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明夷录 第三章 铁口难平家国恨 清气可滋残阳根 3卦验

yangwillie 收藏 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size][/URL] 葛正图俯身去捉他双臂,不料赵继国从包袱中撤出一把钢刀,抬手斜劈。饶是葛正图反应敏捷,向后急跃,可前胸还是被钢刀斜斜划开一条半尺长的伤口。葛正图手捂前胸,惨叫一声向后翻倒。众人见赵倒地,本以为他被擒无疑,谁知竟忽生变故,弄成两败具伤的场面。 年轻的仆人叫蓝清,是那壮汉陈虎得师弟,见师叔受伤,啊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49/


葛正图俯身去捉他双臂,不料赵继国从包袱中撤出一把钢刀,抬手斜劈。饶是葛正图反应敏捷,向后急跃,可前胸还是被钢刀斜斜划开一条半尺长的伤口。葛正图手捂前胸,惨叫一声向后翻倒。众人见赵倒地,本以为他被擒无疑,谁知竟忽生变故,弄成两败具伤的场面。

年轻的仆人叫蓝清,是那壮汉陈虎得师弟,见师叔受伤,啊的一声大叫,抽出宝剑便纵身向地上的赵继国刺去。忽然听得旁边一声断喝:“休得再伤人!”一灰影飞到蓝清一侧,来人伸臂在蓝清腕上轻轻一拍,蓝清手中长剑随之落地。三保与颜铁山定睛一看,正是那在一旁打坐的癞头和尚。

那和尚立于厅中,对众人说道:“都不要打!清清世界,大家动动拳脚比划比划是可以的,但性命相搏,闹出人命却是大不应该。今日我就做个和事佬,化了你们两家的冤仇,也算我积了一份功德。”

蓝清被他一掌拍失了宝剑,手腕酸麻,已知和尚比自己的武功高,也顾不得赵继国,急忙给师叔包裹伤口。

那陈公子走到和尚面前,抱拳道:“多谢这位大师菩萨心肠,未知法号?”

“我姓姚,叫姚广孝,法名是道衍,我是半路出家,混口饭吃而已。”

众人见他俗语满口,又坦诚说自己是个混饭的假和尚,不禁好笑且诧异。

“大师有所不知,二十年前我家与赵家结下大仇,不便详说,无须讳言,是先父对不起他的父亲,可当时世道是弱肉强食,情势所逼只能如此。当今太平世界,他跳出寻仇,被我这老管家将他打倒在地,若不是大师你发慈悲拦下,早将他拿下,结束了两代仇恨。今天我倒愿意退一步,借大师之金面,不与他计较,不知道此人是否能甘心?”

和尚还未答话,地上的赵继国嚷到:“杀父之仇,仅凭你们三眼两语就可做了断,嘿嘿,活佛来了也没那么容易!今日就算我杀不了你,日后也必定找你算帐。”说着以手支刀,撑着想站起身。

和尚一皱眉:“你这人怎么不识好歹?今日之事就这样罢了!”说着俯身点了赵继国身上两处穴道,赵继国立刻瘫倒在地,口中兀自骂个不停。

陈公子见这和尚也露了一手上乘武功,按现在情形,自己带来的三人也是不敌,遂对赵继国道:“无论你何时来找我,我都乐意奉陪到底,我的仇家多你一家不多,少你一家不少!我们走!”带葛正图等人出店而去。

和尚看了地上的赵继国一眼,摇摇头,一把将他提起,放在自己打坐的角落,回头对躲在柜台后嘴角尚带血迹的刘掌柜道:“那鸟掌柜的,洒家算的准不准?还要不要俺的饭钱?”

掌柜的早就吓的半傻,哆嗦道:“小人有眼无珠,不识大师法相,该死该死。就算布施了大师罢。”

和尚回身解了赵继国的穴道,一边推拿一边说道:“你的功夫不错,可与那葛老头比却差不少。今天我救你不是为什么打抱不平,而是我师傅说我以后杀戮心太重,罪孽必定很大,非要积些功德才能弥补,否则洒家才懒的管你们两家的恩怨。”

三保与颜铁山等人见这和尚絮絮叨叨说个不停,又还记得他的卜卦,不禁好笑。赵继国也明白今日确实难杀陈公子,只那个葛正图自己便打不过,只不过积恨日久不得发泄,今日被那掌柜的言语所激,才动起手来。和尚的话虽然难听一些,可毕竟救了自己一命,于是口中称谢。

颜铁山方才听到和尚问掌柜的言语,觉得他的卜卦真是应验如神,心中猛的一动,何不让他与三保算上一算,看看今番上应天有没有性命之忧?于是走过去和尚道:“这位大师请了,看您不仅武功高超,而且卜卦灵验,在下想请大师为我家小公子算上一卦。”

道衍抬头一看,见颜铁山抱拳相请,便道:“今日无钱,差点被那鸟掌柜憋死,看来要多收些卦金才好。既然知道我算的准,那就八钱银子一卦!”

颜铁山见他坐地起价,也不生气,须知一桌上好的酒席也不过一两银子,口中道:“大师的饭钱算到我的账上,请来这边与我家公子见一见!”

三保见颜铁山向和尚走去的时候不知道他到底做什么,等他邀请道衍过来为自己算命,更是惊诧不已。道衍在赵继国腿上轻轻拍了拍道:“先活活血,过一会儿就不碍事了。”走到三保他们桌前。颜铁山一指三保:“这就是我家…马公子!众人都叫他马三保”

三保祖上本是西域回人,前朝时候加入蒙古,米里金曾为他们兄弟起了蒙古名字,不过这个时候不便说出。颜铁山忽然想到米里金和他父亲都曾自称姓马,因此才灵机一动说三保姓马。道衍并未开口询问,而是先盯住三保看了半天。三保只被他看的心中发毛。颜铁山和王旗官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狐疑不止。

“你家公子可有先天不足之症?我看他面色苍白,气血虚浮,坐无骨,形无神,除眼睛中尚存一丝灵光,全身如流水之浮萍,无根之落叶!若非五官生得非同寻常,只怕,只怕……”

道衍连说两个只怕,却不接口说下去。颜铁山见道衍先从三保面上看出身体的缺陷,暗道佩服:“我家公子不是有先天不足之症,而是另有隐情,待我等坐下详细谈。”

颜铁山叫那掌柜的重整杯盘,又扶了赵继国一同坐在桌上,这才低低的说了三保在战事之中受伤极重,伤了会阴大穴之事。道衍听了大奇,口中连道怪不得。

颜铁山见他刚才口称不足之症,似乎还懂医术,于是问道;“大师既然能看出我家公子的身体情由,不知道能否有补救的法子?望不吝赐教。”

三保忽的说道:“颜叔叔不必为我过多费心,母亲念佛时常说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一切皆有定数,不是人力可改的!”三保经常听母亲诵经,虽然不大懂,可毕竟听的多了,也能随口而出,期间经过延请的私塾先生教了几年书,又经过去年的刀兵之乱,所以能说出文邹邹,老于世故的话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