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王葆真同志(代序)

朱学范


时光过得真快,王葆老离开我们已经十五年了。他那刚正不阿、乐观而又倔强的形象,我至今记忆犹新。

王葆老早年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曾追随孙中山先生参加辛亥革命,是孙先生的忠实信徒、国民党的元老。1948年1月1日,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在香港成立,我与王葆老都被选为中央常委,他为民革工作“九死一生”,深受大家的尊重和敬佩。

我与王葆老是在重庆认识的。1946年2月10日,我们“劳协”的工人为了维持“陪都”各界庆祝政治协商会议成功大会的秩序,阻止国民党特务殴打大会主席团章乃器、李公朴、郭沫若、施复亮等人,很多工人也被打,有的被打成重伤。王葆老曾到医院慰问,看到受伤同志的情景竟哭了起来,当时,我对他这种不畏强暴,爱憎分明的精神十分钦佩。

不久,王葆老在南京遇到李济深先生和冯玉祥将军,他们派他到北方进行策反工作。王葆老在这方面是很有经验的。1947年夏,他从上海来到香港,参加民革的筹备工作,风雨无阻,每会必到,为民革的创建作出了积极贡献。1947年秋,我从美国返港,与王葆老重逢。当时他年近古稀,我才40出头,竟成了忘年交。王葆老平易近人,非常豪爽,与这样一位爱国老人合作共事,常令我感奋不已。

当时,人民解放军开始转入全国规模的进攻,国民党当局关于三个月或六个月消灭共产党的妄想已经彻底破产,打败仗的消息在香港报刊上时有报道。王葆老多次在会上强调:值此人民解放解总反攻前夕,是我们民革对国民党将领进行策反工作最有利的时机,而且可以发挥特殊作用,这是我们民革与共产党合作不可推卸的职责。他慷慨陈词,并表示他本人对策反工作虽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民革成立后,设立军事小组,王葆老是小组成员之一,并被指派为宁、沪一带的民革中央军事特派员。当时李济深先生向国民党统治区的老朋友、老同事、老部下写了不少信,委托他们进行民革工作或者策反工作,其中一部分是王葆老回上海时带到宁、沪一带分发出去的。

王葆老一回上海,即奔波于宁、沪道上,积极开展工作。1948年底,国民党当局由于三大战役的败北,已处于风雨飘摇之中。这时候,不料南京地下民革组织遭到破坏,上海民革有几位同志被捕,王葆老也被捕了。他在狱中受尽酷刑,但坚贞不屈,保障了有关同志的生命安全。他被判死刑后,幸有一些国民党元老讲情,李济深先生亦多方营救,才免一死,直到上海解放时被人民解放军从狱中解救出来。他在狱中整整被关了九十五天。

我与李济深等民革同志从东北到达北平后,由于民革成立时选我兼任组织工作委员会主任,负责处理来信来访,除有关民革地下组织的问题外,也有策反工作中的问题,这时我才知道1947年底与王葆老分手后他的一些情况。当时,李济深先生也非常关心他的境况,南京刚解放,就派朱蕴山同志以特派员身份赴宁、沪整建地方民革组织,并营救王葆老出狱。上海解放后,朱蕴老一行三人到达那里,第一件事就是把刚出狱的王葆老送进永川医院治疗,并代表组织向他致以亲切的慰问,王葆老极为感动,很快就出院赴京参加第一届全国政协会议和开国大典,接着又参加了第二次中国国民党民主派代表会议。建国以后,王葆老历任政务院政法委员会委员、华北行政委员会委员、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常委、河北省政协副主席、民革第三届中央常委及第四届中央委员等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