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日本右翼理论之中村粲

j178 收藏 6 155
导读:日本右翼理论之中村粲 林房雄之后,第二代人中代表性人物是中村粲。 这兔子1934年生于东京,毕业于东京大学文学部(又是东大,东大怎么净出这种玩意儿阿)。这个兔子从青年时代起就积极地参加右翼活动。从1975年起每年12月8日他都要带他的学生去参拜靖国神社,并带领学生去日本自卫队进行入队体验。1995年,中村粲参与编辑的《东京审判未采纳辩护方资料》(全八卷)获第43届菊池宽奖。1996年,中村粲提出有偏向的历史教科书被检定合格是违法行为,针对文部省组织进行游行示威,并且和文部大臣直接谈判。通过“挺身”参与各

日本右翼理论之中村粲

林房雄之后,第二代人中代表性人物是中村粲。

这兔子1934年生于东京,毕业于东京大学文学部(又是东大,东大怎么净出这种玩意儿阿)。这个兔子从青年时代起就积极地参加右翼活动。从1975年起每年12月8日他都要带他的学生去参拜靖国神社,并带领学生去日本自卫队进行入队体验。1995年,中村粲参与编辑的《东京审判未采纳辩护方资料》(全八卷)获第43届菊池宽奖。1996年,中村粲提出有偏向的历史教科书被检定合格是违法行为,针对文部省组织进行游行示威,并且和文部大臣直接谈判。通过“挺身”参与各种右翼活动,在日本右翼圈中十分活跃,而且本人也颇以此为荣耀。1996年,中村粲在独协大学成立“昭和史研究所”,在日本电视台第六频道与右翼国会议员及黄文雄等附日派华人举行了反华座谈会,在节目中大肆宣传反华谬论。

可见这孙子是一个铁杆的反华分子,已经超出了纯粹学术的范围,属于不可救药、应该直接拖出去枪毙的那种。偏偏在日本国内还很受到欢迎:

中村粲到1984年11月陆续出版了《学生用大东亚战争史》第一至四卷,在文艺春秋社的右翼杂志《诸君!》上连载。由于反响比较大,他“明白了国民所要求的究竟是什么”。于是连载结束后又进行补充整理为《走向大东亚战争之路》,于1990年由日本著名的右翼出版社展转社出版。成书后多达六百六十多页,合中文约有四十万字。已重印十几次,被日本八十多家图书馆收藏,作为国民的“教科书”。

在《走向大东亚战争之路》的绪言中,中村粲阐明宗旨:“战争有着复杂的历史背景和原因,不能单方面地认可日本有罪的史观。”。“每当‘教科书'和‘首相正式参拜靖国神社'引起日中之间纠纷时,中国方面喜欢使用的说词就是‘反对将战争加害者与被害者混同起来'。这种‘日本=加害者'、‘中国=被害者'的图式,是日中近代史中中国方面的‘公定史观'的基本构造。(中略)‘中国被害者说'如今已经成为中国人要日本人跪拜磕头的一张王牌。只要承认这种论调,我国未来将永世不能摆脱对中国的主从关系。”“正如别的国家的历史无一例外都是民族主义的,我国的历史也应该是民族主义的”。

一、 首先是介绍历史背景:“19世纪中叶,我国的邻邦清国老病不堪,失去了抵抗西洋殖民主义的能力;朝鲜只知有个宗主国清国,而不知世界大势,面对列强的威胁而懵懂无知、浑然不觉。上述的明治思想家们毫无疑问是东亚的先觉者,是意识到了西力东渐的威胁,并敲响警钟的人。除了他们东亚各国中没有一个这样的人。”(《走向大东亚战争之路》,第29页)。

这几句话,实事求是地讲,拼命吹捧了、高估了明治维新,但是大体还是讲到了当时的三国的比较。但是这种“背景介绍”以后,马上就露出马脚来了:“日俄战争是有色人种对白色人种的胜利,是立宪国家对专制国家的胜利。日本的辉煌胜利,给在西洋列强的压迫下呻吟的后进诸国以很大冲击,日俄战争促使全亚洲觉醒和奋起,从此民族独立运动汹涌澎湃,不断扩大。”(同上,第115页)而日本所有的对外战争,无非“(一)围绕门户开放主义的日美抗争;(二)和共产主义的战斗。”(同上,第656页)

这些孙子的论调好像都差不多。这个情况让人觉得厌倦。令人容易进入阅读疲劳。这些岛民们,就算胡编乱造,都没有什么新鲜的创意。这实在是让人看不起阿。

二、 还是老套,开始把水搅浑:“一直以来,只有日本才是加害者,中国和韩国是‘被害者'被作为一种定论,成为两国的公定史观。对此提出异议,成为我国学界、教育界、言论界的禁忌。但是,本书就是要大胆触犯这个禁忌。因为,世界上的一切争斗,当事双方都有几分责任。”。所谓世界上的一切争斗,当时双方都有几分责任。真的对日本人这种貌似客观、真理、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好像仅仅是废话的“格言”感到厌倦,并且开始恶心。日本话的发明,好像就是用于狡辩用。不过这种狡辩对于明眼人还是更加令人鄙视:对1915年日本向中国提出的“二十一条”,作为一个全面侵略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主权的无耻、贪婪要求,中村粲认为“并不过分”,理由是“二十一条”中有的要求只是提出“希望”,并且这些要求最终并没有被完全兑现。最令人恶心的是,反过来还指责当时中国“对‘二十一条'的内容于国内外大肆进行歪曲夸张的宣传,而招致了不必要的误解,并使‘二十一条'成为以后中国排日运动的中心题目”。这种强盗逻辑,实在是无耻之尤了。

三、 然后就是进入正题。开始全面狡辩了。

第一,对“满洲事变”(即“九•一八”事变)及日本人侵占满洲,炮制“满洲国”,中村粲强调这是中国排日抗日的结果。说满洲在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下迅速“赤化”,“打倒日本”的口号响彻全国,而且说这些排日运动是在国民政府的组织指导下进行的。中村粲得出结论:“满洲事变不是原因,比起原因来更多的是结果。换言之,满洲事变不是日本侵略中国的出发点,而是四分之一世纪中中国排日侮日的必然的结果。”(同上,第302页)。除了让我们知道东北前辈们的勇敢抗日的精神并且为之自豪,还对日本人这种颠倒因果的恶劣习惯感到厌倦。“满洲事变不是原因,比起原因来更多的是结果。”然后这兔子又说满洲独立“是满洲人自己的愿望”,“并不是日本随便描绘出来的梦想”。前面还说满洲人反日,后面又说欢迎。这样的书,真的也就是日本人自己看了。

第二,中村粲判定“满洲不是中国的领土”。“在回顾满洲两千年的历史的时候,可以知道满洲民族曾经征服过中国,但汉民族没有支配过满洲。在汉、唐、明几个朝代汉族的势力确实达到了满洲,但不过是一时的现象,在地域上也限于南满、辽东的狭小部分,回顾历史,可以说满洲是满洲民族的,汉民族主张对满洲的领有权,是没有根据的。”(同上,第330页),故意将历史上不是汉族居住区,与不是中国领土两者画上了等号,实在不值一驳。“满洲是不是中国领土”,关日本什么事情?你要是和他辩论就上当了。因为等于就承认这和日本有关了。

第三,关于七七事变,中村粲坚持说七七事变是偶然发生的事件,是29军中的共产党员开第一枪,幕后策划者是刘少qi。这个问题也是本来早就有大量实事有定论的。并且,别说中国军队没有开第一枪,就算中国人对侵略者开枪,也是正当的。但是中村粲还是故意纠缠“谁先开第一枪”,和上面第二点的动机是一样的,就是要引诱你和他辩论。你一和他辩论,就等于默认了他的强盗逻辑:谁开第一枪,决定了77事变的责任,于是最后就变成一场“各说各有理”的混乱的争论了。可见这些孙子真的很阴险很狡猾的。

第四.对日军在中国最臭名昭著的野蛮暴行南京大屠杀,中村粲也不出所料地专门列了专章《新“虐杀”考》,进行开脱辩解。认为中国方面“南京调查委员会”对南京大屠杀的描述是“文学的修辞和空想”,认为“没有一张屠杀的‘全景写真'”就等于没有发生屠杀。然后得出结论:说日本人大屠杀、强奸、抢劫、放火等,都是中国人的“宣传”,“那是中国人根据自己传统的风俗和屠杀习惯而创作出来的故事。像以上那种猎奇的蛮行,日本人干不出来”(同上,第434页)

于是最终进行总结:“总之,回顾近代史,可以发现我国是一个领土欲望极小的国家,和欧美列强相比这可以说是一个特征。我国的对外行动大体上为两个原理所决定、所支配。这就是国防上的安全和民族的生存。为了确保国家民族的安全,而进出他国;为了生存或者自存的目的而向他国要求权益,但即便如此,对领土的要求几乎没有”。中村粲《大東亞戰爭への道》,第654页。

这么厚颜无耻的、睁眼说瞎话的孙子,真的也就只能在那个国家能找到了。

“回顾近代史,可以发现我国是一个领土欲望极小的国家”。说出这种话的,这个就是那些善良同胞眼中的道貌岸然的日本人么?看到这样的言论,你觉得还能和这种“文明人”进行得了正常的语言交流么?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