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金戈铁马(我的越战回忆录)第九章 重上战场(二)临战<上>

宵汉 收藏 3 384
导读:第九章 重上战场(二)临战<上> 在军政治部领导的陪同下,我们直接开车400多公里来到XX县城,XX师炮团坐落在县城的城关,一幢二层楼就是炮团的团部,团部门口已停了好几辆军用吉普车。我们刚下车,几位军人就迎了上来,大家在互相敬过军礼后,军政治部领导就分别给我作了介绍,师部的王副政委、炮团的李团长、张政委等。 大家在寒暄过后,到了二楼团部会议室,由军政治部主任宣读了军部对我的任命,然后简要的介绍了一下我的基本情况。师里王副政委讲话,他说:“炮团参谋长因病住院后,这个位置已经空了二个月了,炮团多次打报

第九章 重上战场(二)临战<上>

在军政治部领导的陪同下,我们直接开车400多公里来到XX县城,XX师炮团坐落在县城的城关,一幢二层楼就是炮团的团部,团部门口已停了好几辆军用吉普车。我们刚下车,几位军人就迎了上来,大家在互相敬过军礼后,军政治部领导就分别给我作了介绍,师部的王副政委、炮团的李团长、张政委等。

大家在寒暄过后,到了二楼团部会议室,由军政治部主任宣读了军部对我的任命,然后简要的介绍了一下我的基本情况。师里王副政委讲话,他说:“炮团参谋长因病住院后,这个位置已经空了二个月了,炮团多次打报告,认为必须赶快补齐,因为平时训练和战时打仗参谋长是司令部的中枢神经,这个位置是至关重要的,但我们接到军里指示由军按排,所以和炮团做工作,请他们暂缓。前几天军里多次通报了谢军的情况,但军里一直未定,所以师里包括师长、政委都关注此事,多次问我人员是否已定!因为已经开始临战训练,参谋长位置不能再空了。今天谢军正式报到了,我临来时师长、政委请我转告谢军,请他努力工作,师里领导一定不会排外,支持他的工作,并要我告诉炮团的领导,千万不要把谢军看成是外军到我们这里来抢位置的人,谢军的表现我们已经打电话到XX军区了解过,人家就等他回去后就提参谋长,参谋长位置也已经空出,是军长硬把人家从军事学院和XX军抢过来的,叫炮团领导一定要端正观点,做好未提成参谋长同志的工作,团结一致,迅速进入临战训练,我们也希望谢军同志能迅速融入到炮团工作中去,发挥你的专长,不要辜负军、师二级首长对你的期望。”

炮团李团长和张政委也分别表了态,表示一定服从军、师二级的命令,一定做好团结工作,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谢军同志进入情况,做好全团的临战训练工作。

领导们都讲完了,军政治部主任眼睛转向我,我明白这时应该轮到我表态了,说真的,本来到新环境来就有一种一下子不适应的感觉,特别是人互相适应、磨合、熟悉都有一个过程,这也是我最怕的事情,对部队、对火炮、对专业理论、炮兵知识等我都不怕,可对人的交往一直是我的弱项,可是这从军到团这么多首长的表态让我感到无地自容,我一个刚提升的副团干部,从理论上讲一般师里来一位干部科长下来宣布一下命令就已很不错了,而这次从军到师专门为我来宣布命令,你说我有什么特别出众的,让这么多首长为我忙碌?如果我再不努力干好,真对不起杨军长等几位首长了。

我缓慢的站了起来,说:“各位首长今天专门开了这个会,从内心上讲我已是汗颜,因为我的能力和才干真的不足以惊动各位首长的大驾。今天我站在这个会议室里,我就已经是炮团的一个兵了,我一定会努力干好本职工作,团结好其余同志,争取在最短时间内尽快做好临战的准备工作,不辜负各位首长对我的期望,也请团长、政委能及时提出我的问题,让我及时融入到全团官兵中去。”最后军政治部主任作了总结发言,一句话:希望我尽快开始工作!

会后,军、师二级首长就返回,我和团长、政委把他们送上车,上车之前主任和付政委都鼓励我说:“好好干!”我坚定地说:“请首长放心!”这时我已很自然的融入到团里了。

送走首长们后,政委立刻召开常委会。在常委会上,政委对团里各位党委委员,介绍了我的情况并宣读了军里对我的任命,并增选我为团的新常委,并让我认识了团里几位副团长和副政委等。

团长立即召开了司令部会议,在会议上我认识了作训、侦察、通讯等几位股长,我从给我的团干部资料上看到这几位股长资历都比较老,而且都参加过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并且都立过功,本身军事素质都比较好,这即让我高兴,也让我忧!高兴是因为他们军事素质过硬,是我最好的帮手,有他们帮忙,我就不用分心帮他们管理各项专业了!忧,因为部队是一个讲究资历功劳最严重的地方,资历浅就是新兵蛋子,新兵碰到老兵就是礼让三先,加上技术差的都让技术好的。如果你资历浅技术又差是根本让人看不起的,更谈不上当他们的领导了,你讲的再好人家就当“放屁”一样,根本没人听,那你怎么能领导好司令部呢?

团长提出让我到下面部队去走一下,认识一下各营的主管,但我好意的挽绝了,因为我觉得我首先应该从熟悉我的本职司令部工作、人员、专业着手。等我把司令部工作先熟悉起来,才能开始布置工作,否则即使和基层主管都非常熟悉了,都能把他们的名字和职务对上号了,但本职工作不能展开,那不是让人看笑话吗?新部队、新环境、新岗位,必须用新的方法、手段、心态来展开工作!

我在办公室来回徘徊,思考用什么样的方法开展工作?这是我当兵以来碰到的最棘手的问题,按照惯例,我可以召开司令部会议,请各位股长介绍一下各股的情况及听一下他们对于临战训练的打算,然后我根据他们提出的问题提出自己的看法和意见,制作一个临战训练的计划交到下属部队即可。但这种老套、一点新意都没有的方法,体现不出我应有的水平,人家千里迢迢把你从中原部队调来,你就这种水平!那谁都能当这参谋长,而且我也听说原来是准备提作训股姜参谋为参谋长的,姜参谋是老三届,文化水平较高,历任营以下各级职务,在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中,在团长、参谋长受伤的情况下,指挥炮团连续对越南重镇进行炮击,取得火箭炮营一次齐射,消灭越军汽车增援一个营的业绩,受到广西前指的通报表扬,本来也是送军校。因等参谋长这个位置,所以未去军校。我的突然到来,让他即没能提成参谋长、也未能去成军校,而我岁数又比他年轻许多,他要再等我的位置,已经是不可能,那时提上去他的岁数已经偏大,只有面临着转业。从内心上讲,我为他惋惜,但我却无法帮忙。在第一次团长安排我和他相见时,我虽然对人与人之道不太懂,但看人的本事还是有一点,我从他不卑不亢的表情中读懂他内心的不开心。

我要树立自己在团里的威望,就必须拿出一整套行之有效、不落俗套的新方法。

我在办公室里徘徊了半天,我想还是要从临战训练到底训什么?这个突破口进入,是按常规按照训练大纲施训,还是快速反应?还是……想法一旦形成,我立即通知召开一个全司令部的会议,下午三点钟,司令部十几位股长、参谋,坐在司令部会议室里,大家都望着我这个刚到任的参谋长,想听听看我这个刚上任的参谋长会作什么施政纲领?

我坐在会议室一头的椅子上,我也望着这群炮团的精英们,和他们的眼神对视着,猜测着他们的想法,我心里想他们肯定在想:看看你这个外来的和尚能念什么经,外部队的人有什么人高招,如果你不如我们,还不如赶紧回去算了,免得挡我们提升的路!我又想我如果现在回到老部队去,也已经当上参谋长了,那是我熟悉的地方,我那还需要用这份脑筋斗智斗勇呢?但我倔强的一面也显示了出来,我既然来了,我就一定用我的智慧和力量征服这帮人!不要让他们觉得我是一个无用的虫,而是一条龙!因为我脑子里在想,所以我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说话,惹得这帮干部也不敢发声音,以为我很深沉呢!

我对着他们开始了我到XX军以后的第一次开场白,我说:“大家今天都认识我了,但惭愧我除了认识几位股长以外,还不能和其余同志对上号,反正时间还有,我们在以后的工作当中很快就会认识起来,我初到炮团,情况不熟,还请大家以后多支持支持我的工作,有些工作大家可以多提意见和一起研究、解决。但同时也请大家记住,我是司令部的领导,希望大家能配合、服从我的领导!

对于临战训练工作,作训股拟定了一份训练方案,我认为这份计划从实战出发,结合平时的训练,拟定的非常的好,中心突出了一个快速反应,从全团的快速展开到射击的快速拟定、通讯的快速联络,后勤的快速供给等等,都考虑到了,是一份非常不错的计划!”

我边讲边看着作训股姜股长的表情,他从刚开始的表情淡漠,随着我对这份计划的表扬逐步流露出一丝得意的表情。看来人都是要听好话的,即使是敌人表扬你,你也许也会有得意之时。

但我在表扬这份计划以后,我话锋一转,说:“今天我想请大家共同讨论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临战训练最重要是要训练什么?什么训练是解决我们即将展开的攻坚战最需要的问题?”我话音一落,只见大家都脸上都露出一种困惑的表情:刚才你参谋长不是已经表扬了作训股拟定的快速展开的计划了吗?那快速展开不就是我们临战训练所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吗?怎么你又提出要讨论最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不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此一举吗?

这时作训股殷参谋站了起来,他据理力争的提出“快速展开是我们最需要解决的问题的理由,引经据典谈了半个小时。”我心里想看来这份作训股计划是出于他手,讲的还真有点水平,他的发言,让姜股长脸上更是又有了几分得意之色。他发言结束之后又有几名参谋提出同意他的发言。此后整个会议室里一片静悄悄,我又点了名问了几位股长他们的意见,侦察,通讯股长都表示同意作训股的意见,姜股长更是一脸不屑的样子对我说:“我们股殷参谋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

我望着他得意的面容和其余同志都伸长脖子不知我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好像相声中要抖“包袱”之前观众急切等待的心情。

他们越是着急,我越是不着急,我就是要把大家胃口都调起来以后,再谈,冷场了几分钟以后,我慢慢开口说:“我想请大家好好想一想,我们这次作战的对象没有变,还是越南人,但我们作战的目的发生了改变,而目的改变则会让我们作战的手段、方法、方式都将随之改变,毛主席说‘纲举目张 ’就是这个道理。我们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是越境作战,除了有效的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之外,还要不断进攻,深入越境作战。在越境作战中,我们跟随步兵不断转移阵地,不断根据前指的命令打击各种目标,如山头的特工队、敌步兵、敌炮兵、城镇等等。这一切许多都是在行进间完成,这就必须快速展开,否则就无法完成上级下达的作战任务、和造成敌人逃逸等等。

但我们这次作战的目的,非常单一,就是开始是攻坚战,后边是防御作战,目标就是攻占这几座山,然后守住它!我们炮兵不需要不断转移阵地,当然在越军炮兵的反炮击中可能会部分转移阵地,但决不会出现79年还击战中频繁的转移、快速展开的问题。

综上所述,所以我认为作战目的改变了,我们不应该把快速展开放到首要位置上来考虑!”说到这里我有意停顿了一下,看了一下大家,只见大家都认真的看着我,记着我说的话,姜股长脸上也没有了得意的神情。

我接着又说:“我认为我们攻坚战首要解决的问题是射击准确而有效,虽然我们有足够的炮弹来对付越南小鬼子,但如果不能很好的解决准确性,则我们就不能做到有的放矢和有效的消灭敌人,而不能有效的压制和消灭敌人,则我们炮兵的所谓任务就为零,就会造成许多步兵战友的牺牲,甚至严重点会造成战斗的失利,这更是我军所不能容忍的大事。

而如何准确的射击是一个系统工程,我也许无法把它全都罗列出来,我只能指出我能想到的,如敌人各火力点的认定、诸元准备的精确、通讯联络的畅通、火炮阵地坐标的精确、火炮的校正、弹重的确定、气象条件的精确等等,我没有全列出来的,请会后作训股列出影响火炮准确性的各个要素,加以研究。

我们只有把火炮的准确性解决了,我们才能在敌火力点暴露和确定后,在最短时间内、用最少的弹药将其消灭和摧毁!保证在有限的炮击时间内达到最大的射击效果,才能保证在作战的第二阶段——防御战中,保障步兵防御和对敌炮兵进行消灭、摧毁,否则我们是无法完成任务的。”

我的话音刚落,我突然听到我的右手方向有人鼓掌,我诧异的转头一看,不知何时,团长已坐到我的旁边,一边鼓掌,一边微笑看着我。团长的掌声引来大家的一阵掌声,姜股长脸上也露出心悦诚服的神情,跟着鼓起掌来。

团长站起身,走到桌子旁边对着大家说:“刚才谢参谋长谈到我们目前临战训练最迫切解决的问题——是精确问题!我非常同意,精确问题是全球军队都急需解决的问题。美军在越南战争后期,就使用精确制导武器对越南的重要枢纽进行轰炸,而美军的炮兵也运用了各种科技手段,来加强炮兵射击的精确,从表面看炮兵精确不精确仅仅是多打几发炮弹问题,炮弹打的多点总能将目标摧毁,子弹打的多总能将人打死,其实这种表面东西是不对的,如果敌炮兵射击,我们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计算出精确的诸元,将其消灭,则敌人很可能就转移阵地,我们后边打再多的炮弹也消灭不了敌人,步兵你不能在最好的时机消灭敌人,敌人躲进工事里,你打再多的子弹也是消灭不了敌人,所以大家都要仔细的研究一下精确的问题。这是我们这次临战训练急需解决的问题,此问题我同意参谋长的意见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全团上下共同来解决,而决不是一二个人能够解决的!

会议之后,由作训股首先提出目前影响精确的要素来,然后,全团针对这些要素,逐一提出解决的办法,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全团火炮射击的精确度。”

团长讲完后,转过头来看着我,说:“谢参谋长,你看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我此时已无话可说,因为团长已将我要说的话全都说完了,而且他的讲话已经肯定了我提出的临战训练的问题是对的!已经对我的工作做出了肯定,所以我赶紧站了起来,说:“刚才团长已对下一步我们司令部的工作进行了布置,我本人无任何意见,我们一定要努力不折不扣的在最短的时间拿出意见和提出解决办法来!看各位股长还有什么意见?”见我这么问,各位股长都摇头表示没有,我就宣布散会。

团长对我说:“小谢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我跟着团长来到他的办公室,我也是第一次到团长办公室,作为军事主管,墙上、桌上等都放了不少军用地图、各种绘图工具等这些常用的东西。但奇怪的是办公桌上放了一个小的照片框,框旁边有一个小花瓶,花瓶里面插着一束盛开的火红的玫瑰花,特别是一名搞军事的军官在桌子上摆一朵火红的玫瑰。让我感到非常奇怪,军人一直是以舞枪弄炮、粗旷的形象而著称,其中外军以“巴顿”为代表,在一般人和我的印象之中,花花草草都是文人墨客们搞,和军人无缘!而此时此刻在即将上前线临战之时,团长桌子上却插着一朵盛开的、而且是火红的玫瑰花,真让我感到万分的惊讶!

我呆在那里,眼睛直直看着这朵玫瑰,我的心思被敏感的团长看了出来。团长问我:“小谢,你是不是要问我怎么会在桌子上放火红的玫瑰吧?”我忙点头说:“是!”团长说:“你过来一下!”我走到办公桌正面,看到镜框里一位漂亮的中年妇女,旁边依偎着一位很漂亮的小女孩,背景是一片盛开的火红的玫瑰花,在花的衬托下,两个人笑的是那么的灿烂、那么纯真、那么的美!

团长说:“这是我的夫人和孩子。”我说:“这张照片拍的很美,而你夫人和孩子也非常漂亮!”团长沉重的点点头,说:“是啊,但是我夫人已经离开我了!”我诧异的说:“怎么你们离婚了?”团长说:“不是离婚。她是在79年因病去世了!”我忙说:“现在医疗条件已经很好了啊,你夫人这么年轻,怎么会生病去世呢?”团长说:“医疗条件这么好,这在你们大城市里是这样的,但在我们小城市小县城里,医疗条件还很差,除了县城有一所医院外,在镇以下的地方几乎都没有医院,加上我们家住在广西的山区里,交通本身不便,出行都很困难,医疗就更谈不上了。我79年上前线,从78年10月份开始部队临战到撤回国内,又在前线驻扎了二个多月,大半年全在紧张的前线度过,特别是在越南期间,和国内通信就全部断了,根本不知道家里的情况,我老婆和我结婚之前胃就不大好,是很严重的胃溃疡。因为那时农村穷,她读书时经常是饿着肚皮,读到初中以后,她爸爸妈妈就不让她读了,因为农村女孩子能读到初中已经是高学历了,女孩子都要出嫁,都是人家的人,父母能让你读到初中已经是对你的大恩大德了,所以就不让她读了。而她非常想读书,就跑到县城她姑姑家,住在姑姑客厅里,晚上做一点手工活,有时做到晚上12点和凌晨1点,挣一点钱当生活费。白天读书,学校看她读书认真、学习好,家境又不好,所以给免了一点学费,但就这样也只有半饥半饱的过日子。高中三年读完了,就落下了胃溃疡,和我结婚以后,经济上有了改善,但胃病还是没有得到根治。

但她又不愿意将此情况告诉我,即使是告诉我,在那种情况下,我又有什么办法来照顾她呢?她就默默的一边工作、一边带孩子。这次我上前线,她整天为我担心受怕,听医生讲胃和人的情绪有很大关系,她的胃就越来越差,经常吃不下东西,很痛!、她不断忍受着胃的疼痛,也不愿意花钱去医院。在我即将回国前的一天晚上,下着大雨,她又开始胃痛了,人痛的昏了过去,还是我女儿冲到隔壁人家,把人家喊来,小镇上也没有什么出租车,他们几个人就把我老婆背着跑到镇卫生所,镇医生一看是胃出血,要动手术,镇里根本就没这个条件,就让他们赶紧送县医院,但下着大雨,又是晚上,那里去找汽车啊!到县城走公路50-60公里路,走山路20多公里路,他们几个人也来不及找车,就从镇卫生所借了一副担架,抬着我老婆从小山路往县城赶。山路虽然近,但下雨又滑又不好走,他们摔倒又爬起来,跌跌撞撞的4个小时后送到县医院,县医院马上动手术,但终因时间太长流血过多,没抢救过来!家里知道我在打仗,不敢把我老婆过世的消息告诉我,等我赶回来时,只看到山坡上一座坟,坟上已长出了莹莹的绿草。我们夫妻感情非常深,我和她是老乡,大家都是贫苦出身,在县城读高中时是同班同学,高中毕业后我去当兵,她到镇里当民办教师。在我当兵以后,我们一直通信,感情非常好,虽然我在部队表现非常好,不断受到领导表扬,可在部队提干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我三年后凭着我自己的表现提干,送到军校去深造,等我从军校回来又分配回老部队时,她已经快24岁了。这个岁数在城里来说,还没成婚是很平常的事,但在农村来说,一个女孩子这个岁数还不结婚就认为嫁不出去的,连她父母都很丢人现脸的,可她就在这种社会压力下苦苦等着我。我们终于在她24岁时在镇里举办了一个简朴的婚礼,结婚以后,她和我父母住在一起,我们家条件也很一般,靠着我54元的工资过的也很艰苦,随着我提升,家里条件也刚刚好起来,可她除了给我生下一个可爱的女儿和这张最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外,其他什么都没有留,都随着她的离去而带走了!她生前最喜欢的就是玫瑰花,因为玫瑰花在我们当地几乎没有,她和女儿这张照片还是来探亲时,我带她们到当地植物园去玩时拍的,这张照片我们洗了两张,一张放在她学校的教师办公桌上,一张就放在我桌子上。她去世后,我去收拾她学校的遗物时,在她放照片的旁边她用一个彩纸叠了一个小盒子,里边盛满了已经干枯的火红玫瑰花的花瓣,我听其余教师讲,她每天下课回来时,第一件事就是看着这张照片和把花瓣拿起来闻一闻,这是她的最爱,而她现在已经走了,我把那张照片和小盒子放在我宿舍的桌子上,每天让警卫员帮我买一朵火红的玫瑰花,放在我办公桌上,以示我的纪念和怀念!

我这件事除了几位老乡和政委外,我从没和其余人讲过,今天看到你,我有一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一冲动就告诉你了。其实我们两个人应该是二种人,我出身低微,完全靠的是自己肯干而好不容易升上来;而你是高干子弟,家庭条件是那么好,我想你的快速提升除了你的能干之外,也许也有裙带关系,这就是我最担心的,因为你的能力如果有问题,靠关系调到我们这个即将出征打仗的单位来,而且你是参谋长,到时瞎指挥,可是要出大事的,所以我一直在观察你的头三脚到底怎么踢!如果你确实有才干,我没说的,我会支持你的工作,如果你是“水货”,我会马上提出你的调动!因为打仗不是儿戏,我们都参加过战争,都知道战争是来不得任何虚伪的,我们指挥员指挥不当,可是会死人的,会让我们的战士流更多血的,甚至造成战役的失败的!

所以你今天开司令部会议,我就悄悄的没惊动你,听你的发言,既要看你的真实水平,也要看你能否有本事驾驭住司令部这群野马!结果我心悦诚服了,你不仅真有一定的水平,而且也有镇定的心计,让姜股长无话可说,所以我想在会后和你谈谈下一步的工作,没想到我倒把家里老底子都兜给你了,不过我认你这个朋友了,我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因为团长和参谋长配合的好与否直接关系到战争的胜与败!”

我听完团长这番论述,我眼睛都红了,虽说我参军后也经历过许多 ,也听过不少农村来的战士谈起家中的苦与悲,但那仅仅是一些表面,因为我毕竟没有和他们一起生活过,更不知道他们内心的活动,一直觉得爱情是城里人的专利,农村穷,就是讨一个生娃的女人罢了,其实结果并非全部如此,人家也有真爱、也有这么深的爱、也有这么刻骨铭心的爱情,和他们相比,我和王红红、欧阳春红所谓爱的很深,其实还是很淡!他们的女人为了前线付出了自己的生命,而我们的女人可能吗?不要谈还有这么严重的病了,即使有一点姑嫂、婆媳之间的小矛盾都要写信把自己的老公催回来,好像自己已经受到天大的委屈,见到老公已经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痛说痛苦史,至于你老公部队的打仗、训练、提升都和我无关,我要的是立刻的关心、爱护和温暖!这也许就是城市女人和农村女人之间的最大差别吧!

我走上前去握住团长的手说:“谢谢你把我作为你的朋友,和讲了你的悲痛,也曾经是幸福的家史,让我深受教育,这种教育,不是政治教育能够让我心服口服的。同时也谢谢你我刚认识你就把我作为了你的朋友,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扎扎实实把司令部工作抓上去!”我用手把流出来的眼泪擦去,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