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作战主战场具有四大基本特征 .大家来谈论谈论

ajun_718 收藏 0 18

空天战场:未来作战主战场具有四大基本特征 (转载)














2300多年前,中国杰出的军事家孙武在《孙子兵法》中提出:“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善攻者,动于九天之上。”20世纪中叶,美、苏(联)上演空天争霸,使空天战变成了现实。20世纪后期以来,航天航空技术的发展,引发了战争理论的变革,空天战正成为未来战争的重要作战方式,空天战场将成为未来作战的主战场。本刊作者黄尊文为此写来一组(三篇)研究文章,今日刊出第一篇,请读者阅研。——编者




空天战场特征,是研究空天战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发展空天兵器、制定空天战略、组建空天部队的客观基础和理论依据。











这是本世纪军事理论变革的重要问题之一。





空天战场的基本特征是:无接缝性、无边缘性、无静止性、无确定性。





无接缝性 是指大气层、近地空间、深层空间是一个具有连续性的系统,其间不具有任何明显的分界面。人类战争的历史,造就了如今的陆军、海军和空军,这些军种主要是根据其作战的自然领域而划分的。在未来战争中,先进的中远程导弹弹道最高点可达数十至数百公里,在这种高度实施拦截,应属防天。但是,多弹头分导导弹进入大气层后,其弹头又可以用超高速巡航导弹的方式机动飞向目标,在这种情况下实施拦截,又应属于防空。可见,由于空天之间的无接缝性,防空与防天之间也是不可分割的。不仅如此,由于既可在大气层利用空气动力飞行,又可跃升到近地空间作惯性运动的空天飞行器的研制开发,以及利用航空器作为作战平台发射航天器,已在技术上日臻完善和付诸实用,航空与航天之间更变得很难分割。





无边缘性 从理论上是指空天战场遍及整个宇宙空间。因为目前的研究成果证明宇宙是无穷尽的,所以空天战场是无边缘的。它的范围将随着人类空间科技的发展而延伸。托夫勒指出:“谁控制了环地太空,谁就控制了地球;谁控制了月球,谁就控制了环地球太空。”俄罗斯军事理论家则明确地把目前的空天战场,分为近地空间战区和月球空间战区。英国的大数学家罗素预言:“当月球,也许还有火星和金星,能够被用来作为发动攻击的基地时,预料毁灭的能力将有突然的增进。”发达国家在深层空间的竞争一直十分激烈。早在上世纪70年代,苏联和美国都发射了火星探测器。近年欧洲也发 射了火星探测器。至于更远的空间,美国30多年前发射的探测器,现在已接近太阳系的边缘,估计再过7-21年即可飞出太阳系。为了提高飞行器在空天战场的运动速度,目前正在研究核技术、等离子体技术在飞行器动力装置中的应用,估计今后会大大缩短飞行器在空天战场上的飞行时间。如果宇宙中真的像霍金所设想的存在“虫洞”(或称蠕虫洞)的话,则飞行器通过“虫洞”的运动,将变得无法想像,空天战场更将成为一个真正的时空战场。





无静止性 是指空天战场中的所有飞行器,无论进攻还是防守,都必须处于不断的运动状态。因为在宇宙中没有任何东西是静止的。为了取得在空天战场的优势,不少军事理论家又对1764年法国数学家拉格朗日研究的“地——月系统”的五个天平动点(L1-L5)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尤其是L4和L5,这两点都处在月球绕地球旋转的轨道上,L4在月球前面,L5在月球后面。它们与月球、地球分别构成两个动态等边三角形,是地——月系统的两个动能和势能均为最小值的奇点。因此,在拉格朗日平衡点L4、L5上,或围绕L4、L5建设宇宙城(太空堡垒),节省能源,稳定性好。难怪托夫勒又指出:“谁控制了L4和L5,谁就控制了地球——月球体系。”空天战场的无静止性,决定了空天战必须是彻头彻尾的运动战或超运动战。***认为,所谓运动战,就是“在长的战线和大的战区上面,从事于战役和战斗上的外线的速决的进攻战的形式”。当然,也不排除“运动性的防御”。因此,为了获得进攻或防御的优势,空天战中的飞行器,必须具有良好的变轨和机动能力。





无确定性 主要是指飞行器、星体等在空天战场中的运动,从力学角度上来看,属于多体运动,其运动规律可以用确定性方程描述,但是其解却可能是不确定的,即可能出现混沌态。此外,从更深的层面上分析,构成空天战场的各种物质及其运动规律,如暗物质、暗能量、反物质、各种场、各种粒子等等,都很难确定。更不要说星体、星系的生成、演化、爆炸、塌坍、毁灭的过程了。就连地球大气层中的气象变化,大气的运动,也都具有不确定性。现代混沌理论最早的实例,就是美国气象学家洛伦兹1963年计算大气运动方程时所得出的不确定解。从天体力学理论知道,二体运动问题,不仅可以用确定性方程表示,而且必然具有确定性的解。三体以上的运动则虽然能用确定性方程来表述,但可能不具有确定性的解。例如,一个人造卫星(或宇宙飞船)在地球与月球之间运动,地球和月球对它都有引力作用,当它处于两个引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的位置时,其运动是不确定性的。未来最基本的空战也是三体运动,即攻击机、目标机和空——空导弹。星体(包括人造卫星或飞船)之间的运动就更复杂了,属于多体运动。太阳系就是一个十体运动系统。星体的轨道,都存在着不确定性的摄动。为了解决此类问题,在空天战中应建立一条原则,即:在攻击过程中必须将多体问题转化为多个二体问题,以避免多体运动的不确定性。目前主要有两种办法:一是攻击器在接近目标时,具有自寻的功能(如利用红外技术),使攻击过程后段变成自寻的攻击器与目标的二体运动。另一个是采用“零飞行时间”的攻击器(如利用强激光束),由于攻击器的运动时间勿需考虑,整个攻击过程中,只是发射平台与目标的二体运动。





空天战场是科学技术与军事理论 发展的必然产物,目前尚在“草色遥看近却无”的境界里。随着未来战争的实践,定会尽快清晰和发展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