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西毒恶搞〗大河英雄传之(2)密码忘了

鹰的重生 收藏 114 357
导读:[原创]〖西毒恶搞〗大河英雄传之(2)密码忘了

深夜,长街。


夜店门前的灯笼随风摇摆,掺杂着屋檐下隐约的风铃声和偶尔的几声犬吠。


密码从最后一家即将打烊的酒馆摇摇晃晃地走出,这是他今晚喝的第9家店了,街灯拉长了他的背影,也拉长了他的孤独和无奈。


男人都喜欢酒,都喜欢借酒消愁。密码是男人,一个多愁善感的男人,所以他不仅喜欢酒,而且现在已经喝了许多酒。


人在异乡通常会感觉孤独,而密码此时不仅孤独,更有太多无奈。因为他记不起太多东西,也就是说忘了太多东西,甚至想了一整天才想起来自己叫密码。失意是人生的无奈,而失去记忆简直是人生的悲剧了。


密码在今天上午到达这个小镇,小镇只有一条狭长的街道,大概2里长,但却拥有一个很气派的名字:长街。


密码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更不知道要到哪里去,甚至差点忘了自己是谁?所以他就拼命地想: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但却怎么也找不到答案。


当你找不到答案时,一般人都会求助,密码当然不会是个笨人,懂得思考上面三个问题的当然不是笨人,因为这个世界上懂得思考这三个问题的人真的很少。所以密码就向小镇上的人请教。


密码明显地感觉到这个小镇上的人的敌意,从他进入小镇后他就感觉到了许多充满敌意的眼光。但密码不会退缩,他骨子里有中很固执的东西天然存在,要做的事情一定去做。于是他对着一个卖肉的屠夫问道:“请问兄台………”


密码没想到这一问竟惹了麻烦,而且不是一般的麻烦!那屠夫操起菜刀,大喝到:“玉乡人,打死他!”长街上的男男女女都拿着棍棒斧铲蜂拥而来,不由分说地向密码招呼过来。


人在危机时刻都会自卫,密码也不例外,他习惯性地挥手抵抗,没想到一下子就把人群带倒了一片,冲在最前面的更有断手骨折之虞,密码本不想伤人,连连作揖道歉,并将骨折的人接骨治疗。密码也奇怪自己怎么懂这些功夫。


迎着众人怨毒而已恐惧的眼光,密码无奈地耸耸肩,拉起刚才凶神恶煞般的屠夫问道:“你说我是玉乡人?玉乡人和你们有仇恨吗?”“没有,但我们听说他们是坏人,这个世界上最坏的人,所以我们就恨他们。”屠夫唯唯诺诺地说道。


“你们怎么知道我是玉乡人,是谁告诉你们他们是坏人的?以至于你们恨到要置于他们死地而后快的地步?”


“是经常到这里做生意送货的乌鸦和麻雀告诉我们的,他们告诉了我们你们的装束和口音。”


乌鸦和麻雀?他们是两个生意人,经常往这个小镇送货和带走小镇特产的人。他们多年来垄断着这个小镇的生意,这个小镇是他们的财源和宝库。


下午,密码见到了乌鸦和麻雀,他们今天又来送货和带走小镇的特产。乌鸦是个不断聒噪的中年人,麻雀是个叽叽喳喳的女人,原来他们竟然还是两夫妇。倒也正所谓夫唱妇随,造物主真的不是一般的神奇。


密码见到他们是在客栈,他敲门进了他们的房间,密码其实只是想知道一点关于玉乡人的事情和他们诋毁玉乡人的原因,:“二位下午好!”


密码的招呼刚打完,乌鸦马上脱去上衣,露出雕满全身的纹身:“呵呵,玉乡人,想抢老子的财源,没那么简单!我左青龙,右白虎,老牛在腰间,你怎么跟我斗?!”麻雀也立即做小雀依鸦状:“老公,你是最棒的!做了他维护咱们的财源!”


密码长袖一挥,乌鸦麻雀立即飞起撞墙,又一挥间把两人卷到面前,此时鸦雀无声了,脸上煞白地打着冷战:“大爷饶命,大爷饶命!”二人磕头如捣蒜。


原来,这个恶搞似的谣言是关于经济利益的阴谋,乌鸦和麻雀知道玉乡人也要进入小镇的市场,就无所不用其极地攻击败坏玉乡人,让小镇上的人对玉乡人盲目仇视和抵制,这样他们就可以看牢小镇的财源。


密码突然感觉乌鸦和麻雀以及小镇上的人很可怜,妖魔化的动机充满罪恶,盲从者充满了无知和低能。


这就是我要知道的世界吗?这就是我的同胞吗?密码突然感觉对生活和现实的信心是如此脆弱。人们啊,你能给我一点爱你的理由吗?密码真的迷茫了。


密码走进了第一家酒馆,最后从第九家出来。夜风吹着无尽的孤独,街灯发散着惨淡的寂寞。远处已经传来公鸡的报晓声,引得小镇的鸡叫声也此起彼伏,连成一片。明天还会是一个艳阳天吗?


东方已经露出鱼肚白,密码也渐渐酒醒了,他突然觉得应该可以开始新的生活了,不知道自己的过去又有什么关系呢,把握好现在就好!忘了的就永远忘了吧,特别是人世间那些丑恶的东西忘了最好,密码突然想起了乌鸦、麻雀和他们把持下的小镇。呵呵,今天我就离开这个地方,以后我就叫“密码忘了”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