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面特工 第十二章 香消玉殒 第十三节 噬血的眼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444/


文冰失声叫了起来:“七彩男!”

城堡大厅里也群体发出“奥”的惊叫,许多人认为七彩男已经完了,大家神色紧张、不知如何是好,狙击手又端起了长枪,死死盯住那个忍者。惟有瓦涅夫将军,这个身经百战的老人,却从七彩男一开始的节节胜利到现在的“意外”倒下中看出了门道,只见他双手轻轻张开并向下按,示意大家保持冷静。可所有的人都对将军的这个指令表示怀疑:将军不懂中国武术呀!

即使是现在,东方幻影的死在七彩男看来依然是个遥远的假设,怎么也无法在他的心里获得一丝一毫的肯定。他的耳边似乎还回荡着东方幻影那有些蹦蹦跳跳的声音:知道犹太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吗?就是永远也不放弃对纳粹分子的追杀!

七彩男知道自己很难。难的不是不能立即为东方幻影报仇,难的是他要暂时把为东方幻影报仇的心愿埋在心底,去保护瓦涅夫将军的性命,因为这事关中国军人和特工人员的声誉。那个挂在瓦涅夫将军身上的炸弹的遥控器就在忍者的手上,如果歹徒用的是松发式起爆——人死松手就炸,那稍有不慎,既便是把这个忍者杀了,瓦涅夫将军也可能受到伤害,而他要做的,是必须确保瓦涅夫将军毫发不损!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在七彩男有限的生命里,常常承载着和其年龄并不相称的重担,并由此彰显着他的艰难与不凡。

就在忍者发出暗器的一刹那,七彩男已经做好了应变的准备。他知道,这是忍者的弹指术,训练时是用手指将外圆内方的古币向墙弹去,要使古币准确地挂在已经钉在墙上的钉子上。一般人会说,一个小小的钱币能伤人吗?实际上,武功练到深处,飞花摘叶即可伤人,何况钱币乎?但它对七彩男唯一的好处是硬币很小、很轻,尽管速度很快。七彩男精确地计算好距离和硬币的飞行速度,在硬币就要飞进眼里的一瞬间,他巧妙地以袖挡币,减小硬币的飞行速度,然后逼真地倒下了,暗自张开的右手却将硬币死死握住,藏于身下。

那日本忍者见七彩男轰然倒在他小小的暗器之下,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哟西哟西地叫个不停。他慢慢走进七彩男,边走边潇洒地摘下自己的黑手套,就像欣赏那只当年被他徒手打倒的黑熊一样看着倒地的七彩男,他知道接下来的程序:这个人先是会变成独眼龙,然后痛苦地死在毒液之下。就在他走到距七彩男还有1.5米的距离,脑子里做着日本忍者大胜中国少林武功的美梦时,一直俯倒在地的七彩男突然像猛虎般坐了起来!只见他右手撑地,随即全身之力皆注于腿,只听腿到处是一声“咔嚓”的声响,忍者骨断筋折,当即倒下。七彩男虎坐翻鹰,一个恶虎扑食把忍者死死压在身下,右手飞速地把那个要命的炸弹遥控器紧紧攥在自己的手里,向楼下扔去!

一双噬血的眼睛,一双练了5年铁砂掌的手,把仇恨、痛苦和欲绝的伤心,都化作拳头雨点般地倾泄在忍者的脑袋上

这是东方幻影的生命,这是瓦涅夫将军的生命,这是文冰的生命,这是王月皎和她父母的生命!

忍者的脑袋变成了开裂的瓢,身子松弛地摊在地上,好像被剔掉了骨头。

七彩男击倒并击毙日本忍者的整个过程也就几十秒的时间,却精彩地演绎出“时机未到,则潜伏不动,静如处子;时机一到,当顺势而发,动如脱兔”的武林闪电侠的风范。楼下的人这时已经看的眼花缭乱,根本分不清谁是谁了。待浑身鲜血淋淋的七彩男重新站立起来时,城堡里的人才像突然清醒过来一样,对英雄发出了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瓦涅夫将军精神抖擞地从二楼走了下来了,文冰一见,眼泪“刷”地下来了,忘情地扑到瓦涅夫将军的怀里:“将军!”

瓦涅夫将军亲切地拍着文冰不断颤抖的后背:“我的孩子,你受惊吓了!你没有出任何问题,我真是太高兴了!”

“瓦涅夫将军,您没有受到伤害吧?”

瓦涅夫将军夸张地张开双臂:“你看看,我的孩子,我比一头牛还健壮!”

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喜悦的笑容。

“瓦涅夫将军,请允许我给您介绍,这是我的未婚夫七彩男!”

七彩男已经把喷溅到脸上的血迹擦掉了:“将军,感谢您的援助!”

“不,我要感谢你的机智、勇猛和坚强。文冰,这简直是太美妙了!你的未婚夫是世界上最伟大、勇敢的特工,我为中国的军人感到骄傲,你们一定不要忘了我!”瓦涅夫将军高兴的像个孩子,他张开宽阔的手臂,把文冰和七彩男一起抱在怀里。

天性浪漫的法国警察们,见状也都举枪欢呼起来,胜利的喜悦笼罩了整个大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