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道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一)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54 32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size][/URL] 一、 演习部队返回营区,淡淡的硝烟随风飘散。方云逸和阿虎从一片浓密的灌木丛中钻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张望一番,沿着一条与部队反向而行的曲折小路下山。 方云逸边走边问:“干扰波段、频率、反射强度都记录下来了吗?” 走在前面的阿虎说:“记下了!” 方云逸嘱咐说:“晚上你换个代理服务器,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78/


一、

演习部队返回营区,淡淡的硝烟随风飘散。方云逸和阿虎从一片浓密的灌木丛中钻了出来,小心翼翼地张望一番,沿着一条与部队反向而行的曲折小路下山。

方云逸边走边问:“干扰波段、频率、反射强度都记录下来了吗?”

走在前面的阿虎说:“记下了!”

方云逸嘱咐说:“晚上你换个代理服务器,重新申请邮箱,把数据转成密码放进去。顺便催他们汇钱,这个月经费还没到位呢!”

“知道了!”阿虎回头扶着方云逸跳下一块半米高的岩石。

一个小时后,他们爬上一座风景秀丽的小山,横穿一片鲜花盛开的灌木,走上曲径拾级而下。

山脚下,紧靠公路有几座农家乐小院,路边停着几辆出租车。阿虎在包内翻出一架望远镜,看清出租车的牌照,对照笔记本上记录的车牌号码,确定这几辆出租车他们从没坐过。才下山打车到县城,然后拦了一辆长途客车赶到汉江,在一家地下停车场找到他们的车,在车上换了衣服,驾车返回应州。

辗转数百公里兜了个大圈子,方云逸累坏了。他洗了澡爬上床结结实实地睡了一觉,睁开眼睛时,天已经黑了。

他伸着懒腰起床,洗漱完毕,锁好房门,在书房贴墙而立的书柜内取出一本书,手伸进缝隙中摸索一阵,书柜缓缓转动露出镶嵌在背面的监控电视,屏幕上显示出各包厢的画面。他留下几个军人吃饭的包厢,其余的全部关掉,然后依次放大音量。

第一个包厢,看样子是为安置随军家属就业,一名上尉军官正殷勤地为一位挺胸腆肚的方官员布菜、敬酒。官员咿咿呀呀装腔作势没一句痛快话,既不说同意,也不说不同意,把上尉急地抓耳挠腮。

方云逸关了这个包厢的监视器,放大另一个包厢的音量。

几名小军官正在为老乡过生日,几个人都已经喝多了,说话含糊不清。方云逸没听几句就关了监视器,把最后一个包厢的音量调大,包厢里的谈话立刻让他全神贯注。

“听说了吗?”一位黑脸庞的上尉军官故作神秘地说:“新来的团长上过前线立过功。”

“这都是旧闻了,给你们说点新鲜的。”一名少校军官接过话茬说:“梁团是咱空降兵有名的革新派,战术专家,用过去的称呼就是少壮军官鹰派人物。抓部队带兵那叫一个疯狂,咱们现在搞得这套超前培训,就是他当营长时创造的。”

“这也是旧闻了,接着往下说。”

少校瞪了打断他的上尉一眼,接着说:“他带的一团一营几乎成了S师的蓝军部队。全师营建制单位都和他们交过手,一营从来就没败过。你营职想晋副团,那好,带着你的部队去和一营过过招,打赢了再说。”

矮个子上尉说:“那谁也别晋升了,一营从来没败过嘛!”

“矬子里选将军呗!打平手的优先晋升,其余等等再说。梁团在一营搞得那套首位晋升末位淘汰的制度,推广以后,他可挨了骂了。你们想想,现在谁还像他一样,把干革命工作当成使命?说难听点这就是份职业。满四年晋升衔职,这是条令规定的,他这么搞,只能遭人恨。”少校喝口茶水润润喉咙,下了结论:“所以,他营长一干就是六年,后来提了参谋长也干超了,晋了上校衔照样高职低配还干参谋长。”

“是,是!”黑脸上尉军官说:“梁团在参谋长的位置上立过大功。那次,湖北荆江抗洪,他带着近200台车长途机动,在洪峰到达前五分钟愣是闯过长江抵达对岸,按时赶到指定位置。抢险、堵管涌、垒围堰,他带着一个营顶一个团用,后来听说还被省政府授了荣誉称号……”

“最后怎么样?”少校自问自答:“不还是照样干参谋长。”

“那不一样,抗洪抢险的荣誉称号和军事不贴边。”

少校说:“怎么不贴边?海陆空武警十几个单位都往那边赶,怎么就梁团带着部队过去了?客观条件是洪水把路冲毁了,道路不通通讯不畅。但这正是体现指挥员的果断处置情况的能力和指挥水平。”

一名矮个子中尉说:“那怎么不提他?”

“谁敢用啊,他当抓部队就像疯子,什么事儿都敢干,当了主官还不把天通个窟窿。你们听说过研究所的严周吗?”

“听说过,严技师号称属猫的,总觉得他有九条命,从来不把命当回事。”

“没错,他们两个好的穿一条裤子。严周离婚了,梁团的老婆也和他分居了。”少校意味深长地说:“部队在和平时期就怕出事,今天死个人明天撞辆车,一牵扯一大串。主官想晋升?做梦去吧!像八级风跳伞解救油轮、四百米超气象夜间跳伞之类,让主官睡觉都能吓醒的事儿,咱们梁团常干,谁敢用他,脑袋上的乌纱帽要不要了?这次咱们老团长倒霉,被魏黑子发现了预伏兵力,要不然梁团做梦也当不上团长。”

“是啊,梁团一来,咱们的日子以后不好混咯!”黑脸上尉端起酒杯说:“发奋图强吧!不然迟早打背包向后转,喝酒!”

军官们往下的聊天内容没有什么价值,方云逸关掉监视器,把书柜转回原位,从包里拿出数码相机把今天拍的照片扫到电脑上,找到梁伟军站在山头上英姿勃发的照片。

这是一个身材不高大,相貌不英俊,笑容和蔼的男人。从他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硬朗,感觉属于那种唯唯诺诺扔到人堆中再也找不到的平庸男人。久经沙场几番沉浮都打不倒的男人,不会是这样一副面相,他的坚韧从何而来?

突然,方云逸注意到了梁伟军的眼睛。他连忙抓起鼠标调整了照片的角度,梁伟军那两道利剑般的目光直刺入他的心中。方云逸心头猛跳,感觉他就像在黑夜中潜行的小丑,突然暴露在阳光下无所遁形。

方云逸讪讪避开梁伟军的逼视,喃喃道:“这是什么样的目光……鹰……这是一个强大的对手!”

方云逸拉出键盘把梁伟军的资料敲入电脑,拷入软盘,匆匆忙忙向阿虎的房间走去。


梁伟军还是老习惯,起床后打开收音机听新闻联播。听完新闻,梁伟军调了个波段一边洗漱,一边收听“敌台”。

“……中共空降部队进行重大人员调整,少壮派军官梁伟军调往应州方向,相信中共方面这一举措,是对我军新战略方针做出的反应……该部队最近更新装备……配备新型可空降数字化指挥方舱……”

梁伟军猛地从脸盆中抬起头,惊诧地死死盯住收音机。

“……据可靠消息,梁伟军是中共空降部队的战术专家,训练出数支精锐部队,曾引起我情报部门高度重视的营救“远洋”号油轮事件,就是由此人率队完成……”

梁伟军心头一寒,那种被窥探的感觉让他全身一颤。他大脑飞速运转,哪里出了问题?内部还是外部?现代通讯发达,方式繁杂,信息传递迅速,内部外部也许均有可能。外部调查好说,但自己刚刚上任就对部队进行内部调查,势必引起混乱。

梁伟军打电话通知侦察连的演习暂缓,跑到秦川的办公室声色俱厉地赶走打扫卫生的公务员,凑到略显不快的秦川面前把情况说完,秦川惊得瞠目结舌。两人早饭也没吃,匆忙赶到军部,踩着操课号声冲进魏峰办公室。

“哦,你们怎么来了?”魏峰正在批文件,放下手里的红蓝铅笔开玩笑说:“秦川和梁伟军一搭挡马上没规矩了,进我的办公室报告也不喊一声……”

秦川顾不上礼貌急切地说:“参谋长,梁团长可能被间谍监视了!”

“什么?”魏峰惊诧地站起来:“梁伟军说说情况!”

听完梁伟军的汇报,魏峰沉思一阵说:“部队与社会紧密相连,梁伟军的个人情况以及一些经历,可能会通过家属、退役战士等等各种渠道泄露出去。那边一直在搜集我们指挥员的资料,知道一点不足为奇。但数字化指挥方舱刚装备部队就被那边得知,值得我们警惕。我想外部因素大一些,但也不能排除内部原因。我去请示军首长,协调国安部门介入,你们回去准备接受内部调查。”

“参谋长!”秦川叫住魏峰说:“梁团长刚上任马上进行内部检查,容易造成部队的误会。我建议利用审核干部晋衔晋职的机会,由政治部出面掩护情报、保卫部门进入我团秘密调查,避免误会和打草惊蛇。”

“好!你们回去后注意保密,选派精干人员配合军机关进行排查,尽快排除内部因素,抓紧时间训练,准备迎接明年的大演习。”

“是!”两人敬礼离开军部,返回途中讨论了一路。回到团部,马上把肖路调整到侦察连担任连长,原侦察连连长庞雨明因在某军事情报学院受过反谍训练,调入团侦察股担任副股长准备配合军调查组进行秘密调查。大瓢入侦察股担任侦察参谋配合庞雨明工作,直接受梁伟军、秦川指挥。

第二天,由军政治部副主任挂帅的审查组进驻二团,开始秘密走访排查,不到十天,审查组有了结论:排除内部因素。工作组返回,保卫处长留在二团配合国安部门对外围进行排查。


入夜,一身便衣的梁伟军,出现在“小香港”嘈杂的人群中,吃几串羊肉串,嚼几块油炸臭豆腐,漫无目的东游西逛。看到有士兵、军官在吃饭,就溜达过去偷听几句。从街头走到街尾,又从街尾走到街头,梁伟军溜到路边打电话:“警调连吗?我是梁伟军,从现在开始大院正门、侧门上双哨,靠近小香港的围墙内设游动哨,所有在我给你打电话之后进入大院的干部战士,一律带到团部前广场集合。给你三分钟执行时间。”

“是!团长,你在小香港?”警通连长声音慌乱。

梁伟军不予回答挂了电话,拨通肖路的电话:“肖路,你带侦察连五分钟内给我包围小香港,清查部队人员带到团部前广场集合。”

“明白!”肖路挂了电话。

梁伟军又给秦川打电话:“政委,我这边准备就绪,你那边五分钟后可以开始了!”

“好的!”秦川挂了电话。

侦察连从四面围住“小香港”,肖路与指导员各带一个班从街道两端迎头对进逐间清查。几名干部战士被揪出来,由侦察连战士护送回部队大院,乘乱溜出“小香港”的几个兵,刚翻过围墙,就被游动哨抓住。

这时,二团大院中响起一阵阵哨声,各单位集合部队向操场跑去参加全团点名。

这次突袭检查暴露出的问题让秦川大吃一惊。他曾数次组织政治部门在全团进行拒腐教育,上任团长也处理过一批干部战士,没想到这次抓到的违纪人员比上次还多。

毋庸置疑,违反了纪律要处分。但总不能发现一批处理一批,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其次,“小香港”鱼龙混杂,一些情报说不定就是干部战士们去吃饭、娱乐时,无意中泄露出去的。

梁伟军、秦川组织党委成员开了一夜的会。最后决定秦川出面联络地方政府部门,取缔至少也要搬迁小香港,程大道跑师部要钱改善部队生活娱乐条件。梁伟军在家主持大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