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看在铁血的面子上,我违反了一次原则 [随笔]

天行健-自强不息 收藏 57 3027
导读: 看在铁血的面子上,我违反了一次原则[随笔] 我住宅房子的马路对面有一支团编制的陆军部队,是隶属于第39集团军的工程兵部队。平时为了方便称呼,当地人根据该部的对外代号XX814部队,就直接称其为“814部队”。他们团长姓张,河南商丘人,是我的好朋友,平时有空我们会常常在一起聚聚,虽然我是海军、他是陆军,但丝毫不耽误我们的“友好往来”。我们相互之间基本上是“有求必应”。该部队虽然是一



我住宅房子的马路对面有一支团编制的陆军部队,是隶属于第xx集团军的工程兵部队。平时为了方便称呼,当地人根据该部的对外代号XX814部队,就直接称其为“814部队”。他们团长姓张,河南商丘人,是我的好朋友,平时有空我们会常常在一起聚聚,虽然我是海军、他是陆军,但丝毫不耽误我们的“友好往来”。我们相互之间基本上是“有求必应”。该部队虽然是一支工程兵部队,但由于第39集团军的赫赫威名和强悍的传统风格,该团平时的军事训练和战术训练丝毫不亚于作战部队,记得又一次我曾经到过他们的训练场“坐坐”,训练间歇,官兵们玩起了立定跳远比赛,在玩的过程中,团长正好也下来观看鼓劲,战士们就起哄:团长!跳一个!,团长也不推让,甩甩胳膊,转转腰部,然后猛的一跳,结果拿皮尺一量,我吓了一跳:2米66!团长已经快45岁了,穿着军用三节头都能跳到2米66远!团长如此,估计其率领部队的训练强度和体能素质也不会差到那去,我不禁对其又增加一份敬重。

话说这个周六早晨,本想在家睡个懒觉,8点不到,手机响了,被吵醒后有点烦躁的接通了电话,本来以为是我单位又有什么突然性的紧急任务,来电话通知我赶紧回单位呢?这在我们单位是常事,谁让我们是军委的应急机动部队、还是属于拿的出手的潜艇部队呢!谁知一听,是对面部队的张团长,顿时绷紧的神经立刻松了下来,睡意也又涌了上来,迷迷瞪瞪中张团长到底和我讲了些什么也没听清楚,我反正就是:“好好好•••行行行”的应付完了后,扔掉电话又睡了过去••••••

睡足了后,我起来把自己收拾停当,喝了点粥,一看时间已经快十点了,于是打开电脑准备“逛逛”咱们铁血论坛,谁知我刚进入铁血论坛一会儿,连一篇文章还没有看完,张团长的电话又来了,电话里急切地问我:“哥们!老哥求你的事安排妥了吗??”

我当时心理“咯噔”一下:什么事?肯定是张团长在8点中的电话里求我办什么事,我迷迷瞪瞪中也没仔细听就答应下来接着睡觉了,既不礼貌又耽误人家的事。我心里暗暗叫苦,脑袋快速流转,回忆早晨的电话内容,希望能有个印象到底是找我办什么事?可就是想不出来。我在电话里又不好意思明说,还得应付:“行啊、没问题,你什么时候要吧,到时候再给我打电话•••••”,同时心里也在打鼓,张团长该不是找我借钱吧?我的口袋比脸还干净呐,这可怎么办?唉!实在不行我再找人去借吧•••••

我正在哪儿胡思乱想,张团长电话那头不满的声音传来:“你小子是不是还没睡醒啊,我求你什么事都不记得了?”

我一看,被人发觉了,没办法了,赶紧道歉:“实在是不好意思,我昨晚酒喝多了,早晨迷迷瞪瞪的没太听清楚,不好意思了••••••”,最后加了一句:“张哥,什么事?”

“我老家来了几个人,你知道的,他们都是内地的人,很少看见大海,平时更见不到海军了,这次正好有个机会到这旅游,顺便过来看望我,看看能不能帮忙带他们去参观一下舰艇,尤其是潜艇!我和他们一说,他们本来中午准备往回走了,听说这事,如果能成的话,他们准备推迟一天,明天走。”最后还补充了一句:“他们都是政府部门的,没什么问题吧?实在要是不方便也就算了!”

我一听,心放了一半,嘿嘿,只要不是借钱就好,于是定了定神:“这事啊,我不能保证,但我尽量给你们协调吧,等我电话••••••”

于是,赶紧又给我们单位的作战值班室的值班参谋打电话,查清有那些潜艇在家没有出海,又问了单位是那位首长值班,毕竟参观潜艇不是开玩笑,更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营区看到的••••••单位的值班首长正好是和我关系不错的胡副政委,我把情况说明,并一再强调我带的人是政府的人员,胡副政委最后终于还是勉为其难似的答应了,一再告诫我注意影响和保密工作••••••

安排妥当,协调好艇号,已经11点多了。我赶紧换上衣服,向老婆“请”了假。赶到了“814”团部,到了会议室一看,好家伙,算上张团长有9个人在等我,张团长看我到了,说:“已经中午了,我们一起在团里简单吃个饭吧,吃完饭再去行不行?”

在团里吃午饭的时候,饭桌上大家心情不错,看来商丘那个地方是个尚武之地,在座的商丘朋友们基本都是军迷,对国家的军队建设都倍感关心。令我意外的是:谈话中有两个人竟然是我们铁血网站的会员,而且还是铁杆军迷会员。一下子我们之间的心里距离拉近了,变得无话不谈了,仿佛是多年的老朋友似的,看来铁血网站是一个很好的沟通平台,他让很多人在论坛相互交流、相互辩论、相互沟通,有一种“战友般的”的感觉。说不定将来随着铁血论坛的不断发展壮大,那些观点相同和相近的铁友们会走的更近一些的,会有类似的交流会、见面会的。比如那些“兵团”组织等。

饭后,12个人(张团长的司机和后来该团的政治处郭主任也来了)乘坐一辆猎豹,一辆面包车,浩浩荡荡的向军港开去,途中我问在猎豹里的其他人,你们看过水面舰艇没有?都说没有。我说这样吧,你们来一趟也不容易,干脆我带你们把水面舰艇也顺便参观一下。对这种意外的惊喜,其他人立刻欢呼雀跃起来,于是我赶紧给基地军港处的同学电话联系,要说还是同学之间好办事,等我们把车开到6号门的时候,码头管理所的吴所长已经在门口等我们了,在和门岗简单说明情况登记后,并告诫不准拍照和摄像,每个人拿个通行证就直奔码头,到了码头来到安排好的一条驱逐舰面前,该舰的值更官已经站在悬梯边上等我们了,吴所长代表我们在舰艇的武装更的登舰薄上签名,由于我和张团长、郭主任都穿着军装,在接受武装更的敬礼并还礼后,值更官的就引领着我们登舰参观,我登上舰舷立定站好,面向主桅杆的军旗举手敬礼,同时我也用左手轻轻的拉了拉张团长的衣角,张团长和郭主任立时明白了,也马上立定站好,目视军旗举手敬礼。搞得气氛一下子有点紧张了。我看到此景赶紧说了句:“大家在舰上随便走走吧,如果是不准参观的地方舰上的人员会告诉你们的•••”。

我们下午1点多钟上的驱逐舰,我原打算半个小时就结束了,大概是商丘地处内地,能怎么近距离的抚摸海军舰艇的机会不多的缘故吧,整个参观驱逐舰的时间竟用了1个多小时,有位铁友姓朱,36岁,极胖,170左右的个头,体重大概有200斤,是商丘某区的民政局的副局长,不辞辛苦,把能走到的地方都走了一遍,舰上的所有的武器系统他都用手亲自摸了一遍,我看他这么认真,正好前主炮有2个战士在哪儿检拭主炮,就和值更官沟通了一下,让他进入主炮发射间,坐在主炮发射手的位置上,打开炮瞄望远镜,并允许他玩了一会手动的炮塔传动摇柄,搞得他直呼过瘾。看着他们满足的表情,说实在的我的心情也非常舒畅••••••

参观完驱逐舰,我们离开6号门继续向里开拔,越往里走越感到气氛紧张,路上除了往返的军车外,基本没有行人,大家知道离潜艇的码头已经不远了,在我的指引下车辆拐入一条僻静的水泥路,不到几分钟就看到隶属潜艇管辖区域的1号警戒门岗了,我们潜艇的门岗的要求就更严了,尽管已经沟通好了,还是要在岗外的警戒线外边把车停好,我下车详细的进行了登记和核实,并请已经沟通过了的支队行政值班室的值班参谋再次打电话到门岗进行核实情况,这才放我们车辆过去,我们继续往里进发,十几分钟后,又一道门岗拦住了我们,尽管2号门岗已经接到通知我们要来参观,还是要求除了我之外所有人的详细记录并在出入登记薄上签名,同时暂时没收了所有车辆的驾驶证和地方人员的身份证(返回的时候再归还),发给我们“营区车辆临时行驶证”(返回的时候交还),又过来了两名警卫战士打开我们的车门并把车内的情况检查了一遍(离开的时候同样也要仔细检查),这才放我们进入营区。商丘的朋友们也非常配合,警卫越是严格他们越是高兴,一方面是对纪律严明的部队放心,另一方面也说明他们能进入这样的部队单位感到面子更大,说不定回去以后他们炫耀的资本也越大。

到了码头一看,运气真好,今天大概是没有出海任务,整个潜艇支队除了“进厂维修”的潜艇,基本是整编的艇队停泊在X座码头,还有众多的补给船只也整整齐齐的并靠在辅助码头上,看着黑黝黝的“大鲸”齐刷刷的“趴”在水中,隐隐的透彻出一种肃杀的气氛,场面非常壮观••••••

商丘的朋友们下车后看到如此壮观的场面,立时啊啊的呼声一片,两位铁友激动的手有点发抖,他们从没有一下子在这么近的距离看到这么多潜艇,忘乎所以的掏出了相机和摄像机,准备拍照,码头更和跟随我们的纠察看到赶紧制止了他们才醒悟过来••••••,张团长问我我们可不可以上艇里面参观?我犹豫了一下说可以,但一定要注意纪律,大伙说:放心没问题!我带他们走到一个码头上,指着一条硕大的“鲸鱼”说:今天我们就看它,大家注意安全!

我们选择从艇前面的人员出入口下艇,那是潜艇出入坡度最小的悬梯了,是一个与水平面接近80度夹角的悬梯,地方的朋友们花费了好长时间才费劲的下到艇内,当他们看到艇内更下悬梯是直接把住扶手滑了下来,赞叹不已。那位“胖”铁友更是遭罪,粗粗的腰身好不容易才塞进舱口,我曾劝他不方便就不要下了,谁知他态度极为坚决,一定要下,那就下吧,光他一个人就耗费了几分钟才颤巍巍的进入艇内,大家一致笑他该减肥了••••••

艇上专门为我们安排了一名6期士官当我们的引导员和讲解员,这位姓谢的士官也是河南人,大家听说是老乡立马感到特别亲近,老谢士官(他年龄比我大)向我请示:讲解的时候要把握到什么程度?我告诉他:多看少讲,尤其是关于装备的性能和数据坚决不能透露。老谢领命去了,我就坐在鱼雷发射舱里和几个值更的战士聊聊家常,天气比较热,艇内的温度更高,大约有40℃左右(要是出海执行任务,柴油机启动的时候,机舱里的温度在50℃以上),我原以为用不了10分钟就差不多看完了,结果这几位商丘的朋友不顾闷热和艇内狭窄的通道,兴趣不减,当最后的那位“胖”铁友好不容易从舱口“爬”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有半个多小时了,上来以后大伙直说潜艇兵是真辛苦、真辛苦,身同感受的说:潜艇兵不光危险还这么遭罪,就是把他们的待遇再怎么提高我们也不会有意见!

大家都回到码头上以后,就在码头分散四处凉快凉快去,老谢士官走到我面前,小声对我说:“参谋长,我那位胖老乡在里面照了像,怎么办?”

我一听,脑袋立时大了起来,我一再告诫,怎么还是不听!赶紧把张团长拉到一边说明了情况,张团长眼睛一瞪就要发作,我赶紧提醒,别发火,把照片删除就行,张团长过去解决这事,我的两个纠察也过去“协助”。原来那位朱胖子在艇内的指挥室艇长的战位上,摆出一个指挥驾驶的样子,趁老谢领着领着人群在前面走的机会,让人帮忙照了两张。

我走过去对他说:“我相信你和大家绝不是什么特务间谍之类的人,照几张像就是为了留一个珍贵的纪念,再说你们也都是党员干部,政治性也不差,就是留着照片也不会造成什么危害。但是原则就是原则,这是个底线,我可以在职责能力范围内尽最大可能满足你们,违反原则和规定的事情还是不允许,你还是吧图片删除了吧!”。

朱胖子手里恋恋不舍的把着相机,对我说了几句让我心中一颤的话:“参谋长,咱们怎么说都是‘铁友’,能不能看在铁血的份上,满足这个愿望,我这一辈子很可能就这一次机会了,我保证决不乱传•••••••”

是啊,我们是铁友,铁友如战友啊,我有点犹豫了,朱胖子“抬出”了铁血大家庭的牌子,再说我本人还是一个面子特别窄的人,对待朋友向来心软。这时两个纠察也看着我,等待我的下一步指示。我能说什么,不管如何,大原则第一,这是谁也没有办法的事。于是我冲两个纠察点了一下头,他俩看出我否决的表情,就对老朱说:“同志,对不起,部队有规定,这里不准拍照,请你配合我们••••••”老朱在两个纠察的监督下,很惋惜的删除了照片,并让纠察从头到尾查看了一遍相机里的所有图片,确认没有问题才罢休。幸好是数码相机,要是胶卷的就得把所有的底片曝光了。

其实我心里也挺不好意思的,人家也是一片诚心,于是我打定主意做了决定。我把大家召集到一起,请大家一起到潜艇的舰桥指挥塔上,照个合影吧,但是必须采取近景(由我来照),这样只看到潜艇的艇身和全体人员,看不到潜艇的背景和潜艇以外的地理、地貌特征。对老朱同志我又特别优待,告诉他:“看在‘铁血’的面子上,你可以上去单独再照一张”。兴奋的“胖子”高兴的直说谢谢••••••

尽管一般的情况下,只要你把握好拍照的角度,让人看不出潜艇所处的地理方位和所在地的地貌特征,从艇上的外部拍照是不会造成泄密事件的,因为该型号潜艇的外形早已不是秘密了,但是你能把自己和潜艇在一起照相就具有很大的留念意义了。但是不准在码头拍照是部队的保密规定和规章制度,更是部队的一项组织纪律,这是原则问题。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讲原则的基础上有时候也得稍微的讲讲灵活嘛!

至于说到艇内的设施却是绝对的秘密。别看平时有人可以通过一些渠道进去参观,但只要不拍照,他参观过后也讲不出个什么子午卯酉来,只能感受一下艇内的环境和气氛,同时因为能有机会参观潜艇内部而感到很有面子罢了。想想看潜艇内部光是各种阀轮就有近5万个、不同的组合有不同的作用;各类仪表近800个,除非是专业的特务,否则就是让你看过了也是白搭。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才看在铁血网站的面子上同意给他们照了潜艇外部的。对待政治上可靠的铁血朋友,我怎么也得把握一个:“大事讲原则;小事讲灵活”的处事分寸吧。

由于我们支队和外界有水路两条路线,水路是军人专用的,我们要离开码头的时候,我就想干脆我好事做到底吧,于是我又电话请示了胡副政委一下,从勤务船中队调一条军用运输艇使用,我们安排了1个会开车的和张团长的司机从陆路把猎豹和面包车开回去。剩下的全部乘坐军用运输艇从水路返回。

大家“幸灾乐祸”般的看着那个个极不情愿的会开车的朋友把车开走后,跟随我上了运输艇,开始了港内航渡,商丘的朋友都是第一次乘坐军用船只,而且还是为他们专用的,特别兴奋,都站在主甲板上,一边吹着航行中带来的海风,一边尽情的在运动中欣赏整个军港。

我知道乘坐军用船只对他们来说是机会难得,正好艇长也是我培训出来的,于是我跑到驾驶室里,对艇长说我来开吧,我也好长时间没有驾驶船只有点手痒了,为了让他们在船上能多呆会儿,我把艇速放慢,结果正常不到15分钟的航程我开了将近半个小时••••••

到了对岸,大家兴高采烈的下了艇,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快5点了,大伙说反正是明天才走,晚上一定要请我“坐坐”。一番推辞之后还是由张团长做“东道主”了。唉,又是一顿猛喝,谁说河南人的酒量不如东北人••••••?

当然,我晚上醉醺醺的回家后被老婆赶到书房睡觉的“糗”事就不说了••••••哈哈


······················································································································································


有不少朋友上来谴责我,我感到朋友们的出发点是好的,可能有些误解,在这我说明一下:

部队的地点和驻地严格的讲不是什么秘密,不然部队为什么要设置番号和代号,代号是为了对外联系的,官兵的书信联络用的就是代号,还有军人的家属和亲戚来队了是不是也要算?

部队保密工作不是“草木皆兵”,相反部队的保密工作应该是在“维护军事利益”的大原则的基础上,更加的贴近百姓,赢得百姓的理解和支持!

那位朋友能从我的文中能找出有关泄密的地方吗?如果是驻地倒没什么,每年那些大量的来队家属和官兵的亲戚们那个不知道?如果是找我的话,我本身也不是隐形人,也是这个社会生活的一分子。我本来就好找,军人也是社会的一分子,我们也有正常的人情往来,受训这么多年,你是什么样的人,用不了一两次的交道就能看个差不多,如果是特务那道好办了,怕就怕是那些是真心关心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你们在生活中也会这样的,人都有心软的时候。

朋友中有一点你说对了,文中“就差点没把部队和装备部署贴出来了”,没错!是就差这些了,如果把装备的性能和部署说出来那可就正是泄密了,当然还有部队的兵力人员实力等等那是必须守口如瓶的,这是大原则。把握好了大原则你才能不出问题。如何平衡军队利益和朋友的情分,找到了这个平衡点就可以了。还是那句话:“大事讲原则,小事讲灵活”。


唉!我也真是的,干了件找挨骂的“活”!






本文内容于 2007-9-17 13:15:42 被天行健-自强不息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