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机动队之英雄本色 第二十八章 征人也伤情 第 1 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0.html


近晚,一八六医院手术室旁的病人家属休息室内,董挺等市公安局领导坐在长椅上焦急地等待着吴优的手术结果。

石军一根烟接着一根烟,似在与尼古丁斗气。他坐下又站起、站起又坐下,显得局促不安、心浮气燥。这时,他正在休息室与走廊之间来回踱着步。

一个多小时前,石军的母亲给石军打来电话,母亲在电话里平静而心疼地说:“小军哪,吃过了吗?现在又在哪呀?少抽点烟,你听到了吗!?你军令在身,抗洪又是大局,忙,妈妈知道,所以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以免影响你的精力。你爸爸的老病胃溃疡又发了,前天晚上住进了一八六医院五病室,还好,只是有个小穿孔,明天要动个小手术。你弟弟又出差去了,你若是请得动假,明天过来看看。”

“什么?胃穿孔!那要切除啊!爸爸现在情形怎样?我办完手头的事就过来。”石军心里发毛了。

五病室就在石军所处的住院部东侧,是享受“红本子”的老同志和一些特殊病人的住院专所。

石军本来可以立即走,吴优的领导都来了,这时也没有石军的事了。可是石军没有走,吴优的脑内导血手术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就要出结果,石军要知道后情。

石军和吴优的友情,其实是姗姗来迟,半年前两人还不太认识。之所以让石军今天为吴优的安危如此挺身临险和牵畅挂肚,是源由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很简单:吴优是武警转业干部;第二个原因很普通:石军和伍平重惩屈大毛时,吴优作为办案者,没有被权势左右,公正执法,准确定性,为石军和伍平减去了许多可能带来的纠缠和麻烦。

尤其是第二个原因,石军就认准了吴优,觉得此人刚正、义气,够朋友!便从心底将吴优列入了自己的“铁杆”。

就在石军接到母亲的电话之前,伍平从医院欲回队去组织召开班务会时,伍平关心地说:“石军,吴优出结果还有一会儿,你椅上靠靠吧!”

石军接道:“我周身都随吴优在手术台上,这哪里让我迷得着?你,去去去!我的身体还要秀才照顾,我还在机动队混什么?投之以木瓜,我们要报之以琼瑶啊!开完会,你先买些营养品过来。”

“同志,请您把香烟灭了!”石军正翘首张眼往手术室的窗户望着,一位护士从里边出来,看见石军手中冒烟,很有礼貌地劝戒道。

“哦,对不起!我是里面正在动脑手术警官的战友,手术怎样了?顺利吗?”石军忙将香烟掐灭丢进廊边痰盂中,拦在护士面前急问。

“战友?您这是武警着装。”白大褂内衬着陆军常服的护士好奇地随便问了一句。

“他是刚从武警转业的。”石军回答。

“哦,他也是军人,怨不得如此勇敢和坚强!手术进行地很顺利,院里指派了脑手术方面最强的阵容。目前,脑内淤血已经导出,基本上了脱离危险。不过,他还需要在里面观察一会,就要推出来了。”护士略显感慨地说。

“护士同志,敬礼!谢了!逮时我一定请你吃饭。”石军一反平时给人孤傲的神态,雀跃着。

“嘘~~!安静!”护士很有意思地望着一扛三花的石军,右食指搭在嘴唇边嘘道。

“脱离危险了!”石军快步走进休息室,嚷道。

董挺等人忽地齐从长椅中站起。

董挺深舒了一口气:“好,好。唉!我们都到特护病房去等吧。”董挺的话尾中又充满着惜叹。

石军已听出了董挺的话外音,上前厉声说道:“局长,吴优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枪口下只身临险,正言怒斥凶徒,将人质从生死线上以命救回,谁人可为!?况且,这起袭警逃狱案件根由已久,新官不问旧事,我说就与吴优和张勇没有太大的干系!你们要考虑处分他俩,那索性也把我给捎上,来个三木成森!”

董挺对石军拊背微笑说:“费支队长和王政委常在我面前说:石军忠义。果不其然!我这个第一政委能逢到你这个部属也实是缘份,不过,我还没有这个权力去处分一个军人哪,就是有,你石军便是受表彰!处分何由?唉,吴优际遇不好啊!抗洪期间,事又太大。这也怪我,是我把他送上了火口!我会一古脑自请处分的。好了,我们不扯这些了!”

石军从董挺的微笑中看到了一丝悲凉、一丝惆怅。董挺话中的“一古脑”使石军又感到了别有深意,多少有几许壮士断腕之寓。

石军不再吭气了。

当大家看见推进病房的吴优时,情绪突然死沉。

吴优的整个头部都被沙布裹包,只有两只眼睛和鼻、嘴露在外边。吴优鼻孔内插着根氧气管,手腕上方吊着针剂,眼睛紧闭,嘴巴张开,对大家的轻唤已无反映,一时失去了意识。

“何时能醒?”董挺双手握住吴优的右手,转头问军医。

“这就要看他的定力和恢复情况。脑部遭铁器重创,造成颅内大量出血,本来是九死一生的,还好你们之前处置得当,没让他头部平斜,又加之送来及时,送算保住了性命。他现在已处于深度昏迷壮态,需要一段时期的特护治疗。”主治军医简扼回答道。

董挺听后,握在吴优僵滞般手上的手,开始微颤了起来,两眼潮湿。

“谢谢你们!我是市公安局的局长董挺,我请求你们多多费心,使他早日能醒来,他是我们的英雄!”说这句话时,董挺语言哽咽,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

“对吴优就是应该这样定性!”石军在心里暗喊了一声,同时向董挺投去一缕感激的目光。

“局长放心,对英雄我们更加会竭尽全力!英雄的家属来了吗?”主治军医先表态,后轻问。

“我们暂时还没有敢通知其家属,我就是其家属,军医同志,有什么事可跟我说。”董挺说。

“他身边不能缺生活护理,再就是要有专人和院方及医护人员勾通、处理事宜。”军医说。

“这没问题。”董挺答道。

“由行管科负责。”董挺随即与主管后勤的副手吩咐道。

“咳!”吴优突然咳嗽了一声,瞬间又归于平静,嘴角却留下痛苦状。

“怎么了?”董挺忙问。

“是肺部淤痰,我们马上就要给他抽痰。无妨。”军医见得多,安慰说道。

触眼吴优的嘴角,石军再也憋不住了,起足来到了走廊。

仰目站了一会,石军不辞而别,竟直朝着五病室小跑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