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宋朝的机会

蚕食鲸吞 收藏 2 280
导读: 说起宋朝,一个懦弱无能腐朽之极的王朝形象浮现在大多数人脑海里,它在历史书里的地位几乎要和晚清相提并论。而现在我想说的是,就是在这个充斥着丧权辱国的王朝,中国很可能最后也是最近地与成为一个超级大国的机会擦肩而过,随之而来的则是无法弥补的历史错误和上百年的悲剧时代。 这发生于一个席卷整块亚欧大陆的“草原风暴”年代。在蒙古与南宋发生的近百年的水战末期,草原一方最终打破僵局,以数量优势让仿宋体蒙古战船击溃了南宋水师,又把自己的铁骑放入了富庶的南方。而同时代的欧洲大陆上,德意志的崇山峻岭倒是恰到


说起宋朝,一个懦弱无能腐朽之极的王朝形象浮现在大多数人脑海里,它在历史书里的地位几乎要和晚清相提并论。而现在我想说的是,就是在这个充斥着丧权辱国的王朝,中国很可能最后也是最近地与成为一个超级大国的机会擦肩而过,随之而来的则是无法弥补的历史错误和上百年的悲剧时代。

这发生于一个席卷整块亚欧大陆的“草原风暴”年代。在蒙古与南宋发生的近百年的水战末期,草原一方最终打破僵局,以数量优势让仿宋体蒙古战船击溃了南宋水师,又把自己的铁骑放入了富庶的南方。而同时代的欧洲大陆上,德意志的崇山峻岭倒是恰到好处地把草原文明挡在了***世界之外,从而获得了一个继续发展的机会,其实也由此获得了未来五百年走向称霸世界的大国地位的通行证。

宋朝是一个屡败屡战而又屡战屡败的朝代,由于前有汉唐的追匈驱胡,后有元清的天下一统,宋的小小领土和它上不得台面的战争记录留给后人的只有扼腕叹息。我们看见的只是军事方面宋朝的失败,而当我们仔细分析后会得出这么一个让人震惊的结论:宋的失败也仅仅是体现在军事方面。


经济和文化

宋朝的近代化倾向已经发展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我们知道,近代化的主要指标之一是城市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城市化程度愈高,城市人口就愈多。资产阶级革命半个世纪后的1696年英国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不足20%,1860年美国总人口3100万,城市人口占17.9%,而12世纪的宋朝城市人口已经超过22%。纵向比较下,唐代城市多为行政中心,宋代市镇趋于工商业化。唐代都市内的贸易地区由官员严格控制,宋代则放任自由,因此商业区与住宅区的界限逐渐消失。宋代的新型都市有些发展至很大规模,例如开封和杭州都达到一百万人口。后者为马可·波罗在元朝初所目睹,惊叹为前所未有。至元朝后期,世界旅行家阿拉伯人伊本·贝图塔(IbnBattuta)访问杭州,亦称之为”世上最大的城市”。当时在中国以外最大的城市是巴格达,人口在三十至五十万之间。

宋代的都市化也反映货币经济的发展。宋朝铸造的铜钱超出唐朝时的十倍以上,但仍不敷应用,在缺铜的情形下(亦为了抑制铜钱流入敌国),宋真宗年间出现民间发行的”交子”,是世界最早的纸币,后来为政府接办。中国发展至宋代,商税也日形重要,它成为城镇征收的主要项目。从远洋贸易抽取的税收,也达史无前例的比重。在北宋,中国人已懂得用烧煤炼钢,大型企业雇佣数百全职的产业工人,而政府的两处军工业聘用八千工人——这已经是重工业规模。华北的钢铁业以1078一年为例,达年产一百二十五万吨的水平,而英国于1788年亦即工业革命之始才不过年产七万六千吨。此外,矿冶、造纸业、制瓷业、丝织、航海业也高度发达。宋代中国是前现代的”高科技”之家:造纸、印刷、火药、罗盘虽然多发明于前代,但至宋代成为大规模制造业。

宋代中国的“现代性”,也表现为中古佛教的衰微和世俗精神之来临。在世界其他各地仍盛行宗教艺术之时,宋代的绘画题材已开始表现市集与贸易,而文人创造的山水画则呈现一种写实主义,宋代的原创不像后来被注入禅学的明代山水画,而是对自然界忠实的模拟。这个入世的精神也表现为儒家理学之抬头。理学以人伦为天理,在今日或被视为一种宗教,因为今日对世俗化的定义是个人从任何权威底下解放,基本上是西方的设定。宋代的理学不妨视作中国式的集体主义人间观的哲学体现。对不服膺神道观的中国人来说,这就是他们在现世的行为方式,在现代社会中也如是。我们完全可以把这些看成一是中国式文艺复兴的进行时。

在宋朝有大量***徒、犹太教徒及其它教徒拥有自己的屋舍、教堂、寺庙。加上宋的儒教、道教的繁荣昌盛。可见宋朝的中国以是多宗教并存开放的国度了。只是在宋朝***、犹太教及***教根本竞争不过儒教、道教、佛教。早在马克菠罗到达中国之前就有大量的欧洲商人到达中国经商。现西方又发现有意大利商人兼学者雅各.德安科纳早在1271年就到达中国的泉洲并记下了传记。那时只是在泉州生活经商的就有大批威尼斯人、犹太人、英国人、萨拉森人、法兰克人、锡兰人、印度人、小爪哇人、比萨人及一些黑人,还有来自亚力山大里亚、布鲁格等地的人。大批欧洲及亚洲人在中国经商或定居,那时泉洲已有大量混血儿。其中宋朝更是同化了大批犹太人。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只是有记载的在宋朝首都开封就有犹太人的17个大家族,接受“归我中夏、遵守祖风、留遗汴梁”约法三章之后,定居中国。同化犹太人足见宋朝各个方面的强盛。可见中国文明及科技技术在宋朝时就传播、影响到西方。各种信仰的各种人一同和睦相处的生活在开明富强的大宋社会里。合而不同是大宋王朝的整体写照。以现在的观点来看,同宋朝中国的开放自由的文明相比,无论是欧洲的***文明还是遍布中亚印度的***文明都显得异常偏狭而野蛮。值得注意的是,上面提到的***文明和***文明还都是指未来几个世纪后发展成熟了的而不是与宋同时的荒蛮得没法表述的文明。


军事和政治

宋的不利条件集中体现在国家安全方面。在草原文明肆虐的年代,宋的北方没有天险可依,而草原的骑兵要想最大程度地发挥骑射的威力就必须把战场弄到大平原上去,华北地区实在是个再好不过的练兵场;最糟糕的其实是北方大片失地的收复成了宋的沉重负担。跨越整个北宋的战争几乎都围绕着对失地(如燕云十六州之类)的收复而展开,而南宋岳飞的毕生理想正是“直捣黄龙”。这一方面给王朝的经济发展带来负面影响,另一方面让宋成了现有状态的破坏者(比如在对西夏的战事中宋就是以一个侵略者的身份出现的),让战争的正义性受到遭受战争痛苦地区百姓的质疑。

上面说的是外患,宋朝的“内忧”也是非常著名的。从“花石岗”到“水泊梁山”,各处起义不断,官员腐败比较严重。再有,尽管宋朝军队非常喜欢以先进的火器装备部队,军队的战斗力却糟糕异常,常常打出一些让人瞠目结舌的大败仗来。这两点都能从宋初定下的国策找出原因。宋朝实行的是先进的募兵制,也就是职业军人雇佣制度。这是一种唐中后期发展起来的兵役制度,优点是军队战斗力强,外可勤远略内可镇暴民(非职业军人也就是战时上马平时耕田的兵役制度镇暴民时很可能哗变),缺点是财政支出巨大和将领可能拥兵自重割据一方。财政支出对富庶的宋王朝而言不是问题,军事政变起家的宋太祖却看够了自唐以来军人割据的危害,加上自身这个反面教材,先是定下“兵将分离”的兵营制度,接着提出本朝“重文轻武”甚至“扬文抑武”的立国构想。这个立国构想毁了未来的一切。“扬文”让不少滑头无赖钻进了政府,这些人成了激起民愤的直接原因。而“抑武”让人觉得略有一点政治抱负的武将都似乎有哗变的可能,将军里只有那些全文盲和大莽夫才有升迁的机会。“兵将分离”的后果是将不见兵,兵不识将。这当然杜绝了军人政变的可能,但也大大削减了职业士兵的战斗力,平时没有了训练,也不会有人关心军事改革,它抹掉了募兵制的优点,让职业军人反倒成了乌合之众。


现在来假设,宋朝开国皇帝不是黄袍加身,或者他的接班人改掉了“扬文抑武”的国策,让雇佣军队自由发展,同时再维持一支禁军随时准备勤王好让皇帝安心,使帝国版图采取收紧政策,以守为攻,在几次蒙古人狂妄的进攻后以火器的优势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与草原文明划江而治。由于无法向北发展,加之宋朝发达的航海业促使,宋的商人们必然在利益的驱使下走向海洋,他们会发现不远处有爪哇岛有苏门达腊岛,岛上的热带物产让人惊异,更远一点的东方还有扶桑之国,上面有用不尽的硫磺和其他物产......一个近代意义上的殖民国家会自然地诞生,当然,这个殖民帝国采用的手段很可能比未来的欧洲人温和得多。欧洲的大发现时代来临,他们的小帆船与中国的船队在红海碰见了,剩下是一场可以预见的战斗......可以想象,在这个世界里,英语作为一种语言的重要性几乎同摩尔多瓦语没什么区别,至于日语之流的地位不会比赣州话强到哪去。当然,由于只是假设,我们更加痛心。都说历史车轮的方向不可能改变,但我们完全有机会换掉操着一口我们不熟悉的语言的那位洋车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