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天河传说-序章一 帝国的毁灭

蔚蓝色的星球如同一颗宝石点缀着漆黑的宇宙,在广阔无垠的宇宙中有无数散发着光芒亮点星球,但是却只有这种蔚蓝色能够孕育出这样生命和伴随着他们生命的历史。

星河大陆,一个外型如同正在扑食的雄鹰的大陆,鹰爪部分牢牢的抓在另一块大陆—宁武大陆上,连接着2块大陆。星河大陆上以最北端最高的山脉天河山为源头,一条长长的天河通过“鹰爪”的部分流经两快大陆,将两块大陆连接起来。

传说在天河的源头天河山上,有一块蕴藏着神秘力量的神之遗迹,如果能够获得遗迹的力量,将可以获得无敌于天下的力量,但是寻找神之遗迹的人几乎没有一个能有好的结果,他们或者耗尽一生一无所获,或者死于意外。直到一个17岁的部落少年夏威的出现。

同其他的寻找遗迹者一样,当夏威离开部落去寻找遗迹的时候,也没有人认为他能够活着回来,但是3年后,当他回到部落的时候,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曾经的热血少年变得沉稳而无所不知。他教会部落的人们耕种粮食,饲养家畜,编织衣物,使用草药医治伤病,开采冶炼铜铁矿装备族人,制造弓箭防备外敌,而且教会族人文字以传递信息,同时,他凭借一种叫做武术的神秘战斗技巧击败了部落所有的勇士成为部落的首领,并开始以自己的名字命名部落。他改革了部落制度建立各个管理部门,将整个部落团结在自己周围,短短20年间,夏部落成长成为大陆最强大的部落,建立起了大陆第一个城市—夏都。随后,夏威宣布大夏帝国建立,自己任帝国皇帝,颁布《大夏律》这一年又被称为夏帝国历元年,同时拉开了帝国两百年扩张的历史。 面对强大的夏帝国军,其他的部落无论是军事制度,兵器还是战术都远远落后,一个接一个的被消灭掉,夏帝国将俘虏的其他部落人分散编入自己的领地,教习夏文化知识,让他们很快溶入帝国,使帝国人力资源不但没有因为战争而减少,反而越来越丰富。征战的同时,夏帝国也没有停止过发展,不断扩充的人口,土地,为夏帝国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不过,起最关键作用的还是夏威带回来的文化知识,成为整个帝国的核心,夏威写的《夏论》作为帝国的最基本文化规范,教导着军民的日常生活以及行为规则。

于是经过两百年的征战,10几代人的努力,夏帝国终于控制了整个大陆,定都在他们的发源地—夏都,此时的帝国,人口已经超过千万,控制着超过100多座城市,由夏家的子孙分别管理,然而,一个星河大陆远不足以满足夏王朝的统治者。

北凉城位于连接星河大陆和宁武大陆的“鹰爪”部位,夏帝国的北凉王夏武杰率领帝国最精锐的部队在这里驻扎,处于最前方的前沿城市北凉是夏武杰进攻宁武大陆的总指挥部,20万帝国最精锐的部队在这里等待着出击的命令。

北凉城是边境城市,城市南北都是山地,盛产铁矿石,最早是作为边境要塞而存在的,守军7万人,并且将将士的家眷都迁移到了这里,后来随着逐渐的发展变成了城市,人口大约有20万,由于来自宁武大陆的游牧民族长期的侵扰,城内外到处都是防御设施,而老百姓也是全国最有尚武精神,大街上叫卖各种武器的比叫卖生活用品的更多。位于城中心的庞大建筑群就是北凉王府,同时也是负责进攻宁武大陆的西征军的总指挥部。作战会议室里,将军们的神情十分凝重,有的看着中央的沙盘,有的盯着墙上的地图,有的安坐在一边喝茶。大门猛的被推开,一个身材魁梧的人在两个高大的士兵的簇拥下大步走了进来。

夏武杰48岁,长年的军旅生涯让他的脸上已经布满了皱纹,还有一道长长的伤疤在左边脸颊直到左眼格外显眼,那是在近距离敌人的刀留下的,让本来已经很可怕的脸更增加了一丝让人恐惧的色彩。但是对于北凉王府世家的人来说,这种伤痕就是荣耀,代表帝国永远战斗在第一线的王室成员的荣耀。他扫视了一下自己的手下,几乎没有人在和他目光对视的时候能不颤抖一下的,即使是这些身经百战的将领。

开始在一旁坐着喝茶的将领走了过来轻声说,“王爷,圣旨还没下来。”“哼。” 夏武杰猛的一拍桌子,木制的桌子立即裂开了几条清晰的缝隙。“那群在夏都里的家伙成天就知道喝酒玩女人,现在都什么时候了?”“夏都密报,皇上病重。” 夏武杰看了自己的军师梁成平一眼,“就是说不会有圣旨了?”“起码暂时不会有。”“兵贵神速。” 夏武杰走到沙盘旁边,“我军20万囤积于此,时间一长必定为风灵族人察觉,那时必将困难重重,风灵族人擅骑,草原上难有敌手,我军与他们的骑兵对决也无必胜的把握,只有筑起城墙防御,步步为营,逐步占领他们的土地,缩小他们的机动空间。”王爷的手指到了沙盘上一个险要的地方,“疾风口,在这里修筑我们的防线,最快的时间完成,同时以疾风口要塞为基础,囤积部队,逐步扩大要塞,同时,以北凉城为起点,以6个军沿天河沿线凭借简易营寨逐步推进,最终同疾风口部队会合,在整个宁武大陆边缘建立起一条完整的防御城墙,彻底将进入星河大陆的道路全部封死,那样,我们将获得整个疾风口到北凉城所有的草原用以训练我们足够于他们抗衡的骑兵,我称这条防线为—长城防线。”将军们点了点头,对于王爷的军事才能,他们都是很清楚的,夏军以步兵为主,在之前对抗游牧民族的骑兵时吃尽了苦头,一旦能够圈出块草原就可以大力发展骑兵对抗敌人,同时逐步缩小敌人的领地,但是唯一的问题是,如何在疾风口修建军事要塞,以及修建后如何保证要塞不被攻克。夏武杰看出了大家的疑虑,“水师提督周烈。”“末将在。”一个中年将领站了出来,“你的水师准备的怎么样了?”话音刚落,将军们顿时明白了,源起星河大陆天河山的天河流经北凉城,直到疾风口,流入宁武大陆,夏武杰特地调动了夏帝国大部分的水师来助战,就是为了顺流而下,将物资和人员运送到疾风口,修筑城防。“末将水师准备就绪,随时可以出发。”周烈急忙报告,“今晚日落出发,到达疾风口后立即将人员和物资卸载下船,然后返回北凉城。”,王爷转头看着其他将领“宇文冲,你第3军的的铁盾营,短弓营。扬平,你第5军的长弓营和神弩营随后搭载水师的战舰前往”“是,末将遵命。”“欧扬,你的暗骑营化装成风灵族人,先去疾风口,杀死那里所有人,负责警戒,并且沿途掩护船队。”一个面无表情的将领点了点头。“我带领近卫队跟随船队前往。” 夏武杰给自己分派了任务。“那太危险了,王爷。” 梁成平急忙说。夏武杰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我不相信有人能杀我,你呢?” 梁成平双手抱拳退到一边。第3军督统宇文冲站了出来,“王爷,就算水师能连夜将修城所用的物资运送到疾风口也无法在一夜之间修筑起城墙,天一亮敌人必然反击,那样王爷不是太危险了。”“我说一夜就能够修好,诸位不信?” 夏武杰看见将领们脸上都露出了质疑的神情,不免有些得意的说,“那走着瞧好了,我要让夏都的人也吃一惊。”

夏武杰不知道,在他后方千里外的夏都已经是高度戒备状态,夏帝国第12代皇帝夏延东已经驾崩超过1天了,但是却没有人敢发丧。太子夏武宁在金銮宝殿上坐立不安,虽然是兄弟,但是太子并没有夏武杰那样的威严,白细的脸上都是愁容。一旁的御林军督统宋坚也是满头大汗,虽然御林军号称帝国最精锐的部队,但是长期不在战争状态,也让这个昔日在沙场出生入死的将领变得有些谨小慎微。“殿下,眼下东郡王部约2万人,南平王部1万8千人,天河王部2万3千人,其余各王部下数千到1万不等,总兵力超过了10万,现都驻扎在城外,而我御林军不过3万人,即使加上王都的其他部队总兵力也不超过5万,万一诸王发难,后果不堪设想,而且慕容家并没有及时通报情况,证实了先帝的预感,他早就有所察觉慕容家已经投靠天河王的队伍了。”“诸王都有野心,父皇尸骨未寒,竟然行手足相残之事,慕容家屡受皇恩,在此紧要关头,竟然倒戈相象,我大夏之忠孝仁义礼智信之品德都不要了吗?” 夏武宁激动的说。“殿下不必着急,先皇自有安排” 夏延东的心腹宦官蔡正高急忙走上前,“陛下归天前已经秘密命人传昭北凉王,命其带兵回都城勤王,按时间推算,今晚就可以把圣旨交到他手上,北凉王拥兵20余万,都是我大夏帝国精锐之师,若他能兴兵前来,诸王必定不敢轻举妄动。”“话虽如此,但是若北凉王爷也有反心呢?”宋坚反问,“北凉王爷一向无野心,只喜好军事,先皇以为,此人乃国之栋梁,决不会篡权,况且此人跟慕容家一向不和,处处提防,所以慕容家的势力很难伸向他。” 蔡正高回答。夏武宁沉思了半饷,“能不能以吊唁的名义将诸王诱入皇宫,然后擒之?”“万万不可,诸王本来就多疑,若得知先皇归天,太子即位,必然直接兴兵前来,而且慕容家倒戈,他们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情况,万一城门一开他们趁势杀入我们难以抵挡。”大臣们急忙反对。夏武宁叹了口气,“只有等北凉王的兵马了,按照计算他今晚接到密令,兴夜急行军,水陆并进,大概只要5天就可以抵达王都。”他看了看宋坚,宋坚急忙站了出来,“陛下放心,我军虽然兵力有限,但是5天还是能坚守的,5天一过,北凉军抵达就可里应外合收拾各路反王了,但是慕容家有相当的人在城里,如果他们里应外合着实麻烦。” 夏武宁点了点头,“孤的性命,大夏帝国的江山社稷就全靠诸位了。”文武大臣急忙一起下跪,“誓死保卫陛下,保卫江山社稷。”“还有,传朕的旨意,慕容家勾结叛军,罪不容诛,天下皆可杀之。”夏武宁激动的说,“御林军立即前往慕容家查抄,把他们一干人等就地处决,同时传昭天下,把慕容家的人名单公布于众,让天下共诛。”

御林军一营官兵包围了慕容家,随即展开了进攻,一时之间,慕容家血流成河,不愿意坐以待毙的慕容家密探们用自己所学的武功,使用各种暗器机关拼死抵抗,御林军伤亡惨重,但是有命令在,只得不顾伤亡的进攻,这场战斗从早晨一直打到晚上,在增援部队的帮助下,御林军终于歼灭了自己的对手,但是也付出了近千人的代价,于是恼羞成怒的士兵们血洗了慕容家并在城内大肆搜捕慕容家的残党……

与此同时,城外大帐里,各路王爷也到齐了,天河王夏武斌主持,夏武斌是个安静的人,做事情沉稳冷静,喜怒都不会表现出来。他不说话,其他人也一言不发的等待着什么。一个黑衣人快步跑了进来,单膝跪在大帐中央。一看见此人,夏武斌不动声色的说,“宋大人有什么消息?”黑衣人看了看周围,“没关系,都是自己兄弟,有什么话尽管说。” 夏武斌不担心兵力,毕竟这些人的兵力加起来超过对方的3倍以上,但是最担心的是团结,一旦单独交战恐怕谁也不是御林军的对手,只有联合起来才有希望取胜。“陛下已经下达了处决慕容家的命令。”众人吃了一惊,但是随即都面露喜色—慕容家作为皇帝专用的密探家族,监视内忧外患,甚至监视王爷们的一举一动,虽然有传言他们投靠了天河王,但是这样的家族始终是个威胁,对任何人来说,现在被灭门正好除去了心腹大患。“北凉王已经奉命率军进京勤王。”话音刚落,诸王无不惊叹,论军力论才能,这里没有人敢跟北凉王夏武杰相提并论,即使加起来也不是对手。夏武斌也深吃了一惊,但是他故做镇定,继续问,“宋大人有什么建议?”“宋大人建议,夜长梦多,尽快动手。”黑衣人回答。“回报宋大人,我们尽快动手,事成后少不了他的荣华富贵。”“是。”黑衣人转身退出了大帐。

“二哥,现在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了,父皇归天,他夏武宁不发丧就是不孝,我们以此为借口立即杀入城内,在北凉军抵达前……” 东郡王夏武平急忙上来建议。“御林军不是吃干饭的。” 一旁有人说了一句,夏武斌明白虽然朝廷的大臣都被收买了不少,连慕容家都已经投靠了他,本来按照计划想多花点时间收买御林军上下官员,但是时间不允许了,慕容家被抄家就说明了对方已经开始清扫内奸,如果再给他点时间把所有内奸清除自己就没有胜算了。其他诸王也议论纷纷,都提议立即出兵,但是却没一个愿意打头阵的。虽然总兵力他们占有绝对优势,但是谁都不想先跟御林军交战即,那样使胜利也要损失惨重,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别人拼干净,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夏武斌冷笑了一下,虽然诸王表面上尊他为盟主,但是都各怀鬼胎,自己得露点能耐来镇住他们,而且最关键的是他想独吞夏帝国最大的秘密。他一摆手,顿时安静了下来,“诸位,我的军队已经在夏都里了,拿下夏都易如反掌,我们今晚就出兵,希望各位王爷为了大夏帝国的社稷,共同起事,诛杀夏武宁,复我大夏帝国之正统。”……

夏都所发生的这些事情对于在北凉城的人来说,是那么的遥远,现在北凉的军队和动员的民工都已经开始了精密的准备工作。

夏武杰正在亲自部署,“王爷,夏都的密旨。” 梁成平带着一个气喘吁吁的士兵走了过来。“终于来了。” 夏武杰兴奋的接过密旨打开,脸色一下子就变了,对送信的士兵说,“你先下去休息吧。”“王爷。” 梁成平喝退手下走了过来。“陛下命令我带兵回夏都勤王,这不是胡闹嘛,真不知道陛下是不是糊涂了。” 夏武杰恼火的把密旨扔给梁成平,“我准备这个计划足足10年,可以为大夏帝国解决骑兵问题并可以西征宁武大陆,现在一旦停下来,又得回到游牧民族肆虐的时代,一切重新开始。” 梁成平打开密旨,看了一眼,“可能陛下担心太子不是正宫所出,不能服众,尤其是二皇子天河王夏武斌,他是正宫所出,而且手里还有军队,而且据说他跟慕容家来往密切,其他诸王也没有一个是省油的,而且都有军队,万一诸王造反,只有我们的精锐部队足以镇压……”“我才不管谁当皇帝呢。” 夏武杰打断了他,“在边关打仗比在后方争位简单的多,也有用的多,而且是为了社稷,后面谁想当皇帝就去当皇帝,反正不管谁当皇帝都必须从北凉进入宁武大陆,相比之下,我还真认为天河王夏武斌比太子夏武宁更加适合,起码夏武斌是个比较聪明,有能耐的人,而太子只是在宫里养尊处优的,除了是长子外什么都不是,不过这些都不关我的事情。”他转身继续指挥水师的准备“王爷,你难道就没有一点想当皇上的意思,论战功,论才能,没有一个王室成员能跟您比,何况您手里还有全国最强的军队……” 梁成平还继续说下去,但是看到夏武杰已经专心开始工作,没再说下去,转身准备离开。“当将军在边关杀敌比较简单,我讨厌复杂的事情。” 夏武杰头也不回的说。

夏武杰并不知道,他放弃了夏帝国最后的一个机会。

夏都的城门到夜间都是要关闭的,没有特殊原因不会开启,而今晚就出现了“特殊原因。”御林军督统宋坚连夜进宫报告,夏武宁被从深夜中叫醒,“天河王夏武斌带领百名随从要求进城面见先皇” 夏武宁一下子从床上跳了起来,“让他进来。”“陛下,会不会有诈?” 蔡正高提醒。“仅有百人。”宋坚也证实。“让他们进来,先安排在馆绎住下,告诉他们先皇身体不适,明日才能接见,派御林军以保护为名给我控制起来。”“是。”

城门被打开,城楼上的士兵拉开弓架上弩,防止有人能够趁机冲入城内。而城门后面也部署了2队士兵。看见这种阵势,夏武斌冷笑了一声,御林军也不过如此嘛。宋坚带着一队人走到了他前面,“王爷,实在不好意思,陛下已经休息了,他吩咐过任何事情都等到明天,还请王爷先跟随我到管驿休息,等明天再面见圣上。”“我听谣言说陛下已经归天,非常吃惊,所以特地前来拜见父皇。” 夏武斌面无表情的说。“既然是谣言王爷何必在意呢?陛下身体欠安,等明天见了陛下自然见分晓了。”宋坚露出了坚定的表情,手下几队人已经把夏武斌包围在中间。“那就有劳宋督统带路了。” 夏武斌到是很大方。

同一时间,夏武杰正站在水师的第一条船上,狂风从他脸上刮过,漆黑的夜晚,数百条船在天河中顺流而进。

这一天是夏帝国历256年12月6日,即将改变帝国命运的一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