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汉同国际社》报道:前二战中国战场老兵山原敏次郎说:我不认为,我们那时是残忍。那是战争,杀掉一些可疑的平民,是符合军事角度的。南京事件,我的部队当时属于外线部队,没有直接进入该城市。但是我认为,对一个不服从我们建议的国家的首都,给予一定震撼,是可以理解的。不能算是暴行。我在45以后被俘。关在中国。他们对待我们不错,但是,我感觉这是对军人荣誉的侮辱。我虽然也写认罪书,但是那是违心。被迫写的。我那时是战俘。其实,我希望他们殺掉我。我已经做好为国尽忠决心。

----------------------------

看看把,这就是当年痛苦流体,喊着:我错了的被我们优待过得战俘。在日本目前健在的已经很少。这篇报道应该是处在99-2003之间。但是,看看我们那些去日本上告哭诉的同胞,日本人是如何面对?事实上,当时只有3个日本老兵在忏悔。那么80年代后期,大肆鼓吹的那些彻底觉悟派都死光了马?据调查,当时曾经确实承认过罪行的几名老兵,至今仍有人健在。但是他们依旧失口否认。这就是所谓觉醒的日本?

看看眼前这些,不仅要问?那些曾经大肆吹捧日本如何如何认罪的学者,你们现在过得还好吗?心里很舒服把?日本目前拥有多大300个基金会,年年给你们那么多报酬。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要是谁是日本右翼军国复辟的支持者,你们跟他们有何区别?希望大家可以去找那些当时美丽赞赏日本认罪行径的报道。

看看除了那3名老兵以外至今健在的有几个人会承认罪行?

我们时常大骂日本无耻。看看我们那?为了所谓个人经济利益,就可以致九泉下4000万死难冤魂而不顾。堂而皇之坐在那里鼓吹亲善。鼓吹改掉自身战争遗留物。这就是高明智者的楷模!也许那个年代对我们现在人太遥远了。兜里鼓鼓的中国人,那顾得上那些死不明目得亡灵。《南京大屠杀》最初不也是因为某些镜头过于“激烈”被一些教育家誉为:不合适未成年人吗?现在这些人在干吗?你们过得还好吗?满满脑袋里都装得是乌七八糟得东西,你们看到那些日本军人在强暴中国妇女时,自然会浮想联翩。以至于心虚气短,有怎么敢在孩子们面前流露,自然要说不适合。而适合的就是“四驱车”“可赛号”这些吧?

在我们整天怒骂日本之时,是不是应该仔细思考我们自己那?善心真的救的了恶魔吗?20年的邪恶3年就可以末掉吗?

现在还有多少能够真心关心这些。我实在不敢说。我们自毛走了以后,就开始四处温和。至今依旧紧紧被束缚在《中国威胁论》的锦囊里。动弹不得。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反思吗?新的领导带来了一点新的气象,为何就是有人,还要把我拉回道,“和蔼可亲”的年代?说什么“抗日必将亡国”“爱国就是害国”不知道阁下高见出自那个经典论断,还堂而皇之走上正规媒体。浙江一位教授说得好:一个日本农民受伤就调动直升机。而在日本的中国侨民遭遇如此之惨却无人过问这不是麻木吗?。

同样是教授,做人的标准咋那么大那?

不想再说了,否则我也开始污言秽语了,我快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