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火(原:烽火军车) 正文 第七十五章 秦丫儿翻脸(下)

辽西老戟 收藏 4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11/[/size][/URL] [内容简介] 天虽亮了,雾气还在街上涌动流窜。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侯三姑带着两个姑娘跑了一会儿,还没出屯,罗云汉和王凤岐就追了上,众人跑过老槐树,向北一拐,匆匆跑进了一片茂密的高粱地。 秦凤凰跟在后面跑着,回头看了下身后闷声不响的罗云汉,知道他还在生自己的气。唉,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可师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11.html


天虽亮了,雾气还在街上涌动流窜。大街上一个人也没有,侯三姑带着两个姑娘跑了一会儿,还没出屯,罗云**王凤岐就追了上,众人跑过老槐树,向北一拐,匆匆跑进了一片茂密的高粱地。

秦凤凰跟在后面跑着,回头看了下身后闷声不响的罗云汉,知道他还在生自己的气。唉,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可师傅说话总是有道理的。不管怎么样,杀人太多是不对的,杨欣和老武叔都说过,我们的敌人主要是鬼子汉奸,其他人都可以组成统一战线,都应该是抗日的力量,是朋友、是同盟军!怎么能说杀就杀呢?另外,汉子哥张口就是不堪入耳的脏话,不用说难登大雅之堂,就是以后见到我爸、我妈也不行啊,我们那个诗书礼仪之家是不会接纳一个满嘴脏话的姑爷的,他们一定会气坏了的。对!我得坚持住,一定得让他改过迁善,完好无缺得让他成为盖世英才、国之栋梁,让一个叱咤风云的民族英雄走进我家的四合院。就是嘛,我这是对他负责、也是对我自己负责!

可我的话他能听得进去吗?看他气得那样儿,连房都不上了,那是一心等着鬼子进屋,他还要大砍大杀呀!那是赌着气、心里跟我做上劲儿啦!我一骂他,他的嘴唇和手都哆嗦了,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四五天了,我还第一次看见他气成这样。把一个生死不怕的汉子气成这样,我是操之过急了吧?太矫枉过正了吧?把他气坏了,我这心里也是不好受啊?不行啊,得慢慢来,对!我得找杨欣,杨欣的话,他是句句听。两个人一起规劝他,汉子哥一定能改掉坏毛病!

罗云汉开始真是动了气。

这秦丫儿犯的什么病?咋突然就翻脸不认人啦?我一身是血、拼死拼活的杀了这些土匪恶霸,她竟然骂我是杀人机器、嗜血魔头!还说我没杀够、还要杀到朝阳寺去,对呀!就是没杀够、就是还要杀到朝阳寺去!我要杀尽天下的鬼子汉奸、土匪恶霸,为老百姓报仇雪恨!好!现在鬼子来了,我就再杀点人给你看看!看看我杀人够没够?

罗云汉恨恨地走进正厅,脚尖一勾一抡,立起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上,面朝北门外坐定,气呼呼地等着鬼子上门。

鬼子、伪军冲进院里就随着枪声向西一拐,跑向南面药场西角门,根本没进正厅。侯三姑带着众人跳下房来,催促再三,秦凤凰又扭捏着走进房来。无奈,罗云汉只得跟着众人跑了出来。

不能啊?秦丫儿不能这样对我啊?赶杀马家大院的下人们,是马青、侯三姑、小敷子说的啊!他们说马家大院没一个好东西,都该千刀万剐!尤其是听到碾药房老妇人的哭诉,我能不杀他们吗?。还有那个叫大萍的,也不是用毒药想毒死她秦丫儿吗?这秦丫儿咋变得不认好坏人啦?

罗云汉跟在众人的后面跑着,心里慢慢地沉静下来。嗨!我一个大老爷们儿咋能跟一个小丫头一般见识!真是的,小肠嫉妒,半分价钱也没有!她千里迢迢的跑来为的是啥呀?不也是为了打鬼子抗日吗?唉!算啦,一个京城里的姑娘,大学生,大小姐,哪见过杀人啊?哪见过这些死人啊?哪听过我的这些脏话、粗话啊?一时接受不了,太平常、太应该啦。

有一点可以肯定,秦丫儿的心是金子打的,金光闪闪,一点杂质也没有,是天下难寻的好姑娘。另外,不单是模样长得俊,性情也好,我老妈要看见得喜欢死了。没问题,别看她给我整这样儿,嘴上虽然骂得凶,可她心里还是对我好。不然,在雅泰诊所西厢房、在晾甲山一线天,她一个冰清玉洁的姑娘不会对我那么亲相、近便。现在,她这么骂我,是对我好、是为我好。让我别再乱杀人、别再说粗话。没问题,我罗云汉从来不杀好人,可该杀的我还要杀;可杀可不杀的,我不杀就是了。骂人这事儿好办,当着她的面我不骂就是了。

想到这里,罗云汉铁青着脸松弛下来,哼,小秦丫儿,你跑不了!这回呀,我还真就把你当成相好了的,嘿嘿,我还不让给杨欣和丁雄了呢,不用说他俩现在都有了伴儿,就是没有,秦丫儿也不能给你们!打这往后,她是我的相好、我的老婆!嗯,文明点应该叫做风尘知己,不对,红尘知己,也不对,准当点说,应该是红颜知己。

不过话又说回来,杀人这事儿真还得跟她正明白了。在同昌车站、在晾甲山、今天又在这寡妇屯,秦丫儿可不止一次阻止我杀人。杀鬼子,她不阻拦;杀土匪、杀大萍这样的坏人,她阻拦。这道理我还说不过她,看来,我得找杨欣说服她,杨欣能说,理性整得比我明白,一定能说清楚了。好,这事儿就这么办。另外,她这说翻脸、就翻脸的脾气得改,这不赶上没有正性的小孩子了吗?还有,她秦丫儿这动手动脚、连啃带咬的毛病也是个事儿,屯里人不时兴这个,这要让梁大哥、赵连长看见了,得笑话死我!我老妈也看不惯这个呀?这儿媳妇还没过门呢,就把他儿子肩膀咬出血印子来了,真要是一过门儿,还不得把他儿子嘴巴子咬下来?

罗云汉嘿嘿笑了起来,下意识地摸了摸肩膀。

小敷子和秦凤凰并肩跑着,不时地回头留意着黑着脸的罗云汉。看到罗云汉阴沉似水的脸慢慢松弛下来,后来竟嘿嘿地笑了,立刻对秦凤凰说道:“看哪,罗大哥他笑了!”

秦凤凰虽然跑得气喘吁吁,到早就敏感地听到了身后罗云汉的嘿嘿笑声。回头一瞥,顿时放下心来:好啦,没事儿啦!汉子哥是个英雄豪杰,顶天立地的汉子!那会因为这点事儿跟我过不去!可嘴上却说:“他笑不笑跟我有啥关系?”

“行啦,凤凰姐,”小敷子看着前面的侯三姑和王凤岐已跑出了高粱地,便放慢了脚步笑着说:“看把你吓得大气儿都不敢出了,还嘴硬呢?方才脸都不是色了,现在咋就像一朵花似的了呢?嗯?”

“你?”秦凤凰嗔怒着扬起了小拳头,两个姑娘追打嬉笑着跑出了高粱地。

高粱地西面是一道山沟,雾气蒙蒙的看不清山沟有多长,沟口的几棵柳树下拴着四匹马,几个拿着棍棒的汉子站在柳树下,小敷子的爷爷蹲在地上闷头抽着烟。

“罗连长,小敷子他爷死活不走,你看咋办?”王凤岐对走过来的罗云汉说。

“不走就不走吧,我看没啥事儿,” 侯三姑牵过来一匹马说:“马金龙虽是恶霸,可跟鬼子没啥来往。这回鬼子正好抄了他的家产,不会把小敷子他们咋办的!”

秦凤凰忙说“不行啊,那个带路的小青一定会告密揭发,说是小敷子带着王指导员进入了马家大院。”

“小青?”罗云汉接过侯三姑递过来的马缰绳,问道:“是不是和叫大萍的丫头一起下毒的?她咋能带路?”

秦凤凰说:“是啊!就是那个下毒的丫环。在新房里她趁乱跑出去给鬼子报的信儿。”

罗云汉沉吟了一下,挠了下头发,对侯三姑说:“放跑了这个丫环,引来了鬼子,你们可要遭罪啊!你们想啊,鬼子虽说是和马金龙没啥来往,可只要那个小青说出小敷子带着王指导员血洗马家大院,鬼子就会认为是共产党游击队插手了,就不会放过小敷子,他们一定会追查到底,而却还会牵连进很多乡亲。”

侯三姑一听罗云汉的这番分析,顿觉情势不妙:“罗兄弟,那你说咋办?”

“好办!”罗云汉一笑:“小敷子和他爷一走,鬼子找不到线索,就会土豆子搬家——滚蛋!”

众人笑了。

王凤岐说:“当时院里雾气嘈嘈的,大家混打成一团,小青连惊带怕的看不清是谁。离新房最近的就是马金龙和李良相在交手对打。小青就是看到了,良相兄弟也没了,他们死无对证,就不怕牵连进别人了。”

侯三姑爽快的一笑:“好!就这么办!”扭头对柳树下的一个小伙子说道:“听见没小梁子?鬼子一旦发问,我们就说是小敷子他舅和王指导员带着金鸡岭的游击队血洗了马家大院!”

“听见了!三姑!”小梁子答道。

忽然,南面雾中一阵马蹄声。

“马青!”小梁子迎了上去。马青骑马来到了近前,翻身下马急急走了过来。

“你受伤了?”王凤岐上前关切地问道。

“没事儿!让子弹钻了个眼儿,离心还差远呢!”

“情况怎么样?”罗云汉问道。

马青肩上流着血,喘着气说道:“鬼子跟着我在药场外面转了一圈,眼下正在马家大院里搜查呢!良相的尸首和受伤的弟兄们都撤出来了。啥他们也捞不着!我说,现在趁着雾还没散,你们快走吧!”马青上前一拱手,低声说道:“罗爷!朝阳寺黑木堂的火强子,是我生死弟兄,有事儿你找他,提到我,他决无二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