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历史

早于二战前,英国已计划在香港成立一支包括空军在内的本土防卫军,并开始训练飞行员,但由于当时在建的英军石岗机场已在日军火炮射程范围内,而启德机场又未铺上混凝土跑道,使皇家空军的作业受阻,而本地飞行员训练更加缓慢。1941 年 12 月 8 日日军派出 31 架飞机轰炸启德机场,炸毁机场内所有飞机。二次大战皇家空军和本土防卫军在香港的飞行活动就告一段落,一直到 1945 年 8 月 29 日才有皇家海军航空队的战机重临香江。而香港防卫军空军也于同年重组,直到香港辅助空军成立为止。


军事组织阶段(1949-1958)

香港辅助空军于 1949 年 5 月 1 日成立,用作协助英国执行对香港的防卫任务。1949 年 12 月 22 日,香港辅助空军的第一架飞机,Auster AOP Mk5 以散件方式运抵启德机场的香港辅助空军机棚。而两架 Mk6 亦于稍后扺达。1950 年 1 月 7 日,刚组装好的 Auster AOP Mk5 进行了香港辅助空军的首次正式飞行。香港辅助空军从皇家空军及英国陆军接收了 15 架 Auster AOP 系列飞机,但同一时间最多只有六架处于可飞状态,余下的会被存起或拆解成零件使用。Auster AOP 系列虽然是观测机,但早期机上除了飞行员最可靠的 Mk1 眼球观测系统(^^)及少量飞行仪表外,就没有其他器材了!电台及其他观测仪器都是后来才加上的。Auster AOP 系列飞机除了被用作观测外,也会执行陆上及海上目标标定训练,空投军方急件、政府宣传单张及报纸等。不论训练还是执行任务也会偶尔发生意想不到的事,如在海上目标标定训练时错误地把面粉掷到洋行大班的游艇上,空投政府报纸击穿民房等。而由于飞行员飞行时数低(部份参加过二战的除外),飞行意外也偶有发生。总共有七架 Auster AOP 系列飞机于训练或执行任务时失事。1972 年所有 Auster AOP 系列飞机退出现役。

1950 年末及 51 年初,香港辅助空军从皇家空军驻新加坡部队中接收了三架北美 Harvard MkIIB 型教练机。此机是香港辅助空军第一批有武装的飞机,配有勃郎宁 12.7 毫米囗径机枪,也可挂上航空炸弹。除了其原有的训练功能外,此机亦会执行武装侦巡任务,在香港边界监视大陆的一举一动。香港辅助空军总共接收了 11 架北美 Harvard MkIIB 型教练机,但只有四架保持可飞状态,当有现有飞机报销时才把存库的机拖出来用。1958 年所有北美 Harvard MkIIB 除役,总共有六架于训练或执行任务时失事。

1951 初年香港辅助空军从皇家空军第 80 中队接收首批喷火式 Mk18 型战机,到 1952 年末又接收了 6 架喷火式 Mk24 型战斗机。它们是香港辅助空军成立以来接收过的火力最强的飞机(四门 Hispano 20 毫米机炮),但也是最短命的,主要是由于飞行员不熟习战机操作,也没有喷火式的双座教练机作过渡训练。51 年四月,首架喷火式 Mk18 失事了,飞机和飞行员都找不回。到 1954 年,六架 Mk24 中有三架已报销了,于是皇家空军从第81中队借出两架 Mk19 型侦察机给香港辅助空军。1955 年 3 月 8 日,喷火式于香港上空作最后一次飞行。1989 年,皇家香港辅助空军把唯一一架剩下的喷火式 Mk24 借给英国的帝国战争博物馆,直到现在。

1958 年 2 月,香港辅助空军接收首架直升机,就是从英国购入的 Widgeon 直升机。此机不但是香港辅助空军的首架全新的飞行器,也促成了香港辅助空军从一支武装准军事组织转化为一支专业搜救组织。由于是香港的首批搜救直升机,所以在当时吸引了大量传媒的注意,也成了外宾到访的选定交通工具。1962 年 5 月 18 日至 25 日,所有香港辅助空军可出动的飞行器都要出动以应付大量中国偷渡客入境。Widgeon 直升机会在观测机的指示下飞到偷渡客躲藏的山头拘捕他们。1965 年一架 Widgeon 直升机失事,另一架亦于同年退役。它们在服役期内总共进行了过百次伤患救援任务,亦迎接了数个小生命的诞生。

从防卫者到拯救者(1966-1993)


Widgeon 直升机的替代者是二十世纪中自由世界最畅销的云雀 III 型直升机。此直升机的购买计划曾在英国的议会引起争议:为什么大英国协的殖民地不买英制直升机?后来英国国防大臣指出英国根本没有合适的直升机(Wessex 太大,Scout 性能不符),才避过了一场危机。1966 年香港辅助空军的直升机在第一次应付暴动时有极佳的表现。两架云雀 III 型直升机于夜间在市区上空巡逻,并用强力探照灯寻找并指示暴徒位置让警察执行拘捕行动。云雀 III 型直升机通常于屋顶高度执勤,但后来由于被暴动掷花盆攻击而改到较高高度执勤。而 1967 年的更大规模暴动中云雀 III 型直升机首次联同皇家空军,驻港英军及皇家香港警察对北角区三座楼宇进行机降。1970 年香港辅助空军购买第三架云雀 III,首次接载罗马教皇 Pope Paul 从启德机场到跑马地,这是罗马教皇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乘坐单引擎直升机。1971 年香港辅助空军获得“皇家”封号,同年十月运送了五名修船工人到触礁的美国海军运输船 USS Regulus(AF-57)解困。1973 年 6 月在一次搜救任务中曾误进中国领土,被拘留一晚。1978 年海丰号货船带来了数千名越南难民,云雀 III 直升机飞抵其上空侦察,并机降了一批飞虎队员到船上。1980 年云雀 III 直升机以双倍价钱出售。

1971 年至 1988 年皇家香港辅助空军曾分别使用 Beechcraft Musketeer 及 Scottish Aviation Bulldog 教练机,而 1988 年到 1993 年曾使用 Slingsby Firefly T67M200 教练机,随后便把初级飞行训练工作交到外国飞行训练学校。教练机则全部出售。

1980 年皇家香港辅助空军购入了三架海豚 SA365C-1 直升机取代云雀 III 直升机,该批直升机于法国进行了大量改装后才运回香港。此机的最大好处是可进行空中自动悬停,减轻了飞行员的负担。1983 年 11 月其中一架海豚在执行灭山火任务时发动机著火,在飞行员迫降后把火扑灭了。

1984 年一架海豚飞到珠海把一名病重的美籍人士运回香港。1988 年,日本海上保安厅首次参与皇家香港辅助空军的年度搜救演习。三架海豚,一架日本海上保安厅的 Bell 212,一架美国空军的 MC-130 及皇家空军的 Wessex 参与演习。1990 年 7 月 5 日海豚执行了最后一次搜救后就除役了。

1972 年皇家香港辅助空军购入了一架 Britten-Norman BN-2A Islander 用作远程搜救任务,到 1977 年皇家香港辅助空军又购入了一架 Cessna 404 Titan Courier 增强搜救能力。除了日常的搜救任务外它们每年都会至少飞到菲律宾的美军 Clark AFB 训练长途飞行。Cessna 404 Titan Courier 于 1987 年被两架 Beechcraft B200C SuperKing Air 取代,而 Britten-Norman BN-2A Islander 则于 1992 年 12 月 15 日堕毁。而 Beechcraft B200C SuperKing Air 亦于 1998 年被全球最后两架 BAE Jetstream41 取代。Jetstream41 上装上了包括雷达,红外线摄影机,数据化影像传送系统等。

1990 年皇家香港辅助空军购入了三架搜救型及五架运输型 Sikorsky S-76A+/C 直升机,并装上了由皇家香港辅助空军协助设计并有专利的轻重量机门。除此以外还有 175 项改进。1991 年皇家香港辅助空军执行了史上最远程搜救任务,飞到 160 公里外把一个患病海员送到香港诊治。1991 年 8 月 15 日皇家香港辅助空军执行了史上最大规模的搜救行动,4 架 S-76,4 架皇家空军 Wessex,1 架 Super King Air 及 Bristow 直升机公司的 2 架 AS-332L 直升机搜救一艘载有 194 人的翻沉了的驳船。总共有 42 人被 S-76 救起。而皇家香港辅助空军于另一次在山崖旁的搜救行动照片被 Sikorsky 借用成 S-76 搜救型的宣传照。所有 S-76 于 2003 年除役,由 AS-332L1 及 EC-155B1 取代。

从皇家香港辅助空军到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1993-现在)由于 90 年后越来越多非法入境者带同大量军火打劫,香港警察就要求皇家香港辅助空军购入 2 架 S-70A-27 用于运载飞虎队员及大规模调动机动部队人员。其实 S-70A-27 就是不折不扣的军用版 UH-60 黑鹰直升机。1995 年又再购入多一架。除了治安任务外黑鹰也曾执行搜救任务,包括在 1996 年九龙嘉利大厦大火中救出四名困在天台的人,这是飞行服务队第一次在市区救人,也是最受争议的一次,因为传媒都普遍认为黑鹰直升机的强大的下洗气流造成大火更猛列,但事后检讨报告却否定了这个说法。

由于 1993 年皇家香港辅助空军改组成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及在 1997 年回归中国,零件进口变得困难,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唯有在 2001 年购入全新直升机队,包括 3 架 AS-332L1 及 5 架 EC-155B1 直升机。它们都装有雷达,红外线摄影机,搜救设备,游绳设备等。其中 AS-332L1 把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的搜救范围扩展至香港飞航情报区周围 400 哩以内,而 EC-155B1 则首次尝试公路拯救行动,降落在公路上救出车祸伤者。2003 年 8 月 26 日晚上约十一时,一架 EC-155B1 在前往长州准备运送伤患到巿区时在大屿山以西伯公坳山头坠毁,两名分别拥有 4,000 及 2,400 飞行小时的飞行员殉职。这也是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成立以来的首次严重事故。

2003 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政府飞行服务队派出七名队员前往大连进行为期四个月的搜救技术交流。队员包括机师、空勤员、飞机工程师、飞机技术员和通讯员。他们于 2004 年 1 月 16 日首次在大连执行搜救任务。

现任飞行总监毕耀明是于 1977 年加入皇家香港辅助空军并于 1986 年成为皇家香港辅助空军第一位全职飞行员。1987 年他成为合资格直升机飞行教练,1996 年成为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飞行总监。


趣闻

擦身而过的喷气机

香港辅助空军曾多次希望换装喷气战斗机。当香港辅助空军刚换装喷火式不久,就已开始计划喷气机的换装事宜。1955 年 4 月,香港辅助空军正式决定换装从驻港第 28 中队退役的 Vampire 喷气战斗机。可是,计划被拖延一年后于 1957 年搁置,理由是飞行员的表现不适合飞喷气战斗机。

1958 年,换装 Vampire 喷气战斗机的计划再度被提出,60 年代也有提出,但随著英国国防预算的删减,换装喷气机已不可能,加上性质已从防卫香港转换成地区搜救,喷气机成为了昨日的梦。


失败的英国货

从 1958 至 1965 使用的 Widgeon 直升机虽成功使香港辅助空军转型成一个专业搜救组织,但自身的销量却差强人意,生了 14 架后就停产了,是英国其中一款销量最差的直升机。


神迹?

1970 年 8 月,罗马教皇 Pope Paul 抵达香港,并乘坐香港辅助空军的云雀 III 型直升机从启德机场越过维多利亚港到跑马地。他此行曾引起罗马教庭的故虑,因为教皇从未座过单引擎直升机。到最后罗马教庭基于云雀 III 的高可靠性而同意乘坐。话虽如此,担任此次飞行的飞行员半开玩笑的说,即使直升机不幸坠落在维多利亚港,教皇也能步出机舱!

最后,当然一切平安。


“本班机的机长是......港督......”

到港的贵宾通常会被邀请乘坐直升机观光,有些贵宾间中也会露两手,在香港辅助空军的同意和协助下操作直升机,如英国皇家空军司令。而某些常客,如香港总督戴麟趾 Sir David Trench,更由此学会直升机的基本操作。在 1971 年,离戴麟趾离任不到三星期,他到皇家香港辅助空军参观,并在合资格直升机飞行教练的提示后进行首次单飞。虽然飞行员事后对戴麟趾不断称赞(其实他只不过离地 10 尺原地回旋一次和绕圈一次),但辅助空军司令却倒抽了一口凉气……


不服气的皇家空军

1975 年南华早报报导皇家空军驻港的 28 中队处于低妥善率后,28 中队立即出动所有 Wessex 直升机到南华早报报馆上空编队飞越,并由皇家香港辅助空军一架云雀 III 直升机拍照存证。


漫长的菲律宾旅程

一架 Cessna 404 Titan Courier 于 1983 年 6 月在进行长途飞行训练途中左发动机突然停车,飞机被迫急降马尼拉国际机场。若果用一般方式把备用发动机送到菲律宾要向菲律宾政府撽交 20,000 美金“杂费”,还使飞机在菲律宾呆等三个月。为了避免撽交“杂费”,香港政府以“外交邮件”方式把发动机运到菲律宾的英国大使馆,再由大使馆职员交给在当地等后的皇家香港辅助空军人员。原本一晚的旅程结果用了三天才完成。


黑鹰

在 1992 年,56 式自动步枪成了新闻头条中的常客。警察认为现有的 S-76 不能防弹,也缺乏运载大量人员的能力。在警队的支持和资助下,皇家香港辅助空军购入了两架军规黑鹰,在 95 年又增购一架。但随著治安改善,黑鹰也开始担任搜救任务。香港的大多数搜救任务都是在海上,而黑鹰上既缺乏自动充气浮水袋,亦缺乏精确导航,所以用黑鹰担任海上搜救任务其实是十分危险的。另外,97 年回归中国后黑鹰的黑鹰零件越来越难进口,运回美国大修和运出美国交回又要申请许多特别证件,其中一架更由于 01 年的 911 而被美国海关扣留了三个月。而把它们改装成海上搜救型几乎可购入一架全新的搜救直升机,所以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决定放弃它们,另买新的搜救直升机。有趣的是,新直升机就是当年和黑鹰竞争失败的 AS-332L1。


水土不服的法国货

当全新的法国制搜救直升机扺港时,飞行服务队人员对他们都寄以厚望,但这些法国货显然并不太适应香港的环境,经常都发生故障。后来经过和原厂技术人员的硏究和改良后,它们终能妥善地服役了。


我只不过是碰了一下,就掉下来了

从使用 Widgeon 直升机开始,几乎所有辅助空军及飞行服务队的直升机都曾意外地掉了机门。发生的原因可以是嘉宾手多,机员按错掣,自己掉下,及“我只不过是碰了一下,就掉下来了”……(出自机员之口)

香港政府飞行服务队现在负责香港飞航情报区周围 400 哩以内进行搜救任务,亦协助政府进行要员运输,地图绘测及警务支援服务。早上搜救直升机的警戒时间为 15 分钟,夜间为 45 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