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社1974年1月19日讯:1974年1月11日以来,我外交部多次声明和警告,南越并未收敛其侵略行径,反而出动海空军入侵我西沙群岛中的永乐群岛。我忍无可忍,进行了英勇的自卫还击,给予来犯之敌以应有的惩罚。


南越:“中共海军出动配备冥河导弹的科马尔级驱逐舰。战斗空前激烈……”


美国:活动在北部湾的美国海军第七舰队拒绝了南越海军要求其干预的吁请,甚至拒绝派出舰艇前去援救落水官兵。


◎垂死前的赌博


永乐群岛是西沙群岛的一部分,该群岛由珊瑚、甘泉、金银、琛航、晋卿及广金等岛礁组成,自古是我国固有领土,但从19世纪起,部分岛屿被殖民东南亚的法国占领,1954年法国势力被逐出,被其占据的珊瑚岛落入南越之手。1973年1月,美国从越南撤军,并将大量舰艇移交南越,从1973年8月起,南越频频派出军舰,侵犯我领海。次年1月11日,更明目张胆地公布地图,把西沙划归它的版图。当时我国内忧外患不绝,国内处于“文化大革命”的混乱中,且中苏关系紧张,无力南顾。因此南越的行动愈演愈烈,1月15日,南越海军的“李常杰”号(HQ-16)首先入侵,对我在甘泉岛附近生产作业的402、407两艘渔轮开炮威胁,17 日上午,敌在金银岛登陆,下午又强占甘泉岛。


◎海上对峙


面对入侵,南海舰队奉命派出由榆林基地第38002部队副司令员魏鸣森和王克强大队长率领的第73猎潜艇大队271、274两艇组成271编队,实施护渔及为驻岛军民输送补给的任务。编队于18日晚上赶到永乐群岛,将海南军区4个武装民兵排送上晋卿、琛航、广金三岛。


18日上午,南越军舰“陈庆瑜”号和“李常杰”号驶近407号渔轮,以击沉恫吓,迫其离开。407号船长杨贵毫不屈服,“陈庆瑜”号猛然转舵,撞坏了渔船的左舷。正当渔民们拿起鱼叉,决心以死相拼之际,我271,274号飞驰而到,发出警告。看到我海军到来,越舰挂上了“本舰操舵失灵”的旗号,匆匆离开现场。


当晚,敌何文锷大校乘“陈平重”号(HQ一5)由“怒涛”号(HQ一10)伴随抵达当地。尽管双方的舰艇的数量为4对4,但无论从吨位还是火力来说,越军都占有压倒性的优势。我方4艘艇的总吨位,还不及越军的1艘!而且越方普遍装备火控系统,我方舰艇则基本上还是人力操作,双方实力对比之悬殊是显而易见的。


19日一早,越方发现我方只有4条小艇,便认为可利用兵力优势消灭我军,越舰重新布阵,兵分两路占据有利的外线,展开战斗队形,“陈平重”号率领“陈庆瑜”号由金银岛、羚羊礁以南的外海向琛航、广金两岛接近;“怒涛”号和“李常杰”号由广金岛西北向我舰艇接近。同时,南越海军总部向何文锷大校下达开火的命令。


◎外海激战


按照广州军区的部署,396编队进至广金岛西北面拦截南越“李常杰”号、“怒涛”号271编队进至广金岛东南海面,监视“陈庆瑜”号、“陈平重”号。1月19日上午10时22分,严阵以待的我方炮手发现敌舰的炮口里火光一闪,立即脚踏击发,我们的炮弹也出膛了。


整场海战基本上是2对2的较量。在广金岛东南方的271编队与“陈庆瑜”号、“陈平重”号是双方的主力,所以不约而同地采用了“擒贼先擒王”的战法。可是双方都出现判断错误。据越方近年来公布的档案,由于18日何文锷的到达,越军将旗舰由“陈庆瑜”号改为“陈平重”号,我方不知,所有火力都集中在“陈庆瑜”号上;而越方则认为我方殿后的274为指挥舰,因此第一排炮火正是朝着其指挥台扫了过来,政委冯松柏不幸中弹牺牲。然而敌方犯了严重的战术错误:对于无装甲的猎潜艇,他们使用了穿甲弹,这样炮弹即使命中也往往贯穿艇身,落入海里,甚至还有很多臭弹;如果使用高爆弹,那么胜负就难说了。而我方的两舰,则充分利用目标小,航速快的特点,敢于打接近战。我方的小型速射炮不停地向敌舰倾泻弹雨,没有装甲的“陈庆瑜”号很快就烈火熊熊,双方射击距离从1000米打到300米,此时,274号的电舵突然发生故障,眼看着失去控制的小艇径直往“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交叉火网中冲。在千钧一发之机,艇长李福祥镇定地下令转用人力舵,并纵从指挥台跃到甲板上,站在机舱口大声命令主机班全速倒车,用口令和手势顽强指挥作战。同时,主炮班长王俊民指挥火炮向迎面扑来的敌“陈庆瑜”号猛烈开火,敌舰支持不住,扭头就逃。274艇又转过炮口,向赶来支援的“陈平重”号连续轰击。装填手李如意一口气接连装填了180多发炮弹,打哑了“陈平重”号的后主炮。


◎礁湖死斗


礁湖内侧的厮杀更为壮烈,在布满珊瑚礁的狭窄范围内作战,没有机动作战的余地,狭路相逢勇者胜,于是396、389两舰集中火力攻击“李常杰”号。在此,南越军在编制上吃了亏,“怒涛”号原是一艘扫雷舰,最高航速只有14节,难与“李常杰”号保持协同。所以,双方一交火,“怒涛”号只能暂时先对广金岛炮击,徒然看着“李常杰”号被我军集中攻击而无法进行支援。当时,越方最大侧舷火力是1门127毫米炮、3门40毫米炮、1门20毫米炮和2挺重机枪,而我方可用的是l门85毫米、6门37毫米、4门25毫米和4挺重机枪,只要充分接近敌舰,不使这门127毫米炮发挥威力,在此局部战场上,我方仍可取得相当的火力优势。396,389两舰一边逼近,一边将炮弹如暴雨般倾泻在“李常杰”号上。这时,l发127毫米炮弹从水面下击中了“李常杰”号,直贯轮机舱,但是没有爆炸。原来是因为战斗双方相距太近,“陈平重”号为支援姊妹舰发射的炮弹误伤了自己人。


此时,“怒涛”号赶了上来,并从背后向我编队射击。局势瞬间变化,遭到敌方两面夹攻的389艇多处中弹起火。尽管中弹累累,389号还是紧逼敌舰,战士们情急之下抄起火箭筒,端起冲锋枪,甩起手榴弹就是一阵猛打——来了场海战史上罕见的“海上拼刺刀”,好一场惊心动魄的接舷战! “怒涛”号的舰长魏少校就在这海上白刃战中丧了命。


这时,“李常杰”号返回礁湖,准备营救“怒涛”号。389号炮弹打光了,肖德万舰长下令装填深水炸弹,决心与敌舰同归于尽。而“怒涛”号上接替指挥的阮上尉想拼足力气撞击389号的尾部。就在这危急时刻,396号转舵迎上前去,奋力敌住“李常杰”号,掩护389号脱离险境。“李常杰”号刚有所恢复,不料再遭痛击,只得朝西北方撤离。


◎胜利及其意义


11时49分,我方生力军猎潜艇第74大队投入战场。南越舰队以为是大部队(在“陈庆瑜”号舰长武中校的回忆里,竟认为中国出动42艘军舰和2艘潜艇),在12时掉头撤离。“怒涛”号本身航速慢,加上受创,无法跟上逃离的同伴。12时12分,刚刚到达的第74大队接到了攻击命令,281艇便全速上前,向“怒涛”号猛烈射击,于14时52分在羚羊礁以南将其击沉。 在我军付出18人阵亡,67人负伤的代价后,西沙海战以我方胜利而告终。之后我军乘胜出击,完全收复西沙。这场胜利使我方认识到在这广袤的“蓝水”南海里还有着不容侵犯的主权和利益;正由于这场海战,建立我海军在远离大陆作战的信心,逐步调整部署,战后榆林基地马上得到2艘护卫舰的增援。可以说,从那时起,南海才映入我海军战略发展的视野里来。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西沙海战正是我国海军迈向“蓝海”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