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63/


一.


为此,双方商定,建立苏联边疆党,远东军对抗联的工作实施指导与援助,指定别林斯基作为联共边疆委员会和远东红军的代表,直接同东北党组织与抗联保持联系。

其实,这一要求对苏方来说也是求之不得的。

因为在反对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斗争中,中苏双方有着共同的利益。

别林斯基同意东北抗联转移到苏联一侧进行休整。

此外,双方还就抗联各部在战斗失利或因其它原因需要临时过境时,苏方予以接纳并提供便利等事宜达成协议。

周保中重申了在不妨碍组织原则的前提下,可以把获得的日军在东北的军事情报通报给苏联远东军。

东北抗日联军成立之后,强有力地打击了日本侵略者,动摇了侵略者的大后方,日本帝国主义称东北抗日联军是伪满洲国的“治安之癌”。

日本侵略者不得不调集大批部队一次又一次进行疯狂地“讨伐”。

加之抗日联军与上级党组织失去了联系,许多优秀的指战员壮烈牺牲,部队损失惨重。从1939年到1941年,东北抗日联军的游击战争转入极端艰苦的斗争阶段。

1941年9月东北抗日联军的战略大转移开始了,抗联各地部队都从不同方向陆续朝黑龙江,乌苏里江进发。

9月,周保中率总指挥部在宝清县驻扎,迎候抗联第二路军李唯,朴洛权,姜信泰等同志率第三路军支队部队在此会师后共同向对岸转移。

日军闻讯后立即调兵追堵。

周保中,李唯率领将士们昼夜强行军,向黑龙江方向移动。

这里依山环水、森林茂密,这里既能与外界联系,又非常隐蔽,是建立野营的最佳地点。

因雅斯克位于黑龙江边,黑龙江的中文字头为H,故简称H营。

先期过境整训的第二路军总指挥部直属部队,独立师一部及特勤队还有第三路军支队约600余人驻扎于此。

梦梅率领独立师一部留在牡丹江宁安地区,化整为零继续坚持抗日战斗。


野营地建起来后,抗联部队由战争环境转入境外整训,思想工作怎么抓?

队伍怎样带?

周保中与赵尚志、冯仲云,李唯等人研究后决定,首先要在H,C两个野营地健全部队党的核心领导组织。

在H营,他们建立了由李唯等各部负责人组成的北野营党委;在C营,又成立了由姜信泰等各部负责人组成的南野营党委。

他们还明确指出:东北抗日联军,在苏联整训期间,必须坚持中国共产党在政治路线和组织路线上的独立自主和核心领导。

野营整训开始了。

抗联将士们虽身在异地,但仍心系延安。

周保中将辗转弄到的毛主席《论持久战》和《新民主主义论》油印成小册子,并派人把书本上的毛主席画像临摹放大,印成大幅画像,发到H,C营区的每个连队。

1942年初由东北抗联改编的中国教导旅正式组建完成,番号为苏联远东方面军独立第88步兵旅(也称“中国旅”),共1500余人。

教导旅名义上归苏军远东部队代管,装备由苏联提供,干部战士分别授予苏军军官,军士军衔,薪金和待遇与苏军同级指战员相同,并正式成立东北抗联教导旅,旅长为周保中。

教导旅成立后的两三年中,开展汽车驾驶,无线电通信、空降跳伞、滑雪等特种训练,提高广大指战员的战术技术水平和作战能力。

随着苏联出兵中国东北的临近,苏联远东边防军还对“中国旅”进行了特殊训练,如空降跳伞、开摩托、识图绘图、收发报、爆破、战地拍照等。


二.


周保中指出:“苏方代表别林斯基这种沙文主义思想和论调严重违反了共产国际规定的不干涉各国内部事务的原则。

这不仅会给日军和国民党反动派以口实,更不利于共同反对日本法西斯。

对此,东北抗日联军及其党组织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我们可以谈判国际合作问题。

比如,在苏联境内野营军训,交流反法西斯的军事情报等问题。

但是,抗日联军的领导权,指挥权不能谈判。我们决不会、也绝不可能与任何人在这个原则问题上作交易!”

远东军区总司令斯维扬可夫打圆场说:“我们还是把中国同志和苏联代表的意见,汇报给莫斯科共产国际执委会吧!

希望有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意见。”

李唯紧接着补充道:“我们认为,现在别林斯基同志已不适宜作为联络代表。

这个要求也希望苏联同志加以考虑!”

李唯被周保中任命为独立教导队大尉队长,他的独立师和特勤队也被改编为苏联远东方面军独立第88步兵旅独立教导队。

实际上也是一个营的编制,而且是加强营的编制。

他们的火器配备要强于别的营,物资给养也比别人强,因为远东方面军比较重视这个教导队,给人的第一眼就不同,在军事合练中,别人更是没法比,他们对除了汽车驾驶,开摩托需要学习外,其他的都驾轻就熟,只需要一两个月就可以拉出战斗,而且都是好手,别人只能叹之不如。

还有就是他们普遍文化水平教高,又都针对性会一两门外语,日语,德语,英语。

在李唯的辅导下,他们普遍还会自制几种简易化学炸药,修理各种无线电通信器材等。



李唯知道只有严格加强部队的军事训练,才能打胜仗。

他亲自参加训练计划的制定,亲自动手编写教材大纲,并亲自带领部队在模拟实战中进行严格训练。

此后他又选拔了数十名比较优秀的青年干部和战士,充实特勤中队。这支部队纪律严明,颇有战斗力,常给敌人以重创,深受抗日广大群众的爱戴。

李唯非常重视部队文化素质的提高,自己也经常热情地帮助战士学习文化。

小战士陈永生作战非常勇敢,就是不愿意学文化。

李唯耐心给他讲学文化的重要性,并每天亲自教他几个字。

在四,五个月后,小陈已认识了有两千多个字,能写便条、书信和看些简单的书报了。

李唯在生活上,更是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战士,从不允许对战士的鲁莽举动。

每当他发现站岗的战士衣服单薄,就脱下自己的衣服给战士披上。有个新战士,晚上睡觉不小心,鞋让篝火烧破了。李唯强迫他与自己换了鞋穿。

而李唯却用破布片包脚,穿上烧破的鞋行军作战。

李唯还强调执行党的政策和加强部队的政治思想工作,克服各种不良倾向的重要性。

他对党员的思想教育十分重视,经常利用冬季部队在密营整训期间,举办党员训练班,亲自讲解党的基本知识,党的优良传统,强调党员在抗日民族革命战争中应该发挥模范带头作用。

就是在生活条件极度困苦的情况下,他仍然没有忘记对部队进行政治思想教育。

他亲自撰写文章,出版刊物,还亲自编写政治课本,组织指战员学习,以提高抗日联军指战员的马列主义水平和政治觉悟。

因此,第二路军独立师中的党员发挥了部队的中坚和核心作用。

也正是因为这支部队有了一大批优秀党员干部,这支抗日队伍在东北抗日联军教导旅[即国际旅]中成为了战斗力最强,斗争意志最坚决的部队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