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末(指去年年底)心血来潮的买了一大包根芹~~~话说这是我在阿拉斯加头一次买菜~~~那一大包是多少呢?说来吓人,比我的脑袋还大呢~~~我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买下这么多的根芹,然后也没时间去细想,唯一的念头就是怎样糟蹋掉~~哦,不~~是消耗掉它们~~~

最好的办法当然是送人~~~可一想到要在冰天雪地里开一天车(最近的一个和我之间的距离也有3英里)~~~于是,在花了一秒钟来感叹送货工职业的辛苦之后,我有了新的想法~~举办一个熟人的宴会。

话说在法国N年,别的一事无成,倒是通晓了饮食之道的重要性~~~既然是宴会,如果只有一味根芹就未免寒酸得说不过去啦~~~总要头盘、汤菜、主菜和甜品,色色齐备,方成格局。可我不是《Bewitched》里的Nicole Kidman,放个魔法就大功告成~~~不行,灶前婢的角色可不是我的风格哦~~~

伤透脑筋之余,电话响起来~~去接~~~听到那头的声音,顿感山重水覆,柳暗花明~~~20分钟车程之外的老彼得餐馆老板问我是否提前预定一只又肥又大的烤鹅准备过圣诞节~~~好大的一个思维盲点啊,现成的厨师在前,怎不移尊就教?当我一五一十诉说了自己的问题后,老彼得二话不说,当即大包大揽了下来。

老彼得是俄罗斯移民的后裔,据他自己的透露,祖先曾经在叶卡捷琳娜女王的宫廷内担任御厨~~~当然,从他手艺来看,似乎不太可能~~~或许他本人资质驽钝,未能克绍箕裘也未可知~~~幸好我从来没在他面前露出过这样的意思,所以现在也还有开口相求的余地~~~一分厚道一分福呢~~呵~~~

在老彼得言出必践地按响门铃之前,我又尽量搜索了记忆中残存的关于根芹的烹调知识,在排除了一切的模糊与不确定后,敲定了根芹羊肉馅饺子~~~如今蔬菜的地位大大提高了,这个潮流不妨赶赶~~~

和老彼得讨论菜谱是一种近乎快乐的繁琐~~~他显然具备了厨师的认真精神,不仅和我讨论,还一再要求我打通各个受邀者的电话,一边发出邀请,一边征求口味~~终于,在2个小时之后,配出的MENU如下:

前菜是典型的美国多元风格:

炸子鸡~~反正要炸饺子,一锅油全解决啦。

蔬菜色拉~~去去油腻啦。

酸菜闷白肠~~因为客人里有德籍血统者,否则我是不去考虑的~~体重的大敌—|||

汤:

当然是红菜汤~~~老彼得自称拿手。

此外,我还要为孩子们准备大量的薯条、热狗和三明治~~~

主菜:

根芹羊肉馅饺子~~做法等下有详述

黑胡椒牛排~~幸好这里没有英国绅士~~我汗~~~

甜点:

苹果排~~客人之一的詹姆斯太太毛遂自荐,我就拭目以待好啦~~

一串单字拉下来,采购的问题又让我犯了愁~~~我又不是无敌女超人,怎样从数英里之外的商店弄回十几人份的材料?老彼得胸有成竹的大包大揽下来,当然不是免费服务~~~呵~~我怎会忘记他在厨师之外的第二个身份~~商人呢?^_^

总算如花钱消灾般搞定一切,我开始在厨房内的“战斗”。羊肉是现成的,但要我自己来绞碎~~因为考虑到有人怕膻气,我又额外准备了猪肉馅~~看,我是个多么体贴入微的人啊~~~此处删掉一千五百字的自吹自擂~~~老彼得插手相住的请求被我婉言谢绝,当不成主角莫非连配角都要请替身?那也太失败了吧~~~我请他暂时在客厅就座,替我接可能到来的编辑电话~~如果我被迫半路去接电话,晚上大家吃到的可能就是非洲特色的饺子啦~~呵呵~~

饺子馅的成分不算复杂,也就是肉馅+洋葱+蒜末+咖喱粉+盐一起炒~~~洋葱切碎,然后用黄油和色拉油炒,出味后再和蒜末炒一下~~~蒜末要用厨刀拍碎再切末,这种方法可以保持强烈的味道~~~肉馅脱水要充分,否则炸不脆~~咖喱粉要炒一下,以便充分蒸发出香味。

以上制馅过程完毕的标志是彻底炒净水分,接下来就可以放入大碗,再坐入冰桶内冷却啦~~千万不要用冰箱,那样会前功尽弃哦~~~

现在,终于可以摆脱浓重气味的困扰,专注于根芹啦~~~第一道程序当然是剥皮~~废话~~~然后将它们用mandoline擦成两种不同的形态:擦成片的用作饺子皮,擦成丝的当garniture。

片要放在加柠檬汁的盐水里浸一下~~因为芹根和空气接触后会很快变黑,浸了盐水就可以防止啦。另外,盐水可以软化芹根,以防待会包肉馅的时候发生破裂~~~捞出来后用细麻布吸干上面的水气~~接下来,可以摊开,然后放刚才的肉馅在上面啦~~别忘记同时撒些淀粉在肉馅周围~~~这样两片根芹就夹好一团肉馅,四周要用力压实~~~仅仅这样是不够的,还要放在菊花型印模里再用力的压,才能真正做的天衣无缝哦~~~以上工序要点是必须祛除水气,否则两片芹根很难密实地接合起来。

现在可以进入最要紧的工序~~油炸啦。理论上需要180℃的油温,在带有自动温度控制的气炉上不难办到。关键是看自己掌握火候的功夫,炸到金黄就赶快用漏勺捞出来,油一定要漏干净,每次放的饺子也不宜过多~~~晕,我都忘记自己一共分了多少次啦,只记得腰有点疼了~~~

现在,别忘了还有根芹的丝~~趁油温正好,把它们下进去,同样炸到金黄捞出,然后放在麻布上滤净油,再撒少许盐,让它自然降温~~~等盐分吸收的差不多了,可以码到盘子中间去啦~~~

如果除了根芹还是根芹,那未免单调了些~~~于是,我不惮辛劳的又调低了火,待油温降了40℃后,放了西芹叶子进去炸。捞出来以后同样放了少许盐在里面。炸西芹也要注意里面的水分,看有气泡溢出就迅速用筷子搅拌,这样两面都能炸得鲜绿鲜绿的,看上去蛮体面的哦~~~将它们覆在根芹丝周围,有点绿叶衬金花的感觉呢~~再把同样金黄的饺子围在最外一圈,还真是“金壁辉煌”哦~~~至少卖相不错~~味道暂不考量啦~~~

好啦,时间就在油炸的过程中一点点溜到了开宴的时间,客人陆续入席,我的“杰作”也终于可以抛头露面了。至于效果……似乎美国客人们更钟情于炸鸡、牛排以及红菜汤,即使礼貌地吃掉了我的根芹饺子,礼貌的夸奖女主人的手艺~~~加上“礼貌”二字,大概的意思也就一目了然了~~~我宁可将这种情况归咎于美国人的口味和阿拉斯加的天气更适合于高热量食物~~~

哼,美国佬!

不过,这也算是体验了一次大宴宾客的感觉呢!

本文内容于 2007-9-16 23:30:06 被月之暗面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