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人快语的聂棋圣大嘴语录

tiger_nwu 收藏 1 93

聂棋圣造访羊城晚报,和超级棋迷梁国标社长交谈甚欢。

棋圣也是人。

聂卫平近些年挨骂不少,实事做得也多。聂道场开了数年,他的弟子一个个成了器,常昊是中国外战成绩最好的一个,二个世界冠军,七个世界亚军。古力成了国内第一人,国内赛几乎到了逮谁灭谁的地步,常昊也挡不住他的力量。

前几天羊城晚报搞50周年大庆,请了棋圣过来活动,因为是目前羊晚的“第一围棋高手”(打引号是因为在聂棋圣这样的泰斗面前实在汗颜),铁杆围棋发烧友梁社长特地叫了我来陪同出席。想想也不好意思,年前羊晚内部赛,头一把就被人“恶意”安排对阵社长。

——“这棋不好下”,有人说。

棋类记者XXX建议:“要不你就和社长好好下把政治棋?”

按棋力我肯定比社长高,输了人会骂马屁精,赢了别人觉得你会不会得罪领导啊?一般小人物总是在这场面上不敢的。偏偏我这个楞头青本着棋道和体育精神,赢了社长,心理也什么忐忑不安。全报社人说老赵那家伙,头一把就砍翻了社长。

社长当然不可能那么小鸡肚肠。但身为棋迷也不会完全不在意,下棋的人,重要比赛哪个想输?席间社长讲起他和广东省委副书记蔡东士下棋,此前有次连胜五盘,后来在河源开会,抽空关起门来再战,梁社长却连输五把。而且是带彩头一盘十万的输棋:老宣传部长的蔡东士要羊城晚报为贫困山区扶贫多出点力多捐点钱,梁社长耍了个滑头,领导的要求不好拒绝,但想着此前下围棋蔡东士连输了他五把,要是棋上蔡书记赢不了他,那就有借口好推脱。

也许是正义的事业有天助,这天蔡东士竟连连获胜,为扶贫赢得五十万彩金,梁社长干脆添上一笔,凑成一百万捐献省委扶贫。我席间鼓噪,说社长是不是下的政治棋啊,有意相让吧?社长说真的不是让的,有时下棋就是这么怪,差不多的棋力,一时一时大不相同。但既然如此,那就达成这笔慈善吧。

梁社长对聂棋圣和广东棋院的容坚行介绍说:“我们是中国媒体头一个成立棋院的,”这让正在说“中央电视台体育部换了领导就不重视围棋”的聂棋圣很在意,马上接话说:“那应该感射你们对围棋推广的贡献”。毕竟搞围棋的人,特别他这样的泰斗级宗师,总是非常在意社会对这个项目的支持。

以前数年间曾和聂棋圣同桌吃过数餐饭。此次再见棋圣,个人感觉他的境界上升了不少,有了真正大宗师的气度。现在看到的老聂,有些铅华洗尽的感觉,境界到了,棋圣的棋还能再出高峰吗?其实老聂不老,比他老的曹熏铉、赵治勋至今还在战斗,近几年还夺得过各种冠军。

以往圈内的人对老聂二次婚变、社会活动过多,没能在棋上投入全部精力,导致一生就欠一个世界冠的遗憾……这些事媒体也不无微词。吴清源也曾恨铁不成钢地点老聂:“境界太差”(这个境界说的不完全是棋上,有对他心多旁鹜未能专注棋上的批评),说的是聂卫平本可达到巅峰的,却在应氏杯上惜败给曹熏铉,错失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世界冠军,也间接地促进了韩国围棋大热而有今天。

酒席间问起老聂:“你最难忘并认为在你人生中份量最重的赢棋是哪盘?”

棋圣想了想,说:“70年代赢一个叫宫本(直毅)的日本棋手(是中国棋手战胜的第一个日本九段高手,郁后掀起赶超日本的高潮)。”

再问:“那你觉得最难过,份量最重的输棋呢?”

棋圣沉默了下,答:“应氏杯对曹熏铉的那盘。”

棋圣并详细解答了当年他是怎么样失去应氏杯的:“从中国飞新加坡参加最后二盘的比赛(应氏杯是五盘三胜制,此前聂卫平2比一领先),没想到那飞机居然先拐到泰国曼谷落地了,此前也没任何人跟我说过要先拐道曼谷再到新加坡,我就以为到了,拉着行李就下了飞机。到时了大厅,出不了境,因为我没有泰国的签证,大家语言都不通,讲了半天,最后泰国警方的人总算找了个懂中国话的女警官来,我一辈子都没见过那么烂的中国话,好不容易大家搞清楚了,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我那趟飞机还在等着我没起飞,赶紧上去,折腾得够呛,浑身大汗,飞机的空调又开得特别冻,我累了坐位上就睡着了。这下坏了,着凉感冒了,还很重。二天后就开始比赛,我是晕晕乎乎地下,晕晕乎乎地输掉了那二盘棋。其中第四盘,我有一步卡一下就全杀他的棋,业余棋手都看出来了,我没看出来,就这样丢掉了应氏杯。”

我再问:“那您觉得这几十年您心目中综合棋力最高的人是谁?”

老聂快人快语回答:“我觉得那当然还是我!”

这就是老聂,率真率性而且自信、有霸气,当年他就是凭借这股霸气在中日擂台赛上横扫,达成十三连胜。关于这一点,近年也有过些是非,老聂精力不济,后半盘总是出昏招,以至于他不得不声称:“我要不是后半盘老出昏招,棋力还是没人超得过我。”虽然棋输了不少,但还是对自己充满了自信。

我说我们都很喜欢看聂老师讲棋,因为您不会绕弯子,直来直去直指要害,下得臭就是臭,口无遮挡,而且比喻妙趣繁多,深入浅出,关节点上讲得透,不拘泥于局部过程的详解,一般棋友们很容易听懂。

老聂哈哈自得笑。

问棋圣现在还踢不踢足球?说当年他是国家围棋队教练兼钢门,老聂说这些年不怎么踢了,年纪大了也踢不动了,但还是关注足球。容坚行说老聂球瘾还是很大,以前来广东他总是陪着下场踢踢,有时也和他哥哥国脚容志行踢踢。问容坚行“你大佬(哥哥)怎么后来没走做教练这条路?”容坚行还没回答,快人快语的聂棋圣抢话:“千万别趟足球这个浑水。中国足球太黑太烂,容志行一世英名,可别毁在这上头。”

前不久有媒体报道老聂评中国队亚洲杯,也是直抒胸臆快人快语,棋圣在体育总局领导崔大林前就说出了“朱广沪是罪人”的著名论断。席间再次就这个问题深谈,聂棋圣前中国足球问题定性在体制上,认为根子都烂掉了,所以甭指望中国足球能有什么出息。所以不是朱广沪行不行,而是谁来都不行。

“中国足球臭,比大粪还臭!”棋圣断语。

再问他的大弟子常昊外战成绩虽然很好,但七连亚反映出气质上的某种欠缺,我总结为缺少聂棋圣身上的那股血性,也就是生活磨难历练出来的那股狠劲霸气,特别是作为地域的上海的男人,这方面的欠缺更是明显。老聂默认了这个说法,认为现在的年轻人的确不可能拥有那样的磨练,点评他是“从小太顺,霸气不够。”

从成绩上看,棋圣的另一得意高徒古力,是中国第一人,但近年外战成绩比起常昊要逊色很多,所以有了“窝里横”的说法,哪怕他拿到了二个世界冠军,但第二个也是靠打败一同打进决赛的中国棋手夺得。对此聂卫平表示:“古力以前外战成绩是差些,这二年已经不差了,但最近因为父亲突然去世,棋一下掉到了低谷,可以理解,现在他已经开始恢复了。”

老聂突然冒出一句关于围棋起源的怪论:“围棋这东西,不可能是中国古人发明的,”所有人听得一楞,以为他研究出是其他哪个国家的人发明的,不意老聂接着说:“围棋太复杂了,变化太多了,4-5千年前的中国古人,不可能发明这么高级复杂的东西,只可能是外星人带来的。”棋圣断然下了这样的结论。

然后补充说:“这我也没什么证据,但凭直觉是这样。几千年前那时中国还处于原始社会向奴隶社会过渡间,怎么可能发明围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