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豆---拯救人类的食物

土豆凹凹凸凸的外表看上去不起眼,土豆也曾因为马铃薯“块茎”的身份备受嘲弄


和敌视——许多人认为土豆是猪和下层社会吃的食物。但土豆绝对不是一个平凡、


不起眼的小角色,它在18和19世纪欧洲和美国的社会经济发展中,马铃薯扮演着极


关键的角色,在西方社会历史中的重要性不下于汽车和铁路;19世纪40年代爱尔兰


爆发的大饥荒,就是马铃薯大面积绝收直接导致的,因此被称为“土豆大饥荒”。

土豆学名马铃薯,最早是印加帝国的印第安人的食物。在安第斯山脉上千米的高地


上,印第安人就种植了这种食物,据说其历史,有三千到七千年之久。英语


“Potato”这个词,就来自印第安语。


古代印第安人不仅掌握了土豆的种植技术,而且善于加工和储藏土豆。加工的办法


就是把土豆放在太阳底下暴晒,多天之后,晒成了土豆干,再砸成粉末煮着吃。这


种加工方法使土豆完全干燥的脱水,可以储藏十年以上,万一遇到灾年,一样有粮


食可吃;二是晒干的土豆便于携带,兴建巨大工程,或者是行军打仗就有了干粮,


意义十分远大。


土豆在古代南美洲印第安人生活中占有重要地位,土豆的丰收和欠收直接影响到他


们的生活。所以印第安人把土豆尊奉为“丰收之神”,并认为土豆是有“灵魂”的


。如果某一年马铃薯欠收或严重减产,就认为是“怠慢”了马铃薯神,必须举行一


次盛大的祭祀仪式,就会有几个印第安人在祭神的仪式上被割掉鼻子和嘴唇,脑袋


削成土豆的样子,借以取悦土豆神,祈求马铃薯神保佑丰收。


这种残酷的祭神仪式延续了很长很长时间。1547年,一位到过秘鲁的西班牙人目睹


并记述了这种祭祀仪式。他说:“在长里约-拉姆巴城,很多印第安人和着锣鼓,


迈着细碎的有节奏的步伐列队游行。部族的首领走在前面,他穿着新衣,披着刺绣


的斗篷;接着是几列穿着整齐、衣服华丽、手持马铃薯袋的男孩;后边是几列穿着


色彩艳丽的服装、拖着长襟、佩环叮咚的女孩,手里拿着金银器皿;再后面是排列


整齐的人群,肩上都抗着木制犁锄之类的农具,手里也提着马铃薯;最后却是一头


肥壮的骡子,它浑身上下披挂彩饰,黄的塞金,白的似银,辉耀夺目,光怪陆离,


五彩相映,装扮成一个神奇的庞然怪物。游行之后,大家围着这头庄严的怪物,在


首领的指挥下边歌边舞。然后首领首冲骡子捅一刀,祭祀者取出骡子的内脏,供奉


在马铃薯神像前,其它人用马铃薯袋蘸着骡子的余血。”不过这种祭祀仪式的祭品


已仅限于牲畜而不再杀人了。到了近代,这种祭祀已发展成为印第安部族庆丰收的


列行节目。


印第安人通常相信土豆是神赐之物,有利于人类的繁衍;因而他们相信女人吃土豆


,有利于生育。印第安人还把土豆当成疗伤治病的药物。印加族把生切的土豆片敷


在断骨上疗伤,或者涂擦头疼的部位解除头疼;或者随身携带土豆以防风湿;或者


连同其他食物一起吃,以防消化不良。


16世纪,西班牙殖民者来到南美洲。1537年,西班牙殖民者在南美安第斯山的苏洛


高达村“发现”了土豆。但是这些殖民者的兴趣,完全集中在金子和银子上面;所


以包括探险家,殖民者,海盗,奴隶等等,最早来到南美的人当中,几乎没有人,


拿正眼打量一下,这朴实,貌不惊人的土豆。欧洲人对土豆,可以说是一无所知。


1565年,一个没有在南美找到黄金而垂头丧气的殖民者,顺手带回来几个土豆。西


班牙人把土豆当成了一种球菌,以为是一种类似蘑菇的东西。最过分的说法是把土


豆叫做“可以吃的石头”。


土豆是来自美洲的安第斯山脉,是伴随着异质的文化背景以及致命的成见来到欧洲


的。欧洲人认为只有未开化的民族才吃土豆,即使他们认识到这种新到来的植物能


够在更少的土地上产出更多的粮食,但是绝大部分欧洲人和欧洲文化仍然对土豆持


不友好态度,甚至是拒绝的态度。


土豆表面坑坑洼洼,品相难看;在欧洲无论是贵族还是老百姓,都很难接受。大声


疾呼地反对食用土豆的声音也非常强烈。这是英国发生了一件偶然的事情,使土豆


更加声明狼藉。


英国探险家和历史学家,拉雷夫爵士从美洲探险回来,带来了一些土豆,并种植在


自己的庄园里。他为了向英王献殷勤,就把整棵的土豆进献给了英王伊丽莎白一世


。伊丽莎白的陛下的厨师从来没有见到过这种蔬菜,又不愿放下高傲的身段向别人


求教,他自以为是地把土豆给扔掉,用土豆的叶子烹制成一道菜,出现在皇家的宴


席上。土豆的叶子含有毒素,吃了土豆叶子的达官贵人都不免轻微中毒。伊丽莎白


女王在盛怒之下,开始严禁土豆。


在迷信的法国,很多人认为吃土豆会引起麻疯病、梅毒、猝死和性狂热。在一个叫


做贝山崆的城市里,市政府居然发布法令,严厉禁止土豆:“鉴于事实上土豆这种


有害物之使用,将引起麻疯病,兹予以禁止;私自种植,将罚重金。”如此一来,


将土豆引起麻疯病这种毫无根据的迷信,说得铁板钉钉。更有甚者,认为土豆是巫


婆和魔鬼造出来骗人的东西。


欧洲人拒绝土豆的理由尽管五花八门,但是归根结底,就是因为土豆这种植物没有


文化含量。当时欧洲上层社会的沙龙里,贵族们惊恐地交换着对土豆的看法,一致


决定把这个可怕的东西驱逐出境。当时除了水手和一些猪偶尔食用外,对于土豆,


欧洲大陆几乎是骂声一片。


此后在长达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土豆根本不是被当成蔬菜或者粮食,而是一种奇


怪的草药。西班牙航海者发现,吃土豆可以防止船员得坏血病。大航海时代,船上


的食物,以腌制的鱼和肉为主;长期不吃维生素C,所以有很多船员,都因坏血病而


死亡。土豆当中,恰好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因此对于西班牙海员来说,土豆等于是


防止坏血病的良药。于是,土豆被药剂师们所重视,纷纷种植在了各国的医药实验


田里。


欧洲人怀疑、轻视和嘲笑马铃薯,以致今天在英语中还残留着一些的备具嘲讽意味


的词语,把整天泡在电视机前面的人称为“沙发土豆”,把“马铃薯头”当成傻瓜


的代名词。


欧洲人只相信谷物,尤其是小麦。美国人迈克尔波伦这样描述:“小麦是向上指,


指向太阳和文明;马铃薯却是向下指,它是地府的,在地下看不见地长成它那些没


有却别的褐色块茎,懒散地长出一些藤叶趴在地面上。”如果小麦让人联想到高贵


、阳刚之美,那么马铃薯则是黑暗的、异教的,也就是邪恶的。


但爱尔兰人管不了这么多,他们的国家贫穷、人口过多、失业率高以及土地贫瘠,


使得他们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像接受自己一样接受了土豆。土豆对爱尔兰人的回


报是从前所未有的丰盛:几亩贫瘠的土地就可以种出大量的土豆,足以养活一家人


以及他们的牲口。土豆填饱了整个爱尔兰人的肚皮。


爱尔兰与土豆这种异乎寻常的关系,更加巩固了它在英国人头脑中的不良印象。他


们像厌恶马铃薯那样看不起爱尔兰人,他们认为这种“该死的根”把爱尔兰人拉到


了文明之外,变得懒惰、无知和无望。


不管英国人怎样厌恶土豆,爱尔兰人还是一如既往地种植土豆。从来没有一个欧洲


国家像18和19世纪的爱尔兰那样依赖土豆,也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爱尔兰那样因土


豆歉收而引起了空前的大饥荒。


1846年爱尔兰遭受马铃薯晚疫病侵害,当年土豆减产5成以上, 爱尔兰人主要的粮食


作物就是土豆,土豆减产造成了爱尔兰历史上最著名大饥馑,饿死上百万人,迫使


200万人不得不移民到到美国,使美国的人口结构从此永远地改变。爱尔兰土豆整个


欧洲人心惶惶。英国人彼得格雷在他的著作《爱尔兰大饥荒》中写道:“在大饥馑


发生之前,家庭主妇只知道怎样烧土豆,而把烤箱弃之不用;现在,学习烹调除了


土豆以外的食物,成了她们最大的麻烦。”欧洲人对土豆的依赖由此可见一斑。


1662年左右,英国皇家学会向英国政府提出建议,在英国推广种植土豆,但是这一


建议毫无影响。一直到1733年,英国种子学家斯坦奋•斯威扎尔在总结公众


对土豆的看法时,还写道:“这只是一种适合爱尔兰人和小丑吃的食物”。在1744


年以前,土豆在德国还是犯人吃的食品和喂猪的饲料。


是疾病和战争使欧洲人改变了对土豆的看法。经历了三个世纪黑死病的蔓延,天主


教徒和胡格诺派之间的战争,使整个欧洲的人口锐减30%。人口复兴成为欧洲最大的


问题,同样也是法国最大的问题。饥饿是人口增长的大敌,土豆本来是免除饥饿的


救星,但人们却拒不接受。爱尔兰接受了土豆,不仅没有出现饥饿,反而强大起来


,甚至成为对欧洲的一种威胁。


法国国王路易十四觉得必须改变这种局面,他撇下了高谈阔论的贵族们,直接跟农


民沟通。沟通的方式非常巧妙,他在王室的一块土地上种上土豆。土豆开出了绚丽


的蓝白色的花朵。国王在欣赏之余,亲自把蓝白色的花朵簪在皇后的头发上,作为


冠饰。于是,法国的贵妇人都纷纷效仿。土豆就要成熟了,路易十四就派出皇室卫


队的21个士兵,前来把守土豆,不容许闲人靠近。他的举动引起了全国农民的好奇


心,谣言四起,人们认定国王私自把最好的东西占为己有,不由眼红嫉妒。在一个


月黑风高之夜,趁着卫队松懈――当然是国王命令他们松懈的――农民们把地里的


土豆哄抢一空,纷纷种到自己的田地里。


从此,土豆就像谣言一样在法国传播开来。


瑞典人早在1658年就把土豆作为一种观赏植物,种植在乌普撒拉的植物园里,只是


用于观赏。但是瑞典人的“土豆之王”约拿斯•阿尔斯特鲁玛种的土豆,却不


是来自乌普萨拉的植物园,而是来自荷兰。


约拿斯168年出生在瑞典阿林索斯一个人口众多的穷人家庭。家庭贫穷使约拿斯很小


就开始工作,先是当伙计,然后是在斯德哥尔摩作抄写员。他由于受朋友的牵累,


不得不离开瑞典来到英国的伦敦到处打工。多年后他有所积累,自己成立了公司向


瑞典出口英格兰羊毛,供应瑞典刚刚起步的纺织业。1723年他为了躲避荷兰的关税


,带了一些纺织设备和几个专家,还有一袋土豆的种子,在夜晚坐上了一条瑞典的


船,回到瑞典。约拿斯在瑞典兴办企业,成为瑞典的风云人物和皇家科学院的院士


,但是最大名声却是在瑞典第一个种植并且吃土豆,约拿斯从荷兰带回一袋土豆的


时候,欧洲大陆,包括荷兰在内,还没有普及种植和食用土豆。所以很多人称他为


“土豆之王”,在他的家乡哥德堡市中心,为他建造了塑像。


就在约拿斯开始种土豆的那一年,一个著名的女科学家在瑞典诞生。她的名字叫爱


娃•拉嘎丹。1748年,仅仅24岁的爱娃发表了一篇论文,描述了用土豆酿造


烧酒的方法。


这篇论文发表后,第二年瑞典商业协会就大力推荐土豆的种植,并且特意指出:土


豆可以酿造烧酒。瑞典人嗜酒,瑞典农民种植土豆的积极性顿时高涨起来,并纷纷


用土豆在家里酿酒。直到1860年瑞典正式颁布禁酒令,严禁家庭酿酒,家庭酿酒才


得到遏制。从1749年到1860年,瑞典人用土豆大量酿酒,度过了一个世纪的快乐时


光。爱娃•拉嘎丹的文章,使她成为瑞典历史上首位皇家科学院的女院士。

1860年禁酒令颁布的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土豆的种植和产量将大大减少


。但是事实证明:土豆酿酒刺激了土豆的生产,瑞典人食用土豆的习惯却已经养成


。禁酒令颁布土豆的种植一点也没有减少,反而逐年增加产量,开发新品种。瑞典


人种植土豆花样百出,品种竟有一百五十种之多。


在约拿斯在瑞典种植和食用土豆之后的30年,普鲁士的国王腓特烈二世颁布了在德


国种植土豆的法令。为了有效地执行这一法令,腓特烈二世居然派遣了大量的龙骑


兵,强迫农民大量种植这种“用来喂猪”的粮食。还有一种说法是,腓特烈二世让


龙骑兵们威胁那些可怜的农民说,如果不按法令种植土豆,就要割掉他们的鼻子。

19世纪初,俄国沙皇彼得大帝用重金从荷兰的鹿特丹购买了一袋土豆,命人把土豆


种植在彼得堡宫中的花园里。土豆的开花的时候,彼得大帝传旨内宫佳丽和满朝文


武,轮番到花园里去观赏。此后,他又传旨彼得堡近郊和全国的农民都种植这种薯


类。农民不知道土豆的经济价值,只以为是皇家的奢侈品,便像拒绝缴纳赋税那样


抵制试种。到了尼古拉一世执政时候,俄罗斯发生了严重饥荒,民不聊生,饿殍遍


地。皇家勒令农民普遍种植土豆。可是薯种昂贵,农民买不起,便愤怒地揭竿而起


,爆发了席卷全俄罗斯的“马铃薯暴动”。后来,俄国官方只好用奖励的办法,才


慢慢推广了土豆的种植面积,使俄罗斯成为“土豆超级大国”。


土豆1621年传入北美洲。当时百慕大群岛州长送给弗吉尼亚州长两个装有土豆和其


它蔬菜的大盒子,但是这次并没有使土豆流传。美国外交家本杰明•富兰克林


在法国做美国大使期间,参加了一次宴会,席间鉴赏了土豆的二十种不同做法。他


回到美国后,盛赞土豆是最好的蔬菜。于是,美国人追随富兰克林引领的潮流,土


豆也开始在一些殖民地和边远的西部地区种植。


1802年,由比利时人首创、在法国大受欢迎的炸薯条进入美国。托马斯•杰


斐逊总统在白宫用炸薯条招待客人,自此炸薯条迅速完成本土化,成为全美国最普


遍的土豆烹饪方式。后来由麦当劳的大力推广,迅速完成了全球化。剥去外衣的油


炸土豆终于在被轻视几个世纪后,成为美式文化的代表,受到全球人民群众的喜爱


炸马铃薯片的发明却是个巧合。1853年,一个富商在纽约一个时尚度假村吃晚饭,


他抱怨炸马铃薯太厚,就将炸马铃薯退给厨房。为了给这个傲慢的顾客一个难堪,


大厨切了一些像纸一样薄的马铃薯,放在油锅中炸,并撒上盐。让所有人都大跌眼


镜的是,这位客人喜欢大厨的“Saratoga脆片”,从此马铃薯片也开始流行起来。

土豆进入我国较晚,最早关于土豆的记载是出现在清朝康熙三十九年(公元1700年)


刻印的福建《松溪县志》上。国外研究资料还提到,清朝顺治七年(公元1650年),


荷兰人斯特儒斯在台湾曾见到土豆栽培。植物学家吴其濬所著《植物名实图考》于


1848年刻印成书,其中“阳芋”篇,首次具体地描述了土豆的植物学性状。有的农


学史家考证说,马铃薯是清朝道光二年(公元1822年)开始传入台湾省,然后传到福


建、广东等地,以后逐渐在全国各地得到推广。马铃薯的中国俗称有洋芋、阳芋、


洋蕃芋、地蛋、山药蛋、土豆等名。


解放后政府十分重视土豆的种植,现在我国种植面积已经达到7500万亩,占世界马


铃薯面积的25%,亚洲的58%,有800多个品种,成为土豆种植大国。


土豆的历史用无可争辩的事实向人类证明,是土豆养活了更多的人而改变了整个世


界。


土豆的出现弥补了谷物收成不足所带来的粮食短缺。在中世纪的欧洲,一亩土豆田


和一头奶牛就可以养活一家人。爱尔兰1845-1846年的大饥馑,由于几乎摧毁了当


地的土豆种植业就有100多万人死于饥饿,并至导致150多万爱尔兰人移居美国。在


战争时代,土豆的作用更不可小视。1756-1763年,欧洲发生了“七年战争”。尽


管法国,奥匈帝国和俄国多次入侵普鲁士,摧毁了地表的农作物,但是普鲁士人却


靠生长在地下的土豆躲过了灾难,让侵略国看到土豆在普鲁士国家恢复中的重要作


用后。


土豆对世界的意义在于它养活了更多的人,其亩产量是谷物的3倍到4倍,它因而能


够代替谷物满足不断增长的食物需求。在俄国和东欧,土豆代替面包成为贫穷百姓


的主要食物。水煮和火烤的土豆比面包更便宜但具有同样的价值。在某种程度上,


人们正是因为食用了土豆,才提高了健康水平,也因此能够产生更多合格的劳动力


用于拓荒和补充不断因饥荒导致的人口下降。人类的生活和生产得以继续,土豆有


着独特的功劳。


一些历史学家说过:土豆改变了欧洲。土豆这种食物多次帮助欧洲人,渡过了饥馑


时代,并且因为土豆的广泛种植和食用,造成了数度的人口膨胀。而对于瑞典人来


说,食用土豆,几乎改变了他们的性情:土豆使得每一个人都可以温饱,变得平凡


、沉稳和腼腆,而人生的脚步从容不迫。他们不再是性情狂暴的维京海盗,而是爱


好和平,热爱自然和追求知识的文明人。


美国公民中爱尔兰移民的后代很多,专栏作家沈宏非在一篇关于土豆的文章中说:


“从某种意义上说,没有马铃薯就没有今天的美国”。


美国人拉里.祖克曼在他撰写的《马铃薯:改变世界的平民美馔》一书,副标题就是


“卑贱的土豆如何营救了西方世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