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岛原子弹轰炸投弹情景

zbj721 收藏 0 41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9_14_52258_6052258.jpg[/img] 美军曾在长崎投下的代号为“胖子”的原子弹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9_14_52260_6052260.jpg[/img] 广岛遭原子弹轰炸后的景象 在8月6日广岛原子弹爆炸57周年这个日子,90岁的美国作家斯塔兹·特克尔通过对现年86岁的当年投掷原子弹的美国飞行员保罗·蒂贝茨的访谈,对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军曾在长崎投下的代号为“胖子”的原子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岛遭原子弹轰炸后的景象


在8月6日广岛原子弹爆炸57周年这个日子,90岁的美国作家斯塔兹·特克尔通过对现年86岁的当年投掷原子弹的美国飞行员保罗·蒂贝茨的访谈,对第一颗原子弹的爆炸作了一个跨世纪的回顾


我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直到可以不假思索地完成动作


斯塔兹·特克尔(以下称特):两个老头儿——我和保罗·蒂贝茨,坐在蒂贝茨的家乡俄亥俄州的哥伦布。蒂贝茨89岁了,是陆军退役准将,在此生活了很多年。


保罗·蒂贝茨(以下称蒂):我只有87岁。


特:啊,知道了,我90了,比你大3岁。你曾在1945年8月6日,一个星期日的上午,驾驶一架叫做“伊诺拉·盖伊”的飞机驶过日本广岛上空,并扔下了一颗炸弹,就是那颗第一次在战争里使用的原子弹。那一刻,整个世界的命运都改变了。而你就是那架飞机的飞行员。你还与物理学家们讨论过,比如(参与曼哈顿计划的高级科学家)罗伯特·奥本海默。


蒂:我去过洛斯阿拉莫斯(曼哈顿计划的总部)3次,每次都与奥本海默博士见面。


特:奥本海默告诉你原子弹的毁灭性了吗?


蒂:没有。


特:那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蒂:是从哥伦比亚大学核物理学教授诺曼·拉姆齐那里了解的。他说,关于原子弹,我们能告诉你的唯一情况就是:它将以2万吨TNT爆炸当量爆炸。我只知道这会是一次非常大的爆炸。我当即表示我愿意参战,但我想问奥本海默:扔下炸弹后,我们该如何远离它?我告诉他,我们在欧洲和北非投弹时,都是扔下后直接向前飞行。但这一次应当怎样做呢?他说:“你们不能直接前行,因为炸弹爆炸时你们正好在它的上方,没有人会知道你们在那里。”他说,我应当以正切角度立即离开正在扩大的冲击波。我说:“我学过一点三角学,一些物理学。就此次而言,正切的角度是多少?”他说,是159度,两个方面都行。“尽快掉转159度,这样就能最大限度地离开已经爆炸的炸弹。”


特:掉转方向需要多少秒?


蒂:我一遍又一遍地练习,直到可以不假思索地在40到42秒的时间内完成动作。


一刹那间,广岛这座城市就不复存在了

蒂:我们接到命令时正在(美军太平洋基地)提尼安岛。根据气象预测,8月6日是我们能够飞越本州岛的最佳日子。我们做了一切必要准备,进行了所有检查,只有这样才能飞越敌方领空。(负责曼哈顿计划的)莱斯利·格罗夫斯将军手下有一名陆军准将负责与华盛顿特区联系,使用的是一种特殊的电传打字机。他自始至终呆在那个玩意旁边,用密码告诉华盛顿:我们已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待命出发。


我们5日下午4点左右做好了出发准备,总统下令,可以出发了:“如愿使用它们吧。”他们制定了向目标投掷炸弹的时间,即上午9点15分。但那是提尼安岛时间,比日本时间晚一个小时。我告诉领航员:“你计算一下时间,看看我们必须于子夜后何时出发,才能在上午9点抵达目标上空。”

特:那是星期天上午。


蒂:嗯,我们大约凌晨2点15分滑上跑道起飞,与战友会合,我们飞向所谓的起点,那是一个不能出差错的地理位置。当然,我们的起点是世界最佳起点,有河流、有桥梁、还有那个大神殿。没有出一丝差错。


特:你们必须一位合适的人来按投弹电钮。


蒂:飞机有一个与自动驾驶仪连续的轰炸瞄准器,投弹手把他要投掷武器的位置输入进去,再传送给飞机。一旦出现失误,炸弹舱的门打不开,那该怎么办?因此我们在每架飞机上都配备了手动投掷装置,就在投弹手的座位下,可以伸手拉动,跟在后面的飞机上的机组人员必须清楚何时投弹。我们被告知不得使用无线电,可我以必须使用。我告诉他们我会说:“还有一分钟,还有30秒、20秒、10秒,然后就数9、8、7、6、5、4秒”,这样他们就知道何时投下炸弹。他们知道情况如何,因为他们清楚我们的位置。


完成飞机编队后,我就告诉大家:“你们知道今天要干什么吗?”他们说:“知道,我们要执行一次轰炸任务。”我说:“对,我们是要执行一次轰炸任务。但这次轰炸有点特别。”机尾射手鲍勃·卡伦非常警觉。他说:“上校,我们今天不会是投放原子弹吧?”我说:“鲍勃,让你说着了。”然后,我又回到机舱前部,一一告诉领航员、投弹手和随机工程师。我说:“我们要投放的是一颗原子弹。”他们仔细地听着,但看不出脸上有任何表情变化。那些家伙不是傻瓜。


接着我们开始下降,直到我说出“还有1秒”,这时飞机突然倾斜,因为1万磅的重量从前面投掷下去。接着飞机就要掉头,我紧紧抓住操纵杆,这样就能保持一定高度和空中飞行速度。等我平衡下来以后,飞机机头稍稍有点设置,举目望去,只见整个天空一片光亮,闪现着我从未见过的美丽蓝光和红光,非常壮观。


特:你听到爆炸声了吗?

蒂:噢,听到了。我们掉头飞走之后,冲击波追着我们直奔而来。机尾射手说:“它过来了。”大概就在这时,飞机尾部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所有飞机上都安装了加速度计,记录原子弹的爆炸当量。我们受到的冲击是2.5G。第二天我们从科学家那里得知,“炸弹爆炸时,你们的飞机离它10.5公里”。


特:你看到蘑菇云了吗?

蒂:你见过各种蘑菇云,但那是其它炸弹爆炸后形成的。广岛原子弹没有形成蘑菇云。它形成的东西,我们称之为一条细绳。它往上冲,漆黑漆黑的,有光亮和颜色,里面有白光和灰色,顶部就像折起来的圣诞树。


特:你知道接下来发生了什么情况吗?

蒂:地狱。我想一位历史学家说得最恰当:“一刹那间,广岛这座城市就不复存在了。”

我们是会杀掉很多人,可我们也会拯救很多人

特:你回国后参见了杜鲁门总统。

蒂:我们现在说的是1948年的事。我回到五角大楼,接到参谋长卡尔·斯帕茨的通知。等我们到了斯帕茨将军的办公室时,杜利特尔将军也在那里,还有一位叫戴夫·希伦的上校。斯帕茨说:“先生们,我刚接到总统命令,他让我们马上到他办公室去。”

我们下了车,立即被护送到总统办公室。那里有一位照料杜鲁门的黑人,他说:“斯帕茨将军,你坐在桌子对面好吗?”这样斯帕茨就坐在杜利特尔和希伦的右边。当然,从军事意义上讲,这是对的:因为斯帕茨级别高一些,杜利特尔必须坐在他的左边。然后,这位先生把我领到总统桌子右边的一把椅子旁,让我坐下。当杜鲁门进来时,我们都站了起来,他说:“请坐”。接着他满脸笑容地说:“斯帕茨将军,祝贺你成为空军第一位参谋长。”斯帕茨说:“谢谢,非常荣幸。”然后总统又对杜利特尔说:“那架飞机飞行成功是一件具有重大意义的事情。”杜利特尔说:“总统先生,不足为奇。”总统又看着希伦说:“希伦上校,祝贺你认识到空中加油之潜力的远见卓识。总有一天我们会非常需要它。”希伦说非常感谢。


然后,总统看了我10分钟,什么也没说。最后,他终于开口说:“你怎么想?”我说:“总统先生,我想我执行了命令。”他一拳砸在桌子上说:“你干得非常对,是我派你去的。如果有人为难你,告诉我。”


特:有人为难过你吗?


蒂:没有。


特:你对此次轰炸有过想法吗?


蒂:想法?没有。首先,我加入空中兵团(美国空军的前身),目的就是尽我的最大能力保卫美国。那是我的信念,也是我的努力目标。其次,我对飞机有如此丰富的经验……


我知道我做得对,因为当我得知要做的事情时,我想,没错,我们是会杀掉很多人,可我们也会拯救很多人。我们不必再出兵(日本)。


当原子分裂的时候,世界也将为之而改变


特:他们为什么又对长崎投了第二颗原子弹?


蒂:谁也不知道。我知道,但别人不知道,还有第三颗呢。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了,但两三天之内他们没有听到日本人有何反应。第二颗爆炸了,又沉默了几天。然后,我接到了(太平洋战略空军部队参谋长)柯蒂斯·勒梅将军的电话。他说:“你还有那些可怕的玩意儿吗?”我说:“有。”他说:“在哪儿?”我说:“在犹他州。”他说:“弄到这里来。你和机组人员准备飞行。”我说:“是。”我传回命令,机组人员把它装上一架飞机,我们飞回去,再把它带到提尼安岛,可是当到了加州下机地点时,战争结束了。


特:勒梅将军准备怎么使用第三颗原子弹?


蒂:谁也不知道。


特:还有一个大问题。“9·11”之后,你有什么想法?人们在谈论核武器氢弹。


蒂:这么说吧,我对这些恐怖分子的了解不比你多。当他们撞毁了贸易中心时,我甚至不敢相信。我们在不同时间与很多敌人交战过,但我们知道他们是谁,在什么地方。而对这些人,我们一无所知。这就是我感到困惑的问题。因为他们会再次袭击,我敢打赌。而且袭击会非常激烈。但他们会在自己合适的时候发动袭击。我们必须做好准备,从而能够击毙这些坏蛋。将他们绳之以法?——这类办法没有用,见鬼去吧。


特:原子弹呢?爱因斯坦说,当原子分裂的时候,世界也将为之而改变。

蒂:是的,世界改变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