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光小说集 《晚安重庆》 炒了吗

jiguanggy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size][/URL] “炒了吗?” “早他妈的炒了!” 这是今天早晨我在楼道里听到的一段对话。 提问的是住3楼的小山东。小山东只是他的绰号,至于真名实姓,我并不知道。人是个胖子,或者说是体型偏胖更为准确。喜欢“嚎”歌。之所以要用“嚎”这个字来形容他的唱功实在是大有原因。唱王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635/


“炒了吗?”

“早他妈的炒了!”

这是今天早晨我在楼道里听到的一段对话。

提问的是住3楼的小山东。小山东只是他的绰号,至于真名实姓,我并不知道。人是个胖子,或者说是体型偏胖更为准确。喜欢“嚎”歌。之所以要用“嚎”这个字来形容他的唱功实在是大有原因。唱王杰《原来的我》的时候简直跟杀猪似的难听。整栋楼都挂着惊叹号和感叹号。

听说大半年前8楼的一个孕妇破了羊水,因为是头胎没什么经验,看着要难产了,母子就要齐齐赴黄泉下辈子重来过。那知东子嚎上了。据说是因为昨晚没准备避孕套,女友坚决不让上床。他这一嚎孩子就呱呱落地了。婆婆一看还是个“小鸡鸡”高兴得出门就把门牙摔掉一颗。后来儿子给她装了假牙,还是个烤瓷的。这一下儿媳妇可不干了。因为装假牙的钱是用来买金戒指的。

“都妈的那年月了?还买金戒指?这年月你是个种好说歹说得买个白金。你是个种不是?”

这是小山东在听到关于他的笑话的时候的第一反应。当时是2005年的3月,我正从家里搬到这个小区来。听到这个笑话的时候,我打心眼里说了一句“每月千把块的房租值了”。

记得我把两大箱行李提到楼下的时候就遇到了道哥。道哥就是今早回话的那个男人。生性直爽,看见我大汗淋淋,二话不说走过来就帮我提。我第一反应是:高档小区都有贼?等弄明白之后,我直说不用了、不用了,反正是坐电梯不太费力。

他却说:“没事儿。你再不让提我可跟你急。你信不信老子急了可不认人?”

我直点头哈腰说信、信,心里却想:高档社区还住着热心人?

电梯刚到6楼他的手机响了,好像是公司打来的。他一面应承着一面把我的包提到我的房间。挂了电话就是一句“王八蛋!别把老子惹急了!憋不住了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一听傻眼了,干啥的呢?

“有空下来坐坐聊聊天,高兴了砍个人操个娘们什么的,兄弟之间都没事儿罩着就成。”

我唯唯诺诺笑脸送走了道哥。把门一关背贴着墙,自己问自己,这就是大西南的门户——重庆?

谁说不是呢?当天晚上我就请道哥在街边搓了一顿火锅。锅子里翻滚着牛油,浮着尖尖的辣椒。这一切都让人想起豪气干云的将军挥刀斩下敌将的首级。那个畅快呀。

道哥咧着嘴烫着毛肚问我:“兄弟是外地人?”

“重庆人。”

“本地人?”道哥很吃惊摇摇头说,“不像。”

“那点不像?”

“普通话说得太标准还带京味。知道吗?我的产地,”道哥用筷子戳了戳了自己的心口说,“北京。大前门那块我罩。”

“那你是外地人了。”我笑着说。

道哥淬了口啤酒说:“兄弟别跟我装本地人。简单的重庆话还没练熟吧?”

“还可以。”我一改口音。

道哥微笑着也来了一句重庆话:“练得还可以。偷偷练了好一阵吧?”

“没有呀。生来就会。”

道哥一怔,自言自语道:“还真是个重庆人?”

“那是。”

道哥愣了一阵,把酒杯伸了过来,“干了(这句话倒是喊出了重庆人的气势)!”

“干杯。”

几杯酒过后道哥隔着从火锅里腾腾直上的热气对我说:“兄弟的普通话说得真漂亮。”

“还好,还好。”

“兄弟叫什么?”

“叫我小马吧。”

道哥一听来了兴奋,“原来是小马哥呀!失敬,失敬!”

这一刻我凭借重庆人的身份成为了道哥心目中的小马哥了,但仅仅是这一刻。

“兄......小马哥在那里高就?”

“网上发发小说,混口饭吃而已。”

“网络写手?”

先前因为不是重庆人的缘故而输掉的气势,现在又被道哥找了回来。

他以历经风雨后成为前辈的口吻对我说:“小马你知道吗?我可是做网络的。”

从谈话中知道这个年过27的男人从祖国的心脏“南漂”到了这个以天气和火锅闻名全国的城市。他曾以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可以找到另一条通往北京的捷径,但是现在他多少有些气馁。作为儿子的他已离开父母四年了。他说这四年像一个轮回。之前的四年大学生活让他以为毕业的那一天是重生的一天。的确是重生了,可是他现在又想去死。

那一夜我和道哥天南海北的胡扯了很多。最后酒量欠佳的道哥醉了,醉在一个地道的重庆人面前,也哭了,在一个没有多少交情的人面前哭了。还好那一夜没有下雨。只是随后在羚羊(黄色出租车)上两边灯红酒绿的夜景也让那个还是20岁的我迷失了方向,还好只是那么一小会儿。他的顶头上司是重庆人,正因如此他苦练重庆方言,希望能融入这个以天气和火锅闻名全国的城市。


2.

“是你炒老板还是老板炒你?”小山东问道。

“这还用问吗?当然是老子炒儿子了。”道哥不肖地说。

“现在去那?上人才市场?”

“狗屁市场,见他娘的鬼。也不看看是谁?”道哥神奇地指了指自己说,“我可是道哥。”

“怎么又发财的路?”东子小心翼翼地问道。

“那是。”

道哥耳语道。

“喔——”小山东识得玄机之后眉开眼笑,临了还嘱咐一句,“也给兄弟留点好的。”

“那是。兄弟之间怎么说也得罩着。”

电梯到了一楼。

“两位回见。”

道哥转身就走。

见道哥走远小山东神秘地说:“你知道这小子这回干什么?”

我摇摇头。

“你想不想知道?”

“不想。”

小山东一看没则就说:“你别问我。我可不告诉你。”


曾有一次我在解放碑看见一弯新月挂在建筑物的屋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