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海战争四十八 战争进行时 指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6/


2008年9月15日 1时50分 北京地下指挥部

总参谋长等人还在为刚才对台军542旅的打击成果感到意外,并深刻认识到了现代战争的制空权意味着什么。一个空军上校进来,悄悄在空军司令耳边说了几句,空军司令脸色一下子变了。这一变化没能逃过总长锐利的眼睛:“怎么了,老刘!”空军司令姓刘。刘司令站了起来:“刚才第二批次起飞的强五有一架飞机没有按时起飞,现在已经查明,X强击机师一大队副大队长文在福临阵脱逃,拒绝执行战斗任务。任务是由大队长临时顶替完成的,所以起飞延迟。”总长和其他将军听到以后先都有点懵,因为和平几十年了,这种临阵脱逃的是还是第一次碰到。在战争准备阶段,有些官兵通过自残妄图逃离战争,都被军事法庭判了刑,开除了军籍,但那还是在战前。但在这种时候,战争中临阵脱逃的人他们还真没处理过。等反应过来,总长一拍桌子,“那还得了!立即执行战场纪律!”大家一惊,执行战场纪律是什么,大家都清楚,关键是有没有这个权力。总长也觉得不妥,改口道:“立即上报中央和中央军委,就说我们的意见是立即执行战场纪律。”

“是!”

很快,十多分钟后就有了结果。中央军委完全同意指挥部的意见,中央一号首长不在国内,由几位中央常委组成领导小组,二号首长表示支持总参意见,三号首长则表示能不能等到战事结束,走完相关法律程序再作处理。总长在接到回复后说:“三号首长就是温柔啊。这怎么能行啊?”

“立即回复首长,此例一开,此风必长!”

“是!”

2008年9月15日 2时10分 台湾衡山指挥所

国防部长对总长的决定导致了一个精锐装甲旅的覆灭非常不满,声称总长要负责。总长阴沉着脸,一句话也没有说。他在思考:共军在千军万马之中抢占一个机场,然后又把人马拉出来阻击我方人员,声称要向台北进攻。剩下一个空机场,那为什么还要牺牲八架飞机来阻止我对机场的进攻。共军莫非是要把机场抢来作为空、机降场地。他看着地图,把想法对参谋人员说了一遍,参谋们都说有可能。然而国防部长却说不可能,因为桃园机场周围有很多的炮兵部队,只要发现有共军空降,立即就可以用炮火覆盖机场。共军没那么傻。

总长说:“机场有那么多的老百姓,怎么能用炮火覆盖呢?”

国防部长说:“战争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你说我们还能顾得了那些老百姓么?”

“不行!”总长说,“我想在就要派出部队,重新掌控机场,让他们根本就没有机会空降。”

“没有空中掩护,你派出再多的兵也是白搭,说不定这就是个陷阱,再登陆以前就可以消耗掉你大批的兵力。”国防部长也曾是军人,对形势的分析也很有道理。“等到共军大举登陆时,你手上的机动兵力就已经不多了。现在一个旅已经没了。”

总长也还是觉得部长有道理,经过商量,大家决定从海岸部队中抽调六个营,分散向桃园机场进发。现在海岸还很平静,而且这些都是后备军人和海巡署官兵,就算受损失,但总参手中的机动力量没事,反登陆也还行的。

2008年9月15日2时20分 福建长乐机场

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某强击机师一大队副大队长文在福乖乖地坐在有民航办公室临时改成的禁闭室,从高大的落地窗可以看见停机坪。这里是五楼,只要门口守住了不怕他跳窗。文在福现在很后悔,怎么自己就一念之差呢?党和人民培养了他那么多年,他却会贪生怕死。他们部队原来驻扎在杭州,三个月前换防到了福建,但没有全部驻扎在长乐机场。部队经常训练对地攻击,也参加了三次演习。平时他都表现不多,上下关系也可以,临战动员时他还发表了豪言壮语。昨晚,所有他们师驻其它机场的战机用汽车拉到了长乐机场。今天凌晨部队第一次出任务,八架飞机出去,一架也没能回来,文在福当时心就彻底凉了。百分之百的伤亡,太可怕了。他文在福才四十来岁,上有老下有小,可不能就这么死了。那八架一架都没回来,命令又来了,还要起飞八架。经过师党委的讨论,决定由领导带头,每一批次飞机起飞都要有个领导上天,起到带头作用。本来该文在福所在大队的大队长起飞,但大队长在拉肚子,领导就是文在福了。文在福很后悔,当时怎么不给自己找个理由,比如拉肚子,感冒等,偏偏就直接拒绝了上级的命令。结果直接就被带到这里看起来了。那大队长会不会是装的呢,文在福想。

门开了,两个荷枪实弹的士兵走了进来,“起来!”,文在福站起来,一个军官,少校军官走了进来,没说什么,直接走到文在福跟前伸手撕掉了文在福的肩章、领章,揭下帽子,全都扔在一边。然后说:“跟我们走吧!”

文在福是个上校,他们这个师校级以上的军官差不多他都认识,他不认识这个军官。而这个军官从服饰上看是陆军。再看那两个士兵,也是陆军的,于是问:“你们是哪儿的?要带我到哪儿去?”

那个军官会答到:“我们是军区警备司令部的。到哪儿你不用管!”一听是军区警备司令部,文在福一下子瘫在了地上,虽然这么多年没有出现过临战脱逃的事情,但程序大家都知道。两个战士拖起文在福就出去了,文在福嘴里念念有词:“你们不能这样,我还没审呢!我还没审呢!”

众目睽睽之下,文在福被拖出大楼,扔上一辆汽车,汽车上都还有士兵,前后还有两辆汽车,全是荷枪实弹的士兵。一行人绝尘而去。

2时40分 北京地下指挥部

总参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台军大批海岸部队蠢蠢欲动,向机场方向运动。先前针对542旅的空中打击,我们只是在取得局部制空权的情况下采取的,因为542旅虽然没有集结开进,但是以公路为依托,成线状,又是大部队。我们只需取得这一线状区域内的制空权就行了。而就这小范围内的制空权,都是牺牲八架飞机的代价换来的。而这次台军的行动,人数众多,行动分散,只有车辆,没有什么重装备。如果从高空实施精确打击,效果可能不是很好,而且在这一地区,还有敌人的防空阵地没有清除完毕,高空精确打击也不一定安全。

只有拚刺刀了,总长叹了一口气,这就是他手里为什么有五个强击机师,还预备了大量的歼七和歼六的原因。按照预案,当出现台军海岸部队反向进攻威胁机场时,以滨海快速公路为起点到大圆一线的环岛公路为止,对台军活动范围实施火力覆盖,决不能让台军越过环岛公路。

总长下令:“将两架无人机移动到此区域上空,观察台军活动情况,随时通报台军的前进进度。准备好无人机的预备队,如果前面的被击落,要马上顶替上去。不论被击落多少架都要顶上去。”

“是”

“先用火箭炮在台军面前打出一个炮火隔离带,让他们知难而退。为空军赶到争取时间。”

“是”

空军司令插嘴道:“天上还有八架强五!”

“是先前那八架吗?”总长文。

“不是,早换了。强五哪有那么长的滞空时间!”

“先等一下。”总长说,“空中这时还有南京方面的飞机在这个区域执行空袭任务,先让他们退出来,我们自己执行防空压制任务,不然协调起来很困难。通报情况给南京,叫他们让开。起飞一架空警200。”总参手里有两架空警200,一架作战,一架预备。

“是”

“起飞四十架强五准备对地攻击,批轮流进入。要不怕牺牲。起飞八架歼十,四架担任防空压制,四架担任可能出现的精确打击任务。具体由哪些作战部队执行作战任务预案执行。注意协调。”

“是””

有人问:“要是空中出现敌人的战机呢?”

“那是南京方面的事情,出了问题他们负责。”总长说,“再起飞四十架强五飞机,作为预备队。同志们,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在这种情况下,肯定会出现大量飞机被击落的局面,我们一定要顶住。”


最先执行命令的是火箭炮部队,六个营,二十多个连,近百部火箭炮发射车,按照上级给定的目标参数,分批、轮流发射了火箭弹,五百多枚火箭弹砸六分钟内落到了台湾桃源县东西滨海公路和环岛公路之间,南北从竹围到草漯之间的数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形成了一个稀稀拉拉的火力带。这么大的面积,只有这么多的火箭弹,无疑是杯水车薪。就算最先发射完毕的火箭炮发射车也要在好几分钟部内才能第二次发射。台军部队只是迟疑了一下,又继续前进了。

时间不等人,南京方面的飞机已经撤出这一空域,还在天上的八架强五在空警200的指挥下冲了下去。这批强五是老式的飞机,没有对地侦查能力,寻找目标只有靠空警200语音提供目标方位,然后强五在大致范围内自行目视寻找目标攻击。而且空警200不是电子侦察机,也没有对地侦查能力,他的目标数据来自无人机的侦查结果,而且中间还要经过北京的一道中转。如此落后的攻击方式简直就是碰运气,运气又哪有那么好呢?

第一批次的八架飞机在俯冲的过程中就被台军隐藏的防空导弹阵地击落三架,冲下去后,有两架飞机找不到目标,拉起来,再次询问目标方位后又冲了下去,另外三架飞机勉强找到了目标,但迎接他们的是如放烟花一般的便携式防空导弹的攻击,他们强烈的红外信号特征在台军防空导弹的观瞄装置里显得如此可爱。还没等我军强五冲到一定高度发射火箭弹,数十枚防空导弹便吻了上来。我军飞行员的命令是决不退让,他们仍旧照直冲下去,在中弹之前,顽强的把所有武器发射出去。“轰轰轰”,两架战机被打得凌空开花,一架战机被击伤,勉强拉起,回转,向大海方向飞行,但屁股上又挨了一枚防空导弹,飞行员跳伞,飞行员操纵降落伞向大海飘去。里外两架强五再重新获取目标方位后冲了下来,在发射完弹药后同样没能逃脱被击落的命运。但台军的防空阵地也随之被我军跟进的歼十战机所摧毁。八架强五的英勇行为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WS-2火箭炮再次发威,五百多枚的火箭弹又使攻击持续了六分钟,终于大机群到了。这一批赶到的飞机里有十六架改进型强五飞机,所谓改进,就是增添了一点电子设备,多了一个下巴。使得老实的强五有了一定的对地侦测能力,能在不复杂的空情下使用激光制导炸弹对地实施较为准确的空中打击。它们这批飞机作为正式打击主力的第一批,它们比较准确的打击将会为后面的老式战机提供方向和指引。很简单,它们的弹着点冒出的火光就是后续战机的打击目标。

改进型强五冒死分地段地攻击了台军反向攻击的海岸部队,以被击落十一架战机的代价为后续战机提供了攻击目标。二十四架后续强五飞机由于有了准确的攻击目标,不再需要花时间目视寻找目标而增加被击落的时间,只是简单的俯冲,攻击,然后快速拉起,进入第二次攻击。等到这一批战机所携带的弹药使用完毕,只有九架飞机被击落,两架飞机被击伤。

第二批后续战机四十架强五跟着进入了,它们只是在先有的弹着点周围进行攻击。而台军隐藏的中高空防空导弹此时已经被担任防空压制的歼十清理干净,而台军的便携式防空导弹一旦射击马上会被后面的强五攻击。此消彼长,我军战机在这一批次的攻击中只有七架被击落,三架被击伤。第三批强五又顶替了上来。而这时的WS-2火箭炮不再需要大范围的覆盖,而是强击机攻击大队剩下的几小块区域,这样使火力更加密集。在高空安全后,北京又从南京调了一个轰炸机大队过来,在台湾桃园环岛公路以西,台军东进队伍的前面炸出了一条火力带,震慑台军。经过四十多分钟的不间断攻击,我军强五与台军防空火力血拼,台军终于知难而退。机场暂时获得了安全。但此役我军也有三十九架强五被击落,二十一架强五被击伤。提前退出攻击的火箭炮营又开始了对台军重要目标如炮兵、空中骑兵旅的压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