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 第二章 步入华夏 十大阵法(上)

shuqiuping 收藏 0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size][/URL] 《易经》有云:是故天地分阴阳,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成四象,四象出八卦……世界万事万物都由阴阳二气构建而成,二者相生相克,循循不息。整个世界,乃至浩渺宇宙都在阴阳二气循环下处于一个微妙的平衡状态。宇宙间若有一气过重,刚多余的部分则转化为另一种气,这便是相生之理,而两者平时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63/



《易经》有云:是故天地分阴阳,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两仪成四象,四象出八卦……世界万事万物都由阴阳二气构建而成,二者相生相克,循循不息。整个世界,乃至浩渺宇宙都在阴阳二气循环下处于一个微妙的平衡状态。宇宙间若有一气过重,刚多余的部分则转化为另一种气,这便是相生之理,而两者平时又势同水火,一经相遇,立马中和成纯能量,这也便是相克之道。其中无论是阴盛阳衰,或者阳盛阴衰,在重归于平衡状态之时,世界必是动荡不断,征伐四起,这也称之为劫数……

宇宙是和谐平衡的,若有人强行夺天地之造化,不惜违背自然之准则,势必引起天地的报复,也就是所谓的天谴。浩浩华夏数千载,历经千劫万难,天灾故然是一重要因素,便函最重要的还是人祸。如很多人不惜舍本逐未,强行破坏自己体制或者自然的平衡,一味追求其中的极致,做出了多少惨无人道,甚至伤天害理之事。如《葵花宝典》中为了追求极阴之道,不惜挥剑自宫以成无上绝艺;还有那些江湖术士,更是残忍,他们强行修练至刚至阳之类的术法,当阳气过盛无法喧泄时,不惜用处子元阴予以中和,每成就一人,便有多少少女惨遭其害!个人之力威胁也有限,当某些君王也乐于之道时,那绝对是人间的灾难,如历代君主为了追求永生,采用了多少极致之法,又有多少百姓惨遭其祸……“千年修道不及一日成魔”,他们一个个剑走偏峰,进展从此一日千里,但终难进入大乘境界,而且死后必是灰飞烟灭,永世不能复生……

因此,修术之人,无论儒、释、道、法、兵等诸之百家,很少有人会采取上面那种有极端之法,都把尊重自然和睦,宇宙平衡做为最重要的因素。如儒家的天地大同,道家的天人合一等。《易经》做这五经之首,它无所不包,诸子百家学说都是由此升华而来。而在众学派中尤以道家的八卦占卜及养生之道和兵家的奇门遁甲及各种阵法最为著名。

万变不离其宗,“太极、两仪,四象、五行、八卦、九宫等”是易经最核心的内容。就其中的原理,按照不同的顺序排列组合,形成了五花八门的阵法,如“太极两仪阵、四象五行阵、九宫八卦阵、五行八卦阵等”,后来这些阵再在道家的配合改良下更形成了那些威力百增甚至万增的巨阵。如“龙门阵,天门阵、诛仙阵、万仙阵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万仙阵”,相传该阵由截教通天教主所设,无论人神妖魔一进此阵都会形神俱灭。后来原始天尊合同太上老君及西文佛界二们尊者分从东南西北四门攻入才破去该阵,合力把通天制服,此阵的威呼也可想而知。

儒家用一到十编造了很多诗文,而兵家也不感寂寞,也由此摆下了十大阵法:一字长蛇、二龙出水、天地三才、四门兜底、五虎群羊、六丁六甲、七星北斗、八门金锁、九字连环、十面埋伏这十大阵。

相传少林弟子业成出山必须过十八罗汉阵或者十八铜人阵,而华夏组织也有一顼不成文的规矩,“要出华夏门,必过十大阵”。也便是说林幸星要走出华夏重返校园必须破去十大阵法才行。

话题又转到林幸星身上,自从祭拜完国殇碑回来后,日子也不是很好过。每天不是被打得鼻表脸肿,修理的像个猪头,便是手折脸断,关节错位,好在他也算是皮粗肉厚,恢复能力快,再加上这是华夏总部报在地,有最好的治疗师和最好的药物,每天无论是横着还是竖着被人抬回去,第二天又总是神采奕奕。而这一切也全都拜那宗主老头所赐,其美名其曰地称林幸星实力太弱,宝剑须打磨,心须有些特殊性的手段才行。

于是,上午便站在那里任由普通组中的那些大汉拳打脚踢,而下午更是悲惨,让他和那些异能组弟子对打。林幸星真怀疑宗主老头是不是特别交待要对他特殊照顾,那些同事还真不把他当人看待,往往打提连他们自己上气不接下气了,还不罢休。而林幸星开始刚像乌龟一样,把头和脸护住,其他部位就只好任人虐待了。久而久之,也便有了点反抗意识,特别是躲避能力简值无人能及,同时也学会了不少格斗技巧,更值得高兴的是还能控制一些小法术了。尽管火箭的火连蜡烛也点不燃,风刃中的风连红旗也吃不动,闪电连只蚂蚁也电不死,雷能都还没有人家打屁响,但这还是让他高兴得几天没有睡觉,因为他从此能真正意义的称的上为奇人异士了,还有那些异能弟子最多也只会一两系异能,而自己却是全能性的。就在这种不断挨打,学习再挨打的过程中林幸星在飞速地进步着,终于有一天,自己和水火雷电土五位中的任何一个都打成了平手。这样他更是沾沾沾自喜起来,甚至有点狂妄了。竟然去找宗主老头挑战,在他看来,宗主老头虽贵为华夏第一高手,但从没有人见其动过手,他到底有多少能力还真是个未知数,多半是个纸老虎,况且拳怕少状,自己又这么“厉害”,最不济在他手上走个百八十招也不是什么问题。可是当他找到宗主老头时,老头却用一大堆借口把他给打发走了,这就更坚定了自己的想法:认为宗主老头胆怯,不敢应战。于是心里算计道:死老头,这些天你这么算计我,总有一天,我要让你在大庭广众之下出尽洋相。

没办法,只也打折去找华夏第二高手公孙疑霜,可以人家连正眼都没瞧他一下,只说了一句:“垃圾!”就把他打发走了。此时,林幸星真是郁闷到了极点,两次挑战不成,还碰民一鼻子灰,怎么的也要找个对像发泄一下。心里对华夏传说的高手排名及宗主和公孙二位的能力产生怀疑起来。

恰在这时,却与俞可儿碰了个正着。这些天林幸星被修理的那么惨不忍睹,也没有面目去纠缠她,有时实在忍不住的时候,也是偷偷地在暗地里看上起眼,解解眼谗。而今天却在这里碰上了,恨不得把以前的时间全部补回来。于是,就这样如痴如醉地看着她,仿佛沙漠之看见水一样。而鼻子却在这时出卖了他,鼻血正滴答、滴答地往地上亲吻着。俞可儿本被那色狼般地目光逼得抬不起了,吹弹可破的俏脸此时羞涩的像个红苹果一样。此时蓦然瞅见林幸星在流鼻血,慌忙关切地问道:“林大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刚才训练时候爱伤了?”经此一问,林幸星有点莫名其妙,仔细一瞧自己,才发现自己窘态,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急忙用手胡乱地擦了几下,答道:“没事,没事,可能是天太热了,上火吧!”说完,又是含情脉脉地看着俞可儿,嘴上在那问东问西,解完了眼谗,怎么的也要解解口谗。俞可儿可不想被其无上境地纠缠下去,递给林幸星一包面纸,然后叫他擦拭一下,林幸星看着佳人送的第一份礼物,当然不想随意浪费,早就收到口袋中收藏了起来。看着如此,俞 可儿也没说什么,马上叉开了话题问道:“林大哥,你刚从宗主和公孙姐姐那里过来,有什么事吗?”听完这话,林幸星本不想把刚才挑战被拒一事说出来,但突然眼睛一亮,仿佛发现新大陆似的,可儿不也是异能人士吗?何不找她验证一下自己的水平,只是等会出手要把握一点尺寸,要是伤了如此佳人,那便是把自己千刀万剐也难辞其罪过。于是笑了一笑,说道:“刚才去找他们比武,他们都不肯赏脸,不知可儿赏不赏脸,陪林大哥切磋一下?”

俞可儿听完这话宛如烈日之下突被淋上一身冰雨般,睁大眼睛,仔细打量林幸星一番,才吃惊地问道:“你去找他们挑战,这了太搞笑了吧。还有你还想向我挑战?这,这……还是不要了吧!”听完这话,林幸星以为俞可儿害怕拳脚无眼伤了她,于是抢答道:“我们只是切磋,点到为止,不会有什么事的。”

“真的要打?”

“不错!”

“那非打不可了?”

“给我点面子。”

俞可儿见事情已到了无可挽回的地步,况且林幸星再这么狂妄骄傲下去,总有一天会大吃苦头的,今天怎么也要灭下他的火焰,让他知道天外有天,有外有人。于是说道:“那林大哥,你要小心了!”林幸星一逼无所谓的脸色,笑道道:“早就准备好了,出招吧!”暗地里其实早已凝神戒备。可他的话还刚说完,身子早已横飞了几丈。

林幸星半天才从地上爬起来,心里却是一万个不服气,怎么能在自己说话的瞬间偷袭呢,这太产仗义了。当他看见俞可儿依然站在原地丝毫没动正微笑地看着自己时,心里又是一阵大惊,她难道能御气伤人于数丈之外,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哼,一定是刚才动用了什么妖法,这一次全身戒备,怎么的也要弄明白。于是弹了弹身上的灰尘,说道:“可儿,刚才不算,我还没有提气警备,再来一次。”俞可儿笑道说道:“那你这次可要当心了。”话音刚落,相同的事情又一次上演,唯一的收获便是发现俞可儿的左脚还像动了一下。于上林幸星又是脸脸不服的站了起来,说道:“我们是比较武艺,不准用异能,要不我早就用异能了,这次不算,继续!”“ 还来?不要了吧!”俞可儿的脸已明显由微笑变为不奈烦,但她还是不得不机械地上相同的悲剧再次重复/这样的画面在重复了七七四十九次后,俞可儿终于忍不住了,飞也似的逃走了。

林幸星这时还是誓不罢休,到处找人挑战,可是谁不知道他是个打不死的程咬金,杀不死的九天王,而且那拼命三郎似的性格还有谁还敢应战,看见他来了,无不你见了瘟神一样躲起来了。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几天后,林幸星再也忍不住了,,找到了宗主老头发了一大顿牢骚。宗主老头看到这里,自言自语说道:“看来该是离开的时候了。”于是转脸过来,对林幸星说道:“你来这里快一个月了吧,也是该出师的时候了。”林幸星听到这里不由得一阵大惊,时间过得还真不是一般地快,才一转眼就一个月过去了,这些天在这尝尽了酸甜苦辣咸早就融入了这个群体,现在要走了还真有点舍不得了。不过对于外面那美好的校园生活还是特别向拄的,只是不知道,自己一个月没去参加军训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处罚,千万别弄个开除学籍,到时真是无脸见江东父老。还有籽毓及寝室那帮室友不知现就成何样,一个月军训下来,可能自己都快不认识了吧,真怀念他们啊!

这时又听见宗主老头说到:“你要出师必须过后面的十大阵法或者正面的九宫八卦,天门及万仙三阵,不过自古还没有人从正面突破过,特别是万仙阵传说连原始天尊在它面前也是铩羽而归,三界五行一进阵内都会灰飞烟灭,因此我还是劝你过十大阵法。”

林幸星听完这话,又是一惊,连忙抢答道:“宗主,我连可儿一招都接不下,又怎么能去破那十大阵法呢?能不能通融一下,另外给条路走。”宗主老头正色道:“破十大阵法,是华夏的规则,任何人都必须无条件尊守,无规矩怎成方圆?还有破那阵,不仅仅只是靠武力和法术最重要的是你的智、仁、勇、及无边的意志无敏锐的观察力,正如谓智者不惑 勇者无惧 诚者有信 仁者无敌!这在你进入阵中时就会明白的。还有你进步也算够快的,短短一个月,就有如此成就,已经不错了,虽然你现在还接不住可儿一招,只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只要假以时日,你的能力定是不可限量,超过可儿甚至我都不是什么难事。”

听完这话,林幸生信心不由地又重新燃烧起来,关路就算刀山火海也已无所恐惧。

第二天一早,林幸星就在公孙凝霜的带领下,漫步走到了后山,走了大半个时辰,终于在一个巨型山洞前停下了脚步。几十米高的山洞上刻着四个朱红色的大字,林幸星虽然不认识,但也可依稀推测出四字为“十大阵法”。

公孙凝霜永远人如其名,每次都是满脸冰霜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仿佛那在百花调谢时独在严寒中傲霜立雪的梅花一般。这时她正面无表情地向林幸星介始道:“大凡进入华夏之人,要想出去,一是从正门持玉牌经过守将的多重检验而过,另外便是破这十大阵法而过,不过只要你一进入这门,便一定要把十大阵法全部破去才能离开,要不然就算你死了,鬼魂也休想出来。”“那我会不会在里面遇到什么本门前辈,和他们合力破阵呢?”林幸星侥幸地问道。“这是不可能的,你所面对的只是幻境,而不是真实的,还有每人所遇到的情况也是完全不同的,你还有什么问题吗?”“你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我出去后会到什么地方,还有我身无分文,你叫我出去以后怎么活啊?”“这等你有能力出去再说吧,好了,你是给你的干粮和工具,祝你好运。”公孙疑霜在冷冷地说完这些话后,就转身离开了。

林幸星无可奈何地向山洞口走去,只是很后悔当初没问这开启大门之法,那石门少说也有数十万顿,难不成还让自己用拳头砸开?很快,便发现自己想法的幼稚、可笑,走近那大门十步的时候,空气里飘来一阵冰冷地声音,仿佛电脑合成似的,仔细一听又觉不像。只听那声音说道:“欢迎来到华夏十大阵法,请确认身份。”一会儿那声音又传来:“身份确认完毕,可以入阵,祝你好运。”声音刚落下,那巨大的石门正缓缓地向上升起。

林幸星满怀心思地向前亦步亦趋地挪动着,终天在迈出最后一步时,停下了脚步,林幸星望着黑黝黝的山洞,心里莫明其妙地紧张起来,这一脚下去,要面对的将是洪水猛兽,还是刀林剑丛又或者是火山油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