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强了!在加拿大这样为同胞创造就业机会

爱国战争 收藏 15 4162
导读:强!太强了!“No English, Chinese please.” 张哥一家,原是我住西温时最近的中国邻居。那时我住山上,他们家住山下海边,上下相距三公里。 张嫂说一口地道北京话,听得懂日语,英语只会说hello;张哥一口标准普通话,日语科班出身,曾在日本生活十年,日语比日本人说得还好,还会说西班牙语,就是英语比张嫂也强不到哪去。 从认识那天起,我便成了张哥张嫂的英文翻译。每逢收到帐单之类的重要信件,他们便请我去他们家吃饭读信,张嫂时常在听信的时

强!太强了!“No English, Chinese please.”


张哥一家,原是我住西温时最近的中国邻居。那时我住山上,他们家住山下海边,上下相距三公里。


张嫂说一口地道北京话,听得懂日语,英语只会说hello;张哥一口标准普通话,日语科班出身,曾在日本生活十年,日语比日本人说得还好,还会说西班牙语,就是英语比张嫂也强不到哪去。


从认识那天起,我便成了张哥张嫂的英文翻译。每逢收到帐单之类的重要信件,他们便请我去他们家吃饭读信,张嫂时常在听信的时候叹气:“可找着当文盲的感觉了!”;每遇大事,像给孩子登记入学、参加家长会、看病什么的,他们必请我陪同翻译;出去购物,更是习惯于拨通我的电话然后把手机塞给售货员。


可以想像,这又瞎、又聋、又哑的感觉对于受过高等教育又身为成功企业家的张哥张嫂来说是何等的打击。


为了生活方便,最近,张哥一家也搬到了Richmond。


昨天,照例陪同张哥出去买电视机。到了Best Buy,由于这几天睡眠有点不足,在张哥转悠着找东西的时候,我便坐在沙发上打盹。


接待张哥的售货员是一个嘴唇上穿着俩环的大鼻子妞儿。张哥看好要买的东西以后,不忍打扰我睡觉,在大鼻子妞儿问“How can I help you?”的时候,便用日本味儿说了句:“No English,Chinese please.”


我歪在沙发上,一只眼睁开点缝,看见大鼻子妞儿那嘴撅的能栓头驴。我知道张哥的本意是想说:我不懂英语,请帮我找个说中国话的售货员来。但对大鼻子妞儿来说,这句话的意思是:不要讲英语,请说中国话。


我偷着直乐。大鼻子妞儿用步话机闷声闷气喊道:“请派个讲中国话的家伙到电视部来做翻译。”


两分钟后,一位秀气的中国小姑娘气喘嘘嘘地跑了过来。小姑娘告诉张哥:她不是电视部的售货员,只是来做翻译的。通过小姑娘的翻译,张哥定好了货,最后不满意地问了句:“为什么你们卖电视的没有会说中国话的?还要找人翻译,一份工两个人做,这不是浪费劳动力吗?”小姑娘照直翻译了,大鼻子妞儿一愣,耸肩把两手一摊。


买了电视机,我们又去买电脑。到了电脑部那里,售货员还是没有一个中国人。我刚要跟一个大鼻子小伙儿售货员说话,张哥拦住我:“你别说话,我来。”


“How can I help you?”大鼻子小伙儿跟张哥打招呼。


“No English, Chinese please.”张哥这回的发音要多地道有多地道,以至于让大鼻子小伙儿惊讶地瞪大了眼。


大鼻子小伙儿过了半天才眨眨眼反应过来,也像大鼻子妞儿一样用步话机喊:“请派个讲中国话的家伙到电脑部来做翻译。”


噔噔噔,匆忙跑过来的又是刚才那位中国小姑娘。张哥问:“你卖电脑吗?”小姑娘指指大鼻子小伙儿:“他是售货员,我不是,我来帮他翻译。”


张哥定定地看着大鼻子小伙儿,直到看得小伙儿发了毛,才严厉地问:“为什么你要人家帮你?”


小姑娘准确翻译。


“因为我不会说中国话啊。”大鼻子小伙儿有点委屈了。


“对不起,请给我找一位会说中国话的售货员。”张哥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和语气那叫一个严肃。这哪是张哥啊,简直就是一个温哥华版的葛优。


从Best Buy大门出来,还没上车呢,我的手机响了。是张嫂的声音:“兄弟啊,Future Shop送洗衣机的来了,他弄一什么表格非让我签字,我看不懂,他说什么我也听不懂,让他跟你说吧。”


电话里一个男声,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堆不知道什么口音的英语,我没听清,便说了一句:“先生,我没听懂你说什么,请再说一便。”


对方的口气居然横了起来:“你没听懂?难道你不懂英语吗?你是谁?不懂英语为什么跟我通电话?”


混帐东西!我顿时来了气:


“小子,你给我听好了,因为你不懂中国话,张太太才给我打电话要我帮你,因为你的恶劣态度,我决定不帮你了。你回去,叫你的老板派个会说中国话的来。告诉他,不会说中国话以后别做中国人的生意。”


挂断电话,给张哥解释刚才的电话内容,张哥鼓掌大笑:“不会说中国话以后别做中国人的生意。痛快!痛快!来加拿大这么长时间,我刚明白过来,不是我们不会讲英语,而是他们不会说中国话。不是我们不会讲英语的需要帮助,而是他们不会说中国话的需要帮助。兄弟,你说,要是所有住在加拿大的中国人,在花钱消费的时候,都像咱们哥儿俩今天这样,只说中国话,就是会讲英语也不讲,那会怎么样?”


我恍然大悟:“对,咱花钱的时候,只说中国话,会讲英语咱也不讲。你要是不懂啊,对不起,请人帮你翻译啊。不想雇两个人干一份活?那简单啊,雇中国人啊。”


张哥接过来:“兄弟你想啊,要是这里所有的中国人都在花钱消费的时候拒讲英语,那就会逼着商家多雇中国人,这样一来,会给咱中国人创造多少就业机会啊!


我听说像Superstore, Safe Way, Save on Food,the Bay这类商店都不愿意雇中国人,以至于大统华招工的时候招40个人有两千个中国人去报名,用这个法子就可以制制这些洋人店:去这些店消费的时候我就用中国话问问题,结帐的时候我就要你用中国话给我把帐单解释清楚。


再有啊,以后再去银行这类地方,不光我找中国人服务,你也别跟鬼子说鬼话,就找中国人说中国话。不光去银行,咱去买车、买家具、买电器什么的,就找说中国话的销售员,说鬼话咱不搭理他,想赚咱的钱也行,学中国话去。”


“要那样的话,鬼子不卖你东西怎么办?”我问。


“不可能。你想啊,现在咱中国人在加拿大的势力,说政治势力咱不敢说,可要说消费势力,绝对没有一个商家敢说他不做中国人的生意。就像刚才在店里,咱不说英语,他敢说不卖咱东西吗?去超市采购,结帐的时候我敢说请用中国话解释英文帐单,你要不解释我就不买了,他呢?他敢说你要不讲英语就不卖给你吗?他不敢,他就得乖乖请个中国人来帮他。咱就得弄成这样:想做中国人的生意吗?请说中国话。不会说中国话啊?多请中国人帮你啊。


像那些来家里安装电视电缆、安装电话什么的,都是讲鬼话的鬼子,以后我就这样,你要不会说中国话啊,对不起,回去,让你老板请一个会说的来。


还有啊,不光是消费的时候,连去那些政府部门办事的时候,咱都拒讲英语,只说中国话,政府也不敢因为你不讲英语而不给你提供服务,否则那叫歧视,歧视是违法的,那样的话政府就不得不多雇中国人做公务员。”


“对,下次我离开加拿大再回来入境的时候,跟入境处的移民官我也不讲英语了,宁肯花时间再去翻译服务柜台排一次队。要是所有入境的中国人都拒讲英语的话,加拿大移民局就不得不多录用中国人做移民官。我希望不久的将来中国移民来加拿大入境的时候移民官都不说‘hello’而说‘吃了吗’,那才有回家的感觉。”


经常听同胞抱怨中国人不抱团。不要紧,不管别人怎么样,反正从那一刻起,我已经下定决心响应张哥的倡议:


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为了给同胞创造就业机会,在花钱消费的时候,只要时间允许,拒讲英语。要讲最多只讲一句:No English, Chinese please.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