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章海外扬名 第十四节偷飞机回家

ddtt 收藏 6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W机场着起大火,战斗还没结束很多伞兵就去帮忙灭火,因为杀死几个袭击者没什么价值,而帝国宝贵的物资和武器才是最重要的,就在伞兵和特种兵即将全歼入侵者的时候,大批陆军机动部队到达,装甲车摩托车开到机场外边打开车灯寻找敌人。 尾野大佐没海军航空兵少将派去灭火,暂时连个打扫战场的人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W机场着起大火,战斗还没结束很多伞兵就去帮忙灭火,因为杀死几个袭击者没什么价值,而帝国宝贵的物资和武器才是最重要的,就在伞兵和特种兵即将全歼入侵者的时候,大批陆军机动部队到达,装甲车摩托车开到机场外边打开车灯寻找敌人。

尾野大佐没海军航空兵少将派去灭火,暂时连个打扫战场的人都没有,部队全被拉去灭火,弹药库的大火很快的扑灭,因为爆炸物没了火自然就小了,油库一时半会还烧的旺呢。

宪兵营的阵地上到处是尸体,阵地前的草地上倒着一百多鬼子,有特种兵、伞兵、机场守备队的兵,枪炮忽然平息以后张学义小心的伸手拍了拍兄弟张顺,“叫上活着的跟我走。”

“那还有活的呢,我跟钱大哥找了半天,已经没活的,鬼子怎么不冲过来?”张顺身边全是宪兵的尸体,唯一完整的四挺96机枪在他们四个人手里,还有不上奄奄一息的伤兵在重重的喘气,有的发出轻轻的呻吟声,显然这些人没救,即使身边有当时最好的医院也没用,伤兵的身体里留着好几发子弹,以及大量手榴弹的弹片,没一个能走的。

“老三,我们去那?”钱瑞抱着机枪凑过来问,他已经受了好几处伤,幸亏都不是要命的,不过失血多他也活不长,这是他一辈子打的最艰难的一仗。

“都跟我走,别开枪,把有子弹的手枪都带上。”张学义说完还找枪呢,有手枪的兵早把枪摔碎了,拿着自杀用的殉国弹(自杀用的手榴弹)全扑向鬼子,十响二十响的盒子炮零件满地都是,可没一支有子弹的,四个排九成人壮烈牺牲,一成的兵无法走动,连话都说不出来,伤口大量的往外流血,不用十分钟都会死去。

“没他妈一支可用的短枪,我的机枪只有俩弹匣了,这他妈怎么跑路,路上抱着机枪那是找死,还是手枪好使,可惜没子弹。”刘二才也集中过来,他胳膊被打穿了俩眼儿,虽然包扎住可血一直往外渗。


鬼子陆军士兵开始搜查机场外围,机场内的都去灭火,这样分工好让熟悉机场的兵去灭火不熟悉的别帮倒忙,鬼子兵没等离近张学义他们四个人顺着铁丝网走,他们找到一个缺口就钻进去,这可吓坏了张顺。

“哥,你去那?”顺子小声问。

“别出声,跟我来,我们从外跑肯定被抓,不如我们往里跑,我找个飞机。”张学义说话的时候还有弹药库内的炸弹发生零星爆炸,三股大火依然没有变小的趋势,鬼子兵忙得两脚离地都没办法管别的事。

四个人仗着胆子往机场里摸,反正灯打灭了很多,只有火光亮着,其他地方很黑,什么都看不见,机场站岗的都走了全去灭火,停机坪一个人都没有。

真是难得的好机会,停机区里可以坐下四个人的有五种轰炸机,其中有海航的96和一式轰炸机,陆航的97、99和百式轰炸机,张学义打算偷飞机开走,这样回家快点,他上初中的时候开过几次飞机,那还都是一九二八年前的事情,奉军空军一直很强,尤其在直皖战争后张作霖为了抢地盘跟直系合作,没打什么仗就缴获了皖系空军的飞机好几架,奉军自己也四处购买外国飞机,第一次直奉战争里奉军飞机明显比直军厉害但陆军打输了,二次直奉战争中奉军空军更厉害,轻易获得胜利。

张学义在二次直奉战争后的第三年开的飞机,那会北伐战争刚开始,老帅很乐观,经常允许他去奉天机场参观飞机,他还坐过很多次教练机,也在教官的指导下飞过几次,但没飞过单飞,因为他是小孩,放单飞太危险,所以他是有十来个小时的飞行经验的,当然是单发的老式教练机,都是一战后英、法、美、意、德等国的二手飞机。

因为他开过飞机,所以一直还想摸摸飞机,当土匪一直没机会,现在有的是机会,混进机场想跑路只有几个办法,第一开个大飞机四个人一起跑掉,第二偷机场内的摩托车,他开这个更内行,第三是偷卡车,不管运弹药的运兵的巡逻的什么卡车都行,第四是偷军官的吉普车,只有将军有这车,现在W机场内至少有五个日本海陆军航空兵的将领,小轿车越野车有的是,这不缺,但最快回家的办法是开飞机,这可比汽车安全,但是晚上开飞机不容易,日本轰炸机也很少晚上活动,那会夜间战斗机还在研究中,夜间是不空战的。


张学义知识丰富,他找飞机就找双发的大飞机,重点找轰炸机,找到一架偷偷的跑过去轻轻敲一下机翼,日本飞机多数都是机翼邮箱,机翼也没装甲所以敲打一下就能听出来是空的还是满的,他必须找到一个有油的飞机,连续找了一行飞机才发现一架轰炸机的油箱比较满。

这是一架双发的海军岸基轰炸机,也就是鬼子所谓的三菱96式陆上攻击机,日本人把轰炸机全叫攻击机,岸基地的叫陆上攻击机,舰队航母上的轰炸机叫舰上攻击机,攻击机还按大小也分轻型中型重型三种,有的俯冲轰炸机叫爆击机,总之名字很难记,因为他跟国际标准叫法不一样,其实就是俯冲轰炸机、水平轰炸机、鱼雷攻击机这么几种而已,他整的跟人不一样,花哨的很。

找到飞机以后张学义花了很大时间找机舱门,他学飞机那会还没封闭机舱的战斗机,至少中国还没有,从上边怕进去就可以开,系好安全带戴上风镜穿好皮夹克,轰炸机跟运输机还不同,几乎没那个轰炸机开侧门,几乎都是从飞机底舱里的舱门钻进飞机里,不是从飞机侧面和顶上进驾驶舱,不过他不打仗的那会总收集书看,绥远抗战前他看过一本航空杂志,外国出版的,对96式轰炸机介绍的很仔细,所以他对这个飞机也不太认生,仔细一想就找到舱门,然后把枪先塞进飞机里,他们一人两支枪,机枪狙击步枪各一支,枪先放进飞机,人挨个钻了进去。

进了飞机关住舱门后张顺问:“哥,这行么,你都十四年没摸过飞机,你会开不?这新飞机跟以前的旧的不一样呢。”

“死马当活马医吧。”张学义进了驾驶舱,96式轰炸机是七个人驾驶的,其中机枪手三个,飞机机翼后的机身中段的左右各有一挺七点七毫米航空机枪,跟九二式重机枪差不多,都是仿制法国的哈齐开斯机枪,机身的二分之一处靠机尾的机舱左右是两挺自卫机枪,机身中段的机背上有个机枪塔,共有三挺机枪,机身中段左右各有机枪一挺负责打左右的敌机,机背的机枪只能打飞机后边上方的飞机,驾驶舱比较复杂,有正副驾驶员座位,还有领航员的座位,还有无线电发报员的座位,这飞机够复杂的。

张学义坐好了以后借助机场外的火光看清楚了驾驶舱,他也不看仪表,感觉有油就可以,他无线电也不开啥也不检查就启动发动机,他对飞机的关键部位还是了解的,方向舵踏板、驾驶杆、油门杆他都认识,高度表速度表油料表罗盘也认识,他还会日语,找这些东西不难,他抓瞎似的发动飞机,此时机场都乱了谁还注意他,他胆子挺大的发动起飞机冲向跑道,更鬼子反应过来不对,他的飞机已经以最大滑行速度冲向跑道尽头,他使劲一拉驾驶杆飞机就起来了。


在机场的鬼子先听到飞机声,还以为是双发侦察机起飞,等看飞机很不稳当的跑在跑道上有人意识到不对,一个飞行部队的军官急忙问海军少将,“阁下,晚上有飞行任务么?”

“没有呀?”少将也看到滑行的飞机,他知道可能有人趁乱混了进来,还是会开飞机的,他急忙拔出指挥刀喊:“所有高射机枪开火。”

高射机枪在几十米外呢,枪手也都不在,军官吹哨子集合机枪手再跑到92式高射机枪附近就晚了,即使是汽车也跑了,轰炸机就在混乱的机场起飞。

张顺第一上轰炸机,以前打仗的时候只见过鬼子的飞机下炸弹,他什么都不懂,但是他唯一熟悉的就是九二式机枪,飞机里有三挺机枪,他立即找到侧射机枪,子弹上膛对着飞机跑道附近救火的鬼子就打,“去你妈的小鬼子,就你他妈的会拿飞机打爷们,爷们也给你点厉害看看,兄弟们,我背后还有个机枪,一起打小鬼子。”

张学义只顾开飞机没心情理他们,刘二才摸黑跑到机舱中段,摸到机枪就对着外表扫射,本来是轰炸机的自卫武器,在他们手里成个攻击武器,机枪一直不停的扫,轰炸机就围着机场盘旋,这鬼子拿受的了?地面上十三点二毫米口径的高射机枪已经凑够了正副射手,对着漆黑的夜空瞎打了一气,张学义害怕出事急忙拉高飞机就跑了,占便宜占够就撤吧,再瞎玩以后就见不到老婆孩子。


九六式轰炸机拉高以后张学义看看罗盘,他操作飞机向西南方飞去,重庆就在武汉西南边,就直接回家吧,他摸黑还从机舱里找到几张日文的航图,他凑合的看着图继续飞行。

钱瑞自己在飞机里摸来摸去找到机背的后射机枪,他感觉这东西很好玩,操作机枪看着逐渐放亮的天空,就在他有点困的时候,忽然天上飞来两架追击他们的隼式战斗机,这飞机速度太快,一下就冲到轰炸机后边,钱瑞大声喊:“老三有人追,快加速跑。”

“知道。”张学义把油门杆推到最头飞机的两台发动机开足马力向西飞,他边快速还边俯冲,他想把高度压低一些,因为轰炸机的机身重,俯冲的时候可以借助中量加速,钱瑞不等战斗机追来开火,他立即操作机枪向后扫射,他玩机枪玩了多少年,对这东西太熟悉了,打的又快又准,一架隼式战斗机冒着烟消失在他的视线里,另一架不敢再追立即返航报告。

“我他妈干下来一架,也他妈不知道是啥型号的,军事委员会给我颁奖不,刚才好悬那,他要先下手我们就归位了。”钱瑞坐在那惊的是满身是汗,这么多年多少次与危险相伴,回了家都跟父亲和岳父一讲,还不把俩老头吓坐地上,别看他们练武的,说到底没杀过人,钱瑞自己算了算,出道以来杀多少人?刚开始还数呢,倒后来没心思数,中原大战的时候西北军的骑兵万马奔腾,他手里打完冲锋枪打机枪,多少剽悍的西北军骑兵死在自己枪下,很多人还是自己老乡呢,数这个干嘛,不数拉。

“爱给不给,我们打鬼子也不是看他蒋某人的面子。”张顺坐在机舱里没劲了,他感觉到饿了,都一晚上没吃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到家。

“都坐好了,系好安全带,我看到跑道了,估计是国军的,他们很可能误会我们,我他妈先把起落架放下来。”张学义喊完就专心驾驶飞机。

地面上的国军高炮部队,高射机枪部队紧张到家了,都发现天上来了一架熟悉的日本海航九六式轰炸机,虽然来了一架但人们都怕,抗战四年空军的血都流光了,没有再可以牺牲的飞机和飞行员,只有防空部队的勉强招架,不过天上的飞机忽然放出起落架,这是要迫降的意思,机场警卫部队也紧张起来,三十节机枪和捷克造机枪全准备好,步兵端着上刺刀的中正步枪紧张的看着飞机。

轰炸机老回靠近跑道十几次,张学义紧张的不知道怎么降落,真想跳出飞机用降落伞下去,可他想想飞机上的三挺航空机枪不错,自己还想留着用呢,别摔坏了,他耐心的反复琢磨如何降落,直到航油快消耗完了他开的轰炸机才落了下来,飞机还没停稳当,几辆美国吉普车飞快的开了过来,飞虎队的几个飞行员开着吉普车还想亲自参观一下鬼子的轰炸机,熟悉了才好打他,但他们也怕机上的敌人拼死反抗,吉普车上架着M1917型水冷式机枪。

机场一百多国军包围了轰炸机,张学义在里边喊:“别开枪,打电话给委员长侍从室,随便谁接电话都行,告诉他们张学义回来了,都快去。”

机舱门打开,张顺先出去,他穿着国军宪兵制服,军衔不怎么高,才是个宪兵少校,接着钱瑞、刘二才也都出去,张学义整理了一下军服,也下了飞机,国军以为是日本特务,也没敢放松警惕还端着枪。

张学义不耐烦了把自己的证件扔给军官,军官看完了马上立正敬礼,“您回来了,您就是张将军,幸会呀,久闻大名,您在徐州会战和武汉保卫战里可名声大振。”

“别说废话了,找个车给我,飞机保护好可不许动,上边的机枪谁也不许拿走,还有子弹什么,我先去见委员长报告。”张学义累的都快站不住了。

机场守备队弄来一辆卡车,拉着他们四个人就去了市区。


没到委员长官邸的时候,钱瑞他们三个人带着武器先回家吃饭,张学义吃着在里边买的包子喝着酒坐车去见委员长,他满身是泥土,狼狈劲就别提,这样去更好,省得老头留他吃饭。

侍从室里有的是张学义的熟人,以前他也在这个单位混过几天,一个认识他的上校军官接了出来,“你都失踪俩月,我们很多同事都想办法打听你的下落,晚上我们找几个以前的同僚好好庆祝一下,你这次还弄回来个飞机,你的脸都露到天上去了知道不。”

“好好,最好把咱们那一波人全找来,还有卫队的同事,我也很想你们,这一出去又是小半年,咱们的熟人里没那个外放带兵的出事了吧?”张学义见到熟人话也多了。

“哎,咱们那一波人大半外放了,就你挺好,有不少人早就阵亡了,这年月吃那碗饭都难,多少人羡慕我们,可我们也不好过。”

他们正聊着,一个管事的走到院里,“委员长立即要见你,请进去吧。”

“是。”张学义整理好衣服走进官邸。


“你怎么跑到武汉去了,日本人又在积极准备进攻长沙,另外英国和日本开战了,美国也跟日本开战,越南的日军开始进攻马来西亚和缅甸,我国已经与英国达成协议,有我国出兵保护滇缅公路,此时正是用人之际,你刚回家,好好休息几天,你自己选个地方,是继续跟薛岳同守长沙还是去缅甸?现在辎重兵、工兵、侦察兵、宪兵都缺人,一到国外事情太多,你又懂英语,跟英国人打交道还省下带翻译。”委员长坐在那精神头可好呢,他就盼望英国美国跟日本开打,这他的压力才小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