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650.html


平江发生炮击事件的当天,远在华北某地的解放军情报部队李剑部接到了上级指令,即将奔赴平江展开侦察,为平江军民提供强有力的情报保障。

下午李剑部便召开了赴平江情报保障动员会,由于时间紧迫,会议就在监听报房里进行,有关人员一百多人参加了会议。在报房中央,几张办公桌简易地搭在一起,处长李剑和政委刘志杰、副处长王东胜等十几位领导围坐在四周,仔细讨论着任务方案,七嘴八舌地发表着见解。其他同志仍坚守在哨位上,一边操作着收讯机,一边倾听着别人发言,有的还时不时插几句嘴。会场的气氛十分热烈,有人态度比较乐观,觉得这次任务没什么,肯定手到擒来。有的却过分强调困难,有畏难情绪。

报房里不时响起“嘀嘀哒哒”的电台声响,跟大家的发言交织在一起。尽管即将开赴平江,但监听员们仍不放弃行动前这段简短时间,欲尽快获取敌人骚扰部队的第一手材料。此前,处长李剑已下令对无线电侦听方向作了调整,把侦察对象集中到了台湾军事情报局和东南沿海残留蒋匪的电台上面,以便早日获取有关线索,尽快产生有价值的情报。

监听员高敏坐在哨位上聚精会神地搜索着,旁边哨位上是她的徒弟郑爱英,师徒二人并肩战斗,是李剑部的一大靓点。郑爱英今年二十五六岁,已经在监听这一行干了好几年,是高敏手把手教出来的高徒,取得过不少突出业绩,多次立功受奖。高敏是我军金牌监听员,资深情报专家,对国民党各个系统电台均了如指掌,有很全面的业务素养。但即便是这师徒二人,接到任务后同样一无所获,没有监听到军情局电台有何异常,更没有获得疑似骚扰部队电台的线索。

监听一科科长胡占明轻轻走到了高敏身边,小声问:“怎么样?有收获吗?”

高敏没有马上回答,而是侧脸问旁边的郑爱英:“小郑,你有情况吗?”

“没有,什么都没有。”郑爱英边听辨着机器里“嘀嘀哒哒”的声音边回答,语气很平淡。她仿佛已经预料到了,眼下不可能有收获。

于是高敏对胡占明说:“目前还没有线索,军情局那边也没有反应。可能是距离太远的原因,时间也过于仓促,估计到平江后会有起色。”

胡占明明白高敏的意思,敌人对通信频率的选择一定要适合自身的通信距离和时间,而这对于华北来说未必合适,因此监听起来相对困难。何况接到任务才几个小时,没有收获也属正常。于是他报告李剑说:“李处长,目前仍然没有线索。”

“军情局那边也没有反应?”李剑拧着两道剑眉问。

“没有,一点动静都没有。”胡占明仍是那句话。

“怪事了!发动如此规模的骚扰行动,军情局应该有所反应,不会躲清静的。”李剑将信将疑,却又不得不接受现实。

刘政委知道李剑犯了急脾气,便提醒说:“老李!你也太心急了,刚接到任务,就想一口吃个胖子。先稳定一下情绪,容大家有个摸索过程。”

李剑苦笑了一下说:“指挥员的情绪很重要,这一点我不是不懂。可任务一天没眉目,我就一天睡不着觉。敌人已经开始行动了,沿海军民正遭受损失,若不及时提供这方面情报,更大的灾难随时可能发生。你让我稳定情绪,我稳得下来吗?”

“稳不下来也得稳!我也跟你一样,恨不得任务马上有突破。可作为一个指挥员,要注意控制自己的情绪,避免影响大家。别忘了,你的职责是带领大家完成任务,应该为大家鼓劲,明白吗?”刘政委开导着李剑。

听了刘政委一番话,李剑的情绪好些了,稳定了许多。他深吸了一口气,环视着大家说:“刚才都说了不少,有些意见是对的,有些意见还有待商榷。不管怎样,我们别无选择,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暂时没有线索有情可原,但到了平江绝不允许这样,必须马上进入状态,在最短的时间内有所收获。上级首长点了我的将,我也立了军令状,要是完不成任务,我回河南老家种地去。大家可别看我的笑话,要是完不成任务,你们也别干了,干脆脱了军装回家!”

“没错,眼下正是大显身手的时候,不是总埋怨没仗打吗?这次来真格的了,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我们的作用历来十分重要,过去与国民党电台没少打交道,作用发挥得很好。这次也不能当孬种,一定要在反骚扰斗争中经受住考验。还是那句话,敌人的电台就是我们的情报员,我们需要什么,他们就发来什么。”刘政委配合着李剑,把大家的气打得足足的。

“是啊,以前经常闹这种笑话,敌人的作战命令还没传达下去,我们却已破译出来了,比敌人知道得还早。等敌人执行时,恰好逮个正着。一想起那时候,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成就感。”王东胜象是讲故事,惹得几个人嘿嘿直乐。

“真的很怀念那段日子,搞敌人的情报竟然那样容易。就象事先商量好的一样,只要咱们需要,敌人准会发过来。还有那些老对手,就象多年的朋友,只凭电台声音和手法就知道是谁,用的什么机器,要干什么。可现在,那些老对手多数已做了俘虏,剩下的也跑得比兔子还快,一眨眼跑到了海那边,连个招呼都不打。别说,还真想他们。眼下在军情局里,我所熟悉的报务员已经没几个了,扳着手指头都数得过来。每天在耳朵里嗡嗡的都是些新手,一个个笨手笨脚的,一听就知道没见过世面。乍一听还以为盯错对象了,等仔细听通信诸元,原来是换人了。”胡占明发着感慨,象是在回忆美好的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