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军方和民间狂搜中国情报-非法测绘中国陆地及海域

zbj721 收藏 0 104
导读: 两大情报机构“向中看” 长期以来,日本情报机关在日本的安全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而针对中国的军事搜集工作又在总体情报体系中占有突出位置。几十年有针对性搜集中国情报,让日本已拥有了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群,其中又以内阁情报调查局的“国外情报组”、防卫省情报总部实力最强。特别是后者的成立,使日本对华情报,也包括对全球各国的军事情报搜集工作,进入一个稳定、全面的现状,也改变了战后日本情报系统庞杂、情报交流合作缺乏、各成一体等问题。 内阁情报调查局——从高层搜集中国情报。这是日本国家主导性情报机关,其职


两大情报机构“向中看”

长期以来,日本情报机关在日本的安全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而针对中国的军事搜集工作又在总体情报体系中占有突出位置。几十年有针对性搜集中国情报,让日本已拥有了一个庞大的情报机构群,其中又以内阁情报调查局的“国外情报组”、防卫省情报总部实力最强。特别是后者的成立,使日本对华情报,也包括对全球各国的军事情报搜集工作,进入一个稳定、全面的现状,也改变了战后日本情报系统庞杂、情报交流合作缺乏、各成一体等问题。

内阁情报调查局——从高层搜集中国情报。这是日本国家主导性情报机关,其职责是搜集内阁成员决策特别是政治决策所必需的情报。它由国内情报部门与其他情报机关、国家机关、私人公司、社会组织的协作部门及多媒体的联络部门等机构联合组成。虽然编制员额不多,但对中国各种情报的搜集功能齐全。去年2月,日本政府在一个专门研究情报机构改革的“情报职能强化研讨会议”上,特别出台了一份旨在加强日本政府情报搜集和分析能力的研究报告,设立“内阁情报分析官”一职,其人员构成多出于外交和安全部门。其中,专门负责中国问题的小组,主要撰写出评估中国政府特别是中国军方的安全战略、军事变动、武器装备动向等内容,以供日本高层决策参考。另有消息报道,一个来自日本外务省的专家小组还特别希望日本政府按照英国军情六处的架构设立情报组织,并将受过特殊教育和训练的特工以外交人员的身份派往目标国家,尤其是目前与日本关系紧张而又微妙的中、俄等国。

情报总部——公开化的对华军事间谍机构。成立于1996年的情报总部是日本最公开化,也是最直接的军事情报搜集机构。其首要的侦察对象为中、俄、朝三国,侦察方式包括谍报侦察、无线电技术侦察、无线电电子侦察、航天侦察等在内的各种侦察手段。中央情报队由“中央地理队”和“中央资料队”而组成,“中央地理队”和“中央资料队”虽然编制数仅为600人,但目标极其明确,就是确保日本自卫队在未来作战,尤其是在应对台海危机或半岛有事时,实现战争、侦察和地理情报一体化。报道称,这些肩负特殊使命的队员,不是看文字资料,而是直接涉足中国的各个领域,直接与相关人或部门接触,获取重要情报。

“中央地理队”负责收集地理情报,“中央资料队”负责收集、翻译国外的军事情报。而从实际运作来看,在对中国的情报搜集中,不仅通过军事手段进行明目张胆地军事侦察,在暗地里受情报总部的指派,也以民间交流、科学考察等名义,从事对华情报搜集活动。如去年和今年,有多名日本学者在我国新疆进行实地精确探测,雇方虽为相关大学和一些社会团体,如日本综合地球环境学研究所,但有媒体分析,目前的日本诸多科研部门都有军方背景,多为日本军方提供间接军事服务。以日本对我国的地质探测为例,其精确座标可为日本的制导武器系统提供重要数据,可直接为未来日本实施远程精确打击服务,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构成了严重威胁。

而在去年我国成功发射“神舟”号飞船后,日本迅速成立了“中国情报中心”,当年就投入经费3亿日元。据报道,该中心专门在日本本土设有广播监听室,监听人员昼夜24小时监听和收录中国中央及地方电台广播节目,并立即整理存档。

事实上,除了日本官方派出的官员外,同中国交往密切的一些日本民间商社、会馆等有时也会担负对华政治、经济情报的搜集任务。以日本最著名的“贸易振兴会”为例,该会有近百个驻世界各地的事务所,在中国的北京、上海等大中城市也都分别设有事务所或分支机构,而它们的工作除了商务咨询、贸易洽谈外,全面搜集中国有关的政治、经济、军事情报,也是他们的重要任务。至于日本在中国进行的经济、政治等搜集情报活动的公司、商社数不胜数,分别从不同领域、通过各种渠道搜集中国境内的有价值情报。

搜集中国情报不择手段

到目前为止,基于军事、民间高水平的科技侦察手段,日本已经形成了拥有卫星、预警飞机、侦察机、雷达、监听站、间谍卫星等多种手段的侦察预警网络,特别是日本情报搜集系统在美、法等国的帮助下,致力于提高对周边地区的军事情报搜集能力,建立了庞大的资料库,完全具备了对中国实施超高空、空中、海面和海下目标进行情报搜集的全方位、全时段、立体化的侦察模式,重点是对中国的战斗机、舰船及导弹进行侦察和情报搜集。

在超高空侦察方面。就目前已经发射的间谍卫星数目和质量来看,均为中低空在轨卫星,侦测精度较高。而此前日本《每日新闻》曾报道称,根据日本防卫省的《今后的情报通信政策》计划,日本今后除使用侦察卫星系统外,还将利用民间的通信卫星和电视广播卫星,组成一个完整的图像情报搜集和传递网络,从而扩大情报搜集的范围。特别是要充分利用美国的“谷歌”系统,加以细化,据为己用,其覆盖范围可以达到中国75%以上的地区,涵盖东亚和中东地区,乃至部分非洲国家,以便在周边有事时,即可形成对美军的后方支援,也可独立运行,自成一体,不受制于人。分析人士指出,目前日本的卫星侦测系统,一半以上针对中国,形成了多时段、全天候的搜集情报体系。在空中侦察方面,日本航空自卫队装备的预警机可以对中国大陆沿海地区实施24小时侦察,重点搜集中国海军和导弹部署情报。

在地面和海上侦察方面,以地面雷达站、卫星工作站和监测站为主。而近年来,有日本海上自卫队背景的“白凤”号、“白岭”号、“拓洋”号、“昭洋”号测量船,经常打着东海科学考查、探测的旗号,公开在中国海区活动,加大对中国周边海域的侦察力度。为配合该区域的活动,日本将在其西南部的福江岛新建一套电磁侦测系统,专门用来监视中国的军事活动,此监听系统与此前建立的宫古岛监听站联成一体,形成日本的新一代对华电磁侦测体系,使日本能够对由渤海、黄海海域南下的中国舰只实施有效电磁监控。而专门用于对中国军舰和飞机通信联络电子信号进行捕捉和处理的监测系统也将于2008年正式启用。

在水下,以现有日本先进的潜艇技术,均可以对中国形成最现实的情报搜集,能力极为强大,甚至被日本媒体称,这是一支最强大的情报获取力量,是日本独有的优势。而在人力手段方面,早在2000年,日本便增加了驻华武官的定员,形成陆、海、空三个自卫队共三名自卫官的体制。而从1999年起,在日本驻华使馆配备一名事务官职员,专门负责情报搜集任务。

“中央情报队”管辖的4支各为10人的专门小组,其中一个组专门针对中国,主要任务就是在中国境内发展“合作者”,利用“合作者”搜集中国情报,而在平时,专门负责通过“与外国人的接触”,实地“采访”当地居民和政要,搜集第一手情报。去年10月,日本又提出今年在美国设立“常驻情报联络处”,也是日本在战后首次在海外设立常驻情报机构。其中,“东亚组”的工作重点是针对中国,开发驻中国的新闻记者、学者和民间人士,让他们加入到在海外的日本情报人员队伍中。这些人将努力与当地人员进行联系,建立广泛的人际关系网,为日本政府进行中国情报搜集。今年3月,日本外相麻生太郎对日本曾花钱购买在华日本遗孤原博文窃取的中国机密一事公开称:“我认为原博文是靠收集情报得到报酬。”可见,日本对中国的情报搜集涉及多个领域,无所不在。

军事专家分析,日本防卫省不遗余力地搜集中国各种情报,特别是军事情报,关心中国军事上的一举一动,目的很明确,就是在全面准确掌握中国军事力量部署的基础上,提高日军干预地区局势的能力,为打造军事大国捞足够的资本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海上自卫队EP-3猎户座战术信号情报/电子情报飞机

近日,我国新疆测绘局对4名日本公民在新疆艾丁湖非法实施一次性测绘行为,依法作出行政处罚。就在2006年4月,已经有两名日本人在新疆和田进行非法测绘被处罚。对此,国家测绘局负责人日前在新闻发布会上明确表示:“测绘工作关系到国家的安全,大量的测量数据是涉密的。加强这方面的监管时刻不能放松。”

非法测绘盯上我国陆地和海域

据国家测绘局相关人士披露,近日,4名日本公民涉嫌未经中方主管部门批准,在新疆艾丁湖擅自实施测绘活动。

据新疆测绘局执法办公室负责人介绍,按规定,手持GPS精度在100米以内就可认定为测量用具,而几名日本公民以来华从事生态环境演变考察为由,使用的手持GPS接收机精度已经不到50米。他们共采集了25个地理坐标点,其中6个点位已标注在他们随身携带的1∶10万比例尺的俄文版中国区域地形图上。其实早在一年前,新疆测绘局已经处罚过两名在和田非法测绘的日本人。

2006年4月,日本株式会社国土情报研究所两名人员随身携带两台高精度GPS接收机,以旅游者身份入境,后脱离旅行团在中国新疆和田实施非法测绘,被新疆国家安全部门当场发现。最后他们受到罚款8万元、没收测绘工具和测绘成果的行政处罚。执法人员发现,被没收的计算机内还有其他省的测绘数据。事实上,外国人来华非法测绘受到处罚的例子在中国不是第一例,其他省市也都依法处理过类似案件。而类似问题在历史上也由来已久。

二战期间,在中国全面抗战前的一段时期,日本派出千余人来华非法测绘。由于日本可在中国随意地测绘并校正地图,日本侵华时使用的军用地图竟然比中国军用地图还要精确。这些地图往往精确到地表的一棵树、一间房,标注尤其细致入微,一些当地人都不知道的小路在日本军用地图上竟然也标注得清清楚楚。

时至今日,日本对中国进行非法测绘的地点并不仅仅限于陆地。近年来日本“白凤”号、“拓洋”号、“昭洋”号等测量船正加大对中国海区的侦察力度。除了日本,美国军事测量船也屡屡对我国管辖海域进行非法测绘。2006年度中国海监部门对未经我国政府批准、擅自在东海我国管辖海域进行海上调查作业的多艘美国军事测量船进行了跟踪监视,向其申明立场,要求其停止作业。据《2006年海洋执法公报》披露,中国在东海建立了定期维权巡航制度,“显示了我国政府对该海域管辖的能力与决心”。

卫星影像代替不了地面测量

测绘部门指出,有些人误以为现在卫星功能强大,所拍之处的影像数据清晰度很高。通过Google(谷歌)Earth,网民们甚至能够分辨出五角大楼外面停车场里的汽车是大巴还是轿车,因而测绘数据没必要保密。但实际上,卫星影像也有很大的局限性,必须通过地面测量校正才能弥补。

通俗地讲,给你一张300毫米分辨率、毫无变形的高分辨率卫星影像,根据卫星拍摄时的位置,你可以确定这张影像的大概位置,你可以看清“五角大楼里面汽车的颜色和人数”,但你却无法确定五角大楼的精确地理坐标。由于卫星往往是斜穿过目标区上空的,你甚至在卫星影像上难以确定正北方。这就是高分辨率的卫星影像的定位难题。

另外,细心的人会发现,专业相机拍出的照片上景物也有细微变形,普通家用的就更明显,只是人们不注意罢了。同样,航拍或卫星拍摄影像时,因为地球是圆的、大气折射、倾斜照相和镜头及相机不可避免地存在误差,最终获得的影像必然存在一定误差。就在众所周知的GoogleEarth上面,一些卫星照片接缝处景物明显对不上,这也从一方面证明了较大误差的存在。航拍或高分辨率卫星影像制成的地图如果没有经过地面控制点的精确校正,就不够精确。这也就是目前各国炮兵一般都不是靠地图量距离而是用激光测距仪直接测量火炮到目标的距离的原因。

国之神器,不可予人

长期以来,测绘一直被各国政府视为“国之神器,不可予人”。掌握了一个国家各大关键设施的地理坐标,也就意味着该国的国防与经济命脉都逃不过对手的耳目。

军事专家指出,专业地图测绘一般要回答3个方面的问题,即“是什么”、“在哪里”、“周围有什么”。从近几年的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和 伊拉克战争来看,西方国家习惯使用远程精确打击导弹。这种武器对高精度的地理空间信息数据,即“是什么”、“在哪里”的要求尤其高。因此,各国无不将关键设施的坐标、地形、地貌、地质、海洋等地理空间信息的精确数据视为 国家机密并严加保护。2005年10月,Google网站公布了一些遥感测绘卫星拍摄的印度军事基地照片。印度国防部为此大为光火,原因就是这些照片能够为潜在对手提供地理参照信息,有助于提高导弹的命中精度。

美国国家图像测绘局(NIMA)每年几十亿美元的预算中,约有24%的资金用于采购商业机构出版发行的图像和地图产品。1999年5月8日美军对中国驻南联盟使馆进行轰炸,B-2轰炸机就是以该局提供的电子地图情报作为根据的。

分析人士指出,当前,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人们对导航的需求剧增,电子地图产业发展速度惊人,商业前景十分诱人,这使得一些海外公司为获取高额利润不惜铤而走险。与此同时,随着中国对外开放步伐的加快,出于经济、军事等种种目的,我们对外国人到中国的非法测绘事件尤其要加以警惕。

有关部门提醒,一般的非法测绘多以水资源调查、登山探险、文物考古等理由进行,但实际上瞄准的却是我国的交通要道、重点国防项目和重点设施等,这应该引起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