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杀悍将 放弃伪装 第三十章营内对垒

ddtt 收藏 2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size][/URL] 曹秉刚走到竹楼二层的南面,正站在窗口用望远镜观察敌人现在的动向,一看南营北门大开,一队敌兵冲出营门,端着枪就杀出来,叫喊着冲向竹楼。曹秉离开窗户口,用对讲机命令:“一分钟后交叉火力打击,不要活的。” 竹楼南墙的窗户上全架上机枪,2、3排的士兵隐蔽在竹楼外的草丛中,也端起步枪,都暗自数着数字,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19/


曹秉刚走到竹楼二层的南面,正站在窗口用望远镜观察敌人现在的动向,一看南营北门大开,一队敌兵冲出营门,端着枪就杀出来,叫喊着冲向竹楼。曹秉离开窗户口,用对讲机命令:“一分钟后交叉火力打击,不要活的。”

竹楼南墙的窗户上全架上机枪,2、3排的士兵隐蔽在竹楼外的草丛中,也端起步枪,都暗自数着数字,数到60就能开打。


南营北门距离竹楼也就一千多米的距离,使劲跑一分钟,双方都进入对方的射程。孟恩崇的孟家军像群马蜂似的冲过来,胡乱开枪浪费子弹。

严阵以待的常胜军一个开枪的都没有,都等着把敌人放到400米在打,这个距离上他们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击毙瞄准的对手。

孟恩崇昏迷后逐渐醒来,听见前边枪声响成一片,他的保镖们把他从一个房间里扶出来,他走到南营北门,就见自己的兵在两个侄儿的率领下带兵猛冲过去。

曹秉下了竹楼,用眼睛估计了一下距离,拿起哨子吹了一下。尖利的哨子声响起来,常胜军的士兵一听哨声,一起抠动扳机,步枪机枪同时开火,射击节奏几乎的一致的,一百多条枪一起撒出子弹,火力的密集是空前的。

400米距离内的孟家军士兵几乎没几个人看到隐蔽好的常胜军士兵,子弹一下从三个方向射出来,他们立即卧倒隐蔽。

就短短的几秒之内,八十多个孟家军士兵被子弹击中。混杂在士兵堆里的孟福、孟贵没中弹,两人很机灵的卧倒,就听见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这声音没枪声大,但是距离与自己近,能听的很清楚,这是子弹穿透肉的声音,子弹在肉里撞到骨头上的声音,听到耳朵里把他们俩的汗毛吓的都站直了。

八十多人几乎同时中枪,子弹撕裂肉和骨头的声音连中枪倒下的人都能听到,伴随这个声音一起发出的是撕心裂肺的惨叫声,200多孟家军士兵伤亡了一小半之后,都乖乖的爬在草丛里不敢动,只是把枪举高一点胡乱射击。


站在竹楼上观战的许睿对身边几个兄弟说:“这些人雷雨田都训练过,卧倒的动作还是很快的,要是一支木纳点的队伍早被这顿密集连射打完了。”

曹秉看敌人卧倒,他又吹了一下哨子,拿对讲机对排长班长们说:“自由狩猎,坚守阵地。”

吴哲拿望远镜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原来看人家打仗比自己亲手打还痛快,曹将军,你的兵真行,看他们打,太过瘾。”

“不敢当,都是我雷大哥平时注重训练,所以这些兵好指挥。”曹秉一转身,对自己的亲兵说:“挂我的将旗。”


竹楼上忽然插上了一杆大旗,上边写‘替天行道,常胜,曹’一行大字。

孟恩崇站在南营用肉眼就能看见一面金黄色的大旗,他一看‘常胜’两个字,这次他能确定来劫营的的确是常胜军,他们还把旗挂出来,看来不是捞一把就走,他们似乎要呆在这里不走。

竹楼后边还冒出一股股烟,是他们在支起炉子生火做饭。孟恩崇拿对讲机问:“你们两个混蛋还不回来,把活着的兵带回来。”

孟福、孟贵见司令发话,马上拿着自己的枪向南匍匐前进,他们俩已经领教过敌人的厉害,刚才有几个兵站起来想跑回南大营,结果就听“啪”的一声枪响,站起来的兵又重新趴下,只是不能呼吸,也不能动。

匍匐回营之后,孟恩崇对这俩狼狈爬回的侄儿说:“你们知道和谁在打仗么?”

俩小子一起摇头说:“不知道,不就是一群山贼草寇么。”

“放屁,他们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常胜军。”

孟福、孟贵一看叔叔情绪很激动,就知道事情很严重,那支叫常胜军的队伍的确有名,在本地很少有人不知道他们,和他们打过仗的队伍很少有人能活的回来,他们这队伍打仗喜欢讲究个包围,先包围后全歼灭,从来不是为了财货而去打仗,他们战斗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把敌人全杀光。他们不但擅长在路上设埋伏,攻坚能力很强,本地很多著名的山寨因为加工毒品,都被他们扫平,他们能用火箭筒和枪榴弹生生的把顽抗的守军全杀光,进了山寨先杀人,再烧毒品,然后炸掉毒品加工设备,手黑着呢。

“司令,我们怎么办?”孟福问。

“哎。”孟恩崇叹了一口气,“我怎么这么倒霉,金三角那么多人贩毒,他们单盯上我,以我们这点兵马和弹药,迟早会被困死在这里,反攻我们又打不过人家,还是搬救兵吧。”

“是呀,我们十几支队伍都去押送货物和驻防险地,要都集结起来,我们几千人的队伍还收拾不了他们?”孟贵知道,在本地,除了掸邦第二特区里的驻扎的佤军有两万队伍外,实力最强的就是他们孟家军,常胜军居然敢挑战本地区排名第二的队伍,那不是找死么?

“你们俩给带兵的军官打电话,让他们发完货全速赶回这里。”孟恩崇自己走或带一个房间里,躺在床上,闭着眼睛一算,自己手下兵只剩下两百来人,能不能熬过今天,到了晚上就能偷袭他们。

这么多常胜军从后山爬进来,他们肯定带不多干粮,他们在山外已经后一个临时基地,他们的弹药和食物应该都储备在那里,晚上应该派一队人马去偷袭他们的基地,断掉敌人的粮道,面前的这些常胜军应该溃散。孟恩崇从小上过几天学,认识不少字,能看书,他最喜欢看《三国演义》,他打算这次玩一次火烧‘乌巢’,自己也当一回曹操,用计策击败对手,他现在就盼望天黑。


常胜军主力占了孟恩崇一半的老巢,在他的地盘上吃饭休息,不时的打冷枪过去,把企图出来侦察敌兵击毙。

他们两军营内对垒,吃的是现做的热饭菜,睡的木头床,可以住在有房顶的屋子里,可把打埋伏的雷雨田苦了,连夜带十几个与他比较熟悉的士兵埋伏在这里,先是埋地雷,然后是挖单兵掩体,挖完掩体又忙着伪装掩体,直到把个人的掩体弄的和周围的景物融为一体。

所有的士兵都蹲在自己的掩体内,只把脑袋露出地面,掩体里边外边撒了不少瓦斯粉,免得各种昆虫和毒蛇来骚扰他们,还撒了不少难闻的杀虫剂。忙碌了一晚上之后,士兵们坐在阴凉的掩体里,喝着水壶里的凉水,吃着压缩饼干,有的抓紧时间小睡一阵。

熬到太阳升起来,还不见敌营内有人马出来,莫非是许睿他们歼灭了敌人的主力,敌人没能力分兵抄自己的后路?听对讲机里的对话声和山谷内的枪声,也不像打出来个结果。雷雨田按下对讲机的按钮,“打的怎么样了,敌人怎么还没出营。”

“击毙了三百余人,防弹背心和头盔很不错,我们这里只有些轻伤员,敌人据守山谷南边的一座兵营,还有大概两百人。”曹秉躺在孟恩崇的太师椅上,拿着对讲机向雷雨田报告战况。

“继续攻,把他们从营地内赶出来,一次围歼掉他们,一定把那个孟恩崇干掉。”雷雨田在掩体里呆了一个上午,没事做让他心里闷的慌。

“大哥,你是不是在掩体的呆不住了?”曹秉估计他当完雇佣兵以后,在城里舒服惯了,坐在掩体里浑身不舒服。

“我那能呆不住呢?在刚果的时候,我整天蹲在战壕里,下过雨还还拿着救生圈在战壕里游泳呢,我还划小船。”雷雨田回忆着刚果的雨季,那雨下的,工事里都不能呆人,只能在高地上驻扎,下过雨,还要不停的往外弄积水。

“我知道,我让兄弟们吃过午饭,好好睡个午觉,然后在天黑前发动进攻,不过我们的弹药消耗的差不多,打完了他们需要补给。”曹秉吃着压缩饼干,喝着热的白开水。战斗中只能吃这个,不打仗的时候可以点起篝火吃烧烤,可以喝醉了酒好好睡到天亮。


孟家军连败两次,士气低落,所有士兵像惊弓之鸟似的,不管做什么,都枪不离身,午睡时间没人敢睡觉,生怕自己睡迷糊了敌人冲进来把自己杀掉。和常胜军打仗只能胜不能败,他们不会给对手生路,即使向他们投降也是死路一条,每个士兵都知道,要么被杀,要么安全逃跑。

孟福、孟贵心情不爽,胡乱吃了几口,就开始巡营,看看那个地方需要加强的,就调动一些人马过来。

“大哥,援兵回来之前,我们守的住么?”孟贵边走边整理身上的迷彩服,然后把枪套里的手枪拿出来,用手帕擦了擦,把子弹压满又装回去。

“你搞的这么紧张做什么,用的着把枪里的子弹压那么满?小心把弹匣里的弹簧压坏。”孟福被弟弟的举动弄的有点紧张。

“大哥,我右眼总跳,总感觉今天不爽,可能是他们又要进攻了吧。”孟贵说完,看看天空中耀眼的阳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