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前防卫厅长官:中日两军长期处于彼此戒备状态

亚洲周刊毛峰/中谷元表示,提高军事透明度非常重要,有利中日互相信任、控制军备和削减军费,也有助于稳定国际环境。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访日,迈出中日军方多层次、多渠道的实质性交流的第一步,冲破中日两军长期处于彼此戒备的状态。


中国国防部长曹刚川开始东瀛之行,中日军方多层次、多渠道的实质性交流迈出重要的第一步。


接下来,中日两军总参谋长将首次互访;拖延五年之久的中日军舰互访也将在年内实现。中方还首度邀请日方派军事观察员赴华观摩九月下旬在沈阳举行的中国步兵师进攻实战演习;为防止中日在东海等问题上“擦枪走火”而设置中日军事热线已达成协定。这些新举措都被视为中日军事开始确立沟通与联络机制,实现对话,增进了解的一次大突破。


据亚洲周刊了解,由于历史原因,中日两军过去一直处于彼此戒备的状态,互相猜疑,没有实质性的军事交流行动。但由于双方都重视自己国家的核心利益,双方也希望通过这次两国军事首脑的会晤和磋商,建立一种平衡与缓和的机制。其中,平衡是指两国军力发展尽量保持一种不针对对方的军事性,避免军备竞赛。缓和是指万一出现中日在东海油气田纷争或台海紧迫形势之下,中日军事力量如何防止误判失控而走向对抗。


作为访日的一出重头戏,曹刚川不仅在与日本防卫大臣高村正彦的会谈中,还是在拜会日本首相安倍或会晤町村外务大臣时,均调中国坚决反对台独、反对以各种方法支援台独的核心立场。另外,曹刚川还非公开地特别邀请了执政自民党内的重量级安保决策人物中谷元等六名前防卫厅长官进行了早餐谈,表达了中方深切关注日本与台湾在军事上越演越烈的潜在性接近。


日拒台司令参观演习


而日本为营造良好气氛,也拒绝了台湾陆军司令像去年那样前往富士山麓观摩日本陆上自卫队的火力实弹演习的要求。


九月十日,前防卫厅长官中谷元在其国会事务所接受亚洲周刊的专访,对处于战略转变期的中日军事关系如何加对话交流、日本在台海有事中的对策和日美飞弹防御体系开发现状等畅抒己见。


现年五十岁的中谷元毕业于日本防卫大学,曾任陆上自卫队中尉,是日本历任防卫大臣中唯一具有“军事科班”和从军资历的政治家。中谷元也认为,日美印澳建立四国军事战略联盟遏制中国,是不合时宜、冷战思维的“翻版”,不利于亚洲地区的力量整合和安定。亚洲要学欧盟,中日应作出表率,从军事透明化做起,要对话不要对抗,要交流不要逆流。以下是专访摘要。


这次中国防长访日,恢复双方军事高层的会谈,也达成了多项交流协定。你对曹刚川防长的访日成果有何评价?


日中军事交流很重要,特别是在军事透明化更需要相互协力,只有知己知彼,才能在这方面做得更好。这次日中双方还决定军舰互访,同时曹刚川亲自视察了海上自卫队的军舰及装备,参观了陆上自卫队的富士学校,称赞日本装备精良、人才济济。如你所知的,曹刚川还与我们六位历任防卫厅长官作了比较宽松的叙谈。通过与曹的接触交流,我对中国海军的现况有了进一步了解。


当然,在日期间,作为中国国防部长能亲自就中国的安全保障政策进行演讲,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对于中国军事现代化的发展,日本最担心的问题是什么?


提高军事透明度非常重要。这有利于控制两国的军备竞赛和削减财政预算,同时也是稳定国际环境的重要因素。中国的习惯思维和做法就是尽可能把许多本可以、也应该向外界公布的军情活动加以隐瞒,这样往往造成了其他国家更多的猜疑不安,产生可能受害与可能会受威胁的幻想。


今年初中国用飞弹摧毁自己的卫星,事前秘而不宣,事后也不详细说明。万一卫星碎片碰撞到了他国卫星或落到他国,后果不堪设想。还有中国军费连续十几年高速增长,其具体拨款用在何处也不明确公开,这样就会造成其他国家对中国的非议,引起对中国的警戒。日本防卫白皮书对国防预算的使用,小到一块日圆的用途均有记载,非常详细。所以,中国国防预算体系和军事装备、军事行动的不透明,确实会影响日中间的军事互信关系。


台湾问题涉及到中国核心利益,有关台湾海峡的安全稳定,对日本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万一台海有事,日本怎么办?


台湾问题是中国国内问题,应由中国自己来解决。但是,我认为不应该使用武力、武装冲突或制的方法来解决。万一台海有事,美国是否会使用武力来协防台湾我不清楚,但如果会的话,就会产生军事纷争,如果这对日本也有很大影响的话,日本就会自动成为美国的后方支援。因为日本与美国之间有军事同盟关系,日本有义务为美军提供后方支援活动。当然,台湾问题究竟如何解决,现在谁也不知道,所以我也不能作出断言:台海一定有事。


你曾任防卫厅长官,在国会也担当防卫政策研判,有关日美共同开发飞弹防御系统的重要性在哪里?目前进展情况如何?


日本的防卫政策正进入关键的转换期,它将引领日本走向一个全新、国际化、世界最先进的防卫技术领域。飞弹防御体系这项技术的研制非常困难。据说美国已获成功,但对日本来讲,现在只是参与部分飞弹拦截设备的研制,整个防御系统则处在开发阶段中。我们和美国就飞弹防御系统的联合开发生产会有合作,但在系统整体运作方面还是各自独立的。日本开发成功后会逐步与美国实现情报共用。


日本之所以重视飞弹防御系统的建设,是基于要有足的安全保障,防备威胁。一般能给他国造成威胁的有两大因素,即能力与意图。从物理性的能力来看,朝鲜发射的飞弹可以打到日本,中国拥有更多更先进的飞弹,也完全可以打到日本。虽然中国称这是针对台独的,但不可否认中国飞弹具有足对他国造成威胁的能力。另外一方面,意图是动态的,具有不确定因素。因此,日本要有备无患。


最近日本正在积极推动与美、澳、印建立“四国战略联盟”,构筑“自由繁荣弧形区”。有舆论指这是形成对中国的包围圈,你的看法如何?


这是一个落后于时代的“想像外交”,不符合时代发展的要求。冷战结束后,自由主义和社会主义从对立走向相互合作,在此背景下重新设置国家间的壁垒,形成自由交流的障碍,这是冷战思维的“翻版”,行不通。我认为,保持亚洲区域的安全稳定,促进繁荣,要学习欧盟的大联合,另外六方会谈也是一个“样板”。日中军事关系要多对话多交流,增进了解,在各自重要的发展时期求得一种平衡稳定的机制。对此,我也愿竭尽努力。


中谷元小档案


一九五七年十月生于高知县高知市,一九八零年毕业于日本防卫大学,任陆上自卫队中尉;一九八四年退役从政,一九九零年首次当选为自民党众议员至今连任六届。二零零一年至零二年任日本防卫厅长官,现任国会安全保障委员会理事、防止国际恐怖主义及伊拉克人道复兴支援特别委员会理事。其座右铭是,全身心地追求正确的东西,并将其贯彻到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