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杂谈钓鱼

金秋时节,是丰收的时节,也是各类鱼儿最肥、最活跃的时节。鱼儿为了准备即将来临的冬季,正拼命进食,以备为过冬准备充足的脂肪。喜欢垂钓的人们,在金秋时节纷纷拿起鱼杆,走出家门,赴向鱼塘、河流、水库、湖泊。


垂钓是一项高雅的体育娱乐活动,既增加了生活的乐趣,又锻炼了人的体能。坐在碧波荡漾的水前,头顶蓝蓝的天空,提起咬钓的鱼儿,那份心情与欢愉,只有乐在其中的人才会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受。


我也喜欢钓鱼,虽没有姜太公的意境与高雅,但和三五个朋友,或者与家人开着私家车去垂钓,也乐此不疲、乐在其中,既增加了与朋友、亲人的交流,也呼吸了田野的新鲜空气,常常乐而为之。时间长了,我发现了一个比钓鱼更有意思的,是钓鱼的人,或者说是去钓鱼的人的档次。说到这里,有的朋友就会问?都是钓鱼,何分挡次?不用急,看我一一道来。


第一类(或者说第一挡下同),自费钓。现在不是前几十年了,农村实行了分田到户,各类水塘、水库都也分到户了。为了增加经济效益和资源的合理利用,各类水塘都改造成了标准精养池,水库也有人专门管理,是收费钓鱼。一般是一人次每天十元,不管你钓多钓少,只要缴了钱,今天你就使劲的钓。钓多了你就高高兴兴的回家,一条也没钓到,对不起,练好本领在来。我所说的第一类垂钓者,指的就是在水库、湖泊钓鱼的人,他们一般都是个中高手,一般是物有所值的。假如你不是垂钓高手,又没有人请你钓鱼,而你又偏偏喜欢这一口,很不幸,你将加入这一类垂钓者,自费去钓吧!因为现在没有野鱼这一说。


第二类关糸钓。现代社会,是一个关糸的社会。特别是在中国,一个人如果没有一定的社会关糸,你简直就寸步难行。上学要关糸、贷款要关糸、纳税要关糸、做生意要关糸、看病要关糸等等不胜列举。而关糸的种类也很多,如战友关糸、同学关糸、师生关糸、同事关糸、亲友关糸、上下级关糸,单位与单位之间的关糸等。我统计不过来,一个伟人曾经列举过,也批评过。有了这些关糸就要维糸,不然就如读书一样‘书到用时方恨少。’为了今后在需要时利用这些关糸来方便自己,平时除了吃吃喝喝,请钓鱼也是一项很重要的增进感情的途径。不管怎么样,钓鱼总比光吃吃喝喝来得自然,来得高雅。这类人钓鱼肯定不去湖泊,水库也少去,一般是去请方联糸好的标准精养池,到晚上回家时大伙儿都“鱼满仓,”兴高采烈而归。被请者小有收获,请者也暗自高兴。


第三类权力钓。在中国可以列入权力的范畴太多了,比如管人的有人事权,管收税、收费的有税权费权,管治安的有治安权;组织纪检管干部,公检法管刑事,工商税务管金钱,电力部门管光明,单位头头管饭碗等等。当然,这些权力部门的权不在广大的人民群众手里,是在说话算数的头头们手里。所以你犯事了,你撞在他们的枪口上了,你就得找他们,不然你有可能犯纪律升不上官,也有可能在获刑上多判几年,更有可能未位淘汰而不能继续在岗工作。或者说,你的税费加了,你的光明没有了,你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为了以上种种原因,我们不得不向权力低头。送钱,中央抓得正紧,也有可能送钱无门;请饭局,一是动静太大,二是效能办公室的人盯得正紧,思来想去,利用体息的时间请他们钓鱼理由更充分些,动静也小,星期天悄悄出城谁知道?礼也送了,问题可能就不是问题了。


很有幸,我也参加了一次这样的钓鱼活动。一个在某部门当科长的朋友打电话,叫我准备好星期天一块去钓鱼。高兴之余准备了一切在水库钓鱼的工具,包括两包烟,两瓶水。星期天早上,朋友按时来叫我,下楼一看一辆现共越野车上坐上了三人,我刚上坐,旁边一人就递上了两包中华和一瓶农夫山泉。我不好意思正要推辟,朋友说“拿上,都有。”车一动就上了本市较好的早点饭馆,我正纳闷,上这干吗?不是钓鱼去吗?朋友说“吃早饭。”一会儿四菜一汤就上桌了,我直后悔,为什么在家吃早饭?


好不容易到了目的地,什么什么山庄,鱼池是一个标准的精养鱼池,每个钓位都有专们的女士(我不喜欢用小姐这个词)看顾,大伞以支开,太师躺椅也放好,钓耳、鱼娄也备好,万事俱备,只欠钓者了。这样的精养鱼池对我这个长期钓鱼的人来说就相当于捡鱼,没怎么用心,最后一称竟有38斤。当天我们四个人共钓了快200斤鱼(20元一斤),连吃饭的费用粗略算了一下,差不多5000元。就这样,事主还说对不起,没让大家尽性。


钓鱼,一个很高雅的体育娱乐活动,一旦渗进了权力、利益的因素,它就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它不但钓坏了党风、政凤、也钓失了党和人民群众的血肉关系,钓失了党在人民群众中的崇高威信。


真不知道,是人在钓鱼,还是“鱼在钓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