀,准备要是那个少尉一有多余的动作就先动手,这个时候扬帆却晃悠着挣扎爬过来,一手扶着车厢板,另外一只手伸出去就是一耳光!把少尉打的一个趔趄。愣了一下。

“这是我们的美军顾问!受了重伤,必须马上送医院,最好不要再耽误时间了。”朴东勋知道扬帆的坏水又要泛滥了。索性拉下了脸!连吓带唬起来。

“%¥—……%—…………%¥”扬帆用听起来十分不对味儿的英语大声的骂着什么,骂的被扇了一个耳光的少尉不敢再有多余的动作,连忙敬礼道歉。直到扬帆慢慢的坐了下去。然后赶紧回头向路卡下命令放行。

朴东勋再次上了汽车,汽车慢慢的从桥面上开了过去。

眯缝着眼睛的李成龙没有干待着,看上去无精打采的样子,其实早已经看清楚了桥上的火力配置,四挺机枪的位置前后过两挺,桥头的工事看上去修建的似乎很急促,从防卫的架势上来看似乎就单单是为了防守北来敌人而准备,不过是简单的两道沙包墙而已。

卡车慢慢的通过了石桥,朴东勋看着李成龙,按照事先制定的计划。只要后边一打响,朴东勋就马上把卡车打轮横过来从背后下手。

眼看着离开了桥面有段距离了,还没有听见预想中的战斗打响,李成龙皱了一下眉头:“难道出问题了?”

歪着脑袋看着后视镜里敌人的情况,一个上尉军官在下桥后的一座沙包边儿正守着电台拿着话筒说着什么,然后站起来大声的嚷嚷着什么又指着刚才通过桥面的李成龙他们这辆卡车,一时间帐篷里和四处溜达的敌人都跑到一起站排集合。

“难道敌人发现了什么?”李成龙心里一惊。

“啪!”

上尉还没有集合完一半的队伍,一颗子弹准确的钻进了他的脑袋。

“轰!轰!”

枪声刚刚落下,两枚巴祖卡呼啸着飞了过来,一枚在桥头的一座沙包机枪阵地上爆炸,机枪手被炸的飞了起来,机枪也跟着被爆炸的碎片炸的粉碎。另外一枚鬼使神差的钻过沙包,命中桥面,在石头材质的桥面上炸起一片碎石,和爆炸的碎片一起飞向桥面上还没来得及集合的敌人。

“哒!哒!哒!哒!哒!哒!哒!”

同时密集短促的子弹顺着巴祖卡刚才的轨迹开始蝗虫一般飞向了桥头阵地,几个在爆炸中幸存下来的南朝鲜兵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被赶过来的子弹咬上了一口。东倒西歪起来。

“老朴!”李成龙看见后边李剑宁已经开始吸引敌人注意力了,赶紧按计划进行下一步!“进攻!”

“是!”老朴猛的一踩油门,同时猛打满方向,卡车立刻在发动机的轰鸣下横了过来。

车上罩着的帆布同时被几把刺刀割破,同时一挺机枪探了出去,区翔扛着巴祖卡,略微适应了一下环境以后,猛的一扭身子,瞄准了目标。

那是刚刚集合了一半儿的敌人,正目瞪口呆的站在桥尾下边儿的空地上还没有转过向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