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918国耻日来临之际,再现日军侵华军钞罪证!

8923075 收藏 36 330
导读:为纪念“918”国耻日来临,再次展示日军侵华铁证! -----一套日军二战期间,在滇缅战场使用过的战时军用钞票 (1)军钞名称: 日军缅甸方面军军用钞票 (第33军) (2)军钞使用的部队:日军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河边正三大将,木村兵太郎大将)11个师团近30 万人。辖---- 第15军,司令官牟田口廉中将 (含第31师团,33师团,印度国民第一师) 第28军,司令官樱井省三中将 (第2师 团、第54师团、第55师团) 第33军,司令官本多政村中将 (第18师团、第56

为纪念“918”国耻日来临,再次展示日军侵华铁证!

-----一套日军二战期间,在滇缅战场使用过的战时军用钞票

(1)军钞名称: 日军缅甸方面军军用钞票 (第33军)


(2)军钞使用的部队:日军缅甸方面军(司令官河边正三大将,木村兵太郎大将)11个师团近30 万人。辖----


第15军,司令官牟田口廉中将 (含第31师团,33师团,印度国民第一师)


第28军,司令官樱井省三中将 (第2师 团、第54师团、第55师团)


第33军,司令官本多政村中将 (第18师团、第56师团、第53师团、第49师团,独立第24旅团)


第5飞行师团(驻密支那)


(3)军钞使用区域:第二次世界大战滇缅战区(含缅甸以及中国云南省怒江以西之日占区的“腾越省” )


(4)军钞面值:100卢比,10卢比,5卢比,1卢比,1/2卢比,1/4卢比,10分,5分,1分一套共9张。


(5)军钞发行银行:大东亚低利银行


(6)军钞使用时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的1942年5月---1945年1月


(7)军钞票面特征:A,颜色浅紫,蓝,绿,黄等;其中10卢比基色为浅红,象征缅甸的意思。


B,票面上有佛塔,大象,椰子树等典型的滇缅泰风格,而没有日本传统的富士山,樱花,天皇和日文。



D,军票正面均有中文篆写“大日本帝国政府”和对应的英文“THE JAPENESE GOVERNMENT”(有军国主义特征),另外有大藏大臣印章等,体现了日军对腾越省的占领和军国统治的地域特征。更奇怪的是钞票叫卢比,它为什么不叫日圆呢?


(8)军钞防伪性:该套币每张均有防伪设置,经计算机扫描后在机读图、打印件中均可看到斜条纹状的水印,有的票券凭肉眼还可看到纸张中的褐色点状暗记;此为与其他战区日军军票的最大区别。


(9)军钞收集方式:2002年8月,笔者在中国云南省腾冲县和顺乡,由原中国远征军第20集团军第54军军部少尉侦察员老兵李四虎(音)相赠。


(10)军钞来历及相关背景: 一,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军为占领中国,建立所谓“大东亚共荣圈”,切断了我国海岸补给线,日军南方军相继发动南洋战争,占领新加坡,马来西亚,泰国,越南,老挝等地,进而又发动攻占缅甸战役,妄图进一步切断中国通往外界的大陆唯一生命补给线“中缅公路”。日军其15军主力第56师团113机械化联队剩势突破到我怒江西岸的惠通桥,并建立松山永久防御堡垒,与我远征军隔江对峙,随后建立其所谓“大日本帝国腾越省”,将我云南怒江以西大片国土以及缅北划入日本帝国版图,并对生活在那里的中国同胞和侨胞实行殖民和奴役的统治。从此,我陆上唯一国际援华生命补给线被切断,我抗战军援就完全依靠“驼峰航线”来维系,其代价之惨重不与言表。


为进一步窥视我滇西,进而进逼昆明和重庆,迫使蒋介石重庆政权投降。在确保兵力组织实施,日军大本营决定成立“日缅甸方面军”,由“卢沟桥77事件”的发动者河边正三大将首任司令官,共11个主力师团和一个航空师团,合30余万人,盘踞在缅甸和中国怒江以西的广大地区,与我最精锐的驻印军和远征军对峙,并寻机进攻。



这种军钞就是当时的背景下,日军缅甸方面军使用过的战时军用钞票。


抗战到了44年的5月,受运输条件的制约,国际援华物资锐减,我抗战军民已经筋疲力尽,为打通我陆上国际援华补给线“中缅公路”,国民政府蒋政权严令我远征军(卫立煌)率其全美械化的第11集团军,第20集团军20万人,在美军第14航空联队的配合下强渡怒江,不惜一切手段和代价,在“918国耻日”来临前,限期攻克敌占区之:松山,象达,龙陵,腾冲,畹町等战略要地,彻底打通中缅公路,违令者级别无论大小一律军法严惩!


44年5月10日,在腾冲沦陷两周年之际,我远征军第20集团军5个师强渡怒江,和远征军第11集团军一起发起了强大的滇西大反攻。第20集团军53军,54军先克高黎贡山天险,再战来凤山,在强大的美14航空联队“空中堡垒”重型轰炸机和腾冲人民的配合下,最后围歼了盘踞在腾冲县城的日军第56师团148联队等守军3000多人,我远征军第20集团军也为此牺牲9000多将士,腾冲城变为一片焦土,战况的惨烈程度在二战史里也是极其罕见的,此役是我军在8年抗战中唯一全歼日军守敌的光辉战例,也是“焦土抗战”和“全民抗战”的光辉典范。腾冲之战的胜利,有力地促进了滇缅战场的胜利,在中国抗日战争及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


参加此次腾冲收复战役的远征军54军(周福成),原是张学良的东北军,在918事件中没放一枪一弹就和其他几十万东北军一起退回关内,背着“不抵抗”的恶名,和红军打内战,又屡遭蒋嫡系的排挤,但这次在远征军作战中,忍辱负重,以极大的牺牲代价英勇杀敌,彻底为其“不抵抗”的恶名雪耻!李四虎(音)就是54军一名少尉军官,四川人,便衣侦察队队员,长期和战友一起化装成老百姓,偷渡到怒江以西敌占区侦察情报,在44年5月,也随大部队参加了“滇西大反攻”。在攻破腾冲城后的激烈巷战中,由于56师团员于日本福岗的煤矿工人,是日军最著名的坑道作战部队,其在腾冲县城建立了强大的地下网络工事,拼死顽抗,敌我反复争夺,老兵李也参加了对日军城内的收缴作战,这套军钞就是当年他留下来做纪念的战利品。


战后,象54军,预二师等抗战功勋部队,遭到蒋嫡系的排挤和裁解,很多伤残老兵沦为乞丐,极其悲惨。好在也有很多老兵被腾冲英雄的人民收留安家,李就是其中的一员。2002年8月,我再次前往腾冲时,见到老乡李老兵,大家一见如故,他感动于我对抗战遗迹的凭吊,就将这套军钞传赠给了我。


现在,这套军票在老家已经沉睡了5年多了,我想也在918国耻日来临前捐献给抗战博物馆,让更多的人了解那段历史,也希望相关的部门和专家能对它加以研究,毕竟它是日军二战期间占领我怒江以西国土,并建立“大日本帝国腾越省”实行军国统治的铁证!。






(10):军钞来历及相关背景资料:二,


一套侵华日军在滇西发行的军票





一整套抗日战争时期侵华日军在滇西沦陷区发行的特殊货币——军票,最近在云南保山被发现。


日本军票是当时日军为筹集军费、保障军需在沦陷区发行和流通的特殊纸币。这套日军票的单位面值为卢比、分,1卢比=100分,其中主币有100卢比券、10卢比券、5卢比券和1卢比券四种,辅币有1/2卢比券、1/4卢比券、10分券、5分券和1分券五种,共有九种票种。军票正面均有中文篆写“大日本帝国政府”和对应的英文“THE JAPENESE GOVERNMENT”。


据专家考证,这套日本军票是由缅甸北上的日军通过其设在腾冲的伪大东亚低利银行发行并在整个滇西沦陷区强制流通的。


日军第十五军为了配合由东部人侵中国的部队夹击重庆,以实现中国国民政府投降、灭亡中国的企图,1942年5月占领缅甸后,以其中2万余人进犯我国滇西边境地区,致使共计3万多平方公里的国土沦陷,遭受日军近三年(1942.5—1945.1)的蹂躏和掠夺。为筹集军需“战养战”,日军在所占领的“极边第一城”腾冲设立了伪大东亚低利银行来经营发行军票的业务,又通过实行种种强制措施来保护其发行和流通。虽然1944年2月该银行遭到火焚,1945年1月日军被我远征军打败并被驱逐出国境,但这套日本军票却给腾冲及整个滇西沦陷区造成了极大的祸害。据专家统计,日军发行这套军票总额应在1亿卢比以上,而其以此手段掠夺、用物消耗的军需物资(主要是农副产品)的价值折合成当时云南通用的“半开”(银币)为1亿圆之多。这套日本军票给滇西沦陷区的民众造成巨大的损失。



这套日本军票的发现,将有助于人们了解和研究日本对中国的经济和金融掠夺,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物价值和重要的社会现实意义。


(11)相关背景资料三,


日本军票是二战时期日军在沦陷区为保障军需和维持统治而发行的特殊纸币,其一般没有正式的发行机构和发行保证。它具有鲜明的殖民侵略和统治色彩,是日军侵占和掠夺沦陷区的重要罪证。关于这时期日军在我国滇西沦陷区(云南怒江以西的绝大部分地区)发行和流通军票问题,滇西有关地州县(市)的史志中有一定的记载,历史学界、钱币学界、收藏学界以及新闻传媒等也曾有过极有限的披露。由于它发行至今已相隔半个多世纪,加之长期以来缺乏整套的实物藏品供佐证,使人们对其有关情况不甚了解,甚至连所有的钱币学专著几乎都不幸遗漏与其有关的发行和流通情况。以致于今天人们在论及时往往出现或列举票种(券)不准、不全,或与日军在其它沦陷区的军票、伪币相混淆等等情况。近年来,国外历史学界、钱币学界、收藏界也都力图加强对这套日本军票的收藏和研究,如美国《远征中缅印综合杂志》(《Ex—CBI》)在1996年10月和1997年1月两期专门刊载了一些亲历滇西腾(冲)龙(陵)等战役的美国老兵对这套日本军票的零散回忆,当然其所陈列的实物并不多,更不配套。以上这些情况,要求学术界对日本侵华史尤其是对日本掠夺滇西经济金融史的研究进一步深jiu .


本人集藏有一套抗战时期日军在滇西沦陷区发行和流通的军票。这套军票有主币四张、辅币五张,共计九张,单位为卢比、分,其中主币有100卢比券、10卢比券、5卢比券和1卢比券,1卢比=100分。在版式、构图与装饰方面,每一种票券都呈横式,正面均有中文篆字“大日本帝国政府”和对应英文“THEJAPANESEGOVERNMENT”、英文纪值与对应的阿拉伯数字、中文篆字“大藏大臣”印文等,又均以红色英文字母“B”(“缅甸”代号,而实际则表示中缅印占区)再加代表版别的红色英文字母。其中,四种主币和辅币中的1/2卢比券,它们的正面都有一座佛塔群(它是一种广泛分布于我国滇西傣族地区、缅甸一带的小乘佛教建筑物,在印度也有分布。对此,有人认为是仰光大金塔,也有人认为是缅甸南部港市毛淡棉的宝塔,而确实如何则有待确定)及其周围的风景图案,一侧或两侧有不同的热带水果树及花符;除1/2卢比券外的其余四种辅币的正面只用花符装饰,而无风景图案。所有的主币,辅币的背面都分别有不同的?详见照片)


经专家考证确定,这套日本军票是由缅甸北上的日军在侵占和统治滇西沦陷区期间,主要通过其设在腾冲的伪大东亚低利银行强制发行和流通的。


为了实现其会同入侵中国东部之日军夹击重庆、迫使国民政府投降从而实现其灭亡中国、变中国为其殖民地的野心,随着英军和中国远征军在缅甸的溃败,日军第十五军于1942年5月侵占缅甸后,利用其第五十六师团共六个联队及第二师团、第十八师团之各一部共计2万余人北上进犯我国滇西边境地区:5月3日日军侵占畹甸,4日侵占芒市和龙陵,随后又侵占瑞丽、陇川、盈江和梁河等地,到10日侵占了腾冲,随后又自龙陵突入怒江以东的海婆山(属今保山市)。后被我远征军击退、阻止于怒江以西。至此,我国滇西怒江以西的绝大部分地区(分属现在德宏、保山、怒江三个地州的近十个县(市)的全部或部分含今畹甸在内的瑞丽市、潞西市、陇川县、盈江县、梁河县、龙陵县、腾冲县在内的区,泸水县的全境及保山市的一部分等),共三万多平方千米的国土沦陷,遭受日军近三年(1942.5—1945.2)的残暴殖民统治和掠夺。



日军侵占滇西沦陷区后,在当地建立了龙陵、腾冲和腊勐三个警备区(另在中缅边境缅甸一侧建有腊戌、滚弄两个警备区),防守北起泸水县片马南到缅甸滚弄约400千米的正面防线。在沦陷区内,日军为了“以战养战”,实行了一整套的殖民统治措施,最突出的是:其一、以多种手断网罗当地民族败类组织了一支约两千人的伪军,又相继成立各地“维持会”和伪政府(最重要的是1943年成立的伪腾越县政府,它下设三个监督厅);其二、实行公开抢劫掠夺和强制性无偿摊派,尤其是强制发行和流通日本军票。


为筹集军需“以战养战”,日军早在进犯我滇西边境的时候就开始抛出日本军票,侵占腾冲后又主要通过其设在腾冲的伪大东亚低利银行来经营发行日本军票的业务,而军方和伪政府又通过实行种种强制措施来保证其发行和流通。


“极边第一城”腾冲,素来是我国与东南亚、南亚联系的重要门户和枢纽,工商业与外贸都较发达。日军占领腾冲四个月后,于1942年9月在当地城郊小西(乡名)主持成立了伪大东亚低利银行。该银行是日军用劫获的物资以及强占当地茂恒、永利、永生等商号未及时撤退的物资再折成货款作为股本,以当地大汉奸何世隆(当时任伪县商会会长)为经理,翟思安、董银发为副经理,下设业务、营业、存款、会计、出纳和金库等五个股、室,主要业务为发行日本军票,还兼办存款、小额抵押货款业务。另外还经营附设的“协兴公司”,专用日本军票收兑当地原来流通着的法币、银元和印度卢比等以及配售棉纱、布匹和食盐等商品。到1944年2月,该银行内发生大火,随后其业务逐渐终止,但其发行的日本军票却在腾冲乃至整个滇西沦陷区造成了极大的灾祸。


日本军票的五张辅币


日军在滇西沦陷区采取软硬兼施,多管齐下的方式来发行和流通军票,主要有:一、将抢劫来的民间财物由协兴公司等日伪公司专卖,规定只准用日本军票买卖;二、规定限期兑换日本军票,强行禁止法币等我国货币、黄金、白银及印、缅货币流通;三、由日伪公司控制食盐经营权,采取“断绝供应”、“高价出售”等手断,迫使人民接受和使用军票;四、用军票强行夺取或占有物资,而不管对方愿不愿意,强行付给一定量的军票就罢。据《腾冲县志》载,民国33年(1943年)设在界头(后也沦陷)的我腾冲县政府在其工作报告中称:“(腾冲)敌占区内行使军票,其票面价值相当于我26元(法币)之比率,后逐渐至40元之比率”。据专家估计,日军在滇西沦陷区发行的军票总额至少在一亿卢比以上,而其以此为手段掠夺、用于消耗的军需物资(主要为农副产品)的价值折合成当时云南通用的“半开(银币)为一亿圆。若将此数按解放以来人民银行收兑半开的平均比价、再累计55年来的复利计算,日本军票给滇西沦陷区民众造成的实际损失则达人民币2000亿元之多。


总之,这套日本军票是日军侵占和掠夺滇西沦陷区的最新罪证。它同时具有重要的历史文物价值、现实社会功能和钱币学、收藏学学术价值。这套日本军票及有关情况的披露,一方面有助于人们了解和研究侵华日军的又一种暴行——经济掠夺尤其是金融掠夺的暴行;另一方面也有利于当年饱受日军蹂躏、为全国抗战胜利付出巨大牺牲和做出重大贡献的滇西民众正在开展的按照《国际法》有关规定,对日本政府进行起诉、索赔的工作;此外也有利于钱币学、收藏学的学术研究——对中国抗战和整个二战时期中国、日本金融史特别是银行、货币史研究的全面化和深入化起到推进作用,尤其是它补充了以往钱币学界有关抗战时期日伪银行、货币内容的缺陷,把以前学术界一直“认定”的有八个日伪银行和相应的八套日伪货币共155种票券的“定论”,修改为包括伪大东亚低利银行在内的九个日伪银行和包括这套日本军票在内的九套日伪货币共164种票券。作为遭受过侵华日军蹂躏的重灾区——滇西,作为为全国抗战胜利付出过巨大牺牲和做出重大贡献而今天尚不富裕发达的滇西民众,作为全国抗战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史重要组成部分——滇西抗战史,将会更加令世人瞩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