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童年的书影

mokesi 收藏 34 14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童年的书影

一队瓦砾,旧砖瓦上泛着绿色的苔光,滑腻腻的,瓦缝中,露出一本发黄的也发泡的乱书的一角……

这是那个开门办学时代留给我的永恒的记忆。这是一本钩起我无限欲望的书,甚至是我童年的一块心病哪。

那时候,我们小学生的教材薄薄的,横看竖看也看不足瘾。有课外书籍被认为是富有和幸福的象征。

可是,我没有。当我发现村民们在搬新农村时,丢下了一些发黄的线装书,尽管不认识繁体字,还要从右到左用手指着一个一个才能读,在莫名其妙中,我还是很认真地看了,但发现自己只能认识“子曰”和“孟子曰”(其实是把“曰”读成了“日”)之类,没有一点味道。在我父母家有一本《孟子·公孙丑》线装单行本,乃是我当时捡书的结果,很多地方被虫蛀掉了,事实上也没啥用处。不仅是我,就连我那一字不识的母亲也不舍得丢掉,放家里很长时间,好像这就是捡来的学问,捡来的传家宝。

线装书根本满足不了那个时候如饥似渴的童心。我和几个小伙伴继续在旧台基上寻找,有一天终于在一堆瓦砾中发现一本非线装书,从书所露出的一角可一看到,它是横排印刷也没有繁体字,明显地不属于“子曰”之类的书。尽管它经过风吹雨淋日晒夜露,发泡到页与页之间都有空隙,几个小伙伴还是为了争夺这本书打了一架。其中一个强悍点的同伴咬伤了队长孩子的手指,成为胜利者。而我,只有眼睁睁地看着这场多书之战。因为我从小营养不良,瘦弱不堪,是没有精力参加争夺的。

胜利者还来不及享受胜利的成果,来不及体验拥有者的滋味,队长的孩子发话了:“我告诉我爸,让他扣你爸的工分”,说出这话时已经停止了哭声并扬起她的手指头:“还有,咬伤我的手指,要赔医疗费用”。胜利者楞住了,他怕他老爹打呢,就在他发愣的瞬间,队长的孩子已经揩干了眼泪,冲上前去,夺走了书,扬长而去。剩下的几个人不甘心,重新翻遍了一堆堆瓦砾,连片言只语也没找到。

我虽然没有参加争夺,但我想拥有那本书的欲望应该说是强烈超过在场的所有小伙伴了。因为我一直都在幻想那本书的内容。当我在上学的路上,看着笔直的大路伴随着小河伸象未知的远方时,我的头脑总莫名地想起那个发黄的书影。还有当我的视野被周围忽隐忽现的村落及湾子林遮蔽,使我的世界变得是那么狭窄单调让人透不过气时,我也总会想想那本我想要的书。也许,这就是没有得到的好处。如果我读到了那本书,想必就没这么深刻的印象了。虽然说这本书成为我喜欢读书的缘起有点过头,但是在我整个的学习生涯中,我一直都算如饥似渴,拼命学习的。

不过,在我童年的记忆中,的确常常有被书折磨的感觉。我家兄长有三个,都是喜欢读书的料子,他们借到的书,都不让我看,说是啥子“禁书”,为了偷到他们所说的“禁书”,我甚至爬上阁楼,找遍房中所有的角落。三哥没办法,又怕我从楼上摔下来,不好向父母交代,只有把书给我看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繁体版的《水浒》,还有其他一些书,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尽管那时候汉字学的不好,繁体版的书有是竖排的,读起来很麻烦。我自然是十分珍惜这难得的机会,而且,《水浒》和“子曰”也不同,那是有故事情节的,读起来很吸引人,因此连猜带蒙,居然也能够读懂繁体字。到是让我家兄长吃惊了。那时候开门半学,在学校时间很少,一半都在家里玩,而我,就跟了兄长们,他们读什么书,我死缠乱打地要读什么,无论繁体简体,他们弄会来的书,我基本上都看过。那个时候就已经奠定我强迫自己读书的习惯,无论看的懂还是看不懂的,无论对胃口或不对胃口的,我都强迫自己读完。所以我比同年的伙伴们要幸运,在童年时期就能大致认识繁体字了。

受了这样的折磨,也受了这样的熏陶。我自然是比本村其他同伴要幸运。虽然读书成绩一直不太突出,但是学习的精神和根底却比他们要行。就这样,在经过多年的拼比后,我成为八十年代本乡第一个女大学生,而且领衔好几年,也就是几年后,本乡才另有女孩考上大学。在整个八十年代,我差不多都是我们乡和我所读过的乡中所有学生学习的榜样。而他们,大都以为是我在学校时候认真学出来的。没人知道,我学习的动机和我所受的关于书的折磨的故事。因为有这些刻骨铭心的记忆,我读书才特别用功,才有了我的今天。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