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23 振救芬少尉

zhurui1963 收藏 4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菲斯少校与凯阅中校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不,亲爱的菲斯,我想我们不应该激怒越南人,你知道,东方人的报复心理是很强的。他们会拿芬开刀!”凯阅中校耐心地给菲斯少校说着。 菲斯少校嘴角挂着他一贯的阴笑,优雅地摇了摇头:“ON,中校先生。你知道,战争是强者的对话,只有胜利者,才可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菲斯少校与凯阅中校发生了激烈的争论。

“不,亲爱的菲斯,我想我们不应该激怒越南人,你知道,东方人的报复心理是很强的。他们会拿芬开刀!”凯阅中校耐心地给菲斯少校说着。

菲斯少校嘴角挂着他一贯的阴笑,优雅地摇了摇头:“ON,中校先生。你知道,战争是强者的对话,只有胜利者,才可以让失败者听话!我们决不能手软,不然我们就退出战争。”

凯阅中校盯着他,眼里放出亮来:“一个不错的建议。”

菲斯少校盯住自己的上司,他不知道上司指的什么。

凯阅中校继续兴致勃勃地道:“只要他们放掉芬,我宁愿暂时退出这里!”

菲斯少校不相信地看着自己的这个前几天还雄心勃勃的上司,眼里露出蛇一样的冷光。

凯阅中校继续道:“若大个越南,我们今天不在芒昌建战略村,我们可以去广昌建。明天再回来在芒昌建。我们不能因此而眼睁睁地丢掉一个美国军人的生命!请放心,菲斯,越南始终是强大的美国的。”

菲斯少校冷笑一声:“这是政客的话,凯阅中校。”

凯阅中校两只手一手端起桌上的一杯酒,把左手的递给菲斯少校。

菲斯少校摇摇头。

凯阅中校一下子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少校,我说的是政客的话。但是,请你不要忘记,在美国,或者事实上在这个世界上都是政客指挥军人,而不是军人指挥政客!”

菲斯少校慢慢地低下了头,轻叹一口气,又慢慢地站起来:“你是说要我派人去找游击队联系?”

“不?”凯阅中校走过来,亲热地按住了菲斯少校的肩膀:“菲斯,你是一个优秀的军人,虽然你还不是一个优秀的政治家,虽然我希望你要有政治头脑,你才会成为一名将军。但,我现在就缺优秀的军人,我希望你帮助我。”

菲斯少校无奈地裂了裂嘴:“你不会告诉我,他们已留下了什么?”

“是的,他在你的营房里留下了一个纸条,上面写着:如果你敢再攻击平台或西山,我们就要芬的命!”

菲斯少校长出了一口气:“这是一个环环紧扣,滴水不漏的对手。”

“但是,我在这之中,至少看到了这样一个希望,他们暂时不会杀芬,那么,我们就可能营救他。”凯阅中校盯着菲斯少校。

菲斯少校露出一丝有些苦涩的笑。

“你难道在越南游击队面前没有信心。”

菲斯少校双手按住桌子,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贯的阴冷:“让我们在营救芬的过程中找到机会吧!”

凯阅中校满意又看到了他的这个表情:“我任命你为这次振救少尉芬行动的指挥官。包括直升机中队,全部由你调遣。我要以这次行动为借口,把损失的部队补充完整。”

菲斯少校出了司令部,立刻开始了部队的调整。

他将原一中队的两个小队与自己的部队进行了整编,组成了五个突击侦察小队,每个小队配备四架直升机。由自己掌握一个突击小组,作为机动力量,其余四个小组,与直升机配合,向四个方向展开攻击性侦察。

留下四中队、特勤中队和剩下的直升机守芒昌。

第二天一大早,四个突击侦察小队就出发了。

沐浴着早晨那红红的阳光,老虎舒服地伸了一个懒腰,笑着对桀骜不驯的芬说:“芬,我将以你为赌注,和你们美国兵较量。看你们美国人有没有本事救得了你。”

芬少尉不愿意看这个欺骗了他的“朋友”。

“我们真的会释放你,但我要你看着我怎样战胜你们。要让你给美国人带个信,永远不要侵略东方民族!不然,会很悲惨,很悲惨!”老虎举起了望远镜。

直升机的轰鸣声在朝阳初升的美丽天空响起,老虎望着,久久地点点头:“看来,你们的指挥官,很喜欢使用你们的先进武器。四面出动?哼,任你万方来,我只吃一路!”他一回头:“按计划进入溶洞区!通知陈虎,大嘴按计划在西边丛林出击!”

溶洞区被丛林覆盖着,菲斯少校当然不知道,那么布朗中尉当然也不知道。

但是,黎英知道,这一带的地形她了如指掌。当然,老虎也就知道了。

布朗中尉严格地按照菲斯少校的命令,直升机向东,对菲斯少校划定的第1号搜索区,进行了辐射状的低空搜索。

而第一突击侦察小组的士兵,也分成十二个人一个小组,共四个组,与直升机同步行动,向1号区的四个方向开始了全面的搜索。

布郎中尉根本不相信,这样能发现越共游击队的踪迹。

所以,1号地区搜索完毕,他打了一个呵欠:“向2号地区搜索,四路并行,保持50米距离!”

太阳越来越高了,下面的树林仿佛抹了一层油,放光放亮的。

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突然,布郎中尉精神一振:“天啦!”

“芬,芬!”直升机驾驶员也叫了起来。

是芬,芬就站在2号区那高高的山顶上的一片石头群里。

他显然也看到了直升机,正拼命地招手。

但也就是那么一瞬间,几个越南游击队一下子把他按入了石头群里。

布郎中尉大声地叫起来:“全体都有,在2号区山顶偏左石头群,发现芬,四个小组立刻向石头群包抄过来!”

“菲斯,菲斯!”

“我听到你的命令,你做得很好!我马上过来,支援你们!”菲斯少校大声地叫道,他的身子根本就没离开过直升机的座位,他不是一个容易激动的人。

四架直升机立刻盘旋而起,巨大风扫得菲斯少校的声音也在颤抖:“凯阅中校,我第一突击侦察小队,在东面2号地区,发现芬的踪迹!我现在正赶过去。”接着他又大声地命令:“第2、3、4突击侦察小队的直升机全部赶往东面2号地区。南面的第2突击侦察队从左,北面第4突击侦察队从右,向东面2号地区靠拢。西面的第3突击侦察小队,回芒昌。”

他再次命令:“第四中队的第三、四小队,特勤中队的第一、二小队,立刻出芒昌,向2号地区靠拢。”

凯阅中校监听着菲斯少校的命令,激动得鼻子上都冒汗了:“好,菲斯!救出芬,我给你请功!”

接着,他快步地走出司令部的木楼,大声地叫起来:“快,我们去机场!”

接着又叫道:“矫,带上你的照相机!”

他的卫兵和副官矫飞快地冲了出来。

司机也开着车来了。

三人上了车,飞快地向直升机场冲去。

到了直升机场,没作丝毫停留,他们就上了一辆直升机,飞快地朝东面的2号地区飞去。

在直升机上,可以看见,四中队的战车和直勤中队的炮车正冲出镇,排着一条长龙,向东面扑去。

凯阅中校挺直着自己的腰,望着前方。

一片乌云就在这个时候,悄悄地在天空生成。


布朗中尉指挥的四个突击小组飞扑而来。

美国兵都是属兴奋型的,特种部队也不例外。

一听说,发现了敌踪,四个小组的士兵,在丛林里跑得象野兽似的。

很快就把一片石头群包围了起来。

菲斯少校也到了。

菲斯少校在直升机上大声地喝令:“八架直升机分据八个方位,作射击准备。第五侦察小队(指他带的小队)实施中央空降!其余四个小组,每个组分六个人,从四个方向朝石头群搜索前进。”

八架直升机全部落了下去,在石头群上空三十来米的低空,徘徊着。巨大的旋风,吹得那石头群也几乎要飞起来了。

第五小队的特种兵们通过软绳飞降而下,迅速地在石头群中央展开。

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们,在石头群里前后交叉掩护着,飞快地朝石头群里进发。

另三个突击侦察分队的直升机从四周围了上来。

第2、4小队的特种士兵也到达了东面丛林。

“菲斯,我在你的上空!”凯阅中校的声音响了起来。

“哦,我看见了地洞!”第5小队的队长乔中尉的声音响起来。

“小心!”

突然,一声巨大的爆炸声轰然响起。

菲斯少校的直升机猛烈的摇晃起来。

下面的石头群冒起了大量炸药爆炸产生的巨大蘑菇云。

直向直升机笼罩上来,直升机们迅速地向上爬升。

“天啦!”凯阅中校发出了呻吟。

菲斯少校睁大眼睛看着下面,只看见浓烟翻滚。

“谁活着,说话!杂种!”一贯斯文的菲斯少校也骂人了。

终于,第二小组的组长喘着气答道:“报告,越共游击队埋了大当量炸药,进入石头群的部队,遭受重大伤亡。具体死亡人数不祥。我也负伤了!妈的,哦,你杂种撞了我的伤腿,天啦!”

菲斯少校大声地命令:“直升机作好攻击准备,发现游击队出石头群,即可进行拦阻射击!”接着他又大声地骂起来:“弗朗可中尉,德曼中尉,你们的部队是不是中国的小脚女人!”

“少校,这是丛林!”弗朗可中尉大声地答道:“你向左看,他们已经来了。”

“报告,我们已经看到了石头群,哈,已经干上了!”德曼中尉是个老兵。

“你们马上包围石头群!不要让一个人溜出来!”菲斯少校深吸一口气,继续叫:“阿斯拉中尉,可可中尉,你们的战车是不是乌龟?”

“不是,我们已经脱离战车,上来了!”可可中尉喘着牛一样响的粗气。

“地勤中队听着,把你们的重炮就地架起来,由直升机给你们报方位!”菲斯少校声音有些嘶哑了。

凯阅中校沉声道:“在没救出芬之前,一律不准用重炮。”

菲斯少校轻吐一口气:“中校,我明白的!”

“好,我知道,你会做得很好!”

菲斯少校眼里突然射出了冷光:没有人能逃得过直升机和重炮的联合攻击!

芬少尉也高傲地一笑:“别以为拿我作挡箭牌,就逃得过强大的美军火力。”

老虎笑了,脚下不停:“谢谢你的提醒,我早就知道的,不是每个人都怕你老爹,要保乌纱帽!”

芬一下子站住了。

可是怎敌得过迫击炮的力气,只一把把他扛了起来,在石灰溶洞里,健步如飞。

老虎似乎谈性很高:“所以,我们现在准备了炸弹给追赶我们的留着。哦?该爆炸了,卧下!”

大家一起伏下了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从头顶传来,整个溶洞都在颤抖。

芬的脸色顿时卡白:“上帝,你用了多少当量!”

“哈哈哈哈!”秦明扬已放声大笑起来:“加快行军步伐!”接着对芬说:“放心,这些炸药足够你的兄弟们吃饱的!”

芬半天说不出话来,久久地冒出一句:“你真是一个魔鬼!”

老虎点点头:“你们美国佬能这么评价我,就对了!”他双眼瞪着芬:“你们不要以为东方人好欺负!你们是老虎部队,那是纸老虎!我的诨号就叫老虎,老虎是要吃人的!”

芬闭上了眼。

老虎在他耳朵边说:“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看,老虎是怎样吃人的!”

菲斯少校气坏了,在被炸得面目全非的石头群里,飞机、大炮等了半天。

什么也没等到。仿佛游击队和芬都凭空消失了一样。

菲斯少校可不是个傻子,他当然看明白了。

这是一个喀斯特地貌,地下会有很多溶洞。

但是溶洞也被这剧烈地爆炸弄得面目全非,根本无法跟踪。

看着一地的断腿断头断手的尸体,人没救到,反而损失了二十多人。

凯阅中校的脸难看得象冬日要下雨的天空。

菲斯少校不得不安慰这个可怜的上司:“这至少说明,芬并没有死。”

凯阅中校摇摇头,有气无力地道:“回去吧!”

可是,回到芒昌司令部。

一个让凯阅中校更吃惊的消息报上来了。

向西的第3突击侦察小队,并没有回到芒昌。而且通讯联系完全中断。

菲斯少校急忙重新带着直升机向西赶去。

这时,老虎带着芬正好到了芒昌西边的丛林里。

芬看着眼前摆着的一共四十九具美军士兵的尸体。

有的是太阳穴受到重击,从而眼睛突出;或者是脖子被抹断,舌头伸出;更有脸扭曲成苦瓜一样,身子卷成一个虾米状...

血从他们的七窍流出。

冷兵器,全部是冷兵器杀死的。

恐惧一下子布满了芬少尉的全身,他高大的身躯,一下子缩拢了。

“相信了吧,真老虎是要吃人的!”老虎在他耳边轻声道。

芬木木地转过头,眼睛里的光怯怯地闪烁着。

老虎声音继续响:“放心,我不会杀你!我要带着你,让你看看我们是怎样吃你们的。然后把你放回去,告诉所有的美国佬,东方的人是老虎,看见了一定要躲开!”

菲斯少校带的直升机的轰鸣声传来。

老虎一挥手:“吃饱了吧,兄弟们!闪!”

所有的人消失在了丛林里。

菲斯少校终于找到了那四十九具尸体,他阴险的脸就更阴险了。

补充的特种士兵就在这个下午,由微克上校带着空降到了芒昌镇。

他同时带来了总部的命令,凯阅中校回总部述职。

老虎部队的司令由微克上校接任。

四个特种兵中队重新建立,在西贡的第一中队中队长也同时回来了。

菲斯少校把自己关在三中队的军营里,没有出去迎接。

但在晚上十二点时,他来到了司令部。

他说:“上校,我希望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微克上校的脸象屁股一样结实和严肃,眼睛瞪着菲斯,声音低沉而充满了力量:“只要你的办法能消灭游击队,这是前提!”

一中队长马修一脸微笑地盯着菲斯少校,递给他一杯酒。

菲斯少校看着他:“马修中校,你如果能创造得意的战绩,我愿意你来指挥。”

马修中校摇摇头:“这并不重要,少校,重要的是你的办法,是不是对的。”

菲斯少校冷冷地道:“这要听微克上校的见解!”

微克上校敲着桌上的地图:“我想听你的计划,菲斯!不想听你们吵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