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二卷 丛林喋血 022 营救行动(二)

zhurui1963 收藏 5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直到快到第三中队驻地时,才遇上了三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显然他们是在执行任务,见到明中尉,其中一个因穿了雨衣看不清军衔的士兵,举手行了个军礼:“中尉,我们奉命向你报道,听你的指挥。” “为什么?” “中校得到情报,有越南游击队进入了镇里。要你带领司令部特别小队,在三中队周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直到快到第三中队驻地时,才遇上了三个全副武装的士兵。

显然他们是在执行任务,见到明中尉,其中一个因穿了雨衣看不清军衔的士兵,举手行了个军礼:“中尉,我们奉命向你报道,听你的指挥。”

“为什么?”

“中校得到情报,有越南游击队侵入镇里。中校要你带领司令部特别小队,在三中队周围布暗哨!”

明中尉看看芬少尉,耸耸肩,摇摇头,继续向三中队走去。

芬少尉冷笑一声:“越南人?他们有能力攻击三中队吗?”

两人来到了三中队门口,后面跟着那三个司令部特别小队的士兵。

突然,一阵枪声在不远处,激烈地响起来。战斗警报陡地响起来,在喧闹的雨声中也格外刺耳。

“芬,让我先看看那个越南俘虏,我不想上军事法庭!”明中尉急切地大声道。

门口的岗哨想问什么,已被芬少尉粗鲁地推开了:“没问题,我们是朋友!”

五人迅速地进去。

芬少尉带着他们向关押猛士的地方走去。

来到门口,芬少尉向里面看了看,微笑着转回头。

明中尉也笑着,但是手中有一只枪对着他:“芬少尉,我是越南军人老虎!请你和我们合作,放心!只要你不反抗,我会象朋友一样对待你!”

那三个“美国兵”早动了,手中不知扔出了什么,三个美国兵还不知怎么回事,就发出了一声惨叫。

接着,三个人一下子就扑了进去。

枪响了,这是菲斯少校――阴险的菲斯少校的军营。

就是在自己的军营里,他也安排下了暗哨。

不过,这三个人似乎早有准备,并没扑向猛士,而是一扑进去,就向三个方向闪出。

伏身,翻滚,AK47开火。因为他们是老和尚、公羊子、水蛇。

老虎也早动了,一提芬少尉出了门,直奔院中的战车。

听得枪响,有美军朝这里跑来。

明中尉大声地吼道:“快,有游击队,发动战车!”

一个战车车手慌忙跑出来,老虎只一枪别打碎了他的天灵盖!

他搜出钥匙,把已经有些麻木了的芬少尉,提进战车,用枪指挥着他,把战车直开着关押猛士的门口。

老和尚他们已抬着猛士,押着那军医官来了。

菲斯少校大声地叫嚷着,很多的美军拥来了。但是,他们暂时还没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大门在菲斯少校的指挥下,关上了。

老虎把芬少尉交给公羊子,然后在芬少尉耳边说:“他是个变态杀人狂!你不要急怒他!”

水蛇和老和尚一人操纵着一支AK47,一人抓住战车的机枪,猛烈地扫射起来。

正向这里扑来的美军被打得在雨里,翻滚着。

老虎拿起话筒大声地吼起来:“菲斯少校听着,现在芬少尉在我的手里!”

说罢,他把车盖揭开,公羊子把芬少尉的头推了出去。直呆了一分钟。

雨水把芬少尉的身上全打湿了。

芬少尉进入战车里,吞了一口气,似乎被雨淋醒了,冷冷地道:“对待俘虏,你们并不人道!”

“放你妈的屁!你看,你怎么对待我的兄弟!”公羊子大声吼起来,把他一下子按跪在猛士的面前。

老虎转动机关炮,一连三炮,三中队的铁门轰然倒下。

他这才拍拍手,一把把芬少尉从公羊子手里抢过来,把他按在战车驾驶位置:“我们是为救你的命,不让所有美军看到你,要是菲斯少校,一炮把战车轰了。你活得成嘛!开出去!”

战车猛地向铁门的废墟冲来,象一匹脱缰野马,冲上了大街。

这时又是一炸大雷轰遍了整个天空,一股股风一股股雨,疯狂地肆掠起来。

芬少尉被这雷这风这雨吓得尖叫起来,老虎一把把他提了过来,自己驾驶起来。

公羊子惊道:“天啦,这你也会!”

老虎笑了:“这不刚才看就看会了!”

芬少尉还是不服气:“难道你们是欧洲人在越南的后裔?”

没人理他。

芬少尉喃喃道:“如果你们是白种人,那么看在我们是同种族的份上,你们不应该和美国人作对!”

“放你妈的屁!”公羊子抓一把雨水,在脸上死劲的揉搓着。

还是老和尚在帮忙,他那象白种人一样的皮肤还了本来的黄种人面目,那高鼻子也脱落了。

公羊子一下子把自己的脸凑到芬少尉的面前:“看看,老子是你东方爷爷!东方爷爷!知道吗?”

“哦!”芬少尉痛苦地叫起来。

“别奇怪,我要化装成你祖宗都是很容易的。这是东方化装术,傻瓜!”老和尚冷冷道。

凯阅中校顿时暴跳如雷:“上帝,你们在干什么啊!上帝!快,给我派部队跟踪出去。你的中队全部!”

菲斯少校声音仍旧冷冰冰的:“我马上执行,但是,因为直升机不能起飞提供侦察和空中掩护,我不能保证我的攻击营救成功。但,我会尽到一个指挥官的责任!”

菲斯少校并不想在这雨中冒险,他的士兵其实已被他全部派上了战车,但是这种天气,几乎跟出去就看不清楚那辆载着公子哥芬的战车了。

他当然可以通过收集各岗亭传过来的消息,知道这辆战车的行进路线。但是,他知道,这种天气,很容易出事!

凯阅中校的声音再度传来:“菲斯,我的朋友,你应该知道,如果芬死了,我们的军人生涯,可能也到头了。政客是不看军人战斗的过程的!我们不救芬,我们是与整个参议院对着干!”

菲斯少校咬咬牙:“明白,中校!”他沉声道:“全速追击!”

顿时,一长溜战车在大街上疯狂地飞起来。把风雨撞得成为粉末,四散而去。

在一个转弯处,有战车因为看不见路飞了出去。

但是菲斯少校继续冷冷的命令:“加速!加速!”

这个疯狂的命令在尚没出镇,就撞坏了两辆战车,撞踏了一个岗亭。

因为这个岗亭,被公羊子干掉了,没有了警示灯。

老虎并没打算开多快,因为他早从黄明轩送出来的喜欢到酒店的军官背景中,知道,这个芬是一个著名的参议员的儿子。

他又专门研究了这里的天气,知道今天有暴雨,所以,他从昨夜计划时,就要力求稳妥。

再说,他对这种战车一点也不熟悉。

然而,老和尚突然把嘴凑过来:“美军赶上来了!”

“哦!”

这不是他没想到的,但是这么快,还是出乎他的预料。

但是,他不但没开快,而是,更慢起来。

直到美军的战车,几乎追拢了。只是因为雨太大,路不好,老虎又把车开得东弯西拐的。没敢超过来,甚至速度也被压了下来。

搞得公羊子一惊一乍的:“噫,老虎,你又要玩什么呢?”

老虎很喜欢公羊子的快乐,他回头:“你想一下呢!”


雨继续在猛烈地狂舞,鬼峰垭模糊一片。

但是那嶙峋的山峰还是能够顽强地冒出头来。

这是两峰夹着一个山谷,山谷里是一条简易的路。

两个山峰有很多怪石,形成了很多凹进去的山岩。被滋生的丛林挡得严严实实。

咬卵匠这时就在左边的山峰里,机关枪就在右边的山峰里,虎目眈眈地注视着谷中的道路。

咬卵匠在凹进去的山岩里走来走去,一刻也不安宁。

他是一个有着用不尽的精力的人。

另一面的机关枪却非常安静,他甚至在假寐。只是不断扑进来的雨老是扰他的清梦,让他时不时睁一下眼,他那眼可是真正豹眼环目,光线似乎也杀人。他的助手是战斗小组长陈荣,有一双象机灵老鼠一样的眼睛:“你在挂念老虎和猛士他们!”

“有声音了,有声音了!”一身直流水的吴大运冲了进来:“不止一辆战车的声音。”

咬卵匠一下子站住了:“好啊!狗日的终于来了!”

机关枪一下子跳了起来:“手榴弹拧开盖,子弹压满!”他大吼着。

老虎在看到鬼峰垭时,大喝一声:“注意了!”

猛地一推操作杆,战车猛烈地吼叫起来,如一匹发狂的野马,狂奔着,冲入了山谷。

后面被压着的菲斯少校的追赶战车队,一下子如何反应得过来。马上就被甩开了一大截。

老虎冲过山谷时,三发信号弹凌空升起。

霎时间两边山峰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战士们从两边山峰扑入了雨中,四散而去。

菲斯少校很想看清楚眼前的地形,但是猛烈的追击和猛烈的风雨,让他的眼前一片模糊.

突然,他看见了两面的山蜂,轻叫一声:“鬼峰垭!”

他虽然不认识与自己战斗的越军游击队指挥员,但是,这么多天的交手,他已经感觉出来,这是一个很让人头痛的对手,用一句诡计多端,实在是不过分。他大声地叫起来:“减速,停止追击!”

可是,已经晚了,全速追击的战车队,哪里是说停就停得下来的,前后有四辆战车冲了进去。

“轰隆隆隆!”

仿佛是天蹦地裂,菲斯少校只觉得大地一阵战秫,鬼峰垭两面那两座高耸入云的山峰,齐齐拦腰折断,齐齐地扑向了谷中。

那是巨大的山峰啊,霎时间,砸入谷中,谷中的风谷中的雨,谷中的树谷中的草,谷中的鸟谷中的虫,霎时间被全部砸碎了。化着粉末鼓荡出来,菲斯少校的战车也在摇摆,周围的树木有的被这鼓荡的力连根拔起。

当然那四辆战车,已经无踪无迹。

菲斯少校闭上了眼,喃喃道:“他是个魔鬼!他是个魔鬼!这个世界上的万物都能成为他的兵器。这个世界所有的手段都能成为他的计谋!”突然,他募地睁开眼,大声地叫起来:“原地别动,保持警戒,发现可疑物体,立刻开枪射击,不准越南游击队靠近战车!”

老虎是个追击的老手,定下的计谋中哪一个会放弃乘胜追击呢?

尽管风雨越来越狂,但是,由于战车聚集在一起,几乎没有人,不管多么顽强的人能够攻上来。

这是美军在朝鲜战场上屡试不爽的,即便当时那些让美国兵至今想起来还心有余悸的中国陆军,也没办法。

果然,许久许久,越南游击队再没有动静。

凯阅中校大声地催促他马上回去。

但是被菲斯少校否决了:“不行,我现在不能动。”

“为什么?这么大的风雨,直升机不能出动。我无法给你提供保障支援。你既不能前进,还等什么呢?”凯阅中校大声地道。

“我在等没有重武器的游击队进攻我!”他冷笑一声。

他闭上了眼,耳听着风雨声。

他感觉得到,这位游击队的指挥官是一个不会放弃任何机会的人。他知道,他正在某个地方虎目耽耽地盯着自己,寻找着自己的破绽。

“不,我不会给你机会!”他愉快地把身子摆舒服了,他要等到天晴时,才好好教训他。

那就是要一个个地把剩下的村庄扫荡完。到那时,游击队就只剩下一条路,进攻芒昌。

哼哼,他笑出了声。

让我们在芒昌最后较量吧!

至于那位公子哥儿,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国会要怪也只能怪凯阅中校这个倒霉蛋了!

风雨终于慢慢地停了下来,夕阳竟然出来了。

霎时间,天空一碧如洗。

直升机象一只只雨后的蜻蜓一样升上了天空,向菲斯少校所在的鬼峰垭而来。

一时节,装甲车的顶盖打开了,美国特种兵们,得意忘形地叫嚷起来。

菲斯少校一挥手:“回去!”

装甲战车再次轰鸣起来。与天空直升机的鸣叫交织在一起。

美国兵纷纷爬上了战车顶盖上,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我日你屋人!”咬卵匠气坏了。

吴大运更是生气,因为这是他们越南人的国土啊!所以,他眼一瞪,手攥紧了。

“喂,你别乱来啊!”咬卵匠一把按住他的手。

吴大运咬咬牙:“我不会给你丢脸!”

咬卵匠盯住对面的丛林:“机关枪是个最阴险的家伙,每次他都想多干几个敌人,这次不能再输给他!”

机关枪的望远镜却锁定了咬卵匠,禁不住嘿嘿地笑起来:“我一定要找一个姓陆的姑娘做老婆,让咬卵匠成为我的小舅子!”

陈荣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美国鬼子来了!”

“这次全交给你!看准了,给我一下子要把他们的战车掀翻!”机关枪面色一沉。

“是,一下子把战车掀翻!”陈荣一个立正,翻身入了树林。

“喂,翰可,你别光在天上玩,给我往两边树林,来两下,当练练你的老爷兵!”菲斯少校对天上叫道。

翰可骂了一句人。

几架直升机一旋就下来了,对着两边的丛林就扫射起来。

哒哒哒哒!

美军的直升机载机关枪,威力很大,一路树木不断被打折。

泥土溅入了陈荣的嘴里。

最倒霉的的是吴大运,溅起的石块居然把他头上打了一个包。

“杂种!挖苦人!”

把咬卵匠也惹笑了。

战车上的美国特种兵一个个笑得更开心了。

“动手!”咬卵匠和机关枪先后下达了命令。

“轰!”

“轰!”

“轰隆隆!”

“轰隆隆!”

先后两辆战车被掀了过底朝天不说。

最残酷的,这些地雷并没分散埋,而是集中在一点,先后爆炸成一片。

不但把战车掀翻,而且又把战车里掀出的人撕碎!

后面的战车猛烈地向两边射击起来。

直升机也扑了下来,向着两边的丛林里,又是丢开了炸弹。

咬卵匠和机关枪早带着他们的人,向两边丛林深处飞奔而去。

菲斯少校气坏了,不过他还是很幸运,炸中的不是他的战车。

夕阳下山了,西边的天空血红红的。

菲斯少校不敢停留,乘着直升机的攻击,撞开前面的战车,向芒昌而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