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章海外扬名 第十六节战前平安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是,是。”伙计拿了钱马上去办事,这年月兵荒马乱的赚钱难,有这么个客人住着又平安又赚钱,这多好呀。

张学义穿着宪兵上校的制服,坐在椅子上感觉不舒服,他把军服脱下挂在椅子上,狙击步枪放在一边,这可是他的宝贝,去那都带着,一但跟小鬼子动手他还指望自己藏在安全的地方多打几个鬼子呢。

长沙的十二月可比张学义的老家好,这里不热,最热能达到十来度左右吧,最冷也不到零度,是个休息的好地方,要是不打仗了,兄弟们都一起住到长沙,大家每天喝小酒、听评书、听戏、听小曲儿,没事找个书店买本书看看,要不坐在黄包车上逛街,那月不想去了就上山,去爱晚亭那欣赏风景,听说毛主席年轻时候也来那看风景,自己到是去过几次,可毕竟身上有任务,逛起来不那么轻松,哎,人怎么能在这个乱世活的逍遥点呢?

“老总。您的茶水点心上齐了。”伙计熟练的摆好东西退了下去,张顺喝着茶水说:“飞机不怎么舒服呀,坐完了浑身难受,我把在家吃的那点好东西都吐了出来。”

“多坐几次就好,委员长不是说要跑老三去缅甸么,说不定我们就坐飞机直接去仰光,那南边就是印度洋,可大可大的海呢,坐飞机直接去那好好玩几天,然后上大街看看,吃点当地特色菜喝点洋酒,多好呀。”钱瑞做梦娶媳妇竟想好事,等他到了缅甸就哭吧,鬼子的闪电战玩得那个熟练,鬼子的第十五军那是王牌中的王牌,最后逼的他们要么走无人山区回国要么逃到印度,那时候他就不想缅甸好玩。

美惠子在房间里呆着,听伙计说丈夫回来了她悬着的心可算放下,她急忙换套干净衣服走下楼去见张学义,毕竟俩月没见,她需要套点消息向上级报告,免得出什么麻烦。


这次老蒋把重新驯服好的张学义又放回长沙,不让他带将军的领章,这样薛岳也没什么顾及,俩军衔一样高的在一起怎么也不好指挥,面子上个其他方面都不好,惹恼了这个爷爷可是要出麻烦的,他去当伪军那可就乱套了。

这次薛岳的部下再不用看到那个耀武扬威的穿着上将军装的小子,到时候该怎么指挥还怎么指挥,日本人攻城就行,他守着,鬼子不来命令他追击鬼子,反正不能便宜他,整天坐在酒楼里吃喝玩乐的,像什么军人样子,这回鬼子进犯长沙让他去最外围,让他蹲在城里享福太便宜他。

薛岳正盘算着呢鬼子打过来,他现在全身心的投入到第三次长沙会战之中,暂时把个刺儿头放在一边,等需要的时候拿出来用。

接近年底的长沙城,街上也逐渐热闹起来,商贩们开始买过年的年货,虽然大战在即,可长沙看不出太多的紧张气氛,这比前几次长沙会战前要好的多。

十二月二十四日傍晚,日军第十一军各部向新墙河一线的中国守军发动大规模进攻,数十万日军沿着几个月前走过的老路向南边杀奔而来,这天晚上张学义正坐在客栈的前厅里吃着瓜子翻着本小说看,别人也不知道他看什么,反正是本外文的小说,桌子上摆着西式蜡烛台,点着好几根蜡烛,张顺在另一个桌子上擦着新手枪,他从宪兵营那弄来的,作为军官怎么也必须带一支盒子炮,现在反正手下有的是人,不需要自己太玩命,他没要木枪盒的二十响盒子炮,拿着一支十响盒子枪,牛皮枪套挺新的,这是他专门从部队里寻来的,枪要膛线新的枪套也要好看的,他在着熟练的擦着枪。

钱瑞和刘二才拿着地图反复看着,刚才从部队驻地来了几个营部传令兵,他们也是刚接到战区司令部电话,日军又要进犯长沙,电话里告诉他们营做好战斗准备,所以他们俩开始研究日军的攻击路线以及他们可以打鬼子埋伏的地点。

此次会战国军提前得到情报,日军阵容不大,除11军各师团和两个旅团外,没有上次会战出现的第14、15野战重炮联队,大口径炮少七十多门,第14战车联队没来,也就没什么反坦克作战,也就是第3、6、40师团和第9、18俩旅团,人是很多火力不如以前,尤其是航空兵方面,比上次少了一半的飞机,自然飞机不够像宪兵营这样的小目标根本不会遭到空袭,挨打也是第10军和第73、79这样的主力军,所以钱瑞心里有底,上次光打坦克就费了不少事,这次没坦克就是步兵为主那就好打的多,不过鬼子的师团也很有战斗力,本师团内有骑兵联队(也是侦察联队)、炮兵联队、工兵辎重兵联队很齐全,没独立重炮联队支援他们三个师团也有一百多门炮,但不是大口径炮,都是普通榴弹炮山炮。

役就光师团数量上就比上次少,上次师团旅团共四个,这次情报上说是三个,少了个老牌的第4师团,鬼子的师团看号就知道厉害不,20之以前的都厉害的邪乎,动起手来真得很难打,像40师团这样的扩编后的师团不怎么地,历史也不长大仗也没怎么打,另外旅团也比上次少一倍,这仗太好打,一点也不用担心。


“老三,上次长沙战役74军在春华山一带跟鬼子激战,我看鬼子打长沙无非就是东北方和东南方是进攻正面,春华山正好在两个进攻正面之间,北进可以袭击进攻长沙东北方的日军侧翼,他们往东南打我们往西北打,正好打他的肋骨,如果鬼子从长沙东南的黄花、渡头市一线洞达长沙,我们南下打他的右侧翼,占据这个地方可以算是两路接应使,你看如果派我们去外围我们别硬碰硬,要使巧功打他们,另外春华山是74军的活动区域,我们也跟王牌军多亲多近,跟他们学几手。”钱瑞把铅笔放在地图上。

刘二才说:“应该选个好点的地方,打不好进山里着急会打鬼子的补给线,打顺了我们跟着王牌军一起威风一下,我们可不想冒险,冒险把部队搭进去别人也不给我们好脸看。”

“就这么定了,别劳神儿,坐下喝茶吃花生瓜子吧,上次鬼子从开战到来到长沙城下用了二十天,你们别捞新,这次我看也可以平安无事,我还想回家过节呢。”张学义就想好事呢,他想回去也难,别说圣诞节,元旦他也回不来。

“哥,今天就是平安夜,我查过的,今天就算开始过节,老蒋他们在家里快活着呢,我们在这冷清着,怎么非今天打起来,要是明天开打,或许今天飞机就能接我们回去休息几天。”张顺感觉到回不去了。

“是么,明天就过节,要是按上次鬼子的攻击速度,要二十天才可以推进到长沙一线,这次要打过来那不是明年元月中旬鬼子才会来?那估计还是有希望的。”张学义正说呢外边自行车来了,一个宪兵匆忙跑进来报告。

“长官,委员长来电话了,他祝贺您圣诞节平安夜快乐,希望你能在这次会战中守好长沙,他说战事吃紧不接您回重庆。”

当兵的报告完张学义有种当头挨了一棒子的感觉,心说话小鬼子,你他妈就不让我好好过个节,你这一来我元旦也回不去,你明天半夜开战不行么?能耽误点啥?非跟我过不去,我这平安夜恐怕平安不了,这次我不等薛岳分派我自己选阵地阻击鬼子,去他妈的圣诞节,不过就不过,也死不了人。

“长官还有事呢。”宪兵站那没走继续说:“您的母亲夫人也来电话了,她们希望你快点打败小鬼子,家里人等你回去过元旦呢。”

“哎,我看一周内根本完不了,肯定过不成了,我从西安事变那年到现在,还没回家过一次元旦,我就这命了,你回去,告诉所有人都来这,咱们吃好的,把我给你们请到营里的厨师也叫来,值班的留下,到时候吃完了换班来吃,我请客。”张学义现在带兵还是那一套好吃好喝的手段,但是部队不住客栈,不打仗还是住兵营,他请来好厨师另外多加菜钱,给一百来个人好吃好喝的,大家都很高兴,吃饱了一天可以跑四次武装五公里越野,身体素质一下就高了,没那个士兵脸上有菜色。

“是。”当兵的走了,张学义安排客栈伙计立即加班做酒席,他又要请客,客栈就盼望请客呢,这样钱赚的快,最近十几天他们每天只做一桌酒席,收入少了很多,在这里常住的几个兵每天只吃面条。


客栈的平安夜可热闹了,张学义请客还故意多订了三桌酒席,其中两桌给在营里值班的兵留着,另一桌请客栈的所有伙计一起吃,老板也被邀请到,这一摆酒席热闹起来,老板伙计都高兴,一能赚钱二还能捞顿好酒喝,这多好。

酒席过后的第六天,已经是四一年的最后一天,这天早上起来张学义离开客栈带着人回到兵营,给厨师结算可工资打发他走了,他带着部队去了家大酒楼好好吃了一顿就离开长沙城,他根据每天收到的敌情通报知道了鬼子的位置,他这次不像在市区里打焦土战,他给手下士兵买了一周的干粮,都是些炒面炒米馒头之类的干粮,让当兵的带着就出城找地方藏起来,按照事先跟两位哥哥计划好的展开战前部署。

宪兵营人太少所以不给装备电台,一离开兵营带走武器弹药只留三个值班的守着电话机,九战区的将军们再想找这几个人不可能了,去那找去?除非他派人联系你。


没上过军校的军官就是没水平,他不知道统一行动的重要性,不过张学义也考虑过一下抗命了擅自脱离战区管辖的结果,结果就是自己不倒霉,徐州、南京、武汉、上海各次战役都是如此,国军各部听从命令也打不赢,原因太简单,国军饭桶多,军官饭桶更多,听他的还不如不听,死拼硬打没什么好处,不如先躲避一下敌人的锋芒,然后打敌人的弱点。

跟炮兵辎重兵工兵作战比较好占便宜,正面跟步兵中队打,中国很少有那个连营级部队打得过小鬼子的。藏在山里的张学义靠着大树坐着,看着即将落下的太阳,四一年的最后一天就会这样过去,美国英国已经对日开战,明年战争能结束么?恐怕他说不清楚,当时也没人能说清楚。

“这样的日子什么是够是个头呀?”张学义发着牢骚,此时他不知道九战区的部队开始了诱敌深入大胆围歼的行动已经开始,他蹲在山里消息一点也不灵通,侦察兵只跟他报告日军侦察联队和部分步兵中队已经能够抵达长沙东北部,如果估计的没错,元旦这天即将爆发一次攻城战斗,侦察员拿望远镜已经看到国军第十军修的阵地,外围的国军已经准备好。

“是打不动还是不想打?”钱瑞喝着小酒问他。

“累拉,太累人拉,什么时候回家过好日子呢?这仗怎么一打这么多年?”张顺现在疲惫了,他不想自己回去,那不是拆台么。

“过年就可以回家了,我估计的,不知道对不对。”张学义随口说了一句,众人苦笑着低头喝酒,他们喝酒的时候攻打长沙的日军第三师团已经抵达长沙外围。


吃饱了没事干的宪兵又继续练体能,该跑步就跑步,只是训练量少了太多,因为要打仗了,不能太消耗体力,元旦这天早上宪兵起床后只在山里跑了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全天的训练,大家回营地吃早点休息,实在没事做吃饱了就睡觉或者吃花生瓜子,反正是过节么,没茶喝还不许吃点零碎呀。

到下午的时候派出的侦察组回来,侦察员来到张学义面前,“报告长官,第十军跟鬼子第三师团干起来了,白天就开打了,鬼子集中五六十门山炮野炮轰炸第十军的阵地,就在长沙东南郊激战呢,炮声传出去很远。”

“把敌人炮兵阵地给我标地图上。”张学义把地图递给手下人,一个带队侦察的排长拿过铅笔在地图上把侦察到的敌人标出来。

张学义又问:“大炮是以什么编制部署的?”

“是以大队为单位部署的,看的十分清楚,有三个炮兵大队,另外正面阵地的步兵联队火炮都是集中部署的,步兵联队把联炮中队的四门山炮和联队所属的步兵炮中队都放在一起,支援正面的攻击都轰炸第十军的前沿阵地,炮兵联队各大队是轰击纵深阵地,弹着点我们看不清楚,只能看到炮兵成两线展开。”排长比一般的兵知道的说,说得也详细,鬼子一个步兵联队的确有八门联队所属的炮,比国军师旅级部队火力猛,步兵大队还两门步兵炮,比国军步兵团火力强,另外还有迫击炮队,通常步兵联队的炮是做直接支援用,炮兵联队是集中火力支援某一处阵地,之后再打另一处目标,不是把炮联队配属给某步兵联队使用。

“好,大家休息吧,晚上我们干活,侦察组的都留在营地休息,把行李看好了。”张学义心里有了数,他打算找个炮兵中队下手,一般炮兵联队附近的步兵都在进攻,袭击步兵联队的炮兵中队太难,还是打炮兵联队好,他们没机枪掷弹筒,还算好对付,不过炮兵中队也两百来人呢,自己这点兵也是紧打呢。


到晚上的时候宪兵照样睡觉,长官说晚上行动,也没行动,到了半夜三点的时候张学义才吩咐人叫大家起床,部队不带行李只带武器轻装溜下了山,张学义想多杀鬼子所以选对自己有利的机会,现在起身凌晨五点就可以抵达日军身后,肯定炮兵正休息呢,没睡醒的敌人正好打。

他盘算的可好呢,可下了山发现情况变了,工兵联队的一个中队正在行军,不知道他们要去那,装备也没什么工程机械,就是带着铁铲之类的东西,他们是负责修阵地的。其实鬼子还想一月二日这天拿下长沙城,然后由工兵构筑坚固的阵地,然后好好守住,别像上次守不住,但鬼子不笨,火力很弱的工兵中队由一支骑兵中队掩护,这就是两百多人,光骑兵还一百三十多人,不过唯一可以放心的是没看到机枪,鬼子没机枪就好对付。

站在山坡上的张学义看着过路的鬼子非常激动,远比炮兵中队好对付,炮兵中队也这么多人,可有炮弹,他们有什么?很多工兵只带刺刀防身,连步枪也没有。

“传我命令下去,部队进入山脚下的树丛里隐蔽,等鬼子走进了五个排一起杀出,所有机枪集中到我这里。”张学义放下望远镜亲自带部队进入伏击阵地,其实他可以在半山坡上指挥,不过他感觉自己亲自打几枪才过瘾。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