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有东海第一强弓之称的大名今川义元 zt

钩弋夫人 收藏 9 89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今川义元(1519-1560)




今川义元,骏河国守护大名今川氏亲三男,永正十六年(1519)生,幼名芳菊丸,自幼入骏府郊外善得寺修行,法号梅岳承芳。天文五年(1536),今川家家督氏辉暴毙,义元还俗继位,其后分别与武田、北条同盟,并迅速统一了骏河、远江、三河。永禄三年(1560)上洛途中,于桶狭间遇袭而亡。桶狭间大意遇袭几乎抹杀了义元前半生的功业,以至后人一提到义元,就想到是信长手下败将。一些初涉战国的朋友甚至认为他是愚蠢无能的大名之一。而实际历史上的义元,在武勇、文化、内政、外交上均有突出的表现,桶狭间之战亦有其偶然和巧合之处。


武勇——(花仓之乱、小豆坂之战) 天文五年(1536)第八代家督氏辉离奇死亡,两位继承人三男义元和庶出的二男惠探不可避免地发生了激烈冲突。年仅十七岁的义元在这场争斗中显示出了超人的判断力与决断力。他于六月十日包围了惠探所在的花仓城,数日破城,惠探自刃。天文十五年(1546),尾张的织田信秀与三河的松平广忠发生冲突,松平广忠向义元求助,义元欣然出兵。天文十七年(1548)织田、今川两军主力对峙于小豆坂。义元亲率大军,大败织田,并生捕信秀之子信广。此战快速激烈,是正攻法的典型,被收录于《日本的合战》一书中。


文艺——义元不仅武勇卓越,且能歌善赋,可称得上是一位儒将。他自幼入善得寺拜护国院常庵龙崇长老(太原雪斋)为师,精修佛法。同时喜好汉诗、和歌。据《续丛书类丛》载其“爱读宋景濂之富士诗”,留下诗歌众多。如天文二年为迎仁和寺尊海而与雪斋三人的连句诗:花待春宿梅——喜卜(尊海);友三话岁寒——九英(雪斋);扣水茶煎月——承芳(义元)。


内政——义元在对外扩张的同时并没有忘记内政的重要性。继位之后,他即向各地派遣检地奉行,开展了艰苦的检地工作,使领土基盘得到了强化。天文二十一年(1552)义元在父亲氏亲制定的基础上推出了在今后整个封建社会都具有重大意义的《今川假名目录及追加》,其中详细制定了家臣统制、家臣


关系等一系列封建制度。据考其后德川幕府遵循百年的《家康百训》在制定中亦有部分是参照了此《今川假名目录》。义元的贡献可谓巨大。


外交——义元在其四十年生涯中表现出了高超的外交手腕。在继位前,今川家正与甲斐武田激烈交战,北条氏亦在旁虎视眈眈。义元继位后,于天文六年(1537)迎娶武田信虎之女,并与关东统领山内上杉宪政结盟,使北条在伊豆的国境后退,义元成功地支配了骏东、富士二郡。天文十八年(1549)冈崎城松平广忠死,义元以竹千代(德川家康)为质又吞并了三河。


最后,再来谈谈桶狭间之战。


永禄三年(1560)五月,义元出兵向京都进发,希望代替没落的足利家行使将军一职。他当时已是骏、远、三三国百万石的国主,后方的武田、北条已同盟;中西部几个有实力的大名,毛利远在ZG,长宗我部在四国岛,岛津家更在遥不可及的九州;今川家又是镰仓新罗八郎源义家一系的名门望族,拥护者众多。如无信长的出现,义元成为征夷大将军确是指日可待之事。真可谓既生义元,何生信长!


桶狭间之战是战国以弱胜强的著名战役之一,因而大部分史书所记均把织田军数量记录极少,而今川军数量极多,以示其“以少胜多”。太田牛一的《信长公记》记为今川军四万五千,织田军二千。《北条五代记》记为今川军二万五千,织田军六、七百。似以日本参谋本部编的《日本战史》中今川“兵员总计二万五千,号称四万”,最为接近事实。以当时寄亲寄兵制,一个支城聚集四百到五百人,今川家全盛时期约三十个支城,加上直系军队和临时招募,二万五千人确实差不多。且实际上这二


万五千人中只有两千到三千是领禄米的武士,其余二万三千多人都是刚刚放下锄头拿起扎枪的农民。


五月十日先阵井伊直盛出发,义元的本队十二日从骏府出发,十三日到挂川,十四日到引马,十五日到吉田,十六日到冈崎,十七日到知应,十八日到踏挂,十九日先阵已攻下丸根、鹫津。义元本队向大高进军,中午在桶狭间田乐小憩。就是这短短几个时辰的休息断送了义元的性命。


据《松平记》中描写“……午后二时,信长二千精锐自小径而来……直袭本阵铁炮打挂,百余人冲突而下……服部小平太云者,长枪突中义元,义元以刀断枪,伤小平太之膝……信长近臣毛利新助,突袭义元,倒,口噬其指,新助第二太刀斩下义元首级,左指犹在义元口中……”。当时大雨倾盆,掩盖了喊杀声,且当时义元真正本阵的亲兵只有一千余人,因此实际上成了今川义元以少抗多,不敌而亡。


其实虽然措不及防,但以今川的能力,要突围应该不难,只要缓过一口气,其主力部队即可赶到。据江户著作《集览桶延间记》载义元“……出阵,踏挂具足……马乘,落马”;肥前平户城主松浦正 信著《武功杂记》:“今川义元,足短而胴长,临济寺喝食致置”。可见义元八成在突围中由于足短身长,战马受惊因而摔下马来,致服部、毛利有机可乘。饶是如此,在义元生命的最后关头,他仍重创数人,口咬敌指,含恨而亡,其武勇不应遭到怀疑。


桶狭间战役胜利的原因一般归纳有三点:一、情报准确。信长军在百里之外赶来,于连绵数里的军


营中准确地袭击了义元的本队,在那个没有任何通讯工具,仅靠几个忍者来回报告的年代,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合理的截释是,今川军中有内奸!《松平记》中记载,除义元近习数人讨死外,另有佐佐枭人正、一宫左卫门等人失踪。也许就是这几个人,是归降了信长的内奸,通过某种方式准确地提供了今川军的动向。其次是那场及时的大雨。大雨不仅掩盖了马蹄声和喊杀声,使救援部队不能及时赶到,还使守军不能发射火枪,无法进行有效的还击。


第三就是颇有争议的织田信长的野武士战法。当时日本的战争以正攻法为主,即两军在约定地点集结,然后根据兵种、阵形,你攻我守,极有章法,要求将领有极高的统率能力。如十二世纪名将楠木正成以居高临下的“楠战法”享誉日本;甲斐名将武田信玄则以“风林火山”的机动战术著名。在战斗中,双方士卒都光明正大,背插绘有家徽的战旗,大喊主君口号,奋勇当先。那时的战争是一种极为神圣的事。今川义元即是在这样一种传统战术策略熏陶下成长起来的大将。步步为营、稳扎稳打,完全是按照当时战争的惯例进行的。如果把这场战役比作一盘围棋,那义元完全是按着定式在下,一板一眼,挑不出一点毛病。而织田信长,众所周知,自小就放纵不羁,被人称作“白痴、疯子”。作为大名的长子,这些传统的战术理论估计他是学过的,但根据他的性格,他是决对不会放在心上的。这可能与织田家崛起短暂的历史也有关系。他不象今川义元,循规蹈矩,行事稳重,以维护今川家古老的荣誉为己任,而只是以与生俱来的直觉寻找战机。因此,在今川军到来之际,他尽率精锐,卸下战旗等累赘,以布包住马蹄,翻山越岭抄小路偷袭。虽艰苦而狼狈,但最终成功击毙今川义元。这样的行动,在以前的战争中绝无仅有。这样的偷袭,如果人数再少一点,简直就是暗杀。而使用忍者暗杀是当时日本极为人所不齿的一种卑鄙行为,与宣扬英勇无畏的武士道完全背道而驰。由此织田信长开创了后来被称为“野武士”的战法,即不具一格、不择手段赢得胜利。今川义元亦不幸成为信长不择手段统一天下的踏脚


石。不过以义元的为人,与信长易地而处,有一个偷袭的良机,要他拔下家徽、布包马蹄去偷袭,就好象要他以布蒙面去人家家里偷东西一样,他是宁死也不会干的!


呜呼!最后以义元和歌一首纪念这位没有得到历史公正评价的战国名将:


心似红叶染神榭 常磐秋色契君心——《今川氏与观泉寺》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