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特工 第十三章 决战 第一节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

江畔 收藏 1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4/[/size][/URL] 一夜之间,心如刀割的001头发全白了,灯光下的他,面容十分的悲伤、憔悴,丧女之痛和酒精的浸泡,使他的两眼下方被催化出两块肿胀的眼泡。 老人的悲痛,往往比孩子的哭泣更令人心碎,因为孩子毕竟是有助的,而老人是无助的。 此时,这个孤独的老人,手里端着茅台酒,眼睛凝视着桌上的东方幻影的照片,老泪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4/


一夜之间,心如刀割的001头发全白了,灯光下的他,面容十分的悲伤、憔悴,丧女之痛和酒精的浸泡,使他的两眼下方被催化出两块肿胀的眼泡。

老人的悲痛,往往比孩子的哭泣更令人心碎,因为孩子毕竟是有助的,而老人是无助的。

此时,这个孤独的老人,手里端着茅台酒,眼睛凝视着桌上的东方幻影的照片,老泪纵横:“小影,我知道你一直在心里在怨爸爸,爸爸接受,爸爸把这杯酒喝了,爸爸给你赔罪,好不好?”

东方幻影的离去,使记忆的飞雁又一次清晰而准确地回归了001的巢穴。001和东方幻影的母亲,是一次错位的婚姻,俩人虽然都是农民出身,却在文化、品味、性格方面天差地远、南辕北辙,但为了共产党员的称号,为了小影完整的心灵,001对那个农村妇女不离不弃,但回家只是默默的吃饭,默默的睡觉,然后默默地起床去上班。沉寂的家庭,几乎要把人窒息。

“痛苦的爱情是一种绝症!”这是001常说的一句话。


“可你说,当时那个情况,你不去谁去?你不是爸爸的心头肉吗?爸爸不知道疼你吗?我领导5局,总不能是个光杆司令吧?总得有姐妹做出牺牲吧?如果有来生,爸爸替你做女人,爸爸去受苦,好不好?”

1980年9月7日,是001和东方幻影生离死别的大演绎。就要前往以色列的东方幻影哭的悲痛欲绝,而001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被人掏空了!

“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小影阿,爸爸这一生,不求功名利禄,但求无愧我心。人生不能选择,它就是一次炼狱和变化的过程。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少些不幸和苦难,但命运更多是偶然,它不服从你的期望。如果说不幸,当我们一出生,就注定要端着一个灰暗的盒子,去盛装生、老、病、死和各种苦难。因此,人生没有胜败,没有一种更好或者更高明的活法,只要专心投入,只要觉得值得,那无论什么活法,都是饱满的、大写的人生,我就是这样挺过来的。”

想到这里,001铺开纸墨,挥笔写下了《江城子-悼爱女小影》


草木春色丹山路,心飞渡,两茫茫。

千里思梦,幻影浴红妆。

江湖夜雨山无陵,梧桐树,掩波浪。

残风吹彻梅花落,悲离合,鬓如霜。

浩然一笑,北望射天狼。

暮云落日功名去,青山意,钓沧桑。


王月皎和胖黑在001的房门外面焦急地来回度步。一个担心首长的身体,一个有重要的事情汇报。但此情此景、此时此刻,他们都不敢打扰首长,更不愿意面对他心痛的形象。

“我要进去,我不能再等了。001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他有严重的心脏病呀!”王月皎急的火烧火燎。

“王医生,我们再等等。我了解001,我相信他不会被击垮。”胖黑坚定地说。也就是在此时此刻,胖黑恍然明白了什么是男人,什么是刚强。他的胸膛里涌动着一股从未有过的激情和冲动,他决定自己向001坦白和葛小微的关系,而不再需要七彩男为他解决问题。在001身边这几年,胖黑觉得自己真的长大了、成才了。话音未落,紧闭的房门打开了,001像铁塔一样笔直地站在他们的面前:他头发花白,眼睛红肿,但脸上的神情却刻满了钢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