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208.html


民族主义战士


密特郎身穿一件破旧的白衬衣,和一条黑色的长裤,上面好几个地方都已经被撕破了,蓬松而凌乱的头发里面甚至可以看到几根干枯的小草,张清通过翻译对他说:“很高兴在这里见到你,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被流放的神甫,我感到非常的惊讶!在我的印象里神甫的地位要超过贵族,即使被流放也应该是教会的事情,而你居然是被英国政府流放的,能和我说一下你的故事吗?”

密特朗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行了一个普通的鞠躬礼,才说:“尊敬的大总长陛下,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原来是一个神甫,流放前被取消了神甫的职务,因为来到贵国,管理的人员要求我们填写技能,但是我没有其他的技能,所以只好把神甫作为技能填写了上去。不管怎么说这终归是我以前从事的职业。”

张清见到密特朗回答的很爽快,看得出来他是一个非常爽朗的人,有那种神职人员的气质,让人很容易亲近,同时也很容易让人感到可以信任。于是张清接着问:“是否介意把你从神甫转变成流放人员的经过,自我介绍一下呢?”

密特朗微微笑了一下,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这可能是神职人员的习惯:“这有什么不可以的呢?我作为一名天主教徒,同时又是一名爱尔兰人,在爱尔兰的天主教教区传教,必然受到英国的注意,再加上我说了一些对英国不好的言论,于是我就被剥夺的神甫的职务,成为了政治犯流放到了这里。”

“政治犯?你是反英的政治犯?”张清突然想起了一点什么,爱尔兰共和军?对了,英国现在的全名是叫做: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而自己在穿越前,英国是叫做: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别看就这一个“北”字,那就是说英国还独立出去一个叫爱尔兰的国家,只是张清不知道爱尔兰是什么时候独立成功的,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英国国内的矛盾也是非常的大的,否则爱尔兰怎么能在强大的英国眼皮底下独立的出去?这是一个完全可以利用的好机会,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支持爱尔兰人给英国人搞上点什么叛乱也是好的嘛!!嘿嘿!!最少可以牵制一点英国的力量。

张清想到这里连忙说:“我对欧洲的事情并不是很了解,不过我知道英国的全名是: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那么爱尔兰自然也是英国的一部分了,你是想背叛你的祖国了?”

“不是这样的,我们爱尔兰人的祖国是爱尔兰,而不是英国。虽然在亨利二世的时代英国就强占了爱尔兰,但是爱尔兰人民的反抗一直没有停止,在1801年才被英国人正式并吞,我们爱尔兰人从来就没有屈服过。从来就没有承认过英国异教徒的统治,就在1798年的反英斗争中被绞死的爱尔兰人就有7万多人,但是爱尔兰人并没有被吓倒。我的父亲在1803年参加了罗伯特·艾密特先生领导的起义,并且光荣的牺牲了,您看,我现在又站在了反对英国异教徒的队伍中,爱尔兰人永远不会屈服。”作为一个民族主义者和政治家,密特朗对英国人愤怒不可演示的表现了出来。

被英国占领几百年的爱尔兰,竟然因为宗教的不同一直无法容入英国的范畴,而英国也因为宗教的原因对爱尔兰人长期进行着迫害,两教的教徒长期的仇视,一直延续了800年的时间,在英国统治期间两教的斗争异常的激烈,信仰天主教的爱尔兰人经常被肆意的屠杀,但是爱尔兰人依然虔诚的信奉天主教,并不想英国新教屈服。经过不断的起义,终于1914年自治,1919年爱尔兰展开了独立战争,1921年和英国签定英爱条约,宣布独立,到2000年其天主教徒依然占人口的93%。

密特朗现在已经不在英国人的管理范围了,所以他也没有遮遮掩掩。而张清马上象发现了宝藏一样的高兴!好啊!!爱尔兰!正好给英国人屁股上点的一把火!

于是张清对密特朗说:“你可能也知道,现在这个国家原来就是一支强大的海盗组织建立起来的,所以我要告诉你:“没有强大的武装,不管你是爱尔兰人还是英国人都将要面对死亡。你们爱尔兰人的起义只不过是增加爱尔兰人无谓的牺牲。”

密特朗微微一笑,他知道新**英国是很大的贸易伙伴,所以他以为张清是准备帮助英国人劝说他放弃对抗英国,所以对张清的话完全是无动于衷,只是微笑着看着张清,等待着张清继续说下去。

张清没有介意密特朗的反应,他继续说:“所以爱尔兰人如果想获得胜利唯一的道路是:有一支强大的武装。但是强大的武装需要的是什么呢?勇敢的战士、优秀的军官,还有就是威力巨大的武器。这三样你们最多只有一样,那就是勇敢的战士,所以你们的失败是理所应当的。”

密特朗这时候开口说:“但是我们有坚定的信念!有这样的信念我们就一定会胜利!”张清接着说:“几百年前爱尔兰就被占领了,难道你们的祖先不勇敢?就说1798年的起义和你父亲参加的1803年的起义,他们也不勇敢?当然不是!敢起义的人都是亡命之徒,绝对是勇敢的战士,他们缺乏的是威力巨大的武器和优秀的军官!”

“武器的作用是杀伤敌人,对敌人是威力越大越好,但是不能忽略了军官的作用。拿破仑就是最优秀的军官,他领导的军队是强大的,但是其他人领导的法国军队是什么样子的呢?这不用我去说了!!没有优秀的军官对爱尔兰的勇士进行训练,没有上过战场的士兵,没有良好的武器。怎么可能会胜利呢?”张清说完看着密特朗。

密特朗并不气馁,而是骄傲的站在那里:“即使我们爱尔兰人战斗到最后一个人,也一定会把异教徒驱逐出美丽的爱尔兰!爱尔兰永远是爱尔兰人的爱尔兰!”

张清高兴的鼓掌表示敬佩,但是在密特朗的眼睛里他认为张清这是在嘲笑他,于是说:“没有武器我们可以用棍棒、拳头甚至是牙齿,但是我们绝对不会屈服,你尽管嘲笑我们吧!胜利最后是属于我们爱尔兰人的!上帝与我们同在!”

张清这才反应过来,知道密特朗误解了自己,于是说:“如果你们出钱,而我们新汉愿意销售给你们武器,同时再帮助你们培训军官,难道不是更好吗?为什么非要用牙齿去咬呢?”

密特朗这时候突然不相信起自己的耳朵了,他对翻译说:请把刚才你翻译的话再说一遍!在得到确认以后,密特朗怀着疑问的说:“难到你们不惧怕英国的武力?难道你们不是英国的贸易伙伴?能给我一个可以说服我的理由吗?”

张清自然找不到这样的理由,于是他干脆说:“或者是我看不惯英国人的傲慢,或者是我同情你们的遭遇,或者仅仅是我高兴!可以找到很多的理由,但是你没有必要知道这是为什么?在我的眼睛里,你只是花钱来这里购买武器的商人,给你培训军官也只是其中的一项服务,你们是需要交钱的!我相信你也知道,天上并没有掉面包的好事情!如果没有钱的话,可以在我这里工作,用工作换取金钱。你可以回去好好的想一想。想好了就可以请求我的接见,但是不要在我改变主意以后再来找我,现在你可以回去了。”

密特朗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自己的住处,他仔细的回想了一遍张清的话,感觉张清就象是一个心血来潮的贵族,因为什么一个不知道的原因,想支持一下爱尔兰的英国反对者,或者真的是看英国人不顺眼,或者是只想赚点钱,或者干脆就是图好玩?不管了!在爱尔兰人没有任何盟友的情况下,这最少是唯一一个敢于帮助爱尔兰人的国家。

在经过了一天的考虑之后,密特朗决定寻求新汉的帮助,张清说的武器、战士、军官这些胜利的条件,任何人都知道,但是爱尔兰人几乎都不可能拥有,因为英国人对爱尔兰管理的非常的严格,英国强大的海军面前,欧洲国家没有人能够销售武器到爱尔兰,而世界上也没有一块爱尔兰人控制的土地,新汉愿意卖武器同时训练爱尔兰的军官,虽然是要花钱的,但对于爱尔兰人来说,这已经可以说是天上掉面包的事情了。

密特朗的请求在一月以后才获得批准,不是张清摆架子,而是他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这段时间他跑到台湾去视察澎湖海军基地的建设情况去了。在密特朗几乎是绝望的时候,他甚至已经以为那一天只是张清突然的发神经的异想天开。就在这个时候张清同意接见他了,会谈非常的顺利。

张清并没有反悔,他答应有尝的帮助爱尔兰人,可以让他们在新汉购买到市场价格的武器装备,同时进行人员培训。训练分为两种,一种是特别作战部队,一种是普通作战部队,培训的价格也是非常高的,但是对于密特朗来说,这已经是好的不能再好的结果了,钱对于他这样的理想主义者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能够建立起一支爱尔兰人的武装,800万爱尔兰人拿出几百万两白银还是可以做得到的,如果能够用这些钱换取一支强大的爱尔兰军队,对于密特朗来说那是太划算了。

密特朗不能离开吕宋,但是他在吕宋找到了可以信赖的爱尔兰商人,通过这个商人把密特朗的信件传递回英国,密特朗的秘信在爱尔兰反抗势力内产生了轰动,反抗势力的领导人立即同意先派人50人,到新汉购买武器,并在新汉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