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军魂 第三卷 铁血征程 第35章 血色归途

flxlrh303 收藏 31 100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435/[/size][/URL] [内容简介] 山下的枪炮声一如既往地密集和激烈,在提醒冷剑战斗还没有结束。 方熊子轻轻一按遥控,山顶的最高峰发生剧烈爆炸,那架微型直升机在爆炸中灰飞烟灭。 还没有到达山下,半山腰突然响起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整座山都在剧烈的摇晃,一团蘑菇云卷着红红的火舌升腾上半空,把一半的夜空都燃烧起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435.html


(注:《热血军魂》第四卷将暂停解密,接着逐步解密的是《战狼纵横》,敬请关注!)

缠着一身炸药的丁霸从人质身后显出身来,站立如标枪,混身迸出一股浓厚的霸气,面对着冷剑。

冷剑、丁霸这两位老冤家居然在此种情况下见面了。

“想不到堂堂的、可以说傲视群雄的丁霸居然会使用下三流的手段——挟持人质。”

丁霸居然露出笑容,露出很有魅力的笑容,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面对冷上校这么厉害的对手,丁某不得以而为之。不过这也是董王我能抓住老战友的心理特点,如果你也挟持我的兄弟朋友威胁我,你肯定失败。”

“丁霸,我佩服你,你是我平生遇到最厉害的对手。”冷剑竟然说佩服自己的对手。

“冷剑,我也佩服你,想不到军警十二个卧底都以失败告终,而你这个又冷又臭脾气又犟的冷牛居然能骗过本组织所有人的眼睛,为什么在部队时丁某没有发现你居然这么会演戏?”

两个昔日的战友,今天不同戴天的敌手居然都升起英雄重英雄的感觉。

双方对视一会儿,丁霸说:“你知道你为什么能骗过本组织所有人吗?你劫持公安厅长,三番四次推却王伟豪和许昆的诚心邀请,亲手杀害马副队长等警察,嫖娼放火,沉溺美色,救了霍襄那个丫头居然忍耐半年不相认,并且历经了常人根本不可能通过的严酷考验。安全部组织了世界最强的心理行为专家分析你的特点,一致认定你被部队开除后自暴自弃,对现任政府极度不满的彻底爆发,安部长还说你是同道中人。你和在部队时嫉恶如仇的表现完全不一样,世界上最出色的演员也不及你千分之一。”

“既然是你亲手陷害我令我被军队开除的,为什么还要接受我,不怕我以后知道真相后反戈一击?”

“你踢断我的腿,我当然要亲手设计陷阱踢你出军队,有仇必报是我一贯的风格。但就是因为你是被我亲自踢出军队的,我才不相信你是卧底,想不到丁某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可惜,可惜啊,如果你和我携手,肯定能创建出世界最强的佣兵组织,壮我国威的。”

“你是高干子弟,荣华富贵享受不尽,以后你也可以做将军,你这样干的目的是什么?”

丁霸闻言仰头哈哈狂笑,说:“权力,知道吗?权力是世界上虽看不见,也摸不着,却可以确确实实感受得到的最美妙的东西。我即使做了将军,能一句话定人生死吗?我在这组织中就能凭我轻轻的一句话决定很多人的生死,这种感觉你们这些俗人是不会懂的。”

丁霸说道这儿,眼睛迷离起来,露出只有狂热的宗教分子才有的疯狂之色。丁霸就像小孩子做了件开心事,不吐不快一样,滔滔不绝地说起来。确实,如果自己干了伟大的业绩却只能憋在心里独自享受,是一件令人非常痛苦的事情。

“我的目的是创建自己的部队,走出国门,为海外受苦受难的华人华侨撑腰。我们的国家还不够强大,暂时还不能为海外的侨胞撑起一片蓝天。冷剑,我这样做有错吗?”

丁霸目光灼灼地盯着冷剑,冷剑冷冷地说:“你是极端的民族主义分子,目的没有错,但行动的方法错了。”

“哦?”

“你不能把自己的王国建立在广大人民的痛苦之上。”

“妇人之仁,一将功成万枯骨,成大业不拘小节。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所以即使你和我一起打拼天下,你也永远坐不了董王这个位置,你狠只对敌人狠,对自己人不狠,也不够毒辣。”

丁霸接着说:“R国的事一发生,我就知道是你干的。嘿嘿,我国的特种兵还是很强的,没有丢中国军人的脸。”

冷剑很意外,说:“你不妒恨我?”

“我妒恨你干什么,如果你炸了惊国婶灶,我会更开心,人员死了,可以再招收。我虽然做的是见不得光的事,但我从来没有出卖军队和祖国。爱国和创建自己的独立王国是两码事,不能混为一谈。否则,海滨市的动静就不会闹得这么小了。”

丁霸就是疯子,是怪物,是恶魔,不能以常人的心里来揣度。

冷剑道:“丁霸,丁将军被你活活气死,可惜了丁将军一世英名。”

丁霸眼中疯狂的目光收敛起来,神色有点黯淡,说:“不付出血的代价,怎会有累累的硕果?不历经风雨,怎能见彩虹?”

冷剑面对如此疯狂的家伙,彻底无言。他默言一会儿说:“你明知道我会领兵来歼灭你,你为什么不浪迹天涯?”

“我是军人,天生是进攻,进攻再进攻,逃跑和躲避不是我丁霸的性格,我也想借此机会和你一试高低,为自己复仇。如果这次不是你的进攻,我还揪不出军中的卧底呢!山上的爆炸声才响起,我就制服了邓报国。”

丁霸顿了顿,指着邓报国说:“他演戏的天分就远远及不上你,一个月前,他见了我,见了恨不得生吃才能泄愤的我,居然毫不在意,当时我已经留心上他,派人秘密监视他。这一个月内,除了我,没有人能用无线电或者网络。我把所有的陷阱和防线重新布置过,派了大部队在山下伏击你们,哼,你的小分队现在可能已经被我的佣兵吃光了。”

山下密集的枪炮声确实没有间断过,闪光弹和照明弹的光不时映照上来,看来丁霸没有说错,山下正进行着恶战。但冷剑知道这是丁霸攻心之术,为了执行这个“玉石俱焚”计划,人人都没有存着能活着回去的打算,牺牲了就是为国捐躯。最主要的要把眼前的丁霸生擒或者击毙,这种人留在世界上,会成为世界人民挥之不去的梦魇。

冷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他和冷睿、邓报国陪着丁霸一齐死。

冷剑问出最想问的话:“丁霸,这个组织已经存在超过十年,你当时在部队,有这么多的时间打理?开始有那么多的资金运作吗?还有,以你的性格,好像也不可能完全驾驭霍展鹏这类人?”

丁霸脸上露出神秘的笑容,避而不答,说:“想不到我的基地居然还有密道上来,我已经派人四处检查,连缝隙也不放过。悬崖处我亲自勘测过,都没有发现什么密道,乘坐电力伞在这个地方又行不通。派武装直升机公然进入有过边境战争的领国,这个做法更加绝无可能。冷剑,你究竟是怎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摸上山顶的。”

“丁霸,想不到的事情还很多呢!”一直没有说话的邓报国突然插嘴道:“密道就在悬崖50米到60米的下方,你检查时只降落到二十米,怎能发现?还有你最大的失误是,你身上的生物炸弹是爆破专家做的,而爆破专家恰恰是我最好的战友,可以为对方挡子弹的战友!”

这次丁霸的神色变了,突然又狂笑道:“哈哈哈!这种攻心战你也对我使用?”

冷剑早就发现了邓报国对他做的眼色,他才会耽搁些时间问些感兴趣的问题。现在邓报国既然已经拆穿了,就是冷剑动手的时候。

冷剑如狂狮般猛地扑过去,丁霸心有不甘,按下炸弹机关,果然没有爆炸。

丁霸虽然也是出色的军人,但搏击技术和冷剑相比就差很远,根本不在同一档次。几招之间,丁霸就没有还手之力,被冷剑用膝盖顶着脊梁,反剪着双手。

“董王你是抓不住的,也是杀不死的。”丁霸突然说。

冷剑连忙在丁霸的身上某部分狠狠地一敲,令他彻底丧失抵抗力,然后用手狠狠地捏着丁霸的下颌,不让他把嘴合起来,最后把丁霸的身子翻过来。

在火光下,丁霸的脸色呈现诡异的惨绿色,嘴里、鼻子里、耳朵里流出也是惨绿色的、散发着恶臭的液体。

丁霸把剧毒藏在牙床里,说那句话时,他就咬破毒丸服毒自杀。

冷剑在丁霸说完那句话就有所动作,整个过程不超过两秒钟,就这短短的两秒钟,丁霸就毒发身亡。

好厉害的毒!好霸道的毒!

丁霸那张惨绿色的脸还露着诡异的笑容,就像在耻笑冷剑,耻笑冷剑永远也不能活生生抓捕他,耻笑冷剑永远也不能知道血玫瑰组织幕后的神秘。

丁霸果然强悍,果然毒辣,他对自己的生命也毫不珍惜,怎会珍惜别人的生命呢?

山下的枪炮声一如既往地密集和激烈,在提醒冷剑战斗还没有结束。

冷剑麻利地为邓报国和冷睿松绑,冷剑只是和几年没有见面的兄弟轻轻地拥抱一下,就招呼方熊子下山支援正在苦战的弟兄。

方熊子轻轻一按遥控,山顶的最高峰发生剧烈爆炸,那架微型直升机在爆炸中灰飞烟灭。

邓报国和冷睿抓起地上遗落的武器,说基地埋藏了很多烈性炸药,要炸了这座基地。

方熊子已赶下来,冷剑接过自己的武器装备,对着邓报国和冷睿点点头,就和方熊子联袂向山下猛赶。

还没有到达山下,半山腰突然响起惊天动地的爆炸声,整座山都在剧烈的摇晃,一团蘑菇云卷着红红的火舌升腾上半空,把一半的夜空都燃烧起来。

邓报国和冷睿引爆了山上的军火库,丁霸呕心沥血的结晶在大爆炸中彻底粉身碎骨。

下山的路上不断发现雇佣兵的尸体,想必是张成富击毙的。当冷剑和方熊子交替着扑到上山的唯一入口时,山下的激战奇迹般停下来,想必那些佣兵看到大本营已经被摧毁,首脑可能已经身死,无心恋战,撤退了。

冷剑和方熊子潜伏在隐蔽处,紧张地注视着黑沉沉的丛林。方熊子发射了一枚照明弹,霎时间如同白昼。冷剑连忙用红外望远镜到处搜索,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冷剑连忙用单兵电脑招呼兄弟向入口方向集中,他和方熊子在山下岩石的高处高度戒备。

这时候,邓报国和冷睿也已赶来集中,冷剑问邓报国这基地究竟有多少雇佣兵。邓报国说:“这基地最高峰有112名佣兵,经过大半年的转战,剩下不到一半人。后来三个基地合为一个,总兵力也只是刚超出一百。前几天撤走了几十人,今晚和你们恶战的就只有70人,大本营含着哨兵20人,入口和沿路警戒10,还有40人在外围伏击你们。”

“提前撤退的佣兵你知道去哪儿吗?”

“他们的去向不明,我了解到的是离开的30名佣兵的单兵素质都非常高,都是从各国特种部队退役的老兵,都是作战经验非常丰富的特种兵。”

冷剑又问:“王伟豪有联系你吗?”

“一个月前联系过一次,后来因为通讯限制,没有再联系。”

冷剑的心无来由地沉一沉,觉得事情好像还没有结束,血玫瑰组织好像还没有彻底瓦解,到时候只能看看能不能联系到王伟豪,看看有什么情况。

这时候,满身硝烟的队员也赶来集中了,他们几乎是一个背着一个走过来。

冷剑、方熊子他们连忙上前帮忙,见了战友这种情况,冷剑的心狠狠地抽搐。

B组小分队三人牺牲,小分队长王永洪也为国捐躯了,刘乐友的右手被炸断,他再也当不了狙击手了,养好伤后要离开心爱的鹰凖特战大队了,可能回去做他早已梦寐以求的孤儿院院长一职。

郭华德报告说:“山上刚响起爆炸声,我们的防线就受到外围和小道入口敌人猛烈的进攻。敌人的火力猛,人员众多,丛林作战经验非常丰富,幸亏我方的防线做得坚固,陷阱众多,外围的敌人才不能突破我的防御系统。后来张成富从山上冲杀下来,才解了小分队的两面夹击的局面,后来山上发生大爆炸,他们忽然之间就撤退,一会儿就在丛林消失得无影无踪。”

简单打扫了战场,是役,全歼山上敌人三十人,山下外围敌人二十一人。

方熊子虎目含泪问战友的遗体怎么办,冷剑抬头仰天,道:“裹尸马革英雄事,纵死终令汗竹香。愿得此躯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顿了顿说:“条件不允许,Y国军队很快就会来搜查,烈士兄弟的遗体就地掩埋,等风声过后,我们才迎接英雄回家。”最后又吟诵道:“青山处处埋忠骨,何必马革裹尸还?夜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也从容。”

一杯黄土,一座新坟,为了祖国的安宁,为了人民生活的安定,三名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热血战士就魂洒异国他乡,长眠于此,以他乡异国的青山为伴,绿树为友。

冷剑很小心地在单兵电脑上把英雄墓地的坐标做好,在坟墓上做好标记。

“敬礼!”冷剑狠狠吼出一句话。

庄重的军礼在夜色下向烈士致敬,连重伤的刘乐友也挣扎着挺直腰杆,为战友作最后的道别。

夜色无语,群山沉默,清风呜咽,苍松悲鸣,天地悲怆!

邓报国向冷剑作最后的道别,冷剑对他说肖将军已经原谅了他的过错,回国后在军事监狱坐两年牢就可以过新的生活。邓报国说:“我无颜见江东父老,只能终生飘荡在异国他乡。只要怀着赤诚的爱国之心,在国外活出中国人的气概,活出中国人的精彩,活出中国人的自尊,挺起龙的传人的脊梁,这也是爱国的另一种表现。”

邓报国向冷剑敬过军礼,扭头就走,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冷剑望着邓报国消失的方向,在心里祝福这位多灾多难的战友一路平安。

为了躲避Y国军队的搜查,一身硝烟,伤痕累累的铁血战士踏上血色归途,在路上轮流背已经陷入昏迷的刘乐友。在休息时,冷剑和冷睿这两兄弟,手紧紧地握着,没有说话。他们在进行无声的交流,进行心的交流,他们之间心有灵犀,语言已经是多余的了。

一周后的早晨,烈士陵园,一名身穿崭新军服、肩扛大校军衔的军人,腰肢笔挺,在烈士的墓前敬礼。

这人就是冷剑,他又重新回到梦萦魂牵的军营,并官升一级。

同一天,某国一处豪华别墅,一个人背着门口在宽阔明亮、充满欧陆风情的餐厅中吃早点。

餐厅播放着吉他曲,播放的是一首吉他古典名曲——《爱的浪漫史》,抒情、优美、柔和而略带伤感的吉他声在餐厅环绕。

音乐奏鸣着,像一支手,纤细的、温柔的,有灵性的、似乎在抚摸、在探索,在询问,在感应。它慢慢地移动,似乎要用这只温柔而美丽的手,去触摸,去采集生命中最敏感的悟性。这时候,房间的一切似乎到都动起来,都有了感应,有了灵性,有了记忆,似乎在笑,在倾诉,在叹息,在哭泣……

这人边听音乐边随着旋律有节奏的打着拍子,他的手指修长,简单的打拍子动作就流露出他很有涵养的神韵。

有一个人拿着份报纸兴冲冲地闯进来,破坏了和谐的空间,就像平静的湖面被人投下石块,荡起一圈圈的涟漪。破坏和谐气氛的人赫然是血玫瑰组织的安部长。

安部长把报纸放在桌面上,指着豆腐块般小的一则新闻报道,兴奋地说:“董王,报纸明确说冷剑是卧底身份,勇破血玫瑰组织后冷剑重返部队,已经升大校了。”

这人慢慢吃完汤匙中的粥,头也不抬地说:“义父,我跟你讲了多少遍了,我是董皇不是董王,皇永远比王大,以后称呼要注意咬准字音。”

“是,董皇。唉,如果董王能听您和我的劝告,就不会魂断苍山了,董王这人就是有点刚愎自用,始终不相信董皇说冷剑的身份有可疑,始终不相信董皇说的那句话——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冷剑自小深受共产党军队的教育,不会短时间就会改变的,董王自己不也是改变不了吗?后来董王主动加入我们组织不是为了我们的安全公司为海外的华人撑腰吗?呵呵,也是董王加入组织之后,我们血玫瑰组织才有宏伟远大的目标。董王也不想想,他自己脱离部队,还整天挂着爱国的思想,冷剑他又怎会叛国呢?不过冷剑这个人除了韧性好之外,就是运气太好了。在加入组织前不仅救过王伟豪部长(修改版),还救过霍襄,并且三方四次推辞王部长的邀请,最致命的是冷剑是被董王一手一脚踢出部队的,难道真的是我们组织劫数来临?

我们血玫瑰组织虽然百分之九十七以上的机构被摧毁,但以董皇的聪明才智,十年之后又是一条腾飞的巨龙。”

董皇叹口气,说:“十年?自从董王一死,我的心就经常绞痛。医生说我只有两年的命了,可能活不过今年。义父,倾尽所有,不惜一切代价准备嫦娥奔月计划。”

董皇说完抬头,任何人在短时间绝不会看得清他的面容,因为都被他的眼睛吸引了。他戴着金丝近视眼镜的眼睛显得那么深邃,深邃得如宇宙的黑洞。他的眼睛还迸发出睿智的光芒,王者的睿智,仿佛可以洞穿世上所有的一切。只是在眼神眨动间,不自觉地流露出和丁霸一样的疯狂的神采,即使世界上最疯狂的疯子也绝比不上他眼中那种癫狂的神采。斯斯文文的董皇赫然比董王丁霸还疯狂,因为他还流露出一种令人莫名其妙就心惊胆颤诡异之光……

窗外朝阳遍洒,流光溢彩,但灿烂的阳光也也掩盖不住董皇目中变态般疯狂的目光,董皇的目光竟然比炽热的阳光还要猛,还要烈,还要辣……

董皇又随着《爱的浪漫史》的轻缓音乐打着节奏,动作优美,高雅,大方,他目光中的疯狂而诡异的色彩随着柔和的音乐逐渐消褪,消褪……

(第三卷完毕,请继续关注第四卷)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