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名少年被人操纵上街抢夺首饰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0 8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9_14_52307_6052307.jpg[/img] 三名少年被人操纵每天上街抢夺 16岁的郑明是穿着老大“刀疤”奖励给他的新球鞋被便衣民警捉获的。9月10日他交了一根抢来的金项链,老大买一双新鞋奖励他。但这双球鞋质量太差,竟然系不紧鞋带。他对民警说:“老大心太黑了。”   9月12日,郑明和唐军、熊刚三名少年在南坪拉下一名妇女的金项链时,被反扒民警捉住。三人交代,他们被一个外号叫“刀疤”的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三名少年被人操纵每天上街抢夺



16岁的郑明是穿着老大“刀疤”奖励给他的新球鞋被便衣民警捉获的。9月10日他交了一根抢来的金项链,老大买一双新鞋奖励他。但这双球鞋质量太差,竟然系不紧鞋带。他对民警说:“老大心太黑了。”


9月12日,郑明和唐军、熊刚三名少年在南坪拉下一名妇女的金项链时,被反扒民警捉住。三人交代,他们被一个外号叫“刀疤”的成年人拉入伙,在他操纵下,每天上街抢夺女市民的首饰,然后“上贡”。老大稍有不满,就对他们拳打脚踢。


不停去抢才不挨打


9月11日郑明因一个“业务”也没做成,被“刀疤”摁在地上连续踢了20下,还打了8个耳光。


郑明曾在广东省一家毛织厂打过工,在他的记忆中,尽管毛织厂里灰尘大,口罩也不发,天天担心得尘肺病,但比起和“刀疤”在一起的日子,他还是觉得“在毛织厂当工人好”。在那里他可以一天挣到40元钱,但现在每抢到一根项链才能得到20元钱。如果每天不按照要求去抢夺,不仅吃不成饭,还要挨打,甚至会被刀疤用烟头烫手臂。“早知道还不如得尘肺病算了!”他说。


郑明比较同情团伙里只有13岁的“小黄毛”,尽管“小黄毛”很卖力地去做“业务”,但他的日子最不好过。“刀疤”经常打他,最多的时候一天打5次。只有不停地去抢,他们才能免受皮肉之苦。郑说,他和“小黄毛”过的都是提心吊胆的日子。


一天只管一顿饭


相比郑明和“小黄毛”,15岁的唐军日子要好过些。根据民警调查,唐军与“刀疤”关系密切一些,平时可以通过网络和“刀疤”联系,而郑明和“小黄毛”等人,就没有这个资格。尽管如此,唐军仍然没有免于挨打。


唐军说,“刀疤”是个成年人,身高1.80米,他们看着就怕。唐军称,每次到手的战利品都上缴,能得个20元左右的奖励。只有一次,唐军得了50元,那次他抢了一个很大的纯金耳环,“老大会根据东西值钱程度分赏。”“刀疤”一天只管他们一顿饭,上网、抽烟也都是集体行动。


拿了奖金没处用,他们会一起斗地主。但每次打牌,都是老大“刀疤”赢。几个人输得身无分文了,老大又发5元钱让他们出门做“业务”。


慑于暴力不敢离开


虽然不满,但唐军却不愿离开这个团伙。除了“没挣到钱没脸回家”这个原因外,更多的则是慑于“刀疤”的暴力。一开始,他就向小弟们声称:“跳槽”的下场和“长寿”一样。“长寿”是“刀疤”以前的一个手下,后来“跳槽”了,结果被“刀疤”找到狠狠地打了一顿。“据说用刀刃扇耳光、打脑袋,后果很惨……”


为了控制手下,“刀疤”还实行“统一吃住、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管理办法。比如,白天在南坪抢,晚上肯定不会在南坪过夜。他们住宿不选出租屋而选旅馆,只用一个人的身份证登记,而且会选单间。


几名少年称,“刀疤”很狡猾,从来不亲自动手抢夺,而且还要观察手下得手后是不是被人跟踪。他还给手下定了“行动准则”:不是穿高跟鞋的不抢,不是单身而行的女性不抢,不是真项链不抢。


目前,郑明和唐军、熊刚因涉嫌抢夺已被刑事拘留。警方表示,将全力捉拿该团伙老大“刀疤”。


(文中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