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成语与古代女人的爱情悲剧

一、红杏出墙

“才话别已深秋,只一眼就花落。窗台人影独坐,夜沉的更寂寞。 一段路分两头,爱了却要放手。 梦在千丝发间,我在梦里搁浅。月光浸湿从前,苍白了的想念。”

暧阳高照,柳树摇风,步非烟神情萧索,柳眉微蹙的坐在青石阶上,回想当初父母之命嫁于武公业时的种种往事,一声轻叹恬淡而落寞。才貌俱佳的你一心盼望有一位才华卓绰的多情公子与自己相伴终身,偏偏事与愿违,你嫁了一个无半点才情的粗人,父命难为啊!

一幕猝不及防的邂逅来得炫目,你朱唇未启,他不曾停留,因为你是罗敷有夫,因为他是邻家的书生。一步之差,缘已晚,情未了。刹那间的相遇你己倾心,这爱来得简单决绝,这爱来得甘心情愿,这爱来得义无反顾。你不要重金予赠,你不求长相,只厮守惜那惊鸿一瞥时澎湃于心的炽烈与飘荡于眉宇间的片刻的温存,在他那暧昧里沉沦,在他那挂怀里沉溺,在他那销魂彻骨的柔靡中沉醉。甘愿中这盏相思的毒,哪怕,见血封喉!也许你已满足,爱情本是一个人的感受,付出本身已是一种收获。但是,你爱的那位赵公子,作为一个男人,整整的两年无所作为,一味的沉溺在愉情之中,连带你私奔的念头都没有,细雨湿衣看不见,闲花落地听无声。在他眼里你是细雨,是闲花,荡过之后,不闻不见,而你却用你那风抚弱柳的肩,淡定从容地肩承担了这场孽情带来的所有悲哀与不幸,无怨无悔。

你说;“生既相爱,死亦何恨。”艳绝天下的才女呀,你真的好傻,也许,那位赵公子只是惊艳你的美貌而一时兴起,或许,你只不过是他单调生活的调剂品,而你竟用生命换来了红杏出墙的千古骂名,值吗?是你错了?还是因缘错了?难道这就是宿命!

流水落花,情逝人远。繁华落尽,满目尘埃。千年一叹,袅袅余音,只是,情,不知所起,而一往情深;爱,不知所依,而至死不渝。



二、劳燕分飞

红锦地衣,喜烛绘龙,黄金流苏,彩灯高悬,洞房之中一片徘红。今天是少年陆游与表妹婉儿的新婚大喜,绣花盖头之下,新娘眉目含春,深情款款,青梅竹马的你们原以为从此以后诗书和唱,白头偕老,想不到两年后仍旧是情深缘浅,劳燕分飞。

不是彼此不爱,而是爱得太深,爱得忘乎所以,爱得忘了家教礼法,爱得忘了你陆郎的学业功名。于是你得到了婆婆指令的一纸休书,你至死都不明白深爱你的表哥竟然违不了父母之命,会在那一纸休书上签下大名!那夜你哭了,他醉了,从此你们便是海角天涯,相见无期。

“藕丝不断莲心苦,分明一见怕消魂,确愁不到消魂处”。沉园再遇,十载流年,你已另嫁,他也再娶,两两相对,默默无语,一瞥之后你飘然而去,留下万分惆怅的陆公子,痴痴的立在地原地,久久不肯离去。

曾记携手南山,采菊为枕。曾记月下吟诗,雪夜寻梅。曾记围炉私语,挑灯猜谜。曾记夏观风荷,秋赏红叶。一幕幕前尘往事和着一曲《钗头凤》如诉如泣,吟唱千年。你也在那个秋雨缠绵夜化着一缕残云随风而散。

婉儿啊婉儿,你虽然不知道希拉里,但乐羊子妻的故事你一定听过,为什么不去学学她的旺夫秘诀,去剪断一匹布,让你最亲爱的的陆郎断了儿女情长之念,一心一意去寻求高升之路,仕途之门,也许你们的婚姻就不会劳燕分飞各西东。

三、金屋藏娇

小时候,彻说:“彻而得阿娇为妻,必筑金屋藏之”。那时阿娇天真纯净的心便装下了彻清澈明亮的眸子,也装下了这段两小无猜的誓言。

一年春秋,一年冬夏,日子在美伦美奂的变化中流去,你终于等来了彻入主东宫,等来了期盼已久的大婚。你身着大红喜服,头戴风冠,明眸皓齿,巧笑嫣然。在满朝百官的贺拜声中缓缓的走向你那高傲得不可一世的新郎。大礼过后,彻揭开盖头的瞬间,你被眼前的情景摄住了,金碧辉煌的宫殿,耀眼的琉璃,灿烂的流苏,华丽的陈设,,“这是哪?”是他为你筑的金屋吗?彻温柔地握着你的柔荑,“娇儿,喜欢吗?”“喜欢!”他轻轻的捧起你的脸,看着你含水的眸子深情的说:“今生今世,我们不离不弃!”“好!今生今世我们不离不弃!”你满足的呢喃着,那一刻,金屋的光辉亮彻四方。

一切悲剧,源于彻移情一个叫卫子夫的舞女,你们大吵大闹,互不相让,彻说:“联而不来,长门便是冷宫,金屋便是冷宫!”你不清楚彻那冷漠的眼底此刻是否还有点滴往事残留的痕迹,心高气傲的你又怎么会屈尊降高贵与一个舞女共侍一夫,你不懂,亦不明白,口口声声和你不离不弃的皇帝丈夫怎么会爱一个舞女,怎么会因一个舞女对你不闻不见。

朝朝暮暮,岁岁年年。寂寞如雪,思念是伤。

一曲长门赋,回首数十年,春也没春过,秋也没秋过。童稚纯真失去了,美好的青春错过了,只换得长门宫内白白的冷。一瞬间泪盈于心,刻骨相思摧人老吗?挚爱的人儿今夜你又在哪?春去秋来,一页页日历,揭去了你的幻想和遐思,临风而立,你终于在碧海青天夜夜心的守望中循迹。

心高气傲的郡主啊!如果有来世你愿不愿意嫁一个平民为妻?三间矛屋,一双儿女,没有钩心斗角,不用争夫争宠,一夫一妻,傻傻的过日子,笨笨相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