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四战,三打祝家庄(注意,此三打是统称一打、二打、三打祝家庄这几仗)


本篇是继续上一篇《水浒调兵遣将玄机(发展期,连载三)》。话说的是时迁到祝家庄偷鸡被捉,祝老大放出狠话要荡平水泊梁山,同行的石秀、杨雄便上梁山求援,于是便生下无数事来。


作战目的:宋江说,“若打得此庄,倒有三五年粮食。非是我们生事害他,其实那厮无礼”。当然,任何战争都要“师出有名”,也叫借口,所以此次的开战借口是救时迁。


一打、二打祝家庄时,分兵派将如下:


留守兵团:晁盖、吴用、刘唐、三阮、吕方、郭盛(共8人,此时公孙胜已停薪留职)


野战部队:


头一拨:宋江、花荣、李俊、穆弘、李逵、杨雄、石秀、黄信、欧鹏、杨林,带领三千小喽罗,三百马军,共是10人,其中7天罡,3地煞,无一水军头领。

第二拨:林冲、秦明、戴宗、张横、张顺、马麟、邓飞、王矮虎、白胜,也带领三千小喽罗,三百马军,随后接应,共是9人,其中4天罡,5地煞。能打能杀的都在这一拨里。

后勤:金沙滩、鸭嘴滩二处小寨,只教宋万、郑天寿守把,就行接应粮草。


目前,除了公孙胜离开之后,梁山泊尚有48员头领,而上面只交待了29人,那么还有19人跑哪去了?他们是


杜迁、朱贵、燕顺、石勇、萧让、金大坚、童威、童猛、侯健、穆春、薛永、李立、蒋敬、陶宗旺、宋清、朱富、李云、裴宣、孟康


宋江在分兵派将时,说过一句话,“原拨定守滩、守关、守店有职事人员,俱各不动”。那我们现在回头再看目前的梁山兵力部署,看看“俱各不动”的是谁。


东山酒店:朱贵(老油条了,替回石勇、侯健)

西山酒店:童威、童猛(原是贩私盐的,有相关从业经验。由于没有过开店,经验不足,所以其它酒店都是1个人,只有他们是两个人,施老爷子下笔,深思熟虑)

南山酒店:李立(原是开人肉作坊的,轻车熟路)

北山酒店:石勇(原是开赌场的,有相关从业经验)


山前三关城防司令:杜迁(有职无权的城防团团长,原著这么交待:“但有一应委差,不许调遣。早晚不得擅离”,换句话说,就是有名无实,老老实实呆着,没有指挥权。施老爷子下笔如有神助,此一细节,就表明了无论是晁盖还是宋江,对王伦旧班人马仍是处处提防。)

城防建设监工:陶宗旺(“把总监工,掘港汊,修水路,开河道,整理宛子城垣,筑彼山前大路。他原是庄户出身,修理久惯。”)

会计:蒋敬(“掌管库藏仓廒,支出纳入,积万累千,精通书算”)

文书:萧让(“设置寨中寨外,山上山下,三关把隘,许多行移关防文约,大小头领号数”)

金大坚:总后勤部印刷厂厂长(“烦令金大坚刊造雕刻一应兵符、印信、牌面等项”)

侯健:总后勤部军需处被服厂厂长(“管造衣袍铠甲,五方旗号等件。”)

李云:总后勤部建设局局长兼包工头(“监造梁山泊一应房舍厅堂”)

穆春、朱富:出纳(管收山寨钱粮)

宋清:总后勤部招待所所长(专管筵宴)

裴宣:检察长兼****官

孟康:总装备部造船厂厂长(“监管修造大小战船”)


余燕顺、薛永没有交待。


可以看到,在人员安排方面,与最后的108将排座次相比,除了童威、童猛可以高升至水军头领,穆春高升至步军将校之外,其余人等的职务安排没有任何变化。


回过头来我们分析一下这次的分兵派将,其中暗含什么玄机。由于这次是宋江上梁山之后,首次带兵外出打仗,因此其中必有一些值得回味的东西。


1、留守兵团中,除吕方、郭盛之外,其余人等全部是晁派人马。这也表明了宋江急需要带自己的弟兄出去立功,竖立自己威信的一种表现。但是,至于中间派的得力干将,如林冲,那是一把杀人的利器,焉能不带?如果说前次江州劫法场,山上留林冲、秦明是守寨需要,而此时为何又不需要这两个牛人了?看后面的描写,林冲救了宋江一命,就知道林冲的重要性。至于刘唐,杀伤力并不突出。而三阮是坚决的晁派,上次还道村救宋江他们就没去,此次就更没理由出战了。白胜虽无十分作用,但是这次也得带上,免得晁、宋两派对立明显。


2、第一拨:这是宋江亲自带队,除带罪立功的杨雄、石秀之外,清一色的宋派头领(严格地说,杨雄、石秀也是宋派头领,是宋江把他们从晁盖的屠刀下救了出来)。宋江连李俊这个水军头领也带上了,渴望立功的积极态度一览无余。从后面战事进展也可以看得清楚,宋江一打祝家庄时贪功冒进,折了杨林,又中了埋伏,幸亏石秀精细,探听得路来。


3、第二拨:虽然宋江将宋派头领全部派到了第一拨,但是若无第二拨的林冲、秦明等五虎上将,宋江早就over了。将林冲及秦明派在第二拨是很有深意的,就是有功劳,我占着;有麻烦,你顶着。宋江的设想就是,若无大碍,头功便给取了,若中了埋伏,那么后面还有这两员得力干将来救。


把林冲带上的意义,便是在二打祝家庄时,扈三娘把王英给捉了,秦明被栾廷玉设计捉了,扈三娘把宋江赶得满山乱跑---此时,轮到俺们顶天立地的大英雄林冲出场了。怎生描写?


“满山都唤小张飞,豹子头林冲便是。”“林冲把蛇矛逼个住,两口刀逼斜了,赶拢去,轻舒猿臂,款扭狼腰,把一丈青只一拽,活挟过马来。宋江看见,喝声采不知高低!”


好一个“喝声彩不知高低”!也就是说,此时此刻宋江都看傻了。自此以后,林冲便是宋江的救命恩人,而宋江并不直接于林冲有恩。所以,在后来宋江欲让位于卢俊义时,林冲便出来说话了(也只有他说话管用),这是后话,暂时不提。


上面的描写,都是前两打祝家庄的事情。到第三打时,人员发生了变化。


人员:上述19人,被捉了杨林、黄信、王英、秦明、邓飞,仅剩下14人。


梁山兵力补充:吴用、三阮并吕方、郭盛,共6人,后又带上圣手书生萧让,通臂猿侯健,玉臂匠金大坚,一共是10人。


外部兵力补充:登州派的解珍、解宝、孙立、孙新、顾大嫂、乐和、邹渊、邹润,共8人。


由于我们说的是分兵派将的事情,因此外部兵力补充便可以作罢,不作分析。


那么,主要是看梁山的兵力补充有些什么玄机。


吴用、三阮、吕方、郭盛6人,都是作战将领,他们一下山,梁山司令部仅剩下晁盖和刘唐相依为命。而吕方、郭盛下山之后,中军便无人守护,梁山虽不是空城,却也差不多了。之前多次说过要把守大寨,此刻为何又派这些人下山?难道晁盖和刘唐俩人就守得住了么?


在宋江作战不利的情况下,有援军是正常的。只是这样的大规模下山,也太狠了点吧?晁盖难道就不需要人守护了?从中可以看出几个道道来。


1、宋江初战,务必全胜。所以才会给这么多后援,类似于倾巢出动。


2、晁盖对宋江还是非常信任的,给予很多支持。


3、吴用此时,我认为已经比较倾向于宋江。一则,通过几件事情,吴用已经充分认识到宋江的能量,而晁盖最后终究是要被宋江架空,此时前去献计,助宋江立功,惠而不费。这时候不倒戈,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