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军人的故事--我的军校学员篇

1999年8月的某天,我离开生活学习了1年多的连队,去昆明陆军学院报到.离报到日期还有些日子,随便回了趟老家,那些假日我过得很开心,到处都是对我的夸奖声,我多骄傲。

报到的时候到了,老爸不放心我,非要和我同往。我不太愿意,因为当时我开始在想,我的人生肯定会和以往不同了,我将长出翅膀,在连队1年多的成长,已经树立了我独立自主的个性。他拗不过我,因为我从小都比较任性。但老爸怕我单独上路在路上遇到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坚持给我买了,杭州--昆明的机票.9月13日,那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因为这天不光是我去军校报到的日子,也是我出娘胎以来第一次做飞机的日子.下午13点伴随着飞机引擎的轰鸣声,我再次离开了我的家乡,我的亲人,为了心中的理想飞向了远方陌生的城市.

下午15时40分,飞机降落在昆明巫家坝机场,从机场花15块钱坐民航班车到市区,由于不认识路,只好打的了,经过一路的奔波,我终于到了军校所在地。站在气派的学院大门前,我为它庄严的气势所折服。灰色大理石砌成了三个门。大门位于正中,出入车辆。两旁各有一个小门,供行人出入。还有身着军装笔直站立的卫兵,阳光把他们肩上的红肩牌照得更加鲜红。他们挺拔地站在两边的岗台上,像两座威武的雕像,神圣而不容侵犯。

我的心在这种森严的气氛下莫名地虚了起来,毕竟比我们穷山沟里部队威严多了。但不能不进去。我拿出录取通知,往右边的小门进入。哨兵用他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挡住了我。于是我递给他录取通知和士兵证。他看了,就下了岗台,带着我到登记室登了记,然后就把我放了进去。

这个校园可真够大的!进入便可以看到宽阔的大操场。操场上比较宁静。我绕着操场边上的道路行走。道路笔直平坦,一棵棵间隔有序的绿树挺立在路的一边。 风景不错,可是我怎么找到通知书上说地方报到呢? 碰到一个学员,我便问他。他挺热情,把我带到了一座学员宿舍楼前。他告诉我,我所在的队就在三楼。于是我微笑着和他告别,独自走了进去。 上了三楼,在楼梯口,我看到了几个干部围着坐班桌聊得神采飞扬。看到我来了,他们全都一本正经地沉默了下来。一个瘦瘦高高的家伙坐在椅子上,他看上去很年轻,带着个眼镜,看起来很斯文。 我打了个报告后问这里是不是新生报到处,他们说是的,就是这个地方。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哪里的人,我如实回答。然后我看到带眼镜的干部打开一个本子,眼光随着笔向下查找。另外的几个干部在他周围满怀期待的看着。 突然那戴眼镜的瘦子咧开嘴,笑得很灿烂。而周围的几个干部则发出失望地叹息声。 原来本子上记录我是他的队员,估计他们肯定是在打赌。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他们是刚刚毕业的学员,没有分到部队,留校当教员。他们要当我们新学员的区队长,也就是排长!区队长把我带到了三班,里面有两排高低铺,条件比原来的部队好多了。 光线很好,给我安排了一个靠窗的下铺,帮我一起整理好床铺后就坐在床边和我聊天,聊了一会儿他叫我自己整理内务就出去了. 一个人独自在陌生的房间里很是无聊。好在不久来了一个四川的兄弟,他是从西藏军区山步52旅来的,他也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战友,也是后来和我关系最好的兄弟。正是受他的影响才使我在毕业后决定去了西藏--世界的屋脊!以后几天陆续有新战友来报到,很快我们班就满员了。

接下来是整整一个月的军训。军训对于我们从部队过来的学员来说算不了什么,反倒觉得比原部队来的轻松。内务就更不用说了,我们全训连队出来的人这方面绝对是一级棒!

说完了军训,接下来说一说4年来我的学习与生活。通过4年的军校生活,给我最大感触的便是军校制度的规范和纪律的严明更胜于一般部队:学员的生活连队化,一日生活制度化,从按时起床、就寝、熄灯等细微之处抓起居作息;从禁止“三长”(长头发、长胡子、长指甲)和“三手”(背手、袖手、插手)抓军容风纪;从“三相”(站相、走相、坐相)抓军人姿态;从“直线”(走路要直线,身体要挺直)加“方块”(被子要叠成“豆腐块”)抓整齐划一;从打扫整理室内外卫生抓卫生习惯;从言行举止抓文明礼貌。每周日固定的全队点名和班务会让我们检点自己在过去一个星期的不足之处,值班长和队干部会对上个星期队里各项工作所取得成绩作系统的总结,也将及时通知我们近期队里和院里将要开展的各项工作……相比以前在老部队的生活作风和生活习惯,军校的种种制度和纪律对我来说,可以说是更加的严格。

当然军校里也像其他地方一样,都有他有趣的一面,有一阵子,不知道是不是昆明的风沙大,反正我们碗里的米饭,到处是触目惊心的砂粒。每天几百号人的食堂里,除了学校领导的小灶桌之外,都吱吱脆响着,倒好像每个人都要练出个铁嘴钢牙一般。一天午餐,大家都在“有砂有味”地地咀嚼着,这时后勤处长发话了。据回忆,表情还是相当严肃地。处长挥舞着食堂的意见簿,跳出来大喊暂停。时间刚刚好,要不然我差点就一口把一颗,后来端详推测是白垩纪的化石毁坏了。切中肯綮的后勤处长,跳过各种意见簿上各种的美食憧憬和美好建议,直接大声选读了下述一条意见:“我们不是母鸡,我们不吃砂子”!呵呵,要知道我正在吃饭,又不想扫了处长同志的批判兴头,只好闷头乐呀。耳朵里是处长大人的母鸡批斗,嘴里是“格吱吱”的母鸡砂饭,终于忍不住,一个不小心,把好不容易才过滤完毕的饭,全喷将出来。

时间飞逝,转眼4年过去,我又到了选择我人生道路的转折点,按理说,学员毕业后由上级统一分配去向,但由于青藏高原的特殊性,一般去那里都是自己申请就可以。我由于长期和那个四川的战友一起生活学习,从他口中了解到了很多关于西藏的事情,那独特的高原地貌,那独特的高原文化,深深的吸引了我,使我有一种迫切想去西藏的冲动!于是我满着家里父母,向校领导递交一份申请去西藏,并填写了守卫边疆,建设边疆,服务边疆的志愿书!2003年9月,在家休假的我,接到一张成都军区司令部的通知书,上级已经批准我的申请,命我于9月20之前到成都军区司令部报到,等候命令!这时我父母才知道我申请了去西藏,听说西藏条件那么艰苦,环境那么恶劣都哭着不让我去,哪个做父母的不心疼自己的子女呢?但我主意已定谁也说服不了我,最后他们还是拗不过我,眼睁睁的看着我再一次离他们而去,临走时看着父母那隐隐白发,歉疚之心悠然而生,但我强忍这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9月15日,我坐上去上海的汽车,这次我没有飞机直接去成都,而是到上海坐火车去成都,不是为了途省钱,而是想通过火车上这漫长的2天2夜,来给自己的心情做了调整,给自己更多点勇气去面对这个生命的禁区!

军校生活使我充满了对自我的挑战,它不仅能使人变得坚强、勇敢和睿智,也教会了学员如何做事、做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