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高丽者,边夷贱类,不足待以仁义,不可责以常礼,古来以鱼鳖畜之,宜从阔略,若必欲绝其种类,恐兽穷则搏。


----旧唐书.房玄龄传

说的太贴切了,还是老人家看的透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